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64章:她才不怕
    这家麻辣串的生意很好,霍冬排了十分钟的队才买到。

    按照她的要求,他把认为相对健康的素菜每样给她拿了一串,荤菜就只拿了两串鱼丸。

    他拎着买好的麻辣串往回走,一抬眸,眼角余光却瞟到……

    远处有辆不起眼的黑色汽车。

    他早就发现了,其实车里的人已经跟了他们好几天,而每次出现都会换不同的车子乔装跟踪。

    他甚至怀疑,在c市时,他们就已经被盯上了。

    只怪当时的他“神志不清”,因为太妒忌而降低了警惕性。

    对方没有任何行动,只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默默跟着他们,若不是他的观察力高于常人,只怕到现在也发现不了。

    未免打草惊蛇,他也按兵不动,就仿若什么也没发现一般,径直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看到他回来,严甯立马半个身子趴在车窗上,眉眼弯弯喜笑颜开地看着他。

    那一双堪比璀璨星辰的眸子,正冒着痴迷和甜蜜的光芒,紧紧锁着他。

    她就像是恨不得昭告全世界自己有多喜欢这个男人似的,毫不掩饰对他的爱恋。

    霍冬尽量无视严甯那张笑得开心满足的小脸,怕自己会忍不住把她拽进怀里来狠狠揉一通。

    她似乎有两副面孔,在外人面前冷艳高贵,甚至可以说是趾高气扬嚣张跋扈,可在他面前却又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番模样。

    在他面前,她收敛了所有锋芒,单纯可爱得像个不韵世事的小傻妞。在爱情的路上不怕痛不怕伤,无论跌倒多少次,无论伤得有多狠,她似乎都能很快痊愈,然后再踉踉跄跄跌跌撞撞地继续前行。

    霍冬不知道的是,有些伤看不见,看起来痊愈了,可实际上只是表面结痂,里面则正在慢慢溃烂……

    他骗不了自己,越是跟她相处,越是被她深深吸引。在外人面前那么高冷的小女人,在他面前却超爱撒娇发嗲,嗲得他的心总是软得一塌糊涂。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无疑是大大地满足了他的大男子主义,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要纵容她……

    嗯,想宠她,想疼她,想把她护在他的羽翼下,不受一丝一毫的伤害。

    可是他很清楚,他们不可能,他连与她并排而站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她又哪里轮得到他来宠呢?

    心不由己,可现实又那么残酷,前方的路,他也不知道该怎样走下去。

    更或者,前方根本没有属于他们的路,有的,只是悬崖峭壁……

    他无数次的想,如果她是一个平凡人家的女儿该多好……

    那样的话,他一定把毕生所有的宠和爱都给她。

    嗯,都给她!

    可惜,她不是!

    她身份尊贵,对他而言如同天上最远的那颗星,是那么的遥不可及,甚至让他望而却步。

    霍冬上车,把冒着热气的麻辣串递给笑得幸福四溢的小女人。

    严甯喜滋滋地接过去,拿起一串豆腐就咬了一口。

    她吧唧着小嘴儿,像是吃着人间美味,满足的模样感染人心,让他也忍不住偷偷弯了弯嘴角。

    霍冬启动车子,继续往回家的路上行驶。

    “你要吃吗?”她转眸看他,边吃边问,口齿不清。

    “不吃!”他目不斜视,一口回绝。

    严甯嘟了嘟嘴,对于他的不配合有点小失望。默了几秒,她不死心,拿起一串鱼丸递到他面前,对他挤眉弄眼地诱哄,“吃一个吧,很好吃的哦!”

    他没理她。

    “真的超级好吃哦!你真的不尝尝吗?”她微微歪着小脑袋,盯着他完美到无懈可击的侧脸。

    被她烦得不行,他拧眉,终于舍得转头,冷冷瞪了她一眼。

    那眼神好似在说“你再啰嗦我就把你扔下去”……

    接收到他的警告,她撇撇嘴,忿忿地用力咬下一个鱼丸,转眸看向车窗外,不惹他了。

    不吃拉倒!

    哼哼!

    在快到严家的时候,一直远远跟着他们的车不见了踪影,想必对方知道这一路都装有监控,怕暴露所以不敢再跟。

    霍冬目光微冷,思绪在快速转动……

    “停车!”

    突然,严甯喊道。

    他转眸看她,“怎么了?”

