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74章:婶婶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疼不疼啊?”

    可就在简素衣的手即将触上霍冬的唇角时,霍冬微微偏头,避开她的手。

    简素衣一怔,泪眼婆娑地看着脸上伤痕累累的霍冬,眼底划过一抹难堪,但更多的是被拒绝的伤心……

    “六少,你怎么可以仗势欺人呢?”

    倏地,简素衣转头看向严楚斐,愤怒地叫道。

    打人不止是件体力活,其实还挺危险的,有时一不小心甚至会伤到自己。在揍霍冬的时候,严楚斐有一拳挥出去时拳头没攥紧,手指拗了一下,扭伤了。

    所以在简素衣对他发出质问时,严楚斐正在伸展五指缓解指关节的疼痛,闻言不由嗤笑出声,“我仗势欺人?”

    严楚斐冷眼睥睨着搀扶在一起的霍冬和简素衣,眼底尽是轻蔑。

    “冬子一直没还手,你却不依不饶,不是仗势欺人是什么?”简素衣见自己喜欢的男人受了这么重的伤,而打人者还这么嚣张,心里不由特别气愤特别心疼。

    所以也顾不得眼前的男人是闻名帝都乃至全国的六阿哥,即便明知惹不起,可为了心爱的男人也忍不住出言顶撞了。

    听着简素衣那副打抱不平的口吻,再看着她站在霍冬身侧一副护犊子的姿态,严楚斐倏然就笑了。

    那笑,隐藏着一丝阴森和狠绝。

    “怎么?喜欢他?”严楚斐轻挑眉尾,眼含讥诮地上下扫了简素衣一眼,慵懒轻哼。

    简素衣无论是历练还是观察力都与他们不在一个档次,自然看不出严楚斐笑容里所包含的意思。

    可霍冬不同,他甚至不用看,光是听到严楚斐的这种语气,心里便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

    “简小姐真有眼光!!”严楚斐一边伸展着五指,一边噙着笑走向霍冬和简素衣,言辞间的讥讽之意毫不掩饰。

    简素衣见他上前,以为他又要动手,也顾不得恼羞成怒,连忙警惕地上前一步,挡在他与霍冬的中间。

    严楚斐停步,瞟了眼靠在墙上始终垂着眼睑的霍冬,唇角的讥笑更加深刻了一分。

    “行!我成全你们!”严楚斐微微倾身,低头与简素衣的脑袋平行,阴冷吐字,“表子配狗,天长地久!我严楚斐祝你俩长长久久!!”

    乍然听到严楚斐说要成全她和霍冬时,简素衣满心欢喜,可紧接着又听到严楚斐后面补上的一句话,脸瞬时涨得通红,变成了猪肝色,“你——”

    严楚斐对简素衣的愤怒视若无睹,抬手便将挡路的她拨开,毫不怜香惜玉的力道直接让其往后踉跄了两步。

    然后严楚斐走到霍冬面前。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希望我把你当狗……”严楚斐唇角微勾,看着霍冬冷笑,在微微停顿之后,他抬手在霍冬的肩上用力拍了两下,“好样的!!”

    从始至终,霍冬都垂着眼睑面无表情,不管是简素衣的维护还是严楚斐的羞辱,他都无动于衷。

    仿佛他们说的什么以及做的什么完全与他无关一般。

    严楚斐话音落下的那瞬,还压在霍冬肩上的手同时狠狠一推,然后转身往妹妹的病房大步流星地走去。

    霍冬稳不住,高大的身躯倾斜,咚地一声闷响,单膝跪地。

    他低着头,血,又开始从嘴角溢出……

    “冬子!”简素衣颤声惊呼,连忙冲上去扶他。

    可她的手还没触碰到他,就见他举起手,拒绝她的援助。

    霍冬单手撑墙,缓缓站起,强忍着剧烈疼痛的身和心,一步步朝着电梯走去。

    他走得极尽艰难,却对简素衣频频伸来想要搀扶的手视若无睹。

    “冬子你去哪儿啊?你受伤了,得找医生看看啊……”

    当霍冬进入电梯,简素衣亦步亦趋地跟了进去,红着双眼担忧又心疼地看着他,颤声微哽。

    霍冬不语,直接戳亮一楼的按键,然后闭上眼,将外界的声音完全隔绝,包括简素衣的。

    从他的态度来看,他一直是拒绝她的,可简素衣不甘心,即便心里清楚他喜欢的是七格格,可她就是放不下,而且看到他伤成这样,她更做不到袖手旁观。

    她甚至异想天开地期盼着,趁他现在身心脆弱,用温柔攻陷他的心房……

    简素衣愤愤地想,她还就不信了,凭她一颗火热的心,会融化了他这座冰山!

