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61章:连郁凌恒一半温柔都没有
    倏地,将手里的烟往烟灰缸里狠狠碾灭,转身就走。

    他不该来的,不该来的……

    霍冬咬着牙根,不停地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最好的结果,不停地对自己说,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嗯,就这样吧!

    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现在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他也正好可以彻底放手……

    只是眼睁睁看着她和别的男人来开、房,他这心啊,怎么就那么痛呢?

    痛吧痛吧,长痛不如短痛,过几天就好了。

    他一边极力安慰开导着自己,一边下定决心要离开。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那瞬,却突然看见一个纤瘦美丽的女子,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他顿住,拧眉看着有点眼熟的女子。

    如果他没认错,这个看起来脸色苍白魂不守舍的女子应该是郁凌恒的前妻——云裳。

    她怎么来了?

    这是霍冬的第一反应。

    第二反应是……

    郁凌恒的前妻来捉、歼,严甯会不会有危险?

    云裳会不会打她?

    毕竟郁凌恒心里爱的是云裳而不是她,毕竟是她把郁凌恒灌醉了带到这里来的,所以如果一会儿闹起来,郁凌恒和云裳会不会联手欺负她?

    本来下定了决心要走,这下突然就移不开脚了。

    虽然心里恼她恨她,可一想到她会被别人欺负,他就怎么也不敢走了。

    不管她有多么可恶,也不管她有多么可恨,就算她坏到伤天害理,他也决不允许别人打她!

    云裳像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从他身边经过却仿佛他是空气一般,视若无睹。

    叩叩叩。

    他看到云裳径直走到888房门前,在短暂的犹豫之后,抬手敲门。

    几乎是立刻的,他往后一退,隐没在转角。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现身,他不能让她知道他跟来了这里。

    很快,房门开了。

    来开门的是郁凌恒,满身青紫吻痕和抓痕,仅在腰际围着一条浴巾……

    空气中,飘荡着云裳从身体里弥漫出来的绝望和悲伤……

    “你……”看到云裳,郁凌恒如遭雷劈,傻眼了。

    “恒恒……”

    紧接着,一道甜腻的声音,从房间里飘出来。

    当听到那熟悉到骨子里的娇媚嗓音时,霍冬的心,剧烈抽搐……

    他忍不住微微探头,循声望去。

    只见一双雪臂,从后抱住郁凌恒的腰,那个让他此刻恨不得狠狠弄死的小女人,正无比亲昵地靠在郁凌恒的背上。

    她同样只裹着一条浴巾,而她的脖子和肩臂,同样布满了触目惊心的暧、昧痕迹……

    她美丽的小脸上,荡漾着幸福和甜蜜,那又娇又媚的小姿态,完全就是一副刚刚被人狠狠疼爱过的模样……

    与当初被他狠狠疼过之后的样子如出一辙!!

    恒恒?

    呵呵!

    当初在岩洞,她非要叫他冬冬,她现在又叫郁凌恒为“恒恒”,恶不恶心?

    她太恶心了!!

    明明还是夏天,霍冬却觉得通体冰冷。

    双手不自觉地攥紧成拳,他的内心涌动着一股想要狠狠掐死她的冲动。

    她和郁凌恒在房里那么久,现在两人又是这副模样,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他们刚才做过些什么。

    他鬼使神差地跟来,心里始终存着一份希冀,希望她只是闹着玩,希望她不会真的那么随便,希望她能在最后关头悬崖勒马……

    然而,一切都只是他的奢望。

    她竟然真的跟郁凌恒……

    睡了!

    之前,他要不起她,现在,他不要她了!

    就算要得起,也不要了!!

    他无法接受她跟别的男人睡过,无法接受!

    他只要一想到她把曾在他面前绽放的美现在别的男人面前绽放,他就……恶心!

    太恶心了!!