    “停车停车,你先停车。”她急吼吼地叫,指着路边让他靠边停车。

    霍冬下意识地选了个监控拍不到的视角把车停下。

    停好车,他看她。

    她往嘴里塞了鹌鹑蛋,鼓着腮帮子使劲儿嚼着,边嚼边说:“等我吃完再回去,不然阿姨又要唠叨了。”

    打包盒里还有很多串,她快吃不下了,其实说饿是假的,她只是想要多享受一下他的包容和宠爱。

    严甯犯愁地看着剩下的麻辣串,想着如果扔掉的话他一定会责备她浪费粮食,以他的聪明劲儿也一定会看穿她的故意“使唤”,他会不高兴的。

    可是她真的吃不下了怎么办呢?

    严甯一边细嚼慢咽着,一边转动着眼珠子,唇角偷偷泛起一抹狡黠的笑。

    “尝尝,真的很好吃!”她将装着麻辣串的打包盒递到他面前,甜腻腻地you惑他。

    他淡淡瞥她一眼,二话不说就抬手把面前的打包盒拨开。

    不吃!

    他对这些零食小吃没兴趣!

    “你要我喂你吗?”她朝他凑过去,挑着眉笑得坏坏的。

    他瞪她。

    “那你吃一个,不然我就喂你!”她无视他充满警告的眼神,下巴靠上他的肩头,越发放肆地往他耳畔吹气,“你不吃我就用嘴喂你哦……”

    霍冬浑身一紧,瞪着她的眼神骤然凶狠。

    “呀!”她却像是突然发现新大陆一般,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的脸,无比惊奇地叫起来,“霍冬你脸红了耶!!”

    “你想死是不是?”他恼羞成怒,被她撩到忍无可忍,咬着牙根对她狠狠切齿。

    哪知她一点也不怕,甚至还更加大胆,撅着红唇不知死活地娇嗲,声音又娇又媚,“是啊是啊,我想死啊,好想好想,来嘛来嘛,你来弄死我……唔……”

    他气得伸手去捂她那张欠收拾的嘴……

    不!她全身都欠收拾,不止是嘴!

    嘴被捂住,她说不了话,便趁机伸出舌尖舔他的手心……

    霍冬整个人狠狠一颤,心跳瞬时飙到了顶点。

    他屏住呼吸,爱恨不能,深深觉得每天被这样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女人撩着,迟早会被逼疯。

    或许,他已经疯了……

    是啊,如果没疯,又怎么会容许她如此放肆呢。

    这些天,她简直放肆到不行,逮着机会就惹他,看他的眼神和跟他说的话莫不透着暗示,像是存了心要把他的理智摧毁不可。

    从c市回来后,他没有再碰过她,这里毕竟是帝都,虽然四爷和六少都不在家,可也不能像在c市那样随心所欲,他们的言行举止都必须收敛。

    而且在没想好该怎么处理他们的关系之前,他不能再对她做出任何越轨的事。

    这是对她的尊重!

    这几天她貌似过得很快乐,可他却无比纠结,因为他始终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想爱,不敢爱。

    想断,又舍不得。

    手心一麻,霍冬像是触电一般猛地收回手,眸色深沉,呼吸发紧。

    “坐好!”他一边拧眉冷喝,一边把被她舔了的那只手使劲儿在腿上搓了搓,试图搓走手心里的那股酥、痒。

    “你吃一个我就坐好。”她将他搓手的动作尽收眼底,心里在偷笑,表面上却嘟嘴不悦,不依不饶地跟他讨价还价。

    一串鹌鹑蛋四个,被她吃掉一个,她把剩下的递到他嘴边,一副他不吃她就不收手的架势。

    霍冬在心里默默反省,自己最近是不是太寵她了,以至于她如此肆无忌惮。

    续而转念一想,多寵她一点又何妨,毕竟自己也不知道还能寵她多久,也许明天就不能再寵了……

    所以,寵吧寵吧,能多寵一时是一时。

    如此一想,他有些认命地瞥了她一眼,然而就在他想要张嘴接受她的喂食时,眼角余光却突然瞟到车窗外的后视镜里有一辆熟悉的车子正朝他们行驶而来。

    他脸色一变,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往下压。

    气氛在瞬间紧绷起来。

    “怎么了?”严甯感觉到他的异常,不由微微蹙眉,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四爷。”他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面色严肃正襟危坐,快速地吐出两字。

    四叔?

    “啊?!”严甯反应过来,整个人僵住,顿时也不敢动了,甚至不敢歪头去看车窗外,就怕被路过的四叔发现端倪。她极轻极轻地蠕动着唇瓣,小声哀嚎,“不是吧?”

    在她哀嚎的同时,严谨尧的车从他们的车边开过……

    霍冬没有说话,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四爷没有看到他们刚才那过分亲昵的一幕。

    或许是心虚,他的心里不由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隐隐觉得他们的幸福日子,已经到头了。

    美好融洽的气氛,荡然无存,严甯看着自家四叔的车尾,紧张的同时还满腹惆怅……

    ……

    半个小时后。

    严甯和霍冬一前一后走进严家大厅。

    严甯端着小姐姿态,霍冬面无表情地跟随在后,两人看起来与单纯的“小姐和保镖”没有任何区别。

    “呀!四叔你回来啦!”

