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60章:你自由了
    而到了超市,他又被狠狠刺激了一把……

    这是个小超市,距离他们住的酒店很近。

    进超市之前,她淡淡看了他一眼,用眼神示意他,在收银处等着就好,不用跟她进去了。

    他听命行事,站在收银处的旁边,默默等待。

    收银处有监控,监控屏幕里可以看到小超市里的每一个角落。

    他盯着屏幕里的她,然后他看见……

    她在超市里转悠,似是在寻找着什么。不一会儿,她站在了一排货架前。

    她仔细看着货架上的商品,仔细挑选……

    他先前并没在意,直到他看清货架上的商品是什么时,心脏又是狠狠一震。

    套!

    她在买安全t!!

    又是性感内衣又是套,她到底想干什么?

    瞬时,霍冬一直拼尽全力才保持平静的心,突然就像是被狂风暴雨侵袭了一般,乱得不堪形容……

    他僵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瞪着监控屏幕,高大的身躯不由自主地弥漫着一股浓烈到让人无法忽视的寒气。

    寒气太重,一旁的收银员忍不住瞟了他一眼又一眼。

    收银员想,这个男人这么man这么帅,应该不会是劫匪吧……

    可是他这样苦大仇深地瞪着监控,实在让人有点害怕啊。

    屏幕里,严甯挑选了三盒,而每一盒,都是001超薄的那种……

    霍冬恨自己眼力好,居然连细节也能看得如此清楚。

    不一会,严甯出来了。

    她拿着t的那只手刻意垂在身侧,然后刻意走向另一个收银台,再刻意用身子挡着他的视线不让他看到她买的是什么……

    如果不是他站的位置可以看到监控,他的确不会知道她买的是什么。

    付了钱,她把t放进她的包里,然后面不改色地向他走来。

    无视他布满冰寒的俊脸,她径直越过他往超市外走去,只是在途经他的身边时淡淡说了声“走吧”。

    他瞪着她走得头也不回的背影,那近乎凶狠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把她的后背瞪出一个洞来似的。

    两人沉默无声地上了车,霍冬心浮气躁地把车开出去,严甯则在后座低着头在包里找东西。

    很快,她找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她一边等着对方接电话,一边转眸漫不经心地看着车窗外。

    看到她拿出手机的那瞬,霍冬就忍不住猜想,她一定是给郁凌恒打电话吧……

    果不其然!

    “郁凌恒,你晚上有时间吗?”

    当这句话带着一丝讨好的嫌弃从严甯的嘴里说出来时,霍冬握着方向盘的手,瞬时一紧。

    她问郁凌恒今晚有没有空,也就是说,她刚才买的内衣和t,全是为了郁凌恒?

    当这个认知传达到脑海时,霍冬本能地屏住了呼吸,因为就算只是呼吸那一点点力气,也会扯痛他的心……

    其实他刚才已经猜到她那些东西是为谁买的,只是此刻证实了心中猜想,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有多么不能接受。

    “我一个人不好玩儿,你陪我吃个饭好吗?”严甯把脸撇向窗外,声音很轻,类似低声下气。

    不知道电话彼端的郁凌恒说了什么,几秒之后,严甯蹙起了眉头,小声抱怨,“郁凌恒你什么意思啊?我哥离开c市的时候可是把我托付给你的呀,你这样对我不闻不问是想怎样嘛?”

    她刻意压低的声音,饱含着委屈和哀怨。霍冬默默听着,不由自主地补脑着郁凌恒冷冷拒绝和嫌弃她的模样……

    心,狠狠一抽。

    认识快有三年,他拒绝过她无数次,每一次他的态度都很恶劣,却从未觉得自己该死。

    可今天,他听着她去讨好别的男人,而那个男人与曾经的他一样,嫌弃她恼怒她,对她一点都不好,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心,竟愤怒又难受。

    此时此刻,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

    他可以嫌弃她,但别的男人不行!!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荒谬的想法,但他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他不喜欢看到她去讨好一个对她不好的男人……不!不管她去讨好谁,他都不喜欢!