    那边——

    “放手!”郁凌恒气急败坏又慌乱无措地冲着严甯怒吼,同时用力去扯她的手,试图把她的双手从他的腰上扯开。

    “讨厌,干吗对人家这么凶,你刚才可不是这样的……”严甯嘟嘴撒娇,字里行间的暗示就算白痴都听得懂。

    云裳面如死灰,红着双眼死死瞪着郁凌恒。

    郁凌恒急得要死,苦着脸焦急又恐慌地对云裳解释,“老婆,不是……啊!严甯你松开!”

    可他话未说完,就被严甯一口咬在肩头。

    这过分亲昵的举止,无疑把他们的关系更是稳稳坐实了。

    “不松!你刚才欺负人家的时候咋不叫人家松开?”严甯委屈地娇嗲,把话说得像是恨不能全世界都知道她刚和郁凌恒做过什么似的。

    郁凌恒不理她,直接看向云裳,“老婆你别听她胡说——”

    “啪”!

    云裳不愿听郁凌恒的解释,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然后噙着泪,决然离去。

    郁凌恒连忙要追,却叫严甯紧紧抱住,“不许追,不许追,你不许撇下我去追她!恒恒……”

    “严甯我警告你,你别再这样叫我!!”郁凌恒勃然大吼,疾言厉色的模样像是恨不得把严甯千刀万剐。

    严甯被吼得缩了缩肩,怯怯咕哝,“不叫就不叫呗,凶什么凶……”

    霍冬拼尽全力,才忍住那股想要冲出去跟郁凌恒打一架的冲动。

    他死死攥紧双手,极力保持着理智,不让自己失控……

    他僵在原地,默默听着他们的动静,在听到郁凌恒吼了严甯之后,接着便听到关门声。

    他们又回去了房间里。

    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像云裳那样,头也不回地离开,可是他的心里却忍不住担忧,怕郁凌恒为难她……

    到了这个时候,他竟还担心她的安危,看来他也真是病到无药可救了。

    很快,888的房门又打开了。

    穿戴整齐的郁凌恒从房里出来,却叫穿着白色睡袍的严甯张开双臂挡住去路。

    “郁凌恒,我不许你走!”严甯娇蛮大叫。

    郁凌恒脸如玄铁,说出来的话充满嫌弃,“严甯,我最后说一次,我不喜欢你!”

    “可是我们刚才——”

    “你闭嘴!”她未说完,他就勃然喝道,一脸厌恶地瞪着她,“我拜托你,如果你还有点羞耻心,以后就别再缠着我了!”

    “我……”严甯瘪嘴委屈。

    “你自己说的睡一个,现在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从今往后你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郁凌恒恶狠狠地说道,将冷酷绝情演绎得淋漓尽致。

    严甯用一脸“我爱你爱得要死”的表情看着郁凌恒,楚楚可怜地撒娇挽留,“恒恒……啊……”

    她一边娇嗲一边伸手想去抱他,却被他毫不留情地一手拨开。

    她脚下踉跄,一不留神就被扫得扑向墙壁,只听“咚”地一声,脑门撞在了墙上。

    痛得她差点飙泪。

    郁凌恒此刻心急如焚,根本没空去管她是真伤还是假装,把她拨开就朝着电梯快速跑去。

    “郁凌恒,你……”严甯捂住脑门跺脚大叫。

    她红着眼嘟着嘴,哀怨又委屈地望着匆匆而去的郁凌恒,一脸的悲伤。

    她表面凄楚可怜,心里则在默默腹诽……

    卧槽!

    死人郁凌恒,演戏而已,下手要不要这么狠啊?

    祝你追不回老婆!

    哼哼!

    ……

    两个小时后。

    严甯回到酒店,刚出电梯,就被靠在电梯墙边抽烟的一个高大身影给吓得一跳。

    “呀!”她轻呼,捂住受惊的心脏往边上跳开一步。

    下一秒,她看清抽烟的男人是谁,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

    自然是霍冬。

    “你站在这儿做什么?”看清是他,她像是松了口气般,一边随口问着,一边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完了还几不可闻地嘟囔了声,“吓我一跳……”

