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67章:不结婚就去死!
    狠狠吸了口气,她鼓足了勇气,才硬着头皮缓缓睁开双眼。

    两条红杠!

    而且是特别清晰的两条红杠!

    由此可见,她真的……

    有了!!

    如同晴天霹雳,严甯全身僵硬面如死灰,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手里的验孕棒。

    她的手,在狠狠颤抖,像是癫痫发作一般,怎么也控制不住。

    看清结果的那瞬,她全身的力气仿若突然被抽走,身子一软,跌坐在马桶盖上,脸如白纸。

    她颓废绝望地耷拉着脑袋,看着手里的“铁证”,如同抓着烫手山芋,想狠狠甩开,却已然无力。

    双眼变得模糊,严甯心中充满了恐慌、悔恨……

    她真的遭报应了!

    不该,万万不该啊……

    不该那么任性妄为,不该那么执迷不悟,不该那么天真无知, 不该……太多太多的不该!

    她错了,真的错了。

    她犯了太多太多的错,那些天真的妄想正变成剧毒,让她的身心遭到反噬。

    不曾后悔爱上他,可此时此刻,她深深后悔企图用怀孕来激发他的责任心……

    对!

    这个孩子,是她预谋而来的。

    那日在C市,她胃痛,他深夜为她熬粥,让那份藏匿极深的情意不慎外露。

    听着服务生小妹描述他为她熬粥时的挑剔和认真,她的心死灰复燃,又开始心存幻想。

    于是,她想为自己今后的幸福、为他们的爱情,最后努力一次。

    她硬逼着郁凌恒跟她演戏,演完戏后又拿话激怒他,成功让他失控……

    那几天,她真的觉得幸福已降临在她身上,开心极了。

    如果当时的她知道那是痛苦的开始,她一定不贪图那短暂的幸福。

    那一切,本就是她的预谋,自然会想到他清醒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应急方案,所以紧急避孕药这茬,她早就想到了。

    毕竟,他当初可逼她吃过一次的!

    所以,她提前就买好了叶酸片,当他把紧急避孕药给她的时候,她就趁他去倒水时把避孕药换成了叶酸片,还故意顶在舌尖,让他“亲眼”看到她咽下去。

    当然,她怂恿他放在里面也是故意的,她跟他说那几天是她的安全期,其实恰恰相反,当时正是她的排卵期。

    当时的她,的确是想“奉子成婚”……

    迟勋说霍冬是喜欢她的,酒店服务生也说霍冬是喜欢她的,而她自己,同样感觉到了他对她的在乎。

    那么,他的心里明明有她,为什么不肯承认?

    她不傻,自然明白他内心的想法,他顾忌的无非就是他们的身份悬殊太大,他觉得自己高攀不上她。

    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男人,同时又无比自卑。

    可能是她大脑神经突然搭错了线,竟异想天开地觉得如果自己怀上他的孩子,有责任心的他一定就会娶她了……

    她想,就算不为她,他也会为孩子妥协的。

    她天真地以为,只要能激发他的责任心,他一定会冲破一切心理障碍与她长相厮守。然而,当那晚他冷酷又残忍地吐出“打掉”两个字时,她才明白,一切都是自己的痴心妄想!

    对他心存幻想时,她迫切地想要拥有一个与他的爱情结晶。

    可现在她已经对他彻底死心,这样的结果……让她惶恐不安。

    验孕棒从手中滑落,严甯红着眼,双手轻轻覆上自己的小腹,方寸大乱。

    怎么办?她现在该怎么办?

    她试探他时,他那么坚定地吐出“打掉”二字,现在她真的有了,该告诉他吗?

    如果不告诉他,她自己又能对肚子里的孩子负责吗?

    身为严家的孩子,未婚生子这样的丑闻,凭她这副单薄的身躯,怎么背负?

    所以这个责,她负不起!