    就算是对她温柔体贴爱护有加的迟勋,他也不会喜欢。

    在他看来,她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公主,她应该高高在上,应该骄傲优雅,应该是别人围着她转,而不是她把自己低入尘埃。

    霍冬一边往前开着车,一边拧着眉头默默生闷气,气自己庸人自忧,气她恨铁不成钢……

    严甯嘟着嘴,对电话彼端的郁凌恒娇蛮轻喝,“我不管!你今天必须陪我吃——喂,喂?喂?!”

    她话说一半,却突然对着电话喂个没完。

    很显然,郁凌恒不止拒绝了她,还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她焦急又气恼地不停“喂”着,霍冬的眉头不由皱得更紧,心情更加烦躁了。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瞟向中央后视镜,看了眼后座里的她。

    只见她低着头,盯着手机,一副凄凉落寞的样子……

    一路无言。

    回到酒店,两人依旧是各回各房。

    霍冬回到自己房间,依旧觉得心浮气躁,便拿了烟去阳台默默地抽。

    淡淡的白烟从嘴里吐出,模糊了他的双眼,然后在朦胧的视线中,他仿佛看见她穿着刚才买的性感内衣,正向他款款走来……

    呼吸一紧,他连忙回神,狠狠皱着眉头大口大口地深呼吸,企图平复小腹里猛然串起的那股邪火。

    中邪了,他真的是中了邪了!

    叩叩叩。

    有人敲门。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有人拿了房卡把门刷开了。

    “唉,严小姐的身材可真是好啊,太让人羡慕了!”

    是那晚的服务生小姑娘。小姑娘像是以为房里没人,一边用房卡刷开门,一边羡慕妒忌恨地小声嘀咕。

    小姑娘边嘀咕边抬眸,然后便看到正在阳台上一手拿着烟灰缸一手夹着烟的霍冬。

    “霍先生你也回来啦。”天真活泼的小姑娘,无视霍冬冷酷的表情,自来熟地对他露出热情的微笑。

    自来熟也就算了,更过分的是小姑娘还径直朝他走去,兴致勃勃地对他说:“霍先生你知道么?那条红色的裙子穿在严小姐身上真是太好看了,太you惑了,我看了都快把持不住了咧——哎呀呀!对不起对不起!瞧我这张嘴,真是的,严小姐一定是想给你惊喜的,我我我,我居然说漏嘴了……哎呀真是对不起啊……”

    小姑娘说了一半,突然自打嘴巴,皱着眉忙不迭地道歉,懊恼得直跺脚。

    霍冬夹着烟的指,微微一抖。

    垂眸,将燃了一半的烟摁进烟灰缸里,狠狠碾灭,“不用打扫了。”

    他的声音平静无波,亦冷得刺骨。

    小姑娘手里拿着打扫的工具,还有房卡,霍冬自然而然地觉得小姑娘是来打扫的。

    “啊?”小姑娘看着他,茫然地眨了眨眼。

    “出去!”他的眼底划过一丝不耐,冷冷吐出两字。

    小姑娘愣了愣,“哦……”然后乖乖退下。

    房门开了又关,霍冬的心,越发焦躁混乱。

    她就那么迫不及待吗?居然回房就开始试衣服。

    红色……

    严小姐的身材可真好啊……

    服务生的话在耳边不停回荡,霍冬狠狠咽了口唾沫,小腹发紧。

    是啊!

    她的身材有多好,他最清楚不过。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严甯打开门,刚走出门口,对面房间的门也突然打开了。

    下意识地抬眸,即迎上一双冰冷的目光。

    “我约了人,你今天不用跟着我了。”

    短暂的一个对视,她率先垂下眼睑,一边佯装整理包包,一边淡淡说道。

    霍冬面无表情,极冷极冷地看着眼前打扮得明媚动人的小女人。

    心里那股无名火,越烧越旺。

    他沉默。

    见他不说话,她抬眸看他,“放心吧,不会有危险的,我约的是郁凌恒。”

    他能说就是因为她约的是郁凌恒所以他才觉得危险吗?

