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76章:再也看不到她了 新年好
    ……

    次日。

    严甯一个人去了医院。

    本来答应了欧晴要一起去的,可是她心里不安,不想让婶婶跟着。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到她收拾好一切准备出门时,婶婶都还没起牀

    婶婶看起来不像是一个生活懒散的人,所以赖床一定有赖床的原因。

    至于是什么原因致使婶婶日上三竿都起不了牀,只要在清晨时分见过四叔那副神清气爽的餍足模样就能完全明了。

    嗯,她懂的

    所以她很识趣地没有去吵婶婶,而是自己一个人去了医院。

    刻意选了一家不会有人认识她的医院,再找了个借口把保镖支开,然后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了医生办公室。

    跟年约六旬的老医生说明了自身症状,接着就是彩超抽血……等等一系列的检查。

    耗时一整天。

    严甯从最初的惴惴不安到后来的浑浑噩噩,再到最后所有检查结果出来以及听完医生的诊断之后……

    大脑一片空白。

    像是灵魂出窍,她突然间就什么也想不了了。

    虽然早已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可当噩耗得到证实的那瞬,她本就不够明亮的天空还是以着最惨烈的方式崩塌了……

    她没想到,老天会对她如此残忍

    半年前,她只是对爱情绝望。

    可半年后,竟连健康都抛弃了她……

    她这是怎么了?

    老天为何如此无情,为何连一线生机都吝啬于她?

    被最亲最爱之人背叛,在双重伤害之下痛失腹中宝宝她都没有放弃自己,为什么上天还要这样惩罚她?

    她那么努力的活着,那么努力的想要忘记一切伤痛好起来,那么努力的期望着新的生活……

    原来这世间,并非只要你努力,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哪怕只是一份平凡而平静的生活

    她不懂,不懂到底做错了什么,这一生竟要承受这么多的伤痛

    人斗不过天,荣华富贵,悲欢离合,一切都是命数。

    罢了,罢了……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耀眼夺目的霓虹灯,点缀着繁荣的大都市,却再也照不进她冰冷阴暗的世界里。

    严甯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眼前是人来人往,耳边是欢声笑语,可她却像是一个人在不同的时空一般,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她像是一缕孤魂,明明置身人群,却怎么也无法融入其中。

    她的世界里,只剩下一片黑暗。

    不知道走了多久,当她终于停下脚步时,面前是一个熟悉的小区……

    桦璎别府。

    心,狠狠一震。

    混沌的大脑,有瞬间的清明,她紧紧皱着眉,努力回想自己为何会在此处。

    可她想破了头,也想不起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

    说好永不相见,为何又要来此?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严甯,你总是这样违背自己的誓言,难怪上天要严惩于你

    她站在路边的大树旁,娇小瘦弱的身躯融入在黑暗之中,默默望着对街十米开外的小区,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虚无缥缈的苦笑。

    可能是太恨了吧,恨得想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最后再看他一眼……

    如若不然,自己又怎么会在无意识中来到他家楼下。

    不想含恨而终,可是心中怨气又该如何消除?

    难道她真要带着怨恨下黄泉?难道她真要做个怨气深重得不到救赎的孤魂野鬼?

    本以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本以为在有生之年一定可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可老天偏心,竟不给她时间……

    罢了,罢了……

    她从来都不是上天眷顾的宠儿,心中所想从不曾如愿,所以就算是想要见他最后一眼,只怕也是奢望。

    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在帝都。

    半年了,她虽然没有刻意去关注他的动向,可仍旧会有些消息传进她的耳朵。

    比如,他在c都军区表现越来越好,功劳越立越大;比如,他在四个月前被狗仔拍到留宿简素衣的香闺;比如,三个月前他与简素衣确定了恋爱关系……

    他活得意气风发,如鱼得水,事业美人儿双丰收

    而她,伤到体无完肤,唯有狼狈逃离。

    老天爷就是如此不公,明明最该得到惩罚的人,却被生活善待,而明明需要善待的人,却一再被厄运光顾。

    不是她不想好好的活着,而是上天非要绝她后路。

    罢了,罢了……

    这一世,爱也好,恨也罢,终归是要结束了。

    嗯,结束了。

    严甯像座雕像,一动不动地站在大树下,望着高楼之上那个男人的家。

    遥望着他家没有灯光一片漆黑的窗户,她忍不住想,不久的将来,她若死了,谁会为她伤心落泪?谁又会为她悲痛欲绝?

