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70章:你不能这么对我
    “霍冬你开门!!”

    当严甯用力拍打着车窗恐慌又愤怒地嘶喊时,车窗外突然来了几个人。

    见有人来,她下意识地想要呼救,可当她饱含期待的目光触上一张熟悉至极且与自己有着几分相似的容颜时,喉咙便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扼住,让她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窗外站着五个人,两男三女,除了为首的中年女子,其余四个都穿着白大褂和护士服。

    而为首的中年女子……

    高雅端庄,雍容华贵,即便已人到中年依旧风韵犹存,正是她的亲生母亲——罗婉月!

    看清罗婉月的那瞬,严甯一怔,不由在心里默算自己已有多久没见过她了?

    好像从她出国之后,她们母女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快三年了。

    三年不见,她的妈妈依旧容光焕发光彩照人,也依旧冷漠高贵神气十足……

    严甯怔怔地看着冷冷伫立在车门外的亲生母亲,久别重逢明明应该热泪盈眶地相拥相泣,可她的心里却感觉不到一丝喜悦。

    有的,只是满满的不安和恐惧。

    不知为何,在此时此刻看到这个从小就不待见她的亲生母亲,严甯竟害怕得发抖。

    因为母亲看着她的眼神,冷得仿若三九寒冰。

    莫名其妙被霍冬带来医院,莫名其妙看到许久不见的母亲,以及母亲身后莫名其妙地站着几个医生和护士……

    所有的一切,都隐隐提示着有未知的灾难正向她降临……

    严甯脸如白纸,心跳急促而混乱,不祥的预感已浓烈到她再也无法冷静。

    “开门!”

    车外的罗婉月拉了拉后座的车门,拉不开,便趾高气扬地对着驾驶座的霍冬命令道。

    在罗婉月使劲儿拉车门的那瞬,严甯吓得一颤,下意识地挪动身子往后退,直到背部抵上另一边的车门。

    霍冬面无表情,没看严甯也没看罗婉月等人,一动不动像座雕塑一般,对罗婉月的命令更是充耳不闻。

    见霍冬没反应,罗婉月脸色更冷了几分,往前走了两步,去敲副座的车门。

    叩叩叩。

    “我叫你开门!”

    罗婉月从副座车窗望进去,对着驾驶座里的霍冬冷冷喝道。

    颐指气使的语气,饱含着只有霍冬和罗婉月彼此才能听懂的威胁。

    严甯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恐慌地看了看来者不善的母亲,然后又看了看正微微拧眉的男人。

    敏锐地嗅到他们之间的诡异,她心里泛起疑惑,正想询问,却突然看见霍冬的手朝着开锁键伸去……

    “不要!”

    她恐慌大叫,扑上去紧紧抓住霍冬的手臂,不让他开锁。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阻止他,反正她的心里有个声音在拼命地叫着别让他开门,别让他开门,别让他开门……

    仿佛他打开的不是车门,而是地狱。

    仿佛外面站着的人不是她的亲生母亲,而是面目狰狞的牛头马面。

    她无法解释自己心里为什么会有这么荒谬的想法,但她有强烈的预感,他若开了门,她就完了……

    嗯,不能开门!

    感觉到手臂上的阻力,霍冬转头,拧眉看着严甯的手,目光阴沉。

    他抬眸看她。

    “霍冬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严甯红了眼,眼底布满惊慌和害怕,颤抖着声音哽咽着问。

    她恐慌无助的样子似是触动了他心里的某根弦,他的眼底划过一丝懊悔,伸在半空中欲要开锁的手,微微曲动了下。

    有后退的迹象……

    咚咚咚!

    几乎是在他手指微动的那瞬,罗婉月倏地用力捶打车窗,疾言厉色地大吼:“开门!!”

