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69章:孩子是谁的?
    霍冬冷冷瞟了眼车内的人,置之不理,抬步继续往前走。

    可紧接着,罗婉月的下一句话就成功让他整个人顿住。

    “关于严甯的!”

    听到那个小女人的名字,霍冬的心,毫无预警地狠狠一抽,双脚像是灌了铅一般,便再也挪动不了了。

    霍冬知道,罗婉月说这话一定不怀好意,他不应该搭理她。

    可是……

    他忍不住担心,罗婉月明显是来者不善,他若不上车去探明她的来意,万一她对严甯不利怎么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严甯”二字成了他的软肋,只要是与她有关的事,他都无法置之不理。

    “你可以不上车,但你别后悔!”

    罗婉月端着贵妇的高姿态,微微歪着脸轻蔑地斜瞄着脸色阴沉的霍冬,冷冷哼道。

    霍冬暗暗咬紧牙根,浑身戾气深重。

    他痛恨被威胁,也从来不肯向恶势力低头,可偏偏就是现在,面对罗婉月的胁迫他竟做不到潇洒走人。

    短暂的犹豫之后,他弯腰上车。

    在许多年后,有人八卦地问霍总司令,他此生做得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

    霍冬的回答是,他最后悔的是不该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上了一个叫罗婉月的狠毒妇人的车……

    ……

    严甯孕吐严重,尤其早晚时分。

    所以晚餐的时候她什么都吃不下,可晚餐时间一过,她又觉得饥肠辘辘,饿得特别难受。

    酒店里的食物没有一样是她喜欢的,于是她换了衣服,出去觅食。

    让新保镖把车开到C市有名的小吃街,她选了一家干净又安静的馄饨店。

    要了一碗小馄饨,坐在一个视野广阔的位置,一边漫不经心地舀着馄饨往嘴里送,一边看着从玻璃墙外来往而过的行人。

    颇具盛名的小吃街,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欢声笑语此起彼伏。

    放眼望去,绝大多数都是年轻男女,或闺蜜,或情侣,或同事,或姐妹兄弟,三三两两,结伴而行。

    而每一张年轻的脸上,都荡漾着开怀的笑容。

    仿佛劳累了一天,这一刻,才是真正的放松。

    严甯细嚼慢咽,在一连看到外面有三对手牵手从她面前经过的小情侣时,像是受了感染一般,她忍不住轻轻勾起了唇角。

    每一对小情侣都笑得特别开心,幸福和甜蜜溢于言表,光是看着他们,就能感受到他们的快乐。

    严甯看着看着,眼底泛起羡慕。

    嗯,她羡慕!

    她羡慕外面那些陌生人,特别羡慕。

    羡慕他们这种平凡的人生,羡慕他们这种单纯的爱情,更羡慕他们的快乐和幸福……

    她认真地看着每一个从身边经过的陌生人,根据他们的表情揣测他们是否开心……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突然闯入她的视线,鹤立鸡群般伫立在不近不远的地方。

    他一手揣在裤袋里,一手夹着烟,正面无表情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嘴里那本是鲜香味美的馄饨,顿时变成了难以下咽的苦药。

    就像是放电影一般,世界都变成了黑白,本是喧哗的四周突然变得静谧无声,隔着一块玻璃墙,他们的目光穿透来往的人群,碰撞,纠缠……

    两两对望,谁也没有下一步动作。

    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人,周遭的一切都已不复存在。

    又仿佛,他们置身在不同的时空,看似近在咫尺,实则远在天涯……

    突然,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拿着一大串五颜六色且形状可爱的氢气球,从他们纠缠在一起的目光中穿过……

    将他们的目光,生生隔断。

    两秒之后,牵着氢气球的小姑娘走过。

    高大魁梧的男人依旧站在原地。

    而本是坐在馄饨店里的小女人……

    已不见了踪影。

    严甯快速地从馄饨店里的另一个出口出来,到了另一条街上,一边沉稳冷静地穿梭在热闹拥挤的人群中,一边给新配的保镖小哥打电话,让他把车开到某某路口去与她会合。

    几分钟后,她到达指定的路口,保镖小哥已连人带车等候在那。

    “回酒店!”上车,她淡淡吐字。

    保镖小哥二话不说就启动车子,领命行事。

    严甯看着车窗外,看着飞逝而过的霓虹灯,看着笼罩在夜色里的建筑物,默默看着。

    挺意外的。

    嗯,真的挺意外的。

    分别已两月有余,她是真的没想到会在C市与他偶遇……如果真的只是偶遇的话!