    手掌在小腹上轻抚,一下一下,极尽眷恋和不舍。

    啪嗒,泪滴落在腿上,紧接着第二滴,第三滴……

    悲伤无助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滚滚而落。

    费尽心机得来的孩子,现在,她却必须舍弃。

    宝宝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妈妈要不起你……

    ……

    次日。

    正当严甯鼓足勇气狠下心肠准备去医院时……

    却又有“意外”发生。

    一夜未眠,她憔悴不堪,化了很浓的妆才掩饰住自己苍白的脸色和浓浓的黑眼圈。

    想着马上就要去医院扼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心如刀绞精神恍惚,一直从楼上走到楼下客厅,才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稀客”。

    严道东脸色阴沉,近乎恶狠狠地瞪着缓缓走近身边的女儿。

    而客厅里除了严道东,还有脸色同样很不好看的严楚斐。

    “爸爸,您……怎么来了?”严甯看到极其难得会出现在这里的父亲,不由惊讶出声。

    啪!

    她话音刚落,一沓照片就狠狠摔在她的脸上。

    那力道,不亚于一个凶狠的耳光。

    严甯本能地闭上双眼,蹙眉忍痛。

    照片从她脸上散落,在她脚边铺了一地。

    “你给我看清楚这是什么鬼东西!!”严道东饱含愤怒的吼声响彻客厅每一个角落。

    严楚斐狠狠皱眉,不赞同地看着父亲,虽然妹妹这次太胡闹了,但他还是不忍看到父亲如此疾言厉色地斥责妹妹。

    面对大发雷霆的父亲,严甯什么也没说,只是缓缓蹲下去,把照片一张张捡起来。

    边捡边看。

    是她和郁凌恒在酒店“开、房”的照片。

    照片里,全是她和郁凌恒在酒店的房间门口各自只围着一条浴巾且满身痕迹的画面……

    有她从后面抱着郁凌恒腰的。

    有她嘟着嘴满眼爱慕地跟郁凌恒撒娇发嗲的。

    还有她咬郁凌恒肩膀的。

    亲密的肢体动作,暧、昧的痕迹和仅仅裹着浴巾的样子,每一张照片都是她和郁凌恒曾有“女干情”的铁证。

    啪!

    严道东倏地又是狠狠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切齿厉喝:“说!这是什么?!”

    怒得几乎把玻璃茶几拍碎。

    严甯捡完照片,缓缓起身,蠕动红唇正想说什么,胃里却突然一阵翻江倒海。

    “呕……”

    她忍不住,连忙捂住嘴往卫生间里冲。

    “七仔?”严楚斐拧眉,连忙担忧地跟上去。

    严甯冲进卫生间,趴在盥漱台上,剧烈干呕。

    严楚斐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妹妹难受地呕吐却只是吐了点酸水出来的样子,脑海里不其然地回想起昨晚慧姨偷偷跟他说过的话……

    昨晚晚饭之后,妹妹回了房间,慧姨在他身边压低声音担忧地对他说:“六少爷啊,你问问小姐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最近半个月她的食欲非常糟糕,我做什么她都不爱吃,就喜欢吃酸的零食,你说她又不是害喜,怎么就那么喜欢吃酸的东西呢?而且她的精神又不太好,总是懒洋洋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房里睡觉……

    当时他不以为意,只以为妹妹是因为失恋心情不好所以没胃口,可现在看到妹妹这个样子,慧姨那“害喜”二字,竟如两记大锤般敲在他的头上。

    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严楚斐看了眼还在干呕的妹妹,悄然转身,一言不发地朝着楼上走去。

    严甯难受,吐得双眼泛泪,吐到后面连黄疸水都吐了出来。

    好一会儿后,她才终于缓了过来。

    狠狠喘息,她缓缓抬头,看着镜子里狼狈又憔悴的自己,悲凉苦笑。

    突然,右月匈传来一阵刺痛,她蹙眉,抬手压住……

    试图缓解那日渐强烈的痛楚。

    可能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她的右月匈最近变得很胀,甚至偶尔还伴随着隐痛。

    约莫十分钟后,严甯才走出卫生间。

    回到客厅,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在看到哥哥手上拿着的东西时,脸色突变。

    “严甯!”严楚斐的脸色是从未有过的严肃,抬手,把指尖捏着的东西递到妹妹面前,严厉喝问:“这是什么?”

    验孕棒!