    哥哥?

    嗯

    她相信哥哥会伤心,可哥哥有他自己的生活,难过只是一时,并不会因为她的离去而一蹶不振。

    细细想来,才发现自己活得失败,从生到死,这世间竟没有一个“非她不可”的人。

    也好,这样也好。

    不被人记挂,不记挂别人,安安静静地死去……也挺好。

    严甯轻轻笑着,逼着自己释然,收回目光,转身欲走。

    生老病死,曲终人散,再怎么不甘,也无济于事。

    与其在剩下的日子里悲伤恐惧,还不如勇敢面对。

    严甯转身之际,却见一辆红色轿车远远驶来,许是心灵感应,她下意识地隐入树后。

    轿车在小区门口停下,副座的车门被推开,率先下车的,是一个高大魁梧冷峻帅气的年轻男子……

    紧接着,一个俏丽的女子从驾驶座里也下了车,快步走向一言不发就往小区里走的男子。

    严甯从黑暗的大树后缓缓移出来,双目含恨,极冷极冷地看着对街那对郎才女貌宛若天作之合的男女。

    “冬子”简素衣一边急喊,一边朝着霍冬追上去。

    霍冬手里拎着一个小小的行李袋,像是刚从c都军区回来。

    听到简素衣追上来的脚步声,霍冬停步,侧身。

    刚好简素衣追到他的身边,也微微侧身与他面对面,

    “我真的不能上去喝杯咖啡么?”简素衣有些委屈地看着一天比一天更冷峻的男人,楚楚可怜地问。

    彼此确定恋爱关系已经三个多月了,可他对她的态度从来没有热络过,她知道他性格内敛,不是那种懂得风花雪月的男人,可他也太冷漠太不解风情了吧

    这几个月,在外界人的眼中,他们感情融洽幸福快乐,可实际上他们连好好相处的机会都不曾有过。

    他一直在军区,从不曾主动回帝都看望她,甚至不曾主动给她一个电话,每次都是她想他想得受不了了,自己飞去c都军区找的他。

    这个男人,有毒,上瘾,他越冷,她就越是想要征服他。

    好在,再过两天,他就完完全全地属于她了

    “我家里没咖啡”霍冬目光淡漠地看着一脸热切的简素衣,毫不留情地朝她头上泼了一盆冷水。

    简素衣撅撅嘴,轻轻拽着他的袖子,撒娇,“白开水我也可以的。”

    霍冬眉头一拧,目光骤然阴冷,抬手挣开她的手,态度生硬地拒绝,“我累了,改天吧”

    除了那个小女人,无论谁在他面前撒娇都让他觉得恶心。

    说完,霍冬不再理会神色失落的简素衣,转身继续往小区内走去。

    “冬子,你等一下”简素衣又喊。

    霍冬狠狠拧眉,再次停下脚步,眼底已泛起不耐之色。

    简素衣边喊边跑回马路边,弯腰从车里拎出一个精美的纸袋,然后快速折回霍冬的身边。

    “什么?”

