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65章:她死心了
    她立马仰起小脸,坚定反驳,一副雄赳赳气昂昂愿为爱情拼到底的架势,可紧接着她的双肩往下一垮,蔫蔫地歪了歪嘴角,涩涩轻叹:“可他怕。”

    嗯,霍冬怕,她知道。

    他怕他们的关系曝光,他并不想对她负责,他或许也是喜欢她的,但并没有喜欢到愿意为她放弃一切……

    这些,她全都知道。

    她说“可他怕”……

    几不可闻的三个字,透着苦涩和委屈。

    迟勋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深深看着她布满忧愁的小脸,薄唇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可最终却选择沉默。

    他抬手揉揉她的头,目光饱含着宠溺,无声地给她安慰。

    严甯心里满满都是担忧,根本无暇去感受迟勋的温柔。

    此时此刻,她的脑子里全是——

    四叔会对他说什么啊?

    ……

    一个小时后。

    霍冬从严家大门出来,径直走向车库。

    上车,启动,黑色路虎驶出大铁门,朝着前方快速而去。

    两分钟后,路虎驶出密集的监控路段,霍冬瞟了眼中央后视镜,唇角轻勾,笑得有些寵溺,又有些无奈。

    “还不出来?”

    突然,他冷冷出声。

    没人回应,车厢内依旧一片静谧。

    “不挤得慌?”几秒之后,他再度开口。

    后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霍冬拧眉,语出威胁,“再不出来我就把你送回去——”

    “不要不要!我出来我出来……你怎么知道我在里面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后面就传来一道焦急的呼喊,同时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座椅的间缝里冒出来。

    严甯喊着嚷着,突觉不对,惊讶地歪着小脸瞅着他,好奇地问。

    她是求迟勋帮的忙。

    迟勋好厉害,竟然会开锁,看着他轻轻松松就把霍冬的车打开了,她震惊完了之后调侃他说,就算他以后不做总统保镖,做个万能的开锁匠也一定可以发家致富。

    怎么知道她在车里?

    霍冬默默翻了个白眼。

    他想说我如果这点观察力都没有又怎么配做总统的贴身保镖?

    “躲后面干吗?”他没有正面回答她,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转移话题。

    还能干吗,当然是担心啊……

    严甯蹲在后排座椅的间缝里,一只小手从座椅边上穿过去,手心贴上他的心脏。

    她红着眼眶,没有说话。

    她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很难受,心里特别害怕。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是莫名地觉得伤感……

    或许是因为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所以才会忍不住觉得害怕悲伤。

    当她的手心贴上他的心脏时,霍冬的心,狠狠一抽,特别疼。

    他放慢车速,然后把车靠边停下。

    “怎么了?”停了车,他歪头看她。

    “四叔跟你说什么了?”她红着眼问,在模糊不明的光线中紧紧盯着他的脸,不放过他脸上任何的情绪变化。

    “工作上的事,保密!”他答,神色自若,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

    她不信,“全是工作上的事?”

    “嗯!”他点头。

    严甯咬了咬唇,突然往他怀里爬去。

    而他居然没拒绝,任由她手脚并用地爬进自己怀里,整个人坐在他的腿上。

    “霍冬。”她微微侧身与他面对面,背抵着方向盘,神色严肃地盯着他的眼睛。

    “嗯?”他轻轻发出一声鼻音,漫不经心的模样与她的一本正经大相径庭。

    “你真的没骗我吗?”她的双手轻轻揪着他的衣襟,怯怯望着他问,小心翼翼,可怜兮兮。

    “骗你什么?”他若有似无地勾了勾唇,似是失笑。

    她低着头,语无伦次,微哽,“我、我……我也不知道,我……我就是有点害怕……”

    “怕什么?”看着她慌乱无措的样子,他的心微微抽搐,语气不自觉地温柔起来。

    “霍冬!”她倏然抬头,深深看着他。

    “我在。”

    “我……”她想说什么,可是又像是勇气不够说不出口。

    霍冬不语,很有耐心地等待着。

    严甯狠狠咬着牙根,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她豁出去般快速说道:“让我去跟四叔说好不好?”

    他回视着她,默了几秒之后,待缓过心里那阵酸楚和剧痛,才明知故问,“说什么?”

