<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77章:我可以叫你妈妈吗?
    嗯,认命吧,你这辈子,再也看不到她了……

    不!

    不会的!

    帝都虽大,但也不至于大到想见一个人却见不到的地步,就算她以后嫁去国外,哪怕隔着千山万水,只要他想,见她也不是难事。

    如果不能光明正大地看她,那就偷偷的吧……

    想她时,那他就偷偷的,远远的,看看她就好

    他的要求真的不高,只要能在余生里,想她的时候看她一眼,哪怕只是远远的一眼……

    足矣!

    ……

    看到简素衣踮起脚去吻霍冬,而霍冬并未拒绝的那瞬,严甯就轻轻转了身,悄然离去。

    所以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影被发现了,自然更不知道那个将她伤到体无完肤,让她对爱情绝望的男人,像疯了似的四处寻找她……

    只为看她一眼。

    她像个孤魂野鬼般在街上游荡,贪婪地望着沿途的街道,心里充满着悲伤和不舍,因为她就要离别……

    离别这个生她养她的城市。

    抬头望着黑暗的夜空,她不禁猜想,自己死后会上天堂吗?

    世人都说天堂是人死后最好的归属地,都说天堂里没有痛苦悲伤只有幸福欢乐,听说只要是善良的人都能上天堂,那她应该也可以的对吗?

    她或许刁蛮任性,但并非大歼大恶之人,她的本性一直是善良的。

    她这一辈子都在倒霉,只期望此生最有一个愿望老天爷能大发慈悲地成全她……

    听说地狱很可怕,里面只有痛苦哀嚎,没有欢声笑语,所以她不想去。

    脑子里充斥着天堂和地狱极端反差的幻想,她机械性地往前走,昏暗的路灯将她孤寂瘦弱的身影拉长,再拉长……

    她的保镖听从她的命令,在她从医院出来后就只是默默在她身后,慢慢开着车远远地跟着她。

    严甯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只是当她终于回到家时,感觉双脚已经走到麻木。

    四周一片寂静,夜已经深了。

    轻轻开门,客厅里的沙发旁亮着一盏小台灯。

    “小七?”

    几乎是在听见门发出轻微响动的那瞬,坐在沙发里困得打盹的欧晴就腾地站了起来。

    “小七你回来啦?”欧晴边问边朝着门口快步走去。

    于是严甯一进门,就迎上欧晴有些惺忪且饱含担忧的目光。

    “嗯。”严甯轻轻应道,将钥匙随手搁在鞋柜上,微蹙着眉头看着欧晴,“婶婶你怎么还没睡?”

    “等你啊,你没回来我不放心。”欧晴抬手抵着鼻端,打了个哈欠,说出来的话瓮声瓮气的。

    严甯深深看着眼前温柔善良的婶婶,心里倏地一酸。

    心很疼……

    疼得她想哭。

    得知噩耗一整天下来,她没有哭;亲眼看到自己爱之如命又恨之入骨的男人与别人浓情蜜意,她没有哭;可偏偏是现在,婶婶一句“我不放心”,竟让她悲从中来……

    欧晴与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甚至她们才刚刚认识而已,可欧晴却对她如此关心和疼爱,怎能不让她心酸又感动?

    她一直奢望以及试图强求的母爱,最终竟是从一个才认识两天的女人身上获得,她突然觉得老天对她也挺不错……

    至少在她死前,能感受到母爱是什么滋味儿,她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了一遭,哪怕短命,也不算太遗憾的对不对?

    瞧,她就是这么容易满足。

    严甯暗暗吸了口气,扯动唇角露出一抹笑,拥着婶婶的肩一同往客厅里走,用平常的语气轻轻说道:“以后别等了婶婶,我经常晚归的。”

    “那哪行啊,你一个小姑娘这么晚没回家,家人得多担心啊,小七你听话,以后不许这么晚回家了,知道吗?”欧晴觉得自己可能是太想念女儿云裳了,所以在严甯面前总是不自觉地流露出母性光辉,俨然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在关心以及管束。

    家人……

    不许……

    欧晴这两个词语,前者像刀,后者像糖,让严甯难过又甜蜜。

    她的家人,要么并不关心她的死活,而关心她的哥哥和四叔,却又常年忙碌……

    所以,以往别说她晚归,就算是彻夜不回,也不会有人为她担忧等候。

    这么好的妈妈,为什么是别人家的呢?

