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75章:若是她的妈妈该多好
    “谢谢婶婶!”

    “谢谢婶婶!”

    回过神来的严甯和哥哥异口同声,乖巧又讨喜。

    “不用客气的……都说我不是你们婶婶,你们别乱叫啊。”欧晴随口应着,突觉不对,羞得立马又红了脸,慌忙躲进厨房里去了。

    严谨尧微不可见地勾起唇角,目光深邃地看着欧晴那落荒而逃的背影,心情大好。

    想着欧晴那害起羞来就宛若少女的腼腆模样,严谨尧冷硬了二十几年的心顿时酥成一片,然后双脚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竟不由自主地跟着去了厨房。

    严甯轻咬着唇角,看着一前一后进了厨房的婶婶和四叔,脑子里不合时宜地浮现出美女与野兽的画面……

    腼腆害羞的婶婶vs霸道冷酷的四叔

    这活脱脱就是美女与野兽的真实写照啊喂!

    当然,她说四叔是野兽并不是指他长得丑,甚至恰恰相反。

    四叔虽已年过五旬,但英俊潇洒不减当年,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非凡的气度与人格魅力那可是无与伦比的。

    所以她所说的“美女与野兽”不是指容貌,而是两人的性格互补与相处模式。

    像四叔这种强势霸道的王者,配个温柔婉约的婶婶,真是太完美了!

    想着想着,严甯的脑海里突然有什么一闪而过,默了几秒,终究是没忍住,用肩撞了撞哥哥的手臂,小声嘀咕,“哥,我怎么觉得婶婶有点眼熟啊。”

    “是不是觉得跟谁很像?”严楚斐轻挑眉尾,勾起唇角笑得神秘兮兮的。

    “嗯嗯嗯!”严甯用力点头,续而苦恼皱眉,“可这一时半会儿我又想不起来……”跟谁像。

    “是不是觉得跟云裳很像?”

    “啊对对对对对!云裳!就是云裳!”经哥哥一提醒,严甯立马想了起来,点头如捣蒜。

    “嗯。”严楚斐噙着笑淡淡嗯了声。

    严甯有些莫名其妙,不解地瞅着哥哥,“嗯什么?”

    “她是云裳的妈妈!”不忍再逗妹妹,严楚斐大发慈悲地揭晓答案。

    严甯愣愣地看着哥哥。

    “……啥?”她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惊讶地失声叫道。

    云裳的妈妈怎么跟四叔扯上关系了?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

    “而且——”严楚斐凑近妹妹耳畔,压低声音以及说话说一半的样子越发神秘。

    严甯成功被勾起了好奇心,抓住哥哥的手臂兴致勃勃地急急追问,“而且什么?”

    “而且云裳是四叔的亲生女儿!”严楚斐附在妹妹的耳边,用彼此才能听见的音量告诉妹妹这个惊天大秘密。

    “什——”严甯惊愕大叫。

    她刚叫出一个字,就被哥哥的大手紧紧捂住了嘴。

    “嘘……”严楚斐示意妹妹冷静点,别惊动了厨房里的四叔和婶婶。

    “不是吧!!”严甯懵了半晌,才消化完哥哥的话,睁大双眼失声轻叫。

    “千真万确!”严楚斐揽住妹妹的肩,拥着她走向沙发。

    严甯趴在沙发的靠背上歪着身子去看厨房,惊讶极了。

    直到欧晴和帮佣阿姨把饭菜做好,四人坐上餐桌,严甯的脑子里还在各种yy四叔和婶婶的曾经……

    看似根本不可能会有交集的两个人,居然有个那么大的女儿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严甯一边钳菜入口,一边好奇地猜想着年轻时候的四叔和婶婶到底为了什么而分开……

    “怎么样小七,菜还合胃口吧?”欧晴笑米米地看着心不在焉的严甯,和蔼可亲地柔声问道。

    “嗯嗯,好吃!婶婶你的厨艺真好!”严甯用力点头,立马把嘴砸得啧啧响,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谄媚地赞扬道。

    “那就多吃点,你看你瘦得。”欧晴被取悦了,喜笑颜开,一边使劲儿往严甯的碗里夹菜,一边心疼地上下打量着她。

    即便已经过去半年,严甯依旧很瘦,看起来像是营养不、良似的。

    “就是!”本是默默吃饭的严楚斐闻言立马附和,拧着眉瞅着全身上下没几两肉的妹妹,心疼责备,“你说你怎么回事儿?怎么还是这么瘦?”