    霍冬眼底那一丝动容,消散无踪。

    牙一咬,心一横,他的手坚定地伸向开锁键。

    “不要,霍冬,不要开门,我求你了……”严甯惊恐大喊,可彼此力量悬殊太大,她根本拉不住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指尖狠狠摁上开锁键。

    滴的一声轻响,下一秒,后座的车门就被罗婉月用力拉开。

    “妈妈……”严甯紧紧抓着座椅靠背,整个人缩在最里面,尽可能地远离车外的人,红着双眼看着气势汹汹的母亲,害怕得狠狠哽咽。

    “出来!”罗婉月根本不给严甯说话的机会,她刚开口就近乎凶狠地对她喝道。

    “妈妈,你让我出去做什么呀?我累了,我想回酒店了,我们改天见面好吗?”严甯害怕极了,却非逼着自己像是什么事也没有一般强颜欢笑,极力隐忍着心里的不安,低声下气地讨好着罗婉月。

    “少废话!给我滚出来!!”罗婉月切齿怒吼,凶神恶煞宛若地狱使者。

    严甯开始瑟瑟发抖,“妈妈……”

    她不敢出去,不敢,她觉得此刻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人全是魔鬼,包括霍冬……

    “把她给我抓出来!”罗婉月不耐烦了,懒得再废话,直接对身后的人命令道。

    两名女护士领命上前,一人拉开一边车门,去抓严甯。

    “不要动我!滚开!不要动我!”

    严甯尖叫,拼死反抗,不要命一般挥动着双手,将两名护士打得不敢近她的身。

    两名护士的脸都被挠破了,灰溜溜地退后,无奈又忐忑地看向罗婉月。

    罗婉月气得狠狠瞪了两个护士一眼,咒了声“废物”,接着对两个男医生使了个眼色。

    于是两名男医生又朝着严甯逼近。

    “你们敢动我一下试试!!知道我是谁吗?我告诉你们,严楚斐是我哥!你们敢动我一下我哥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严甯瑟瑟发抖,惊恐无助地冲着逼上来的两名男医生厉声嘶吼。

    女人她尚且可以对付,可现在上来的是两个男人……

    男女力量悬殊本就很大,加上她最近身体不好,所以她根本不可能拼得过两个男人的。

    严甯的话成功让两名男医生停下了脚步,两人面面相觑,均被六阿哥的大名震慑住了,眼底泛起犹豫,不由双双转头去看罗婉月。

    “别听她放屁,给我拖出来!”罗婉月厉喝。

    两个男医生又对视一眼,然后双双继续向严甯靠近。

    罗婉月的命令,他们不敢不听。

    严甯已经害怕到大脑空白,当看到其中一人的手向自己伸来时,她本能地张嘴去咬……

    “啊!”

    那名男医生一时不查,被她狠狠咬了一口,痛得惨叫,整个人连忙退出车外。

    另一名男医生硬着头皮接着上前,而严甯像是不要命一般对其挥动双手、踢动双脚,尽其所能地拼死反抗。

    很快,这名男医生也败下阵来。

    当然,这两名男医生并非打不过严甯这样一个弱女子,而是不敢真的用力,毕竟罗婉月的命令是“抓出来”,没说可以使用蛮力。

    而且,两人是母女,正常的人都不会想到亲生母女的关系会恶劣到如此地步。

    严甯脸如白纸,冷汗淋漓,在经过这样一番激动嘶吼与剧烈挣扎之后,她的小腹开始隐隐作痛……

    “夫人您看这……”

    败下阵来的两名男医生灰头土脸地瞅着脸色铁青的罗婉月,怯怯开口。

    在严甯与两名护士和两名男医生殊死搏斗的时候,霍冬却仿佛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一般,像座雕像一般冷冷坐着,无动于衷。

    “严甯,自己出来,别逼我动手!”罗婉月怒了,狠狠瞪着缩在车里瑟瑟发抖的严甯,阴冷切齿。

    严甯死死攥紧双手,极力隐忍着心里的恐慌和无助,知道此时此刻只能靠自己了。

    “你先告诉我,你让我下车做什么?”她强装镇定,收起卑微,迎上母亲阴狠的目光。

    “你下不下来?”罗婉月不答反问,已是极尽不耐。

    “我不下来,我要回酒店。”严甯摇头,勇敢拒绝。

    她不下去,她不能下去,她有很强烈的预感,下了这个车,会有很恐怖很恐怖的事情等着她……

    严甯一边摇头,一边哆嗦着手从包里拿出手机。

    她要给哥哥打电话,让哥哥来救她。

    哥哥虽然专横霸道,但她知道,哥哥是真的爱她,无论何时哥哥都不会真的舍弃她,永远不会!