    霍冬看着简素衣递过来的纸袋,淡淡问道。

    “衣服啊”简素衣想到两天后就情不自禁地勾起唇角,喜笑颜开。

    “我自己有”霍冬没接,拒绝。

    “这个不一样,这是西装。”简素衣双眼亮晶晶地看着霍冬,双颊微红,带着一丝兴奋和羞涩,“我特意准备的。”

    他的衣服不是军装就是休闲服,好像还没见他穿过正式的西服。

    当然,他给总统当保镖时的那种西装不算,那只能算是工作装。

    其实也正是因为见过他那时候穿黑色西装的冷酷模样,所以她才想要他为她再穿一次西装。

    她觉得,他若肯为她穿上正式的西服,不止赏心悦目,更重要的是那代表他对她的重视。

    他的身材非常好,高大挺拔肌理结实,不是那种翩翩公子的柔弱型,也不似那种五大三粗的肌肉男,他是那种看起来非常有力却并不会觉得夸张的体型。

    他穿西装的样子,真的太迷人了,有种让人想入非非的you惑。

    当然,他穿军装的样子也非常的帅,可后天那种场合,不适合穿军装。

    几乎没有犹豫,霍冬冷冷道:“我不喜欢”

    “我知道你不喜欢,可是我们后天要去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总该穿得正式一点不是么?”简素衣壮着胆子抢断,轻撅着红唇委屈地望着他。

    然而简素衣楚楚可怜的样子却没有换来霍冬一丝一毫的怜悯,俊脸更加阴沉了一分,语气更是冷漠无情,“我再说一次,我不喜欢”

    一见霍冬冷了脸,简素衣不敢再坚持了,忙不迭地换上讨好的笑靥,娇嗔,“好好好,不喜欢就不喜欢吧,你别板着脸成么,怪吓人的。”

    简素衣一再地委曲求全,却始终换不来霍冬一个温柔相待。

    知道想要去他家已经无望,简素衣暗暗磨了磨牙,极力隐忍。

    她在心里拼命地让自己忍耐,告诉自己再忍两天,只要他们领了证,他就完完全全地属于她了。

    简素衣无奈地默默叹了口气,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中了什么邪,他明明那么冷酷,她却就是对他情有独钟。

    甚至明知他心里喜欢别的女子,她还是想要把握一切机会把他据为己有。

    爱情这个东西,没有道理可讲,也没有公平可言,无法计算得失,也无法预测未来。

    爱了,就只能努力争取。

    嗯,她爱他,特别爱

    所以,就算倾其所有,她也要成为霍太太

    深深明白“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简素衣噙着笑望着面无表情的霍冬,聪明地以退为进:“那你早点休息,明天我们一起吃饭。”

    “嗯。”霍冬淡淡发出一声鼻音。

    毕竟再过两天就要领证了,他也不能太不近人情。

    他话音刚落,简素衣就踮起脚尖羞答答地嘟起嘴去吻他的唇……

    霍冬眸色一冷,脸庞下意识地微微一侧。

    简素衣的吻,落在他的嘴角。

    她的唇触上来,他的心里顿时泛起一股厌恶,悄然攥紧双拳,努力隐忍着想要抬手擦嘴的冲动。

    而在他撇开头的那瞬,他的目光本能地移动,随意流转,望向了对街……

    黑暗中,有个模糊的小身影,像是一缕幽魂般,轻飘飘地走着……

    而那身影轮廓,透着致命的熟悉……

    在霍冬看过去的前一秒,严甯转了身,整个人融入黑暗中,朝着几米之遥的转角走去。

    悄然离开。

    她要轻轻地,安静地走开,当做自己从未来过……

    “冬子你在看什么?”

    霍冬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漆漆的对街,简素衣很努力地看,却什么也没看见,不由好奇地问道。

    简素衣一出声,将霍冬猛然惊醒。

    高大的身躯狠狠一震。

    倏地将快要贴在他身上的简素衣一把推开,他二话不说就朝着马路对面快速冲去。

    他无法确定自己刚才那一瞬间看到的人影真的是她还是他的幻想,但他压制不住心里那股想要去寻找她的念头……

    半年了

    他们有半年没见面了

    那日,她那句“你我永不相见”成了束缚他的魔咒,让他寝食难安。

    这半年,他每每想到这句话,就心痛如绞。

    永不相见?

    人生还有这么长,若不见,可怎么熬?

    “冬子,冬子?”