    严甯进入客厅看到坐在沙发里的严谨尧,立马欢呼一声,欢喜地朝着四叔扑去。

    “嗯。”严谨尧看了眼扑上来抱住自己手臂撒娇的小侄女,又状似无意地瞟了眼规规矩矩站在一旁的霍冬。

    当严谨尧的目光投射在霍冬身上的那瞬,霍冬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

    严甯一手抱住四叔的手臂,另一只手则摊开来伸到四叔面前。

    “嗯?”严谨尧睨着侄女的手心。

    “礼物啊,四叔你这次出差没给我带礼物么?”严甯撅嘴,佯装不开心地娇嗲。

    四叔气场强大,让她心慌,所以她只能用撒娇卖萌来掩饰心虚。

    严谨尧抬手在小侄女的手心里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礼物是给乖孩子的!”

    闻言,霍冬和严甯的心里不约而同地咯噔一下。

    英明神武的总统大人这是话里有话?

    “刚才去哪儿了?”

    严甯正心惊胆颤,不知该如何应对,突然就听见四叔转移了话题。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又被四叔的新问题给惊了一下。

    收回小手,攥紧成拳藏在身后,她强装镇定地嘿嘿一笑,“家里没人陪我玩儿,太无聊了,就随便出去逛了逛。”

    严谨尧看着强颜欢笑的小侄女,没说话。

    四叔的目光明明平静淡然,可严甯却倍感压力,唇角的笑,一点一点地僵掉。

    “四叔不信啊?”在笑容彻底僵掉之前,她嘟起嘴娇嗲。

    严谨尧拍拍侄女的小脑袋,还是什么都没说,唇角泛起一抹淡得看不见的笑,讳莫如深。

    迎着四叔那双像是可以洞悉一切的犀利目光,严甯紧张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霍冬。”突然,严谨尧缓缓起身,看向一旁的霍冬。

    “四爷!”霍冬毕恭毕敬地微微低头,立马应答。

    “到我书房来!”严谨尧一边朝着楼梯口走去,一边头也不回地命令。

    严甯和霍冬对视一眼。

    彼此的眼底都有着相同的担忧……

    “是!”不敢有丝毫犹豫,霍冬点头应道。

    然后他大步上前,亦步亦趋地跟在严谨尧的身后,一同上了二楼的书房。

    严甯歪着身子趴在沙发靠背上,蹙着眉望着霍冬略显僵硬的背影,不自觉地用力咬着唇,忧心忡忡。

    这时,迟勋进入客厅。

    “阿勋!”严甯立马跳起来,朝着迟勋扑过去。

    “嗯?”迟勋笑得一如既往地温柔。

    她皱着眉,担忧地看了眼楼上,欲言又止,“那个……”

    “什么?”

    “我想问问那个……”严甯抬手挠额,有些难为情。

    “哪个?”迟勋很有耐心,看着她的目光特别温和。

    用力咬了咬唇,她心一横,压低声音问他,“你们刚才回来的时候,看到我和霍冬了吗?”

    闻言,迟勋唇角的笑意加深,看了眼二楼,然后学着她的样子压低声音,不答反问,“你说呢?”

    迟勋此话一出,严甯的心顿时凉了大半。

    得!

    他看见了!

    “我四叔看到了吗?”她心里大慌,连忙又问。

    “你觉得呢?”迟勋有些忍俊不禁地看着明知故问的她,一脸“你是怎么问出这种傻问题”的表情。

    一见迟勋似笑非笑的模样,严甯内心顿时哀嚎一声“完了”……

    虽然刚才他们在车里并没有亲吻,但她给霍冬喂食的举止已经太过亲昵,而且,如果他们关系正常,她应该坐在后座,而不是坐在副座……

    像四叔那么精明的老狐狸,只怕一秒就能发现端倪。

    严甯内心慌乱,明知答案却不愿相信,迁怒似的往迟勋手臂上狠狠打了一下,气急败坏地低吼,“你说话别总是这样模棱两可的行么!”

    她很用力,有点疼,迟勋笑笑,默默受着。

    “你怕了?”迟勋看着眼前愁容满面的小女人,目光深幽,柔声轻问。

    “我才不怕!!”

    她立马仰起小脸,坚定反驳,一副雄赳赳气昂昂愿为爱情拼到底的架势,可紧接着她的双肩往下一垮,蔫蔫地歪了歪嘴角,涩涩地轻叹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