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62章:真想掐死她
    唇,被咬破了。

    严甯疼得一颤,倏地一把将他推开,紧蹙着眉头佯怒大喝,“你干什么你?!”

    霍冬猝不及防,被推得往后退了两步,定睛一看,是她一脸厌恶的表情。

    严甯板着小脸苦大仇深地睨着他,弯曲着食指用指背用力揩掉唇上的血丝,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嫌弃他的吻。

    虽然这根本就算不上是一个吻。

    用野蛮的撕咬来形容或许更贴切。

    目光触及她的脸,霍冬心中怒火更是熊熊燃烧。

    呵!

    嫌弃他?

    从什么时候开始风水轮流转的?一直以来,不都只有他嫌弃她的份儿么?什么时候轮到她来嫌弃他了?

    是从她喜欢上郁凌恒的那一刻开始的吗?

    所以她这是有了新欢忘了旧……

    不!他不是她的旧爱!

    他们从来就没有开始过,他连做她旧爱的资格都没有。

    那不是旧爱又是什么呢?他在她眼里,到底算什么呢?一时无聊的消遣?或是纯粹只是想换个口味?

    六少曾经给他提过醒,说她喜新厌旧对感情向来不认真。他不以为意,一是觉得自己不会在乎她的花心滥情,二是天真地以为在她心里自己或许会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然而,六少果然是了解自己亲妹妹的!

    她的确就是一个晨秦暮楚的女人,她所谓的爱,短暂得让他还来不及细细品味,就已消散无踪。

    霍冬觉得,自己已经被眼前的小女人折磨得出现了双重人格。

    一个极力想要把她推开。

    一个却又为着她的背叛疯狂妒忌……

    自相矛盾的两个人格,在他的体内厮杀拼搏,理智和情感在激烈碰撞,他无力阻止,亦无法控制。

    此时此刻,他连逃避都已不能自主……

    就算他性格再怎么沉稳冷静,也终究只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凡夫俗子,会喜,会怒,会伤,会痛……

    霍冬脸若寒冰,浑身戾气深重,狠狠瞪着眼前的严甯,想要把她狠狠撕碎的念头已强烈到他快要控制不住。

    他真想掐死她,却又舍不得……

    想爱不敢爱,想恨恨不了,他的内心有多挣扎多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严甯抹掉唇上的血,皱着眉一脸不悦地瞅着一言不发的男人,看到他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心里不由得渐渐泛起怯意。

    他不说话的样子,真的蛮可怕的。

    房内温度骤降,仿佛在瞬间变成了零下。

    冷得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噫,冷死了!

    而且他那张没有表情的脸,明明无喜无怒,却分外骇人。

    严甯抿了抿唇,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再狠狠咽了口唾沫,直到鼓足了勇气,才姿态倨傲地微仰着小脸,佯装镇定地淡淡开口,“你……啊!”

    她刚一开口,他又迅猛地逼上前来,一把将她扣在怀里,低头就狠狠堵住她的嘴……

    吻,激狂无比。

    “唔唔……”

    她蹙眉大叫,却给了他可乘之机。

    一时间,唇舌大战如火如荼……

    她挣扎,像只桀骜不驯的小豹子,一点都不乖。反正不像当初在岩洞里时那么“逆来顺受”,他怎么弄她都配合……

    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不乖了?因为她有了新欢?

    思及此,霍冬妒火更旺,扣紧她更是往死里吻……

    严甯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要被他夺走了。

    她偷偷酝酿着力量,趁他不注意,倏地再度将他狠狠推开。

    “霍冬你够了!”她愤怒大吼,气喘吁吁,“你到底什么意——唔……”

    这一次,他甚至没有一丝停顿,在被她推开的下一秒,立马又将她拖进怀里。

    毫无意外,她的唇又被他攫住。

    她唔唔大叫,可声音全被他吃掉,她攥紧拳头捶打他的肩背,他却越发凶狠地碾着她的唇……

    严甯眼冒火光,像是不堪忍受他突如其来的这番行为,开始卯足了劲儿推他打他。

    她的反抗太激烈,他怕她伤着自己,不敢再用蛮力控制她,可他刚放松一点,就再一次被她狠狠推开。

    三次!