    是她的该多好啊!

    “好。”严甯压抑着心里的苦涩,努力扯出一抹甜甜的笑靥,乖巧地点头答应。

    欧晴问:“你去哪儿了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打你电话又是关机。”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手机没电了么?”严甯将下巴轻轻搁在婶婶的肩上,柔声撒娇。

    今天,当欧晴终于能下牀时,已经都快中午了。她想起要陪小七去医院,连忙拖着酸痛的身子爬起来洗漱,可下楼帮佣阿姨却告诉她,七小姐早就出门了。

    于是她立刻打了严甯的电话,严甯说自己在医院检查,让她不用担心,还说自己手机没电了,等回家再说。

    后来都要吃完饭了严甯还没回来,她便又给她打了个电话,却提示关机。

    “我知道啊,可是我还是担心啊……算了算了,你回来了就好了。”欧晴轻轻咕哝,然后惊觉自己太唠叨了,怕严甯反感,连忙转移话题,“你饿了吧,我给你留了饭。你坐会儿,我去给你热一热,很快就能吃了。”

    欧晴说着,轻轻挣开严甯的手,朝着厨房快步走去。

    不止为她深夜等候,还给她留了饭菜……

    严甯极力隐忍,却终究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深深看着婶婶的背影,她不由自主地跟着进了厨房。

    “你哥哥说你喜欢吃可乐鸡翅,我今天做了一个,不过感觉味道不咋地,你凑合一下吧!”

    欧晴一边腼腆自嘲,一边把饭菜一样一样地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头也不回地跟严甯说着话。

    严甯没回答,只是一瞬不瞬地看着婶婶忙碌的背影。

    很快,饭菜热好。

    严甯捧着碗,大口大口地吃着。

    越吃,眼越红……

    怕被婶婶发现端倪,她只能埋头猛吃。

    “好吃吗?”欧晴担心地瞅着严甯,怕饭菜不合她的胃口。

    “嗯嗯,好吃!”严甯点头如捣蒜。

    见严甯那么用力地点头,欧晴心里颇有成就感,笑米米地说:“喜欢吃我明天再给你做。”

    “嗯,谢谢婶婶。”严甯吃得腮帮子鼓鼓的,口齿不清地娇嗲道谢。

    真想大哭一场,却又怕吓着婶婶,所以她只能死命隐忍着。

    “客气啥,都是自家——咳咳……”

    欧晴想说“自家人”,可人字没出口,她猛然惊觉失言,连忙佯咳两声掩饰尴尬,转移话题,“对了,检查怎么样?”

    “医生说没事,不过具体的检查报告要周一才能出来。”严甯神色如常,不急不缓地说道,完了之后抬起头来,噙着笑特别自信地补上一句,“不用担心的婶婶,我健康着呢!”

    看她表情自然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有些检查报告的确得等一两天才能出结果,欧晴如此一想,便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健康就好,健康就好,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欧晴欣慰点头,松了口气,然后拿起筷子往严甯碗里夹菜让她多吃点,幽幽感慨,“人这一辈子啊,穷一点苦一点都没关系,千万不能得病。当然,小病小痛也没啥,可怕的就是大毛病。所以如果身体若有什么地方觉得不舒服的,一定要及时去医院检查,不能掉以轻心。”

    严甯握着筷子的手,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

    她一边细细地嚼慢慢地咽,一边苦涩地想着这一切果然都是命……

    其实,她的右月匈早在半年前就已经有了不适感,可一直被她忽略。

    那段时间,她被迫流产,身心都受到重创,根本无暇去细想其他……或者说,她难过得根本什么都不在乎了,哪怕是健康。

    那时,她也曾感觉到月匈上有轻微的刺痛,但她以为那是怀孕的正常反应。后来的几个月里,她奔波在旅途中,每天都努力累得让自己倒头就睡,累到麻木之后,似乎已感觉不到痛了。