    然而,她的手还没摸到手机,整个包就被罗婉月扑进来一把抢走了。

    “好!很好!”罗婉月气得咬牙切齿,用力点了点头,将严甯的包往地上狠狠一砸,然后开始撸袖子,“这可是你自找的!!”

    呵呵!还想搬救兵?

    做梦!

    罗婉月话音落下,整个人便再次扑进车里,自己亲自动手。

    下一秒,严甯的手臂就被罗婉月紧紧抓住。

    “啊……”严甯尖叫,被罗婉月拽得整个人都倾斜了,她连忙死死抱住前面的座椅靠背,“妈妈……啊……”

    “践人!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贱呢?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啊?给你脸不要脸是不是?你非要我出手是不是?”罗婉月怒不可遏,一边将严甯死命地往外拽,一边厌恶地破口大骂。

    可不管她怎么拽,都无法把严甯拽出车外,她更怒了,直接伸手去抓严甯的头发……

    就在罗婉月的手即将抓住严甯头发的那瞬,一只大手突然扼住了罗婉月的手腕。

    罗婉月痛得一颤。

    “怎么?你想反悔?”罗婉月目露凶光地瞪着突然出手阻挠的霍冬,冷冷喝道。

    在看到霍冬终于出手帮她的那瞬,严甯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可她还来不及高兴,就被罗婉月的话给震得脸色一片惨白。

    反悔?

    什么意思?

    他们之间……有什么协议吗?

    而这还不是让她觉得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在罗婉月说完之后,霍冬竟松开了罗婉月的手……

    严甯的双眼红得像是快要滴出血来,不可置信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

    他总是这样,先给她一丝希望,紧接着再把她推下地狱……

    她死死盯着他,可他却直视前方,连一个眼神都吝啬于她。

    “给我滚出来!”

    伴随着罗婉月的厉喝,一股猛力再次将她狠狠往外拽。

    “啊!”严甯凄厉惨叫,用尽全力抱住座椅靠背不敢撒手,再也忍不住心里的绝望和无助,失声哭喊,“不要!不要!我不出去,我不要出去……”

    罗婉月拽了一会儿,拽不动了,累得气喘吁吁,汗都出来了。

    无奈松手,罗婉月站在车门外喘气休息,恶狠狠地瞪着哭得凄惨无助的严甯,更是怒火中烧。

    “霍冬,霍冬……霍冬救我……霍冬……”

    在罗婉月松手的那瞬,严甯松开座椅靠背转而去抓霍冬的手,向他求救。

    她觉得此时的自己已经走投无路,哪怕心里有再多疑惑,哪怕心里对他有再多怨恨,为了不让灾难降临在自己身上,她也只能先向他求助。

    车外的人全是魔鬼,全是想要伤害她的坏人,虽然他很有可能也是同谋,但无力自保的她只能把最后一丝希望压在他的身上。

    她想,无论如何,他们也曾“相恋”一场,就算他不肯承认,但他心里有她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他应该不会狠到见死不救。

    此时此刻,他是她唯一的希望,只有他能救她。

    嗯,只有他!

    她一声声地喊着他的名字,一声声地苦苦哀求,哭得泪如泉涌悲伤无助。

    霍冬一动不动,没有甩开她的手,却也没有想要帮她的打算。

    他就像个旁观者,无动于衷地任凭别人欺负她,伤害她……

    “霍冬你救救我,我不想跟他们去,你救救我……”严甯的心,被绝望占据,死死抓住他的手臂,泪流满面地望着他痛哭哀求,“霍冬,我知道你烦我讨厌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答应你,以后绝不再缠着你了,我甚至可以永远不再出现在你面前,你救救我好不好?

    “我走!我走得远远的,我马上就走,我马上出国,以后都不回来了,行吗?别让他们把我带走,求求你……

    “我会把你忘了,我会把一切都忘了,我不会再打扰你了!真的,我发誓,我真的真的不会再缠着你了,求求你救救我吧……”

    她喊得声嘶力竭,句句泣血。

    她说,我答应你,以后绝不再缠着你了……

    她说,我永远不再出现在你面前……

    她说,我马上出国,以后都不回来了……

    她还说,我会把你忘了……

    把他忘了?