    暗暗咬了咬牙,他问:“几点回来?”

    他尽量让自己不露出可疑的情绪。

    “啊?”她微微惊讶。

    他们已经有很久没有这样对过话了,基本都是她下达命令,他沉默执行。

    所以他这突然发问,便显得太不寻常。

    他知道自己不该问,可此时此刻,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冲口而出,“我去接你!”

    话一出口,他狠狠皱眉,眼底划过一丝懊恼。

    他真是疯了!

    她现在要去跟别的男人幽会,他居然还说等她跟别的男人幽会完了去接她……

    他真是病得不轻!!

    “哦,不,不用!我可能……”他话音刚落,她就立马摇头,微微一顿,蹙着眉斟酌了下,然后垂下眼睑小声道:“可能会很晚。”

    可能会很晚……

    听似稀松平常的一句话,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却非常大。

    霍冬的唇,抿成一条冰冷的弧度。

    他不说话,只是冷冷看着她。

    严甯抬腕看了看表,说:“你自由活动吧,今天不用管我,我明……到时候了我自己会回来的。”

    她的语气平静轻柔,听不出真实情绪。

    他看不透她情绪如何,但他很清楚自己已经快要气死了。

    她“明”字后面没说出来的那个字是“天”吧,她是想说她要明天才会回来吧?

    所以,她是真的要去睡郁凌恒了?

    在他的沉默中,气氛开始变得紧绷压抑。

    严甯想了想,接着像是恍然大悟般对他说:“你真的不用管我,也不用担心,我跟我哥打过电话,就算我真那么倒霉出了什么意外,我哥和四叔也不会怪你失职的!”

    霍冬的脸色,更难看了。

    静默半晌,见他还是不说话,她微微蹙眉,瞅他,“你是有话跟我说吗?”

    “郁凌恒对他前妻余情未了!”

    忍了许久,霍冬最终还是没忍住。

    他知道自己没资格跟她说这样的话,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看她现在这副准备往火坑里跳的样子他就又急又怒,所以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就算自己身份不合适,他也必须提醒她,郁凌恒不是她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不是郁凌恒不好,而是郁凌恒心里有人。

    非要嫁给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她是不会有幸福的!!

    闻言,严甯微微瞠大双眼,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她哑了好半晌,失笑道:“所以呢?”

    他俊脸阴沉,再次沉默。

    她抿了抿唇,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就算余情未了又怎样?反正他们已经离婚了,等我跟他在一起后,他会慢慢爱上我的。不急,我跟他有的是时间培养感情。”

    她说得云淡风轻,仿佛他所纠结的在她眼里根本就不算事儿。

    霍冬喉咙发紧,一个字都说不出了。

    严甯又抬腕看了看表,像是时间差不多了,于是她没再说什么,甚至没有再看他一眼,径直朝着电梯走去。

    她的话已经说得那么明白,他若识趣,此刻就该立刻回房。

    可他……

    竟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

    他管不住自己的脚,也管不住自己的心。

    他不想让她去,可他仅存的理智又在不停地告诉他,他没有管她的权力……

    是他执意要把她推开的,现在就没有矫情的资格!