    她还想,他不理她只是暂时的,等这一个坎过去了,他一定会发现她的优点以及接受她的情意的。

    后来,简素衣的痴心妄想,没过多久竟然真的如愿以偿了……

    严楚斐进入病房,看到四叔严谨尧正站在妹妹的病牀边,而妹妹已经醒来。

    他连忙快步上前,“七仔!”

    听到哥哥急切又担忧的声音,严甯缓缓转动眸光,看向哥哥,“哥。”

    她的声音很轻,有种虚无缥缈的不真实感,仿佛微风一吹就会消散无踪一般。

    当哥哥来到牀边,严甯轻轻扯动唇角,露出一抹甜甜的微笑……

    然而,越是看到她努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宽慰他们的心,严楚斐心里就越是难过。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严楚斐红了眼,高大的身躯蹲在妹妹牀边,大手轻抚妹妹凹陷而冰凉的脸颊,一向心狠手辣坚毅冷酷的男人心疼得声音微颤。

    严甯缓缓摇头,没有血色的唇瓣轻轻蠕动,“我想回家。”

    “好,我们——”严楚斐立马站起来。

    “我来!”

    严楚斐正想伸手去抱妹妹,却被身边的四叔抢断。

    严谨尧将侄儿往后拉了一把,示意他让开点,然后弯下腰去把病牀上的小侄女打横抱起。

    被四叔轻轻拽了一把,严楚斐识趣地后退了两步。

    严谨尧抱起严甯的动作,轻柔至极,饱含着宠溺和疼惜。

    长辈的怀抱与哥哥的怀抱对严甯来说,感觉又是不一样的……

    所以在被四叔抱起的那瞬,她的眼眶就红了,“四叔……”

    微微哽咽的声音,隐藏着委屈和感动。

    “没事了,四叔带你回家!”严谨尧柔声轻哄,抱着轻得几乎感觉不到重量的小侄女,朝着病房外走去。

    严谨尧此话一出,让严甯和严楚斐兄妹俩俱都有些惊讶。

    四叔的意思是要派专机亲自送他们回帝都吗?

    听了四叔所说,严楚斐的心里莫名其妙地泛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

    四叔器重他以及寵爱妹妹,在整个严家是众所周知,但越是器重越是寵,四叔对他们兄妹就越是严厉。

    据他所知,四叔今天本来有很重要的公务,可现在四叔不止赶来C市看望妹妹,还要亲自送妹妹回帝都……

    总感觉四叔这次太过和蔼可亲,与往常大相径庭,让人有些不太习惯。

    当然,也或许是他多心了,四叔一直以来都很疼七仔,现在看到七仔这么虚弱,就算劳师动众用专机送他们回帝都也不用大惊小怪的对吧……

    严甯闭着双眼抱着四叔的脖子,小脸深深埋在四叔的颈窝里,一颗心又酸又疼。

    罗婉月一直守在病房门外,见严谨尧抱着严甯出来,惊讶得睁大了眼,然后连忙往后退了一步,识趣地让道。

    “楚斐……”

    严楚斐紧跟在严谨尧的身后走出病房,在经过罗婉月的身边时,听见罗婉月小心翼翼地轻轻喊他。

    他置若罔闻,径直走过,可走了两步,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回过头来看向罗婉月,冷冷吐字,“以后七仔的事,你不要再过问了!”