    严甯看了看显示着两条红杠的验孕棒,又看了看哥哥,眼底难掩诧异。

    她没想到高高在上尊贵优雅的哥哥居然会去翻她卧室卫生间的垃圾篓!!

    尤其是,她在把验孕棒扔进垃圾篓时,还故意放了很多卫生纸遮盖着……

    看着哥哥递到面前来的验孕棒,慌乱只是一瞬,然后她就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一脸坦然地接受哥哥和父亲的怒视。

    “如你所见——”严甯用下巴点了点验孕棒,平静淡然地吐字,“我怀孕了!”

    铁证如山,已容不得她狡辩或否认,所以,还不如大方承认。

    她那云淡风轻的态度,仿佛她未婚怀孕跟吃饭一样稀松平常,并没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的。

    “你——”严道东怒极攻心,气得浑身发抖,抬手指着桀骜不驯的女儿,厉声叱问:“谁的?!”

    严甯沉默。

    见女儿不说话,严道东恨不得此刻手上有棍子,能让他好好执行一下家法。

    他恨不得打死眼前这个败坏门风让严家蒙羞的不孝女。

    先是有人匿名寄女儿的艳、照给他,现在女儿又来个未婚怀孕,简直是让他忍无可忍。

    严道东觉得,他居然生出严甯这样一个混账东西,他觉得自己死后都没脸去见严家的列祖列宗!

    见妹妹不肯说话,严楚斐瞟了眼刚才妹妹跑进卫生间呕吐时随手放在茶几上的照片,问:“郁凌恒的?”

    严甯依旧沉默。

    她不能承认,亦不敢否认。

    她若承认肚子里的孩子是郁凌恒的,等于陷害郁凌恒。

    她若出口否认,那哥哥和父亲必然会逼她说出孩子的真正父亲是谁。

    对霍冬,她死心了,她和他的一切她已决定统统埋葬,因此怀孕的事她不会让他知道。

    反正他也不会要这个孩子,又何必再给他伤害她的机会?

    所以,她唯有沉默。

    严楚斐紧紧皱着眉头,目光复杂地看着妹妹,神色凝重。

    而严甯的沉默,在严道东看来就是默认。

    “结婚!马上给我结婚!!”严道东铁青着脸怒吼道,气得来回踱步。

    严甯抬眸看着严道东,“爸爸——”

    “你给我闭嘴!!”

    她刚开口,就被父亲疾言厉色地喝止了。

    “我不会跟郁凌恒结婚。”

    可她无畏无惧地迎着父亲凶狠的瞪视,神色淡然地接着把话说完。

    “你不想跟他结婚那你还去跟他开什么房?你就这么不要脸?”严道东七窍生烟,要气疯了。

    “爸!”严楚斐倏然大喊。

    父亲的话太伤人,严楚斐觉得刺耳,听不下去。

    面对父亲的谩骂,严甯面无表情,毫无反应。

    严道东正在气头上,骂完女儿又开始骂儿子,“还有你!你说说你这哥哥是怎么当的?她这副德行你平时都是怎么看管她的?一个女人活成她这样简直是丢人现眼!”

    默默听着父亲字里行间的厌恶和嫌弃,严甯垂着眼睑,机械性地重复,“我不会跟郁凌恒结婚。”

    “由不得你!!”严道东咬牙切齿,吼得地动山摇,“不结婚?不结婚你想几个月后挺着个肚子走出去把严家的脸全丢光吗?!”

    “我不会跟郁凌恒结婚。”

    啪!

    严道东忍无可忍,扬手就狠狠给了严甯一巴掌。

    力道太猛,严甯被打得往后踉跄了两步。

    她歪着头,垂着眸,任凭脸颊上的刺痛以及口腔里的血腥味向四周蔓延……

    “爸!”严楚斐惊愕大叫,快速挡在妹妹身前,谨防父亲再对妹妹出手。

    看到父亲扬起手的那瞬,他隐约意识到父亲想做什么,可他站的距离颇远,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父亲的巴掌落在妹妹的脸上……

    严楚斐又气又心疼,连忙转身将妹妹拥在怀里,轻轻拍抚她的背,无声安慰。

    毕竟严道东是他们的亲生父亲,就算他再不赞同父亲的做法,也不好当面顶撞。

    严甯面无表情,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无声冷笑。

    严道东像瞪仇人一般狠狠瞪着默不啃声的严甯,口不择言地咒骂——

    “不结婚就去死!!”