    “我有吃啊,可它就是不长肉我也没辙啊!”严甯微微嘟嘴,无辜轻叹。

    欧晴看着瘦嶙嶙的严甯,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女儿云裳,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对她好。

    “来来来,小七,这个好吃,多吃点。”欧晴不停地往严甯碗里夹菜。

    “唔,婶婶,够了够了,我吃不了……”严甯忙不迭地轻叫,无奈又感动。

    “这么一点怎么会吃不了,慢慢吃,都吃了,要多吃身体才会好……”欧晴温柔地絮叨着,完全就把严甯当成了自己女儿在关心叮嘱。

    可正说着,突然感觉到身边传来一股极具压迫性的寒气……

    欧晴转眸一看,即对上一双凉飕飕的目光。

    严谨尧正面无表情地盯着她,那冷冰冰的模样,明确地显示着他现在很不高兴。

    欧晴不明所以,微微蹙眉,嫌弃地瞅着他。

    她惹他了吗?好好的干吗对她摆脸色?

    严谨尧瞥了欧晴一眼,然后状似无意地看了眼自己面前的碗。

    啊……

    欧晴立马就明白了过来。

    他这是要她给他钳菜呐!

    欧晴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一边认命地往总统大人的碗里夹菜,一边默默腹诽,这世上怎么会有他这种小气的男人?一点亏都吃不得,连她给他侄女钳菜都会不高兴,什么人啊他真是?!

    套用年轻人时下流行的一句话——

    她也是醉了好么!!

    欧晴内心吐槽得太起劲儿,手上动作机械性地重复着,一不留神,就把严谨尧面前的小碗堆成了山。

    严谨尧本是面无表情的脸,顿时变成了黑色。

    转眸,冷冷看着正努力把一块可乐鸡翅堆在“山峰”上的欧晴。

    她故意的是不是?

    给他夹个菜就这么不乐意是不是?!

    当他是猪还是怎么地?给他堆这么一大碗让他怎么吃?!

    严谨尧冷冷盯着迟钝的欧晴,餐桌对面的严家兄妹就一边默默地吃,一边惬意地欣赏着四叔千年难得一见的傲娇表情。

    直到严谨尧的碗里真的再也堆不下了,欧晴才反应过来,惊觉自己失神,她下意识地抬眸一看。

    对上的自然又是严谨尧更加不善的阴冷目光。

    欧晴悄悄咽了口唾沫。

    “吃啊,慢慢吃,呵呵呵……”她连忙对满脸不高兴的男人扯出一抹讨好的讪笑,然后不待他发难,就忙不迭地移开视线看向严楚斐和严甯,“楚斐,小七,你们也吃啊,别客气啊!”

    她在提醒他,侄儿侄女在呐,就算再生气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下骂她或者欺负她……

    “嗯,婶婶放心,四叔家就等于我们家,我跟七仔不会客气的。”严楚斐点头,大方自然不紧不慢地说道,唇角的笑,意味深长。

    严谨尧抬眸,冷飕飕地看了侄儿一眼。

    四叔家就等于我们家?

    那也得看是哪个家!

    以前那个可以!

    现在这个……

    有欧小晴的这个不行!

    听了严楚斐的话,严谨尧不高兴,欧晴却非常开心,笑米米地用力点头,“嗯嗯!”

    严楚斐,“婶婶,你平时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太孤单啊?七仔下一趟旅行可能要一周之后,要不这一周让小七住下来陪陪你可好?”

    “好啊——”

    “不好!”

    欧晴和严谨尧同时开口,说出来的话截然相反。

    表示赞同的欧晴蹙眉望着一口拒绝的严谨尧,不服气地反驳,“好啊!为什么不好?”

    “你说呢?!”严谨尧冷眼睨着欧晴,不答反问,阴森森的语调让人不寒而栗。

    二人世界不好吗?干吗要加个电灯泡?

    可能是因为有严楚斐和严甯在,欧晴说话比家里只有彼此时更有底气,据理以争,“我觉得很好啊!小七留下来我就有个伴儿了,多好啊!”