    她话音未落,突觉人影一闪,抬眸便看见他挡在了她的面前。

    霍冬脸如玄铁,目光似剑,高大的身躯不止弥漫着烟草味,还有一股浓烈到让人心惊胆颤的戾气。

    他看着她,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冷。

    感觉到他强大的气场,她疑惑又畏怯地瞅他,见到他的目光落在她的额头上,她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额头上的小包块……

    正是刚才被郁凌恒扫了一下,她在墙上撞的。

    迎着他阴冷的目光,她满不在乎地笑笑,“哦,没事,刚不小心磕在路边的电杆上了……啊……”

    他倏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力道之大,让她有种腕骨都已被他捏碎的感觉。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不止吓到了她,连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他失控了,他知道。

    明知不该,可一抓住她的手,他就再也放不开了。

    他很生气!非常生气!

    整个人都快气炸了!!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怎么可以把谎话说得如此面不改色?到底是她天生演技好,还是因为经常骗人已让她熟稔得谎话张口就来?

    电杆上撞的?

    如果他没有跟去那家五星级大酒店,如果他没有亲眼目睹她和郁凌恒都满身痕迹,如果他没有看到郁凌恒对她疾言厉色,或许他还会勉强相信她这自欺欺人的谎言。

    只可惜,他什么都看到了!

    所有的一切,他全都看得清清楚楚好吗!!

    明明是郁凌恒伤了她,她却说是自己撞伤的,她这是在维护郁凌恒?

    她如此委曲求全,就算真的嫁进了郁家,今后的日子能好过?

    霍冬的心,纠成一团,五味陈杂分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他一直以为,她对他是不一样的,可原来根本没什么不一样,她只要喜欢上一个男人,就会对那个男人全身心的付出,哪怕放弃骄傲,哪怕失去尊严,哪怕那个男人并不待见她,她也要一股脑的往下陷。

    她怎么可以这么没骨气?郁凌恒对她那么坏,她还要为他开脱?

    思及此,霍冬心中更怒,手上力道加重。

    严甯顿觉手腕一阵剧痛。

    “啊,疼……”她惨叫,狠狠蹙眉,立马转动手腕试图挣扎,恼火轻叫:“你干吗啊?松手!”

    而她越挣扎,他越是怒火高涨。

    倏地将她狠狠一拉,拽进怀里来。

    她猝不及防,美丽的小脸直接撞在他的胸膛上。

    鼻尖被撞,她似是更恼火了,捂住鼻子抬起小脸冲他瓮声瓮气地嚷,“你干吗啊你?疯了么?!”

    她仰起小脸,本是被竖起的衣领遮掩着的脖子就呈现在了他的眼皮子底下……

    那密集又触目惊心的吻痕,让霍冬心里的火瞬时就烧到了顶点。

    他的脑子里,全是她亲昵地抱着郁凌恒的腰,两人都一身痕迹的模样……

    光是看着他们那副样子,就不难想象他们之前的战况有多激烈。

    而在想象着他们那些不堪画面的同时,他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两年多前他和她在岩洞里的一幕幕……

    他快疯了,真的快疯了!

    他竟疯到觉得她这是背叛了他……

    她不是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吗?既然爱他,为什么又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跟别的男人睡呢?

    她的爱,保鲜期就这么短吗?还是说,她移情别恋不过是分分钟的事?

    他不是说她不能跟别的男人睡,他并非要她守身如玉一辈子,只是别这么快……好吧,他承认,不管时间长短,他都不想她跟别的男人睡!

    对!他知道他这种心态是不对的,是荒谬的,是不可理喻的,可此时此刻他骗不了自己,这就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他不是没想过她以后会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会做他曾对她做过的那种事,可是,他没想到自己会亲眼目睹。

    从决定把她狠狠推开的那刻起,他就已经做好她会与别的男人睡的心理准备,他以为他没关系,他以为他不在乎,他以为他可以一笑置之。

    可原来……不行!!

    想象,永远没有真实的视觉冲击来得残忍。

    所以他的“自以为”,统统败在了“亲眼目睹”上。

    嫉妒!

    疯狂的嫉妒!