    所以,她错过了最佳时机……

    如果半年前能认识婶婶,或者半年前她能从别人嘴里听到婶婶今天说的这番话,也许今天,就会是另外一种结局。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算了,没有如果就没有如果吧,谁叫她以前不懂得好好爱惜自己呢,这是报应,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天地,怨不得旁人。

    紧了紧手里的筷子,严甯往嘴里狠狠扒了一口饭,一边用力地嚼着,一边乖巧点头,“嗯,我知道了婶婶。”

    “你去哪家医院检查的啊?怎么从早上检查到现在啊?”欧晴微微蹙眉,疑惑地问。

    “不是啦,检查很快的。是我检查的时候碰巧遇上一个许久未见面的朋友,所以就一起聚了聚。很久没见了嘛,感觉有说不完的话,不知不觉就聊到这么晚了。”

    “哦,这样啊。”

    “嗯嗯!”

    严甯的解释合情合理,模样又坦荡真诚,欧晴不疑有他。

    吃完这一辈子最温馨的宵夜后,严甯摸了摸肚子,特别满足。

    欧晴收拾好后,对身边的严甯说:“很晚了,那就早点休息吧,等周一我陪你去拿检查报告。”

    严甯亦步亦趋地跟着婶婶,安静乖巧地看着婶婶有条不紊地收拾以及清洗着碗筷,情不自禁地幻想着,如果婶婶是自己的妈妈就好了……

    周一陪她去拿报告?

    她轻轻垂下眼睑,掩饰着眼底的苦涩和绝望,不让婶婶看到她的悲伤……

    “好的。”一秒之后,她抬起头,勾起一抹甜甜的笑靥,点头答应。

    “那走吧,回房休息。”欧晴解下围裙,边说边率先走出厨房。

    “婶婶!”严甯突然喊道。

    “嗯?”欧晴停步,回头。

    “我……”严甯走到欧晴身边,蹙眉咬唇,欲言又止。

    “什么?”

    “我能不能……”严甯深深看着温柔慈爱的婶婶,纠结的模样似是有什么难以启齿。

    “能不能什么?”欧晴瞅着严甯,好奇心都被她勾了起来。

    严甯狠狠咬了咬牙,心一横,鼓足勇气冲口说道:“我能不能叫你一声妈妈?”

    她语速很快,仿佛慢一点就会说不出口。

    欧晴呆住了。

    足足愣了三秒,她才意识到严甯说了什么,心里不由泛起一丝疑惑,不懂小丫头为什么有这种要求。

    她的妈妈呢?

    是去世了吗?

    不然这丫头为什么想要叫她妈妈?

    一般来说,如果母亲还在世,是不太可能会想要去叫别的女人妈妈的,不然自己妈妈知道了得多伤心啊。

    欧晴有些茫然地扯了扯嘴角,“……啊?”

    话一出口,严甯就后悔了。

    就算心里再怎么渴望,也不该如此冒失地跟婶婶提出这样过分的要求。

    只是,她没时间了啊,今晚不提,她就再也没机会提了。

    像欧晴这样的好妈妈,她也想要一个……

    见婶婶一脸错愕,严甯连忙道歉,努力讪笑着对自己的不情之请进行补救,“对不起哦婶婶,我只是——”

    “可以啊!”

    她话未说完,就听见欧晴一本正经地用力点头。

    欧晴本来很疑惑,可在看到严甯一脸失落地跟她道歉时,顿时就心疼了,于是想也没想就点头同意了。

    “……”这下换严甯愣住了。

    半晌后,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激动得发颤,“真、真的吗?”

    “嗯!当然是真的呀!”欧晴笑米米的,特别温柔。

    严甯狠狠攥紧双手,眼眶忍不住泛红,紧张得像是正面临人生最重要的一场考试,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妈妈。”

    拼尽全力忍住想哭的冲动,她的唇瓣轻轻张合,小心翼翼地轻喊一声。

    “诶!”欧晴笑容满面,很大声很用力地应道。

    严甯倏地一把将欧晴紧紧抱住,小脸埋在她的颈侧,颤声微哽,“谢谢你婶婶!”