    如果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把她惹急她一般不敢这样与他对着干,因为顶撞他的下场会很惨……

    “四叔你不欢迎我啊?”严甯委屈地瘪着嘴,楚楚可怜地望着四叔,唯恐天下不乱地插上一句。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有“人味儿”的四叔,严甯表示她很好奇这个软绵绵的婶婶到底有何魅力,居然把她家四叔调教成了这副样子。

    严谨尧还没来得及表态,欧晴就忙不迭地摇头摆手,“不是不是,你四叔不是那个意思,欢迎的,当然欢迎的,我我、我马上去收拾客房啊!”

    欧晴一边说着,一边放下筷子,无视严谨尧射在她脸上的警告目光,起身就朝着楼上走去。

    那急切的样子像是生怕严甯会突然反悔不肯留下来了一般。

    “欧小晴!”严谨尧忍无可忍,也顾不得被侄儿侄女看笑话,冲着欧晴的背影切齿喝道。

    可欧晴置若罔闻,走得头也不回,很快就消失在二楼。

    欢乐地收拾客房去了。

    看着四叔一脸怒气却无处可发的憋屈模样,严甯与哥哥对视一眼,均有些忍俊不禁地露出了笑。

    可下一秒,一道阴冷的目光就朝着他们射了过来。

    严甯和严楚斐不约而同地板起脸,连忙把唇角的笑意敛去。

    “哥,这个不错,你尝尝!”严甯夹起一块肉放进哥哥碗里,一本正经地说。

    “嗯,这个也挺好吃的,七仔你多吃点。”严楚斐礼尚往来地夹了一个鸡腿给妹妹,也同样是一副认真严肃的模样。

    仿佛刚才偷偷取笑长辈的并不是他俩。

    严谨尧冷冷盯着不识趣的侄儿侄女,非常想任性一次将他们撵走,可是……

    总统包袱不能丢啊!

    他贵为一国总统,哪能那么小心眼,传出去岂不贻笑大方?!

    严谨尧磨了磨牙,低头,继续吃饭。

    心里则暗暗盘算着,一会儿该怎么收拾那个胆大包天竟敢忤逆他的女人……

    严甯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时不时地偷瞄一眼四叔,脑海里想着婶婶那张温柔美丽的脸庞,不由心生艳羡。

    想不到野蛮彪悍的云裳竟有个如此婉约娴静的妈妈,真是让人羡慕妒忌恨啊!

    ……

    不管四叔如何不高兴,严甯最后还是厚着脸皮留了下来。

    云裳的妈妈看起来好好,让她情不自禁地想要赖在这里。

    晚饭过后,严楚斐离开,严甯则回房洗漱。

    在这里留宿是临时决定的,而她的行李箱被保镖带回了严家,所以在洗完澡后,她只能裹浴巾。

    叩叩叩。

    刚从浴室出来,就听到有人敲门。

    因为没衣服穿,在不知道来人是谁的情况下,她只能躲在门后,将门轻轻打开一条缝往外瞅。

    “婶婶?”

    看到是欧晴,严甯才从门后移出来。

    欧晴走进来,将捧在手里的崭新睡衣递给严甯,“来,小七,这是我女儿上次来的时候买的睡衣,还是新的,没穿过,你凑合一下。”

    云裳的妈妈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她好喜欢怎么办?!

    “谢谢婶婶。”严甯咧嘴笑,这声“婶婶”喊得可甜了。

    看到严甯笑得这么乖巧,欧晴心都快化了,噙着慈爱的笑拍拍严甯的小脸,柔声说道:“你去试试,看看有什么地方不合适的婶婶……不!我是说我给你缝两针。”

    欧晴红了脸,窘迫又懊恼。

    这兄妹俩,一口一个“婶婶”,害得她总是不自觉就绕进去了。

    “好啊。”严甯欢欢喜喜地捧着睡衣去了卫生间。

    一会儿后,严甯换好睡衣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怎么样?”欧晴一边问着,一边打量着严甯。

    “还行,就是肩带有点长。”严甯拽了拽过长的肩带。

    是套简单舒适的棉质睡衣,下面是短裤,上面是可爱的小吊带。她太瘦,虽然月匈没怎么减,但穿起来还是有点大。

    “那我给你缝短点。”

    “不用啦婶婶,打个结就好了。”严甯笑着摇头,边说边在两边肩带上各打了一个小疙瘩。

    欧晴看着与自己女儿年纪相当的严甯,看着看着,就红了眼眶。

    “婶婶你怎么了?”严甯打好结,一抬眸就看到欧晴一副快哭了的模样,不由吓了一跳。

    欧晴慌忙低头,掩饰着自己的失态,用力吸了吸鼻子强忍着心里的思念,摇头微哽,“没什么……”

    “想云裳了?”严甯了然,安慰地轻轻揽着欧晴的肩。

    “你认识我女儿?!”欧晴抬头,惊讶地看着严甯。

    “认识啊!”严甯笑着点头,“她跟你一样漂亮!”