    她记得,哥哥说过的,他在C都军区……

    C都与帝都的距离,相隔千里,但C都到C市,车程仅需两个小时。

    蛮近的。

    曾以为,当再次见面,她的心一定会很痛,可刚才在人群中突然与他的目光相撞,她发现自己也并无想象中那么撕心裂肺。

    当然,还是难受的。

    心里依旧怨恨,依旧不甘,依旧没有完全放下。

    但她已经学会了忍,忍着不让自己再犯、贱……

    她可以痛,也可以偷偷地哭,但她不会再把自己的心捧到他的面前任他践踏。

    曾以为非他不可,可现在发现没他也能一样的活。

    她想,可能是肚子里的孩子取代了他曾占据在她心里的第一位置。

    现在对她而言,孩子最重要。

    男人是靠不住的,再爱你的男人也会有抛弃你的一天,但自己的亲生骨肉不会。

    骨肉相连、血浓于水,从今往后,这个孩子会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她再也不会感觉到孤独。

    思及此,严甯双手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唇角微微扬起,扯出一抹欣慰的淡淡笑容。

    嗤——

    突然,尖锐的刹车声乍然响起,因为保镖小哥毫无预兆地狠狠踩了刹车。

    本是行驶得好好的车子,猛地停下。

    严甯猝不及防,额头差点撞上前面的座椅。

    车子会突然停下,是因为几秒钟之前,一辆黑色越野从他们后面抄上来横档在了他们车前,极其嚣张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越野车窗完全关闭,加上夜色深浓,无法看清车内是何许人。

    “七小姐您没事吧?”保镖小哥一边谨慎地看着横档在他们面前的霸气越野,一边忙里偷闲地从中央后视镜看了严甯一眼,低沉的声音饱含着对她的担忧以及对来者的杀气,瞬间就进入备战状态。

    “没事。”严甯淡淡应道,抬眸朝着前方的越野望去。

    心,微微收紧。

    她已隐隐猜到来人是谁……

    越野车的驾驶座车门由内推开,紧接着一个高大挺拔冷峻帅气的男人跳下车来。

    严甯勾唇,冷笑。

    看到大步而来的霍冬,保镖小哥在短暂的怔愣之后,惊讶地失声轻叫:“呀,冬子哥是你啊,我还以为——”

    他还以为是有谁想对七小姐不利呢!

    “你去开我的车,一小时后我给你电话!”

    霍冬一边冷冷说道, 一边把手伸进车窗,开锁,直接把车门拉开,要保镖小哥下车。

    “啊?”保镖小哥有点茫然地望着霍冬,坐在车里没动,完全没搞懂现在是什么状况。

    “下车!”霍冬倏地沉喝,霸道的命令极具威慑性。

    严甯坐在后座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淡漠的样子仿佛事不关己。

    他们后面已堵了一长串的车,尖锐刺耳的喇叭声此起彼伏,甚至还伴随着咒骂。

    保镖小哥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我负责!”看出他的忧虑,霍冬冷冷吐出三个字。

    同时,霍冬不耐地将一脸犹豫的保镖小哥从车里拽了出去。

    然后,他上车,载着后座里一言不发的严甯,扬长而去。

    ……

    车厢里,静谧无声,温度直逼零下。

    沉默,谁也没有说话。

    霍冬面罩寒霜,目光直视前方,专心致志地开着车。

    严甯没有尖叫着喊他停车或问他要把她带去哪里,也没有发疯似的去抢方向盘或推开车门要跳车,她安安静静地坐着,一动不动甚至连坐姿都还是刚才的样子。

    她只是把头撇向窗外,继续欣赏着美丽的夜景。

    她神色如常,冷漠淡然,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不过是突然换了一个司机而已。

    然而前方,却并非是回酒店的路。

    二十分钟后。

    车子终于停下,严甯定睛一看,发现外面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有话跟我说吗?”