    “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她说,脸上写满非他不嫁的坚定。

    霍冬笑了。

    他看着她的眼神,仿佛在嘲笑她的天真无知。

    他把她笑懵了。

    “你笑什么?”严甯狠狠皱眉,又气又急地看着散漫无情的男人。

    他不该是这种态度,她想跟他在一起有什么可笑的?她的真心就那么好笑吗?

    迎着她饱含怨愤和委屈的目光,他淡淡轻吐,“我不适合你!”

    我不适合你……

    又是“适合”!

    相爱都不算适合的话,那到底要怎样的两个人才算适合?

    严甯的双眼更红了。

    她气急,不甘心地冲他低吼,“霍冬,你明明也是喜欢我的——”

    “但在我心里,最重要的并不是‘喜欢你’!”

    “……”

    他轻飘飘的一句话,狠心地将他们这几日的缠绵和甜蜜统统抹杀。

    严甯的脸色骤然苍白,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严甯,我不想骗你,我有我自己想要做的事,而你跟我想做的事比起来,微不足道!”

    他的话,越说越狠,越说越残忍。

    然而霍冬不知道,今日他所说的每一句绝情的话,将来都会变成一个个响亮的巴掌,狠狠打他自己的脸……

    微不足道……

    他说得云淡风轻的四个字,如同四把利剑,狠狠刺在她的心上。

    她僵在他的怀里,死死看着他淡定从容的模样,心如刀绞。

    嗯,他不是不喜欢她,只是不够喜欢她,在他心里,有太多太多在乎的东西,她永远都休想排到第一位。

    那些东西或许是物质,或许是权势,或许是其他,反正都比她重要。

    可是怎么办?她还是放不开……

    “你想做什么事啊?我、我可以帮你……”她的眼底蓄满水雾,紧紧揪住他的衣襟,急切地哽咽。

    为了能跟他在一起,她甚至愿意把自己低入尘埃。

    霍冬冷冷一笑,毫不客气地说道:“我想做的事你帮不了,我想要的东西你也给不了!”

    “我可以求我哥,或者我四叔,就算我帮不了但他们一定可以——”

    “严甯!!”他勃然怒喝,她情急之下的话已经触犯了他的底线,“我霍冬不靠女人!”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严甯猛然反应过来自己的话伤了他的自尊心,连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嘘!”他的食指抵上她的唇,不让她再说下去,“不说了,我们不说这个话题了,好吗?”

    他出奇的温柔,与往常的冷酷大相径庭。

    而这样反常的他,让她心里越发不安……

    她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他瞒着她,不肯告诉她。

    “霍冬,你真的不想对我负责吗?”难忍心慌,她索性直截了当,爱或不爱,她想要个明明白白的答案。

    他拧眉,沉默。

    他的沉默让她难过又怨恨,她狠狠咬了咬唇,一手覆上小腹,“万一我……”

    “你吃过药的!”他冷冷抢断。

    聪明如他,自然知道她想说什么,所以不等她说完,就阻断了她的后话。

    他的语气冷得没有一丝温度,残酷又无情。

    “万一!我是说万一!!”她情绪激动,怨愤大叫。

    闻言,霍冬俊脸沉冷,眉头拧起。

    他冷冷看着她,目光犀利无比,似是想要看穿她的心,看她可有隐瞒他什么……

    严甯此时已经顾不得被他发现自己的秘密,红着眼声声逼问:“万一我有——”

    “打掉!”他再次抢断。

    “……”

    严甯僵住,如遭雷击,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喉咙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死死卡住,让她无法言语。

    “你说什么?”好半晌后,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颤抖破碎得如同风中落叶。

    “你已经听清楚了!”他冷冷吐字。

    他知道那两个字有多残忍,所以并不愿意再说第二遍。

    打掉?

    严甯脸如白纸,如被万箭穿心,覆在小腹上的那只手,不自觉地狠狠攥紧,再攥紧……

    对!她听得很清楚!

    可是她不敢相信!!

    她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

    这一瞬,严甯很后悔,很害怕,她有种报应要来的恐惧……

    气氛僵到谷底,她像是打摆子一般,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霍冬暗暗吸了口气,抬手宠溺地拍拍她的头,特别温柔地说:“我们不要为并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争吵,好吗?”