    冰冷的语调,带着不容置喙的冷酷。

    罗婉月脸色一白,愣了愣,“啊?我……”

    “任何事!”严楚斐觉得力度不够,又补上三个字。

    闻言,罗婉月立马红了双眼,难过哽咽,“楚斐啊,不会连你也误解妈妈吧?妈妈的出发点真的是——”

    “我不想管你的出发点是什么,反正从今天起,你离七仔远一点!”严楚斐拧眉,不耐地阻断罗婉月,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我……”罗婉月一脸委屈,还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可严楚斐已经继续前行,决然而去,“楚斐,楚斐啊……”

    她可怜兮兮的呼唤,没能再换来严楚斐的驻步,他头也不回地进了电梯。

    很快,专属VIP豪华病房的这一层楼就只剩罗婉月一个人站在走道上,默默品尝着怨愤的滋味。

    又过了一会儿,一道纤瘦的身影不知从何处冒出来,气势汹汹地走到罗婉月的身边。

    “姓简的怎么会来?”贝倩妮一脸怒色,开口就是质问。

    罗婉月看着怒气冲冲的小女儿,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便老实答道:“我安排的。”

    “你神经病啊?你安排她来干吗?”贝倩妮闻言,气得对自己妈妈破口大骂。

    “不是你非要让我拆散那姓霍的和小七的吗?”罗婉月被小女儿骂得一头雾水,皱着眉委屈地辩解。

    “我是让你拆散他们,可并没让你把姓简的找来啊!你搞什么呀?干吗不跟我商量,谁让你这样自作主张的?!”贝倩妮娇蛮大叫,气得要死。

    她还想着拆散了霍冬和严甯之后好趁虚而入呐,现在居然便宜了简素衣那个践人!

    “不、不该找她来吗?”罗婉月猜不透小女儿到底是什么心思了。

    贝倩妮极尽嫌弃地看着罗婉月,愤愤地想着自己怎么会有个这么蠢的母亲,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好了好了,贝儿别生气,妈妈知道错了,下次一定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别生气了,乖。”罗婉月低声下气地哄着小女儿,就怕小女儿一怒之下会向丈夫贝宗云告状,那样她又没好日子过了。

    贝倩妮本来很生气,突然转念一想,觉得这样也好……

    霍冬本来就不待见她,如果此刻她出现在他身边,他肯定不会接受她的好意,甚至会更加讨厌她。

    算了,来日方长,只要霍冬和严甯彻底掰了,她便有的是机会将霍冬拿下。

    至于简素衣……

    呵!严家七格格都不是她的对手,灭了简素衣更是分分钟的事!

    然而令贝倩妮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竟有霍冬和简素衣恋情坐实的消息传进她的耳朵里……

    ……

    半年后。

    国际机场。

    严甯一身帅气牛仔服,头戴鸭舌帽,巴掌大的小脸上是一副大大的墨镜,背着一个双肩包行走在机场的VIP通道里。

    她的身后跟着一名黑衣黑裤黑墨镜的贴身保镖,拖着行李箱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后。

    VIP通道的尽头,一辆经过天价改装的霸气越野早已等候在此。

    严甯爬上越野的副座,保镖则上了越野后面的一辆车。

    “埃及好玩吗?”

    严楚斐启动车子开出去,同时噙着宠溺的微笑问一脸风尘仆仆的妹妹。

    半年前,在妹妹的身体恢复后,严楚斐就给妹妹制定了一个环球旅行的计划。

    所以这半年里,严甯就按照哥哥安排的线路,周游列国。

    “好玩啊!”严甯一边应着,一边取下头上的鸭舌帽,将笼罩在帽子里的发丝放出来。

    “跟哥说说,都有哪些好玩儿的?”严楚斐笑看着妹妹,兴致勃勃地问。

    严甯抿了抿唇,“我拍了很多照片,回家我拿照片给你看,再给你一一解说好吗?”

    “好啊!”严楚斐笑着点头,腾出一只手来,亲昵地揉了揉妹妹的头,温柔的语气饱含心疼,“累了吧?”

    “嗯,有点。”严甯缓缓挺月匈伸着懒腰,手捏着有些僵痛的脖子,眉眼间泛着倦怠。

    “那要不要眯一会儿?”

    “没事儿,我熬得住。”严甯摇头,一边拿起哥哥给她买的饮料喝了一口,一边随意瞟了眼车窗外,当看清车外的景象,她蹙眉轻喊,“哥。”

    “嗯?”严楚斐懒懒发出一声鼻音。

    “我们去哪儿?”严甯疑惑,他们现在这条路不是回家的方向。

    “吃饭!”

    “去哪儿吃饭?”

    “四叔家!”严楚斐转眸看了妹妹一眼,唇角微勾,笑得意味深长。

    严甯一愣。

    四叔家?

    四叔家不就是他们家吗?