    男人那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突然飘荡在空气中,将沉默打破。

    “没有。”严甯从窗外收回目光,看着他冷如冰雕的侧脸,轻声应答。

    她说没有……

    车内温度瞬时又下降了几度。

    “我最后问你一次——”霍冬咬着牙根,从齿缝里迸出字来,目光投向后视镜,极冷极冷地看着后座里的严甯,阴冷重复,“有话跟我说吗?”

    “没有。”她还是不冷不热不急不缓的两个字,无论表情还是情绪,都没有丝毫的波动或起伏。

    若换成以前,她一定会怨愤地冲他大吼“你都可以不告而别我跟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可现在,她不会了。

    有句话说得好,你永远无法感动一个不爱你的人,就好像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若说在他坦白她对他而言是微不足道时她是失望的,那么当他选择如锦前程舍弃她时……她便对他已彻底绝望。

    是的!

    当他不告而别的那刻,他们之间,就已经无话可说了。

    霍冬目光似箭,狠狠瞪着严甯,胸腔又开始钝钝地疼了起来。

    倏然,他拿出手机,翻出短信,再侧过身来把手机屏幕面向她。

    ——严甯怀孕了。在C市。

    霍冬一瞬不瞬地盯着严甯,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他试图想要看出什么端倪,只可惜,她脸色平静得没有丝毫浮动。

    盯着短信看了两秒,严甯默默斟酌了下,然后坦然点头,“对。”

    她承认了!

    她真的怀孕了……

    他盯着她的肚子,死死盯着,像是恨不得把她的肚子看穿了去。

    霍冬心脏骤然收紧,紧得发疼。

    他的目光缓缓上移,最后落在她消瘦憔悴的小脸上。

    这一看,心更疼了。

    她怎么会瘦成这样?!

    现在很多女孩都追求骨感美,可她若再瘦,就成病态了。

    他不喜欢她这么瘦,一点都不喜欢!!

    他喜欢她脸色红润的样子,喜欢她快乐活泼的样子,喜欢她胖瘦得宜的样子,唯独不喜欢她现在的样子。

    现在的她,太瘦了,瘦得让人心生不安……

    为什么突然这么瘦?

    怀孕的缘故?

    狠狠咬了咬牙,霍冬欲开口——

    “郁凌恒的。”

    然而他的唇刚刚一动,她就把他还没来得及问出口的问题给回答了。

    她语气淡然,仿佛在说今天天气不错。

    他想问的无非是“谁的”这两个字,她知道。

    她说,郁凌恒的……

    一张刚毅帅气的脸庞是前所未有的阴沉,霍冬死死看着优雅端坐的小女人,心,狠狠抽搐。

    气氛,僵到谷底。

    他犀利似箭的黑眸,快速冲血,很快就变得一片猩红。

    他咬紧牙根,“你再说一次——”

    “郁凌恒的!”她甚至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毫不犹豫地阻断了他,坦然重复。

    “你吃过药的!!”他勃然喝道,强装的镇定和冷静已有些破功。

    就算那天她和郁凌恒发生过关系,但后来在她和他做过之后,她是当着他的面吃过紧急避孕药的,所以她是不可能会怀孕的。

    但现在她又承认她怀了……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孩子又到底是谁的?

    此刻的霍冬,矛盾至极,既不想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更不想孩子是郁凌恒的……不!不止是郁凌恒,这世上的任何男人他都不想。

    最好的结果,是她没有怀孕!