    “我倒是真想收你做个干女儿,可你四叔肯定不会同意的。”欧晴轻笑道,抬手轻抚着严甯的背,语气里有着无奈和抱怨。

    嗯,严谨尧不会答应的!

    让他的侄女儿叫她干妈……她可以想象得出他的脸色会有多难看。

    她若敢擅自做主,只怕他会让她生不如死。

    所以这个念头刚起,就被她扼杀在摇篮里,她可不敢在老虎头上拔毛。

    “婶婶你真好!”严甯依依不舍地松开欧晴,一百零一次感叹。

    欧晴腼腆轻笑,“裳裳不在我身边,我这心里其实也挺不好受的,要不我以后就把你当成我的女儿,好不好?”

    严甯红了眼,声音控制不住地微微发颤,“好……”

    若有来世,投胎的时候她一定要擦亮了双眼,那样下辈子她就可以有一个像欧晴这样好的妈妈……

    如此一想,严甯突然觉得,好像死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早死早超生,这一世老天给她太多磨难了,早点结束也好……

    嗯,也好!

    “那快去睡觉,早睡早起身体好!”欧晴宠溺地拍拍严甯的小脸,噙着笑柔声说道。

    “嗯,婶婶晚安。”严甯点头,乖巧应道。

    “晚安。”

    最后一眼,严甯深深看着满脸慈爱的欧晴,眼底有着深深的不舍和眷恋……

    欧晴的这份母爱,终究是来得太晚,她享受不了了……

    ……

    翌日。

    严甯失踪了。

    悄无声息,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严楚斐本是去了别的城市出差,得知消息后不惜使用特权,立马调了专机匆忙赶回帝都。

    “婶婶,七仔还没回来吗?”

    严楚斐冲进客厅的第一句话,就是焦急询问妹妹。

    欧晴和严谨尧正坐在沙发里,严谨尧也是刚刚赶回来,虽脸色严肃,但目光温和,一边轻轻拍着欧晴的手背,一边小声说着什么,应该是在安慰欧晴别太着急之内的。

    欧晴正惴惴不安地绞着手指,见严楚斐回来了,立马站起来,红着眼对他摇头。

    “怎么回事啊?”严楚斐心如打鼓,狠狠皱着眉头看着欧晴,不祥的预感像一大片乌云将他笼罩,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我也不知道啊!”欧晴双眼通红,急得快哭了,“我昨晚睡得晚,今早起来得也比较晚,但我起来的时候就没看到小七,我以为她在睡懒觉,就没有打扰她。可是到中午的时候她都还没下楼,我就去她房间,结果发现她房间里根本没人。

    “我想她可能是出去了,所以就打她的电话,可是她的手机却在牀头柜上……

    “然后我又以为她出门的时候忘记带手机了,心想她可能一会儿就会回来的,可等到下午三点的时候,保镖回来了,她却还是不见人影……”

    欧晴微颤的声音带着哭意,在严甯失踪十几个小时之后,她的心里也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有种严甯是有预谋离开的感觉……

    因为保镖回来说,七小姐一大早就让他载她去温泉会馆,还特意交代他,她约了朋友,会在会馆里呆很久,让他在外面耐心等。

    保镖一直等到下午,感觉不太对劲,便进去会馆找她,却怎么也找不到她的人影。

    吓得保镖立马回来跟她报告。

    “楚斐啊,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欧晴咬着唇,特别纠结地瞅了眼心急如焚的严楚斐,小声呐呐。

    “说!”

    严楚斐没来得及开口,严谨尧就威严十足地吐出一个字。

    “小七昨天去医院了……”

    “她怎么了?为什么去医院?”

    欧晴话音未落,严楚斐就惊跳起来。

    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在心底肆意蔓延……

    “她身体有点不舒服,我让她去医院检查,然后她去了一整天,到晚上才回来。她回来之后我问她了,她说没事,不过报告要等周一才能出,我看她表情自然没什么异常,所以我就……”

    欧晴说到后面,难过害怕得说不下去了。

    越想越后悔,越想越自责,现在细细想来,昨晚严甯的种种表现,明明很反常……

    她真是太笨了,居然都没发现!

    “对不起啊楚斐……楚斐你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