    “……什么?”她皱眉,不明白。

    “确切的说……”严楚斐慵懒轻吐,缓缓停顿吊了下妹妹的胃口,然后才接着说道:“应该是四叔的小金屋。”

    小金屋?

    什么小金屋?

    严甯越听越糊涂,没好气地瞥了哥哥一眼,“说人话!”

    “别急,到了你就知道了。”严楚斐却不肯明说,笑得越发神秘。

    瞅着哥哥那副贱兮兮的表情,严甯疑惑不解又忍不住满心好奇。

    半个小时后,严楚斐的车停在一栋简单奢华的小别墅前。

    严甯跟着哥哥下车,再跟着哥哥一同走进别墅大门。

    按了门铃,默默等待。

    不一会儿,门打开。

    “你来这里做什么?”

    一道低沉阴冷的声音,饱含着淡淡的斥责和不悦,在门开的那瞬朝着严楚斐扑面而来。

    竟是当今总统亲自来开的门。

    “今天七仔回来了,我带她过来吃个饭。”严楚斐一把将站在另一边的妹妹拽过来挡在身前,对脸色不太好的四叔露出一抹谄媚的笑。

    被哥哥当成挡箭牌的严甯微微仰起小脸,也对四叔露出一抹甜美的笑靥,“四叔。”

    “嗯。”见是许久没见的小侄女,严谨尧的脸色稍有缓和,抬手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发。

    这时——

    “严谨尧。”

    屋里面突然传来一道陌生的女声……对严甯来说是陌生的。

    严谨尧微微拧眉,转身朝着厅内走去。

    严楚斐双手搭在妹妹肩上,轻轻推着妹妹一同进了屋。

    “严谨尧。”温婉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

    严谨尧还是没回应,板着脸越发不高兴。

    都这么久了,还是直呼其名,听着真是不舒服!

    “严谨尧!”那女声恼了。

    恼火声响起的同时,一抹纤瘦柔美的身影从厨房里气势汹汹地走了出来。

    “干什么?!”严谨尧迎上去,拧着眉不悦地轻喝。

    “端菜啊还能干什么?你不是说饿死了么……呀,土匪来啦……啊不,楚斐来啦!”欧晴没好气地对严谨尧轻嚷,可话还未说完,突然看见了严楚斐,噙着笑本是想表示欢迎,哪知一不留神就喊错了字,窘迫得立马红了脸,连忙改口。

    “婶婶!”严楚斐噙着笑,大大方方地喊道。

    严楚斐面上带笑,心里则在默默腹诽,反正您女儿女婿早就叫过我土匪了,也不差您一个!

    当严楚斐一声“婶婶”喊出口,严谨尧脸上的寒冰褪去,满意地看了侄儿一眼。

    欧晴的脸却更红了,忙不迭地摇头摆手,“我不是……我……你别乱叫。”

    婶婶……

    “什么?”严甯惊讶得声音都变了调,看看哥哥,看看四叔,最后看着欧晴,“婶婶?”

    呃,她什么时候多出个婶婶来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欧晴极力否认,却被严谨尧冷飕飕的一眼瞪得心惊肉跳,连忙看向仍旧在震惊中的严甯,转移话题,“这位是……?”

    “她是我妹妹严甯,婶婶你叫她小七就好了。”严楚斐将妹妹往前推了推,笑米米地介绍道。

    欧晴双眼一亮,欢喜地看着严甯,因为离开女儿快半年了,看到与女儿同龄的女孩,自然特别喜欢。

    “你就是小七啊,严谨尧在我面前——啊……”欧晴开心极了,可突然腰间一疼,吓得她尖叫出声,转眸就冲身边的男人喝道:“你干吗掐我?”

    严谨尧抿唇不语,就冷冷看着她。

    欧晴眨了眨眼,立马明白过来,他是不高兴她又连名带姓地喊他……

    好吧,她改口,转眸看着严甯,“你四叔在我面前提过你……你拽我干吗?”

    欧晴笑米米的,可说到一半再次被严谨尧的小动作阻断。她气得蹙眉瞪他,没好气地对他嚷。

    “做饭!”严谨尧冷脸喝道。

    感觉到严谨尧目光中的警告,欧晴识时务者为俊杰,噙着笑看向严楚斐和严甯,“你们兄妹俩坐一会儿啊,我去加两个菜,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谢谢婶婶!”

    “谢谢婶婶!”-

    本章完结-&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