    类似轻哄的语气,若换成以前她一定会欣喜若狂,可现在听在耳里,却觉得无比刺耳。

    “所以,你是永远都不会对我负责的,对吗?”她冷笑,执拗地追问。

    他抬起的手,微微一僵,俊脸慢慢阴沉下来,“严甯,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们都有能力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懂我的意思吗?”

    懂!

    她当然懂!

    他的意思是,他们在C市的那两天两夜,只是一场成人游戏……

    她笑了,笑得极尽悲凉,“所以,你现在是要跟我分手是吗?”

    “我们从来没有开始过!”他睥睨着她苍白的脸颊,极尽残忍地淡淡说道。

    这一瞬,严甯觉得通体冰凉。

    心口开裂,痛入骨髓……

    本是明亮璀璨的双眸,此刻布满了血丝和水雾,她看着他,就觉得眼前的男人陌生得可怕。

    她终于发现,自己一点也不了解他,即便他们做过最亲密的事,他们的心,却依旧是咫尺天涯……

    在眼泪滚出眼眶的前一秒,她从他的怀里爬出去,推开副座的车门,狼狈地跳下车。

    他没有阻止也没有挽留,只是淡淡看着她的一切举动,仿佛真如他所说,她的去留以及她这个人,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双脚落地的那瞬,她的泪,便再也忍不住,滚滚而落。

    她像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一边朝着家的方向走,一边无声地哭。

    泪流成河……

    满满的绝望和悲伤充斥在胸腔,她隐约听到啪嚓一声,她知道,那是自己心碎的声音……

    对他,她死心了。

    真的死心了!

    在C市的时候她对自己发过誓,试他最后一次,给彼此最后一次机会……

    嗯,最后一次!

    现在,他亲手扼杀了他们的爱情。

    所以,就此结束吧!

    霍冬从兜里拿出烟,刚抽出一支准备放嘴里,却掉了。

    因为他的手,正控制不住地发着抖。

    他拧眉,没捡,直接又抽出一支。怕又掉,他便用力捏着烟,几乎快要把烟掐断。

    用唇含烟,才发现自己连唇瓣都在颤抖……

    然后,他找遍了中控台和自己的口袋,却找不到打火机。

    他的大脑是空白的,视线是模糊的,气息的混乱的,心,是痛的……

    他不想承认,一点也不想承认,从她下车的那刻起,他就乱了。

    整个人都乱了。

    一切的一切,都乱了。

    他死命压抑着胸腔里那股钻心刺骨的痛,在车里翻箱倒柜地寻找打火机。

    他迫切地想要抽根烟,他需要尼古丁麻醉心里的痛……

    好在,他终于还是把打火机找到了。

    可打火机也跟他作对,他起码摁了十来次才把烟点着。

    他像个瘾君子,狠狠吸了一口烟,咽下去,再吐出来。

    紧绷的神经,松缓下来。

    如果没有这口烟,他刚才可能就已经冲下车,追上去把她狠狠抱进怀里,永远都不松手……

    还好,他把烟点着了,还好,他战胜了自己的心魔和痴念,还好,他没有继续错下去。

    从自己嘴里喷薄出来的淡淡白雾中,他猩红着双眼看着前方那个浑身弥漫着绝望和悲伤的小身影,看得双眼模糊。

    好苦,嘴里好苦。

    他想,可能是今天买的烟太苦了,不止让他的嘴里觉得苦,连心,也被熏苦了。

    又狠狠吸了一口烟,他启动车子,远远跟在她身后。

    夜深了,他得送她回家。

    他想,最后一次,这辈子最后一次,送她回家……

    虽然只能远远跟着,但他也要亲眼看到她进家门,才能放心。

    昏暗的路灯下,一个悲伤绝望的女孩,流着泪行尸走肉般往前走着。

    她的身后,远远跟着一辆黑色路虎,驾驶座里的男子,泛红的双眼牢牢锁着她,舍不得眨眼。

    多么希望她能走慢一点,再慢一点……

    他想多送她一会儿,想多看她一会儿,毕竟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可前方的路,总有尽头。

    当她的身影消失在严家的大铁门内,他踩下刹车,心口开裂……

    ……

    在那场不算分手的分手后,霍冬就不见了。

    足足两个月,严甯都没有再见到他。

    他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似的,又仰或是从来没在她的生命里出现过一般,让她寻不到一丝踪迹。

    “霍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