    那样的话,他就不用如此纠结,更不会被人牵制……

    “你走了之后我又跟他在一起过。”严甯缓缓开口,吐出一个重磅炸弹。

    霍冬如遭雷劈。

    他走后她又跟郁凌恒睡过?

    不!

    不会的……

    可是,她有什么必要骗他?

    高大魁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她的这句话,化作了一双手,狠狠撕扯着他的心,把他的心撕成了碎片,撕得鲜血淋漓……

    当他在军区里不要命地往上爬时,她在和郁凌恒翻云覆雨?

    一股剧痛,从心脏开始蔓延,迅速扩散至全身,最后渗入了他的骨血里……

    霍冬从兜里摸出烟,快速抽出一根点上,点燃之后立刻狠狠吸了一口。

    他看似镇定,可若仔细看便会发现他的手,在抖。

    烟草味在空气中飘荡开来,严甯掩鼻,生疏客套地要求道:“不好意思,请你把烟掐了。”

    以前不觉得,可自从怀孕后,她的鼻子特别灵敏,闻不得一点点的烟酒味,闻着就难受。

    然而她的要求却被漠视,他置若罔闻,我行我素,一口接着一口继续狠狠地抽。

    严甯试图推门,却推不开,因为他早已锁了车门。

    “霍先生,请你把烟灭了!”她狠狠蹙眉,一直平静无波的小脸,终于有了怒色。

    吸二手烟这种事,她可以无所谓,但她不能让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跟着受罪。

    凡是会有损宝宝健康的,她都必须杜绝。

    紧紧捂住嘴,严甯的脸色变得苍白,开始难受了。

    霍冬狠狠抽着烟,从后视镜里冷冷看着曾说爱他的小女人,这一刻,恨得咬牙切齿。

    “你再说一次,孩子是谁的?”

    他不死心,忍不住又问。

    “郁凌恒的!”她一口咬定,坚定的模样没有丝毫的心虚或破绽。

    她话音刚落,霍冬就把快要燃到尽头的烟头往外一弹,然后一言不发启动车子。

    他狠狠踩下油门,车子像箭一般往前冲去。

    严甯目光淡漠地看着开车的男人,看着他越发冷峻模样,她想,他们之间,应该是真的可以到此结束了吧。

    也好。

    嗯,这样也好。

    就让他以为她是个朝秦暮楚的女人,就让他以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郁凌恒的,就让他回去军区心无旁骛地继续攀升。

    这样,无论对他,还是她,都是最好的结果。

    他说得对,他们不合适,真的不合适。

    她把爱情当成命,可他却心怀大志,根本不屑儿女情长……

    不能把她摆在第一位的男人,她还是不要了,嗯,不要了。

    双眼酸涩,她连忙转头看着车窗外,不让自己的脆弱和难过显露出来。

    严甯以为,霍冬会送她回酒店,再不济也会把她送回刚才的小吃街,可她做梦都没想到,霍冬最后把车停下的地方居然是——

    医院!

    当感觉到车子停下,严甯从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下意识地转头看向窗外,却被外面的建筑物吓得脸色瞬时惨白……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她立马转头看向霍冬,心里泛起一股浓烈的不安,失声问道。

    霍冬没说话,也不看她,像座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充斥在胸腔,严甯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立马去推车门。

    可……

    推不动。

    他把所有车门都上了锁。

    “霍冬你想干什么?”她更慌了,又气又急地冲他大叫,再也无法像刚才那样冷静淡然。

    他依旧沉默。

    “开门!”严甯真的怕了,开始用力拍打门窗,嘶声大喊,“你给我把车门打开!”

    霍冬面无表情,目视前方,不止对她的叫喊置若罔闻,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而他越是一言不发,她越是惶恐不安……

    砰砰砰!

    她顾不得手疼,狠狠拍打着车窗,眼眶越来越红。

    “霍冬你开门!!”

    她叫得声嘶力竭,颤抖的声音里尽是害怕和无助。

    突然,车窗外来了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