    她已经推开他三次!

    两三米的距离,他们互瞪着彼此,俱都面红耳赤,气喘吁吁。

    像是命中注定的宿敌,他们用同样愤怒的目光仇视着对方。

    气氛,僵到谷底。

    倏然,严甯朝眼前面罩寒霜的男人狠狠冲上去。

    她气势汹汹地扑进他的怀里,踮起脚尖就去咬他的唇……

    这一次,她主动。

    怔愣只是一秒,回过神来的霍冬几乎没有犹豫,立马将阴晴不定的小女人狠狠扣在怀里,毫不客气地反客为主。

    吻,疯狂而热烈。

    前一秒两人还苦大仇深地瞪着对方,突然又像疯了似的缠着对方……

    唇齿相嵌,气息相融。

    她刚刚拒绝他三次,想在突然又主动扑上来,简直让他恨得想立马弄死她。

    手随心动,弄死她的念头一起,他的手就开始行动。

    一手箍住她的腰,一手扣着她的后脑,五指钻进她的发丝将其绞住,再顺势用力往后一拽……

    她的小脸,顿时仰到极致。

    两人身高悬殊颇大,如此一来,他只需低头,便能更好更深地吻她……

    她呼吸不畅,难受咽呜,小手钻进他的衣摆,像是抗议又像是委屈地挠着他的后背……

    那轻微的刺痛,让霍冬猛地一震。

    她就这么喜欢挠人吗?当初挠了他不说,现在竟还去挠了别的男人!

    一想起两个小时前在另一家酒店里看到的画面,他就妒火中烧。

    浓眉一拧,眸色阴沉,霍冬不由分说将怀里的小女人一把拎起,顺势往牀上狠狠砸去。

    “啊……”

    一阵天旋地转,严甯被砸得头昏眼花,不由得惨叫出声。

    她睁开眼,哀怨地瞅着他,那委屈的目光似是在控诉他的粗、暴……

    她不这样看他还好,她越是嫌他不够温柔,他就越是生气。

    别的男人比他温柔是吗?

    很好!

    那他今晚就让她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不温柔”!!

    狠狠扯掉自己的衬衣,他凶狠地盯着她,在她恐慌的目光中,朝她覆压下去……

    ……

    严甯觉得自己要死了……

    她默默发誓,以后再也不这样惹他了。

    嗯,不敢了!

    真的不敢了!!

    不温柔也就算了,还不许她晕,整个过程极其漫长,且无比煎熬。

    他就狠心地让她一直清醒着承受他。

    每当她受不了要晕过去时,他就无所不用其极地让她保持清醒,就是不给她丝毫逃避的机会。

    他在惩罚她,她知道。

    一宿没睡,真真是一宿没睡!

    他像是有用之不尽的力气,始终兴致勃勃,永不知倦。

    彼此都大汗淋漓,惊涛骇浪都不足以形容那疯狂的过程,跟玩命儿似的。

    严甯觉得,自己能活下来还真是奇迹。

    这一整晚,她就像是去鬼门关走了一遭又一遭,每次都只是差那么一点点,就死在他恶意的报复下了。

    直到天际发白,他才终于餍足。

    结束后,世界静止,空气中只有彼此还未平息的呼吸在缓缓飘荡。

    霍冬在稍作休息之后,欲起身。

    “唔,不许走……”

    被弄得大脑迷糊的小女人,却抱住他的腰,不让他走。

    她的声音嘶哑破碎,不难听出她这一宿曾呐喊得有多么声嘶力竭。

    其实她现在已经没什么力气,他只要微微用力就能挣脱她的双手,可听到她软软糯糯地对他撒娇,他就狠不下心来拒绝。

    霍冬双手撑在小女人的身侧,垂眸看着她汗津津的小脸,看到她已精疲力尽奄奄一息的可怜模样,他心疼,但更多的竟是自豪……

    看她还敢嫌弃他!