    她听到他跟来的脚步声,却并未回头。

    走到电梯前,她摁了下行的按键,同时头也不回地对站在身后的他说:“你不用送我,我自己下去就可以了。”

    电梯来了。

    他的心,慌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她走了进去。

    他僵在原地,心开始泛疼……

    她一再拒绝他的跟随,他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跟进电梯里去。

    她在电梯里,他在电梯外,彼此面对面。

    他看着她,死死看着她。

    感觉到他近乎凶狠的目光,她缓缓抬眸,与他对视。

    她神色平静,目光淡然,仿佛真的已经放下对他的所有情感……

    霍冬的心,抽搐得更加频繁剧烈。

    对视中,电梯门开始缓缓合闭。

    “霍冬。”

    电梯门关到快一半时,她突然轻轻喊了一声。

    几乎是立刻的,他的双手抓住电梯门,不顾危险地阻止电梯关闭。

    门受到阻碍,又开了。

    他的呼吸微微急促,深深看着她。

    眼底不自觉地流露出一抹迫切和希冀……

    这一瞬,他骗不了自己,他希望她能留下来,希望她能不要去……

    然而——

    “恭喜你!”她也看着他,轻轻勾唇,浅笑嫣然。

    “……?”他呼吸一窒,没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恭喜他什么?

    他不敢问出口,但隐约知道答案不会是他喜欢的……

    “过了今天……”严甯加深唇角的弧度,在微微停顿之后,淡然轻吐:“你就自由了!”

    她说,你自由了……

    霍冬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被插上了一把刀……

    那种痛,是以前从未经历过的。

    他紧紧抓着电梯门,心慌意乱,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电梯发出滴滴的声音,她对他说:“我说完了,你可以放手了。”

    放手?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竟觉得她是一语双关。

    霍冬知道自己的确该放手了,不管是电梯,还是她,他都该放手了。

    可……

    他放不开!

    “我该走了。”她再次出声,轻轻提醒。

    她看着他,目光清澈,淡漠无情。

    狠狠咬牙,他放开手,退后,冷冷看着电梯里的她。

    够了霍冬,你该醒醒了,你不能再沉沦下去了!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认清事实?你跟她不可能!你没资格管她!你没资格!!

    她要去哪儿都不关你的事,记住,不关你的事!!

    嗯,不关你的事,她想怎么作践自己那是她的自由!与你无关!!

    他的内心在咆哮,在狠狠痛骂自己,想把自己骂醒……

    在他充满愤怒和阴冷的目光中,电梯门再度关闭,他狠狠咬着牙根,眼睁睁看着电梯快速下行。

    心,剧烈抽搐……

    ……

    一家五星级大酒店。

    八楼。

    霍冬已记不起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只是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就已经站在了距离888房不远的转角处。

    888房……

    她和郁凌恒此刻正在里面。

    他魔怔了!

    从她丢下一句“你自由了”的那刻,他整个人就变得不像自己了。

    嗯,他疯了,如果没疯,他又怎么会跟来这里?!

    而疯的不止是他,她也疯了。

    郁凌恒对他的前妻余情未了,不喜欢她,这个事实众所周知。

    可她,竟把郁凌恒灌醉。

    想必,她是想要用从前对付他的那招对付郁凌恒……

    当初,他被她拷在牀上,但他定力好,她没得逞。可现在的郁凌恒不像他有经过常年特训,所以郁凌恒能忍得住?

    他表示严重怀疑!

    他怒,怒得想去踹开门把她狠狠抽一顿。

    可他知道自己没有立场那样做……

    他不懂,不懂她为什么总是喜欢做这种强迫人的事?这种事不是两情相悦的话,做起来有什么意思?!

    她为什么就非要如此作践自己呢?

    霍冬僵在走道的转角,大脑和心,都乱到极点。

    突然——

    “先生对不起,这里不能抽……烟……”

    一道礼貌温和的声音,在他身后轻轻响起,可来人还没说完,就被他一身寒气骇得结巴了下。

    他回神,下意识地垂眸,身边垃圾桶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满是烟头,这才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抽了十几根烟了。

    他的大脑有瞬间的恍惚,他在这里站了多久了?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还是更久?

    他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能抽十几支烟,时间必定不短。

    而在这“不短”的时间里,她和郁凌恒,或许什么都做了……

    心,倏地狠狠抽搐,痛得他冷汗淋漓。

    倏地,将手里的烟往烟灰缸里狠狠碾灭,转身就走。

    而就在他转身的那瞬,突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