    身后,是简素衣焦急的呼唤。

    霍冬置若罔闻,理智在瞬间崩塌,冲到对街发现根本没有他期望中的人,立马左右转头焦急地看。

    一无所获。

    几乎没有犹豫,他凭着感觉随便选了条道就往前跑,开始疯狂地四处寻找。

    是她吗?

    她回来了吗?

    她来找他了吗?

    他伤了她,她生气了,那日虽说了那么狠绝的话,可她还是放不下的对不对?她还是想他的对不对?

    如同他想她那般……

    想得撕心裂肺,想得夜不能寐。

    她总是那么心软,总是那么委曲求全,总是那么可爱又可恨,让他爱恨不能。

    好比最初,他对她那么恶劣,可只要他的态度稍微好点,她立马就不计前嫌地继续爱他……

    严甯,是你吗?

    你在哪儿?

    既然来了,又为什么要躲?

    你若是因为想念来找我,你看到我了,可我呢?我还没看到你啊

    我该用什么慰藉我对你的相思之苦?

    为什么不让我看看你?半年了,我有半年没见过你了……

    找过一条又一条街道,却始终没有看到他想见的人,明明心里已经认定了刚才那只是自己的幻觉,可他就是不死心。

    平日里那么冷静沉稳的男人,此刻就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不停地奔跑,不停地寻找。

    他不敢停下来,因为一旦停下,就等于再也没有见到她的希望……

    一贯冷硬的心,早已充满了恐慌混乱甚至是无助……

    想见她,疯狂的想

    他四下张望,死命隐忍着那急欲冲口而出的名字,她的名字。

    他想喊她,想让她知道他在找她,可是他又不敢,他怕刚才那真是他的幻觉,怕自己想她想到发疯的心态被别人窥见……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找了多少条街,他的心,混乱而急促,还剧痛无比。

    突然,前方有一个纤瘦的身影在慢慢前行……

    他的心瞬时提到了嗓子眼,甚至来不及看清楚,就快速冲了上去。

    可还没追上前方的人,他猛地刹住了脚。

    不是

    不是她

    霍冬僵在原地,看着前方陌生的女子越走越远的身影,心里泛起深深的痛苦和无力……

    我严甯这一世来世生生世世,都不想再看到你了从这一刻起,你我永不相见

    她说过的话,又在脑海里浮现,一遍又一遍,不停地重复循环。

    每一个字,都如同世上最锋利的刀刃,一片一片狠狠切割着他的心。

    割得支离破碎,鲜血淋漓。

    痛……

    除了痛,还是痛。

    “冬子,冬子”

    在他僵在原地痛得无法动弹的时候,简素衣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

    他置若罔闻,仿佛她不存在一般,只顾望着空荡荡的前方。

    “冬子你怎么了?”简素衣蹙眉,狐疑地看着满脸冷汗的男人,满心担忧。

    霍冬倏地双手捂脸,狠狠抹了一把。咬紧牙根,让自己的理智尽快恢复。

    他是要疯了吗?

    不过是一个幻觉,竟让他失控成这样。

    “冬子,你没事吧?怎么了?”简素衣一边关切地问着,一边抬起手想要为他擦汗。

    霍冬转身就走,原路折回。

    简素衣抬起的手僵在半空,气恼地瞪着霍冬僵硬的背影,尴尬又委屈。

    可见他走得头也不回,她又忙不迭地追上去,“冬子,你走慢点啊,等等我……”

    爱情就是这样,爱得多的那个人,注定更卑微。

    比如以前的严甯。

    比如现在的简素衣。

    所以简素衣即便对霍冬冷酷的样子心存怨气,却也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把自己低入尘埃。

    霍冬朝着回家的路,大步而行。

    他一边往前走,一边在心里狠狠嘲笑自己。

    霍冬,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愚蠢了?她那么恨你,怎么可能会来找你?

    醒醒吧霍冬,她恨死你了,她说过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了。

    嗯,认命吧,你这辈子,再也看不到她了……

    ……

    严甯失踪了。

    本章完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