    为什么要把他忘了?

    把他忘了然后去爱别的男人?

    把他忘了然后去跟别的男人结婚生子?

    把他忘了然后去开始另外一种人生?

    一种没有他的人生……

    霍冬的心,剧烈抽搐,如被斧头劈成了两半,痛得他脸色泛白。

    他突然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心理变、态了,他竟宁愿她恨他一生一世,也不想她把他忘记……

    如果她真的从此把他从记忆中彻底删除,他又怎么甘心?

    哪怕是恨,他也要让她记得他一辈子!

    突然——

    “啊……”

    罗婉月恢复了体力,这次直接伸手就抓住严甯的头发,残、暴地将她往外拽。

    严甯惨叫,半个身子歪斜着,头被扯得仰到了极致,她死死抓住霍冬的手臂,泪如泉涌地看着他。

    她的眼底尽是期盼和乞求,求他能出手相救……

    后脑勺剧痛,严甯觉得自己的整块头皮就快要被母亲扯下来了,可此时的她身单力薄,无力反抗。

    她拼尽全力地抓着他的手臂,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即便头痛腹痛,也不敢松手。

    无论罗婉月怎么使劲儿,就是无法把严甯拽出去。

    手指都被发丝勒痛了,严甯却就是不肯下车,罗婉月简直要气疯了,狠狠咬着牙根,气急败坏地冲霍冬吼,“把她的手扯开!!”

    她让霍冬把严甯的手从他的手臂上扯开……

    罗婉月话音落下,严甯面如死灰。

    “不要……霍冬,不要……”她死死看着他冷峻的侧脸,哆嗦着苍白得毫无血色的嘴唇,流着泪卑微恳求。

    她的声音,颤抖得如同寒风中的落叶,饱含着浓浓的悲伤和绝望。

    不要,不要这么残忍,不要让她最亲最爱的人同时伤害她……

    她不强求了,再也不强求了!

    她再也不敢强求他们的爱,真的再也不敢了,只求他们能不要伤害她……

    霍冬缓缓转头,冷漠无情地看着泪如雨下的小女人。

    见他终于肯看她,她像是看到了希望,狠狠哭泣着向他认错哀求,“我错了!我错了好吗?我跟你认错好吗?霍冬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缠着你,我不该喜欢你,我不该那么任性一次又一次的算计你,我错了,你别这么对我,求求你……”

    我不该喜欢你……

    她极力想要讨好他的一些话,却总是在无意中狠狠刺伤他的心。

    他的理智,所剩无几。

    他冷冷看着她,明明很心疼,脸上却看不到丝毫的表情。

    “还不动手!?你不想要那份东西了是吗?!”

    等了几秒,见霍冬还不动手,罗婉月不耐地出声威胁。

    霍冬高大的身躯,微微一震。

    即便是极其细微的反应,严甯依旧感觉到了,绝望的感觉,顿时越加强烈,排山倒海般再次将她席卷……

    罗婉月赢了,她知道。

    果然,她看见他缓缓抬起了另一只手……

    “霍冬!霍冬!”她瞠大双眼,惊恐无助地死死盯着他,撕心裂肺地哭喊,“霍冬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啊……”

    他的手,覆在她的手背上,就在她悲愤绝望的哭喊声中,把她的手一点一点地扯离他的手臂……

    失去了救命稻草,严甯很快就被罗婉月拽出了车外。

    “烦死了!把她的嘴给我堵了!”罗婉月气喘吁吁地冲两名男医生命令道。

    两人上前,左右夹攻,一人抓住她的一只手臂往后反剪,她便像是犯人一般被押着,再也无法动弹。

    “啊,不……霍——”

    下一秒,一张胶布就贴在了她的嘴上。

    一番拼死反抗,加上本就体虚,以及此刻腹痛如绞,她顿觉虚脱乏力。

    无力逃,亦动不了,只能任人宰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