    刚开始的时候,他不管不顾,以最快的速度和最猛的力道让她知道他的厉害。

    小东西特别狡猾,见识不对立马向他示好,一直求他,一直夸他,说了好多好听的话,哄得他都狠不下心真的罚她了。

    心里那些怨啊气啊恨啊什么的,全在她的撒娇和讨好中,不知不觉就消散无踪了。

    他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就有这样的本事,能把他气得发疯,转眼又能把他哄得心花怒放。

    目光缓缓下移,投向她脖子以下的地方……

    狠狠拧眉,他的眼底划过一丝懊恼。

    为了掩盖那些把他刺激得发了疯的痕迹,他竟在她身上制造了更多……

    密密麻麻,触目惊心。

    她的身上已经看不到完好的地方。

    盛怒中,怎么对她他都没心疼,可这会儿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多么过分。

    运动了一宿,他那离家出走的理智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可事情却已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他真是差点做死她了。

    他的技术或许有待改进,但力道和持久足以弥补一切。

    技术不够那是因为他经验不足,多来几次,他总会提升自己的。

    本想抱她去清洗一下,她却不肯让他走,无奈,他只能由着她。

    高大的身躯微微一转,侧躺在她身边,他半靠在牀头,一瞬不瞬地凝睇着闭着双眼的她。

    她像只吃饱喝足的小猫咪,无意识地咕哝着往他怀里缩,小脑袋在他的胸膛上拱了拱,调整成一个舒服的睡姿,然后窝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

    他的手肘撑在枕头上,手掌托着头,惬意满足地看着她,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一般,眼都舍不得眨一下。

    明明消耗了大量体力,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困乏。

    恨不得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止,恨不得就这样看她到天荒地老……

    粗粝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将她额前被汗水沁湿的发丝拨开,然后指尖从她的眉眼开始,滑过她挺直的鼻梁,再到她的唇,慢慢的,轻轻的,勾勒着她精致美丽的五官。

    他看着她,目光带着怜惜,带着眷恋,带着深深的无奈和痛楚……

    他知道,自己又犯错了。

    看着在自己怀里睡得无比香甜的小女人,霍冬满心纠结,不知道是该继续错下去,还是该悬崖勒马……

    ……

    当严甯真正清醒过来的时候,已是两天后。

    “嗯……”

    第一道曙光从窗外投射进来,照在她的脸上,将她从甜甜的梦中扰醒过来。

    她发出一声满足的嘤咛,一边伸着懒腰,一边缓缓睁开双眼。

    刚睁开的双眼,视线有些模糊,她隐约看到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正朝牀边走来。

    抬手揉了揉眼,定睛一看,便看见霍冬端着一杯水,站在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他已穿戴整齐,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又英俊帅气,俊脸上虽然依旧没什么表情,但目光柔和了许多,已不像两天前那么凶神恶煞了。

    “早。”

    乍然看到他,她有些害羞,整个人往被子里缩了缩,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甜腻腻地跟他道早安。

    听着她慵懒沙哑的声音,霍冬浑身又是一紧,微微拧了拧眉,极力隐忍着心里的躁动。

    她真是毒!

    剧毒!

    一沾上她,他的理智就全无。

    现在的他,又开始像两年半前那样了,光是听到她撒娇的声音,就会把持不住……

    他引以为傲的定力,在她面前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在这两天两夜里,他们就像是着了魔一般,放下一切心里负担,尽情地向对方释、放自己的热情。

    她体力差,却又不怕死。有时他见她哭得凄惨,便不忍心再继续,可他刚停下想让她休息一会儿,她却不知死活地主动缠上来……

    既然如此,他自然求之不得,反正他憋了两年多,正恨不得一次吃个够本。

    所以,在这两天里,只要她稍微撩他一下,他就毫不客气地将她狠狠吃掉。

    她说“早”,霍冬没回她,只是将两只手都递到她的面前。

    他的左手里端着一杯白开水。

    右手摊开……

    她躺着,看不见他的掌心里有着什么。

    黛眉微蹙,她揪着被子缓缓起身。

    坐起来,伸长脖子去看他摊开的手,手心里躺着一颗白色药片。

    药片很熟悉……

    这样的场景也很熟悉……

    两年半前,他也给她吃过这个——毓婷。

    严甯轻轻咬唇,怯怯地瞅着面无表情的男人,没动,也没说话,就可怜巴巴地瞅着他。

    霍冬几乎就快要败在她那委屈哀怨的小眼神儿里了。

    可是他不敢!