    被赞漂亮,脸皮薄的欧晴微微脸红,“你这丫头……”

    突然,严甯用力摁住右月匈,往后退了数步直接跌坐在牀边。

    冷汗,从额头溢出……

    “怎么了?”欧晴连忙追到牀边,蹙眉看着脸色在顷刻间变得苍白如纸的严甯,担忧急问。

    严甯藏在身后的手,攥紧成拳,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企图用掌心的疼缓解月匈上的痛……

    “小七?”

    严甯强颜欢笑,“没事儿……嗤……”可刚开口,她就痛得狠狠抽了口凉气。

    最近一个月,她这右月匈痛得越来越频繁,也越来厉害……

    “小七你没事吧?我我、我……”欧晴有点被吓到,说着就要转身去找严谨尧。

    “婶婶我没事!”严甯猜到她的意图,连忙一把将她抓住,“可能是生理期要来了,有点疼。”

    严甯努力扯出一抹微笑,尽可能地让自己看起来没事。

    “你刚脸都白了。”欧晴很担心。

    她刚才那副模样可不像是只有一点点疼的样子,冷汗都出来了,应该是蛮严重的。

    “是吗?”严甯摸摸自己的脸,满不在乎地笑着说:“没事的啦,书上说这是正常的。”

    “每次都会痛吗?”欧晴不放心,追根问底。

    严甯默了两秒,然后咧嘴笑,“嗯。”

    “有去检查过吗?”

    “有啊,每年都有体检的……婶婶你干吗?”

    严甯点头,话未落音,居然看见欧晴的手直直朝自己的月匈伸来,吓得她连忙用双手罩住自己的月匈。

    “我捏捏。”欧晴一本正经地说。

    “呃……”严甯尴尬,哭笑不得地猛摇头,“不不……不用了……”

    “你这丫头害什么羞啊,婶婶只是……啊不,我!我只是帮你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肿块什么的。”欧晴却特别严肃,担忧地轻斥道。

    肿块……

    闻言,严甯怔了一下。

    她下意识地轻捏着自己,一边检查,一边小声呐呐,“没事婶婶,我自己检查就好……”

    严甯神色如常,背脊却一阵阵地发凉……

    “怎么样?”见严甯捏了一圈之后,欧晴蹙着眉急切地问。

    “没有,什么都没有。”严甯勾唇,轻松微笑。

    “那就好。”欧晴闻言松了口气,想想还是有些不放心,便又补了一句,“明天我陪你去趟医院吧!”

    “啊?去医院干吗?”严甯皱眉,不太乐意。

    “还是去检查一下比较好。”

    “我真的没事婶婶……”

    “不行!身体健康不能掉以轻心,你刚刚痛得脸都白了,不去医院检查我不放心。”欧晴难得板了脸。

    严甯看着神色严肃的欧晴,倏地就红了眼眶……

    “怎么了?”欧晴吓了一跳。

    “没事。”严甯用力吸了下鼻子,强忍着那急欲滚落眼眶的泪,一把抱住欧晴,颤声微哽,“婶婶你真好!”

    欧晴愣了一下,续而失笑,“傻丫头……”

    严甯想,欧晴要是她的妈妈该多好啊……

    欧晴不知道严甯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伤感,但见她情绪失落,不由心疼,抬手轻抚小姑娘的背,无声安慰。

    好一会儿后,严甯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欧晴。

    欧晴拍拍严甯的手,“好了,早点睡,明天我陪你去检查。”

    “好!”严甯红着眼咧嘴笑,乖巧点头。

    “晚安。”欧晴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不知为何,竟越看越心疼。

    严甯送欧晴到门口,依依不舍地说,“婶婶晚安。”

    ……

    次日。

    严甯去了医院。

    一个人去的。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