    ……

    C市。

    来到C市已经一周有余,而在这一周里,发生了很多事……

    一周前在帝都,严甯被父亲严道东痛斥了一通,还扬言不结婚就让她去死。

    她没去死。

    虽然她现在是生无可恋的状态,但也不至于如此轻贱自己的生命。

    通过自杀来结束自己生命的人,是这世上最没用最懦弱的人,她不想那样。

    就算她的命再低贱,她也不想自己动手。

    对于父亲把家族名誉看得比性命还重要的这种心态,她虽不屑,倒也可以理解。

    毕竟严家不似一般的豪门家族,他们是权贵,放在古代就是皇室,这样的家族是容不得一丝一毫的瑕疵和玷污。

    所以,她和郁凌恒的“艳、照”以及她未婚怀孕的丑闻不能曝光,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解决。

    而唯一的解决办法,便是她和郁凌恒结婚。

    只要她和郁凌恒结了婚,开、房一事便是“两情相悦”而非“私生活混乱”,以此便能保全她的声誉以及严家的名誉,而她肚子里的孩子,更是顺理成章地有了父亲。

    两全其美,没有比这更好的解决方案了。

    所以,她妥协了。

    而让她决定妥协的,还有一个原因……

    在被父亲责罚以及咒骂之后,她还是找机会偷偷去了一趟医院。

    她排了队挂了号,很平静地等待着扼杀自己的孩子……

    她不是狠心,也不是无情,这是她痛定思痛之后做出的决定。

    因为她觉得自己一个人可能没办法给孩子幸福的未来,既然那样,还不如不要让他来到这个世上。

    排在她前面的,是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子,跟她来此的目的一样。

    当就快要轮到她前面的那个女子时,突然一个中年妇女冲进了医院,抓住那个女子就是一顿痛骂。

    “XXX你给我回去!谁让你偷偷来打、胎的?!你脑袋里装的都是豆腐渣吗?跟你说了那么多次你为什么就是听不懂!你这是杀生你知道吗?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你早干吗去了?这世上有种东西叫避孕T你不知道吗?还有种东西叫七十二小时紧急避孕药你不知道吗?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你跟那个混小子为什么不做措施?现在在你肚子里的是一个生命,你说不要就不要?我告诉你,你这样让他来了又杀了他你会遭报应的……”

    中年妇女噼里啪啦骂了许久,骂醒了女子,也骂醒了她。

    严甯觉得,这位陌生的阿姨完全就是在骂她啊!

    让他来了又杀了他你会遭报应的……

    阿姨的这句话,在她的脑子里生了根一般,不停地重复回荡,怎么也驱赶不走。

    如同当头棒喝,她猛然清醒,转身就走出了医院。

    是啊,这个孩子是她费尽心机要来的,现在又怎么可以说不要就不要呢?

    她要!

    她已经有了一对毫无责任心的父母,自己怎么可以比他们更狠?

    不!

    她不要学他们,她要好好爱自己的孩子,她要把自己一直渴望的亲情和母爱都投放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她没有被自己的父母好好疼爱过,但她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感受满满的母爱。

    她的遗憾,不能延续到下一代。

    当心中坚定,她不再彷徨。

    于是,在父亲和哥哥的“陪同”下,她来到了C市,向郁凌恒逼婚。

    他们到C市的那天,郁凌恒正在海边的游艇上跟云裳求婚,她走上去就对郁凌恒说“我怀孕了!你的!”,直接把郁凌恒精心策划的求婚给搅黄了。

    郁凌恒气得想杀了她。

    说实话,她心里挺愧疚的,可事到如今她也没办法,想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她只能暂时对不起郁凌恒了。

    她的计划是,先跟郁凌恒结婚,然后再离婚,那样她就可以保住孩子,还能堵住众多悠悠之口。

    虽然闪婚闪离也不太好听,但总好过未婚生子。

    她在心里把一切都计划好了,然而,霍冬的出现却扼杀了她所有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