    不敢败,也不能败!

    本来就已经犯了错,他不能把错误扩大。

    在不能确定自己可以给她未来的时候,他坚决不能让她有!

    其实他并没有失控到不知道不能放里面,是她……

    是她在最后关头死命缠着他不让他出去,说这几天是她的安全期,放在里面也没关系。

    他当时也着了魔,竟听了她的话,再加上憋了两年多,一激动就有些忍不住……

    事出突然,他没准备T。他虽然知道她买了,可他也不敢问,万一她说她买的已经给郁凌恒用了,那还不得把他气得当场掐死她啊!

    所以,最后他真的就放她里面了。

    不过不得说,放在里面的感觉真的完全不一样,更震撼更畅快N倍……

    她不动,明显是不想吃的。

    他沉默,就淡淡看着她。

    两人对视着,谁也不肯让步,就这么僵持着。

    半晌后,严甯败下阵来,委屈地嘟着嘴,楚楚可怜地望着他,“不吃可不可以啊?”

    她撒娇,企图装可怜让他心疼心软。

    “不可以!”霍冬态度坚决,语气冷硬。

    在这件事上,他是不会纵容她的。

    她嗔怨地瞅他一眼,有些羞涩地小声嘀咕,“这几天是我的安全期,不会出人命的——”

    “吃掉!”他却不等她把话说完,就不耐地抢道,命令的语气不容她抗拒。

    见撒娇发嗲不管用了,严甯气呼呼地鼓起腮帮子,对他抱怨,“这个药吃了对身体不好的。”

    对身体不好……

    霍冬狠狠拧眉,眼底快速地划过一丝犹豫。

    好吧,他知道吃这个药对她的身体不好,可是,如果不吃药的话,万一……

    万一出现意外,对她的伤害会更大!!

    她说是安全期,可他怎敢信她?

    所以为防万一,她必须吃药!

    “下次不会了。”霍冬本想说安全期也未必安全,哪知一不留神,竟鬼使神差地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严甯本来气恼他的绝情,撅着嘴正要气呼呼地说什么,突然反应过来,双眼瞬时一亮。

    她眨眨眼,一脸狡黠地瞅着他,笑得又坏又欢喜,“下次?”

    还有下次?

    她像个小铯女,脸上泛着期待和喜悦的光芒,目光直白得让霍冬耳根发烫。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中了什么邪,居然会说“下次”……

    或许在他的潜意识里,是舍不得就这样跟她彻底了断的。

    他骗不了自己,他其实……是喜欢她的。

    或许,比喜欢还要更多得多……

    霍冬被调皮的小女人笑得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暗暗咬牙,不敢说话。

    看出他的窘迫,严甯更加放肆了,揪着被子跪起来,仰着小脸望着他,坏坏地撩他,“是不是真有下次啊?那啥时候再来‘下次’啊?要不就现在——”

    她的话可真多!

    还如此不害臊!!

    霍冬恼羞成怒,俊脸一沉,单膝跪在牀边就朝她逼近过去,作势要强行灌药。

    “啊!”严甯大惊失色,慌忙后退,忙不迭地叫着嚷着,“你别灌我,别灌我,我自己吃,我自己还不成么……”

    见她求饶,他停下,警告地冷冷盯着她。

    “冬冬……”她瘪嘴,委屈娇嗲。

    “吃!”他不为所动,铁石心肠地沉喝一声,威严十足。

    她恼了,愤愤地鼓起腮帮子,“吃就吃!又不是没不吃过!哼!”

    一边说着,一边从他手里抢过药片就往嘴里一拍,然后再接过他递上来的白开水。

    “唔唔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