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68章:还记得我吗?
    虽然闪婚闪离也不太好听,但总好过未婚生子。

    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她也是自私的,为了能留下肚子里的孩子,她只能昧着良心逼迫郁凌恒。

    父亲严道东生怕她的丑闻会让家族蒙羞,到了c市就立刻约见了郁家的老祖宗郁嵘,气势汹汹地向郁家逼婚。

    她冷眼旁观,任凭郁凌恒气急败坏地狠狠瞪她就是不为所动,一脸非他不嫁的表情。

    她在心里把一切都计划好了,然而,霍冬的出现却扼杀了她所有的希望……

    ……

    c都军区。

    有大人物携同家眷从帝都来参观c都军区的军事演习。

    这个大人物是贝宗云。

    演习非常成功,结束之后,是简单低调的庆功宴。

    刚刚晋升为副参谋长的霍冬,在这次的演习上又做出了重大贡献,受到上级领导一致表扬。

    看着欢欣雀跃的同僚们围成一团庆祝,他兴趣缺缺,一个人躲在无人的角落里抽烟。

    两个月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他以为最难熬的是刚开始,可到现在他才发现,痛苦的在后面……

    刚到军区时,他让自己忙让自己累,让自己每天都精疲力尽倒头就睡,让自己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她。

    效果不错,前面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可渐渐的,不管他怎么忙怎么累,稍不注意她的模样就会在脑海里浮现,然后他一整天都不得安宁。

    最可怕的是,越到后面,他想她的次数就越多……

    谁说时间久了就会淡忘?思念明明在一天天叠加,简直已经堆积成山,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想她的,怎么可能不想呢。

    只是再想又能怎么样呢,这条路是他自己选择的,再痛苦再难熬,他都已经不能回头。

    霍冬一身军装,背靠着墙,低着头狠狠抽烟。

    “嗨!”

    突然,一个年轻的女子来到他的面前,语调欢快地向他打招呼。

    霍冬置若罔闻,垂着眼睑继续抽烟。

    因为他知道来人是谁,不屑搭理。

    贝倩妮看着将近已有三年没见过面的霍冬,心动不已。

    这个男人,比三年前更帅更man了,尤其现在这副又冷又酷的样子,简直要迷死人了。

    贝倩妮的目光在霍冬健硕的身躯上流连,忍不住想入非非,像他这种身材好又帅气的男人,不知道跟他上、牀会是怎样销、魂蚀骨的感觉……

    三年前,看出他和严甯相互喜欢,她曾试图横刀夺爱,可惜没有成功。

    当时她也没有太在意,因为她的本意只是不想要严甯好过,所以在知道严甯出国了之后,也就没有太多兴趣去关注他了。

    可最近,他又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而这一次,她竟有种非要睡到他不可的念头。

    他太帅了!

    迄今为止,他是她见过的男人里面最有男人味的,她喜欢!

    她迫切地想要尝试一下征服他或者被他征服的感觉,那一定非常美妙!

    霍冬默默抽烟,仿佛眼前的贝倩妮是空气一般,视若无睹。

    早在演习前贝宗云的车到达军区时,他就已经看到罗婉月和贝倩妮母女了。

    “你还记得我吗?”贝倩妮忍不住又前进了一步,与霍冬拉近距离,满眼期盼地看着他。

    贝倩妮模样清纯,穿着打扮是标准的淑女范儿,整个人看起来乖巧可爱又甜美温柔。

    霍冬强忍着胸腔里那股想要翻涌的冲动,还是一声不吭。

    与眼前这个矫揉造作的贝倩妮比起来,严甯可爱太多了。

    虽然严甯爱撒娇,但她不会像贝倩妮这样虚伪阴险,严甯的本质是好的,她的骨子里流淌着善良和纯洁,而贝倩妮……

    给严甯提鞋都不配!

    “你不会已经把我忘了吧?”见霍冬一直不说话,贝倩妮的眉头皱了起来,狐疑地盯着霍冬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嘟嘴不悦。

    霍冬依旧没反应。

    “你真的已经忘记我了?!”贝倩妮倏地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叫道。

    在贝倩妮的世界里,只有她遗忘别人,别人是不能遗忘她的。

    所以霍冬一直不理她,她觉得很没面子,想发作,却又有点舍不得。

    她还想睡他呢!

    霍冬不堪其扰,扔掉只抽了一半的烟,用脚尖狠狠碾灭,然后转身就走。

    从头到尾,他不止没有说过一个字,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过贝倩妮一眼。

    “喂!”贝倩妮热脸贴了冷屁股,顿时恼羞成怒,冲上去张开双臂拦住霍冬的去路,仰着脸愤愤喝道:“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不许走!”

    霍冬冷睨着贝倩妮,心里忍不住又开始偷偷比较。

    同样是刁蛮任性,严甯耍横的模样比贝倩妮可爱千万倍!

    对严甯,他只是嘴上说讨厌,其实心里……喜欢得很。

    而贝倩妮……

    是让他真恶心!

    霍冬在冷冷瞥了贝倩妮一眼之后,话都懒得说,身躯一侧,就想从她身边越过。

    哪知贝倩妮也跟着侧身,非要挡住他不许走。

    两人的身体眼看就要撞上。

    贝倩妮甚至还故意挺起月匈……

    千钧一发间,霍冬稳住脚步,往后退开,“贝小姐,请自重!”