    当看到她一脸幸福娇羞地抱着郁凌恒的那一瞬,他终于体会了什么叫醋海翻腾。

    恨她!恨死她了!就算深知自己没资格,他还是恨她!!

    霍冬眼底泛起一抹血丝,目光充满了怨怼,狠狠瞪着怀里的小女人,已思绪混乱,理智全无。

    所以她越是想要从他手中挣脱,他越是失控……

    他倏地抓住她的双肩,将她往墙上狠狠一推。

    嘭地一声闷响,她整个背部被他推得用力撞上了墙壁。

    “啊!”严甯又惊又疼,失声惊叫。

    霍冬狠狠咬着牙根,颊便肌肉突突跳动,微眯的双眼迸射着阴冷的寒光,危险十足。

    她蹙眉挣扎,扭动双肩想要甩开他的手,可她越甩,他就抓得越紧,没几下她就痛得像是骨头都要被他捏碎了一般,不由冷着小脸冲他怒叫:“喂!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我又没惹你,你干吗推我?!”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我又没惹你……

    闻言,霍冬狠狠一震,猛然清醒过来。

    他怎么了?

    他这是在做什么?

    他是中邪了么?!

    仿佛她的肩头烫手,仿佛她的身上有毒,他倏地松开她后退两步。

    他眉头紧皱,胸膛微微起伏,怔怔地看着她,像是突然不认识她了一般。

    严甯揉着发痛的肩头,板着小脸苦大仇深地与他互瞪,似是在嫌弃他的不懂温柔。

    几秒之后,霍冬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前方十来米,就是他们的房间。

    走!他得立刻走!

    再不走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所以趁自己还有一丝理智,必须走开。

    离她越远越好!!

    霍冬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严甯立马跟在后。

    许是心里太乱,霍冬走到房门前找遍全身最后一个口袋才摸到房卡,而这时,严甯也已经走到了自己的房门前。

    “莽夫就是莽夫,连郁凌恒一半温柔都没有……”

    她板着小脸,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一边拿出房卡刷门,一边小声嘀咕。

    霍冬刷开房门正要进去,可在听到她这声抱怨后,那好不容易找回来的理智,顿时又被刺激得离家出走了……

    他的理智,彻底没了!!

    僵在门口,背对着她,他的牙齿咬得咕咕响,无声冷笑。

    温柔?

    弄得她满身痕迹叫温柔?

    呵呵!

    她是想死吗?竟然拿他跟别的男人作比较?

    嗯,他看出来了,她就是想死!!

    嫌他粗鲁是吗?那他今天就让她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粗鲁!!

    严甯一边嘀咕,一边打开房门,一只脚刚踏入门内,一股猛力就袭上她的后背。

    “啊!”

    她被推得往前扑,吓得尖叫出声,踉跄两步刚稳住脚,就听见“呯”地一声大响,门被狠狠关上。

    “你——唔……”

    她回头,怒瞪着他,一开口就见他已近在咫尺。下一秒,她就被他一把扣住后脑,夹杂着怒气的吻,狂风暴雨般朝她侵袭而来……

    他像是一头嗜血的豹子,吻得极尽凶狠。

    他明明觉得她恶心,明明嫌弃她脏,可现在一吻上她的唇,他却控制不住地想要……

    去他m的身份!去他m的不合适!去他m的骄傲尊严!!

    她既然都如此轻浮随便,他又何必把她当宝贝般尊重?

    从她的身体接受别的男人的那刻,她就不配得到他的尊重了。

    是的!

    不配!

    他本就恨死她了,她居然还敢说那种话来刺激他,既然她如此不知死活,他又何必跟她客气?

    就睡她,睡死她!!

    活了三十年,霍冬第一次有了想要任性一把的冲动……

    严甯感觉到霍冬的怒气,心里偷偷欢喜。

    而她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唇就被咬破了。

    淡淡的血腥味,充斥在彼此的口腔之中,弥漫开来。

    严甯疼得一颤,倏地一把将他推开,佯怒大喝,“你干什么你?!”

    他脸若寒冰,浑身戾气深重,不由分说就将她一把拎起来往牀上狠狠砸去……

    “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