    贝倩妮此举,把霍冬结结实实地恶心了一把。

    见他终于开口,贝倩妮笑得一脸得意,“哟!原来你没忘记我啊,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会忘记——”

    “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你叫他爸爸,我不叫你贝小姐难道要叫你王小姐或李小姐或陈小姐?”霍冬一边淡淡讥讽,一边瞟了眼远处的贝宗云。

    字里行间隐隐透着一丝轻蔑,对贝倩妮,亦是对贝宗云。

    “你——”贝倩妮是花痴并非白痴,自然听出霍冬言辞间的不逊,不由得恼羞成怒地嗤道:“呵!这么久没见,你的性格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

    “不管是讨厌还是讨喜都跟贝小姐你没有丝毫关系!”霍冬睥睨着贝倩妮,说出来的话一点都不客气。

    贝倩妮的脸,一阵青白交加,气得想发飙,却又不想这么快跟他撕破脸……

    她还想睡他呢!

    严甯喜欢的男人,她一定要搞到手不可!!

    “喂,你干吗总是对我这么冷淡啊?你知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要对我好我都不屑搭理的,你要搞清楚我肯主动跟你说话是给你面子好么!”贝倩妮忿忿低叫,极力隐忍着自己的小姐脾气。

    她活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如此迁就一个男人好么,他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哼!

    等她成功睡到他之后,她一定要好好羞辱他不可,势必得为自己出这一口恶气!

    居然敢这样对她!

    “贝小姐还是把这‘面子’自己留着吧!霍某不需要!”霍冬冷冷吐字,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霍冬曾经觉得严甯很烦很磨人,现在跟贝倩妮一比,他发现严甯全身上下都是优点,直接把贝倩妮甩出十条街都不止。

    一直被霍冬呛声,贝倩妮终于忍无可忍了,“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因为严甯?”

    乍然听到她的名字,霍冬猝不及防,心脏狠狠一抽。

    疼……

    这一瞬,他突然发现以前的自己好可笑。

    明明光是听到她的名字就已让他心跳加速,以前的自己怎么会认为这是因为讨厌她的缘故?

    明明从一开始就被她吸引,他害怕自己轻易沦陷,竟一直误导自己,把喜欢当成讨厌……

    当把她深深伤害,当彼此越走越远,他终于觉悟,却发现自己早已情根深种。

    霍冬冷冷抿着唇,沉默不语。

    “你还喜欢她?”贝倩妮追问,微微眯着双眼,眼底泛着妒恨,“呵呵!像她那种不知羞耻的女人,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你……你干吗?”

    贝倩妮话未说完,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气扑面,定睛一看,便迎上霍冬鸷冷的目光。

    顿时被骇住,吓得狠狠打了个寒颤。

    “别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任何毁谤她声誉的话!”霍冬的语速很慢,每一个字都透着浓浓的威胁,气场十足。

    “你……我……”贝倩妮惊得口吃,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可她从小到大都非常痛恨严甯,现在她看上的男人为了维护严甯而对她甩脸子,她心里自然不平,心中恼恨,导致她不管不顾地喝道:“我就要说,她本来就是个贱——”

    霍冬黑眸一眯,杀气顿现。

    贝倩妮最后一个字被霍冬那可怕的眼神吓得生生咽回了肚子里。紧张害怕得狠狠咽了口唾沫,连忙又道:“你、你敢对我不敬我就跟我爸爸说,让他撤你的职!”

    撤他的职?

    霍冬冷笑。

    那笑,充满了不屑和轻蔑。

    突然,霍冬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霍冬不再理会贝倩妮,转身走向一旁,拿出手机,点开收件箱。

    发来短讯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而短讯只是一句剪短的话——

    严甯怀孕了,在c市。

    他狠狠皱眉,接着又倏地瞠大双眼。

    他像是突然不识字了一般,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看,一个字一个字慢慢消化。

    怀孕了……

    她怀孕了?

    以及,怀孕的她,去c市做什么?

    心,突然狠狠抽搐,又慌又痛。

    “喂,你……生气啦?”贝倩妮见他突然又不说话了,忍不住上前一步,一边偷瞄他的手机,一边腆着脸讨好。

    霍冬整个人都乱了,根本没空搭理无关紧要的人。

    “你别对我这么凶,我就不跟我爸爸告状,好不好?”贝倩妮试探着慢慢靠近霍冬的身边,放轻语气软软撒娇。

    此时此刻的霍冬,根本就听不见贝倩妮的娇嗲。

    严甯怀孕了……

    她怀孕了……

    他的大脑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一直不停地重复着这个对他来说可谓是晴天霹雳的消息。

    她怀孕了?

    谁的?

    他们在c市的那两三天里,他是亲眼看见她把药吃下去的。

    按理说,不可能是那个时候有的。

    可如果不是那个时候有的,那又是什么时候有的呢?以及是跟谁有的呢?

    他不想把她想得那么不堪,可如果她真的怀孕了,他有这样的疑惑也是正常反应不是吗?

    所以,她到底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一直以为自己的情绪不会再为她失控,可原来,他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不自觉地收紧五指,像是恨不得捏碎手机,恨不得自己不知道这个消息……

    思绪混乱,心乱如麻,他狠狠咬着牙根,好半晌都说不出话。

    几分钟后,他攥着手机转身就走。

    而刚才还死皮赖脸缠着他的贝倩妮,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从庆功宴上悄然离席,霍冬径直朝着停车场走去。

    他刚出酒店大门,嗤地一声,一辆车猛地停在他的身边。

    后座车门由内推开,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车里冷飕飕地飘了出来,“上车!我有话跟你说!”

    霍冬冷冷瞟了眼车内的人,置之不理,抬步继续往前走。

    “关于严甯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