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58章:我们挺般配的
    几秒之后,见李公子不说话,严甯俏皮地撅撅红唇,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许了哦!”

    “不不不……”李公子的喉咙如同灌满了砂砾,又急又慌又怕,极尽艰难地开口。。。

    “嗯?”她微微眯眸,似笑非笑的模样危险十足。

    “为为为……为什么要这样……”李公子哭了。

    严甯甜甜一笑,“因为我衡量一个男人爱不爱我的标准就是看他愿不愿意为我去死!”

    李公子吓得面无人色。

    愿不愿意为我去死……

    霍冬心里一痛。

    不知何故,她的这句话竟如同一把锋利的刀,莫名戳在了他的心窝上……

    后来的后来,霍冬才知道眼前的小女人有多狠,狠到就算他愿意为她去死,她也不肯跟他在一起……

    “丢下去。”

    轻飘飘的三个字,透着草菅人命的残忍气息,倏然响起。

    她语气虽轻,却异常认真。

    霍冬狠狠皱眉,心脏又是一抽。

    他看着她,不动,没有听从她的命令。

    她认真的!

    她说把李公子扔下去是认真的,她说愿意为李公子守寡是认真的,她说愿意搭上自己一生去伺候一个残废也是认真的……

    她真是疯了!!

    霍冬收紧五指,抓牢李公子的脚踝,更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啊啊……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救命……”

    在听到严甯说“丢下去”三个字时,李公子瞬间就懵了,几秒之后才猛然回过神来,张口就惊恐尖叫。

    严甯看向霍冬,表情冷淡,用眼神询问他为什么还不松手。

    霍冬沉默。

    他不说话也不行动,只是以一种不赞同的目光与她对视。

    李公子尖叫不休。

    严甯和霍冬冷冷看着彼此。

    倏然,严甯勾唇一笑,转身就走。

    她的笑,充满着嘲讽和轻蔑,是对狼狈懦弱的李公子,亦是对心口不一的他……

    严甯一走,霍冬抓紧李公子的脚踝用力往上一提。

    李公子终于从护栏外,回到了阳台上。

    将李公子随手一丢,霍冬连忙朝着严甯追去。

    死里逃生的李公子,惊魂未卜地紧紧抱住阳台上的柱子,哭得涕泪纵横。

    霍冬追出去,严甯已进了电梯,他没有丝毫迟疑,从楼梯往下追。

    当他从八楼跑下来,正好严甯乘的电梯也到达了。

    他气息平稳,依旧沉稳内敛,丝毫没有累和慌的痕迹。

    电梯门打开,严甯面无表情地从电梯里出来,仿佛没有看到站在电梯门边的他一般,目不斜视,径直朝着酒店大门外走去。

    她走在前,他默默跟在后。

    到达地面停车场,她突然头也不回地抬起手指朝他点了点。

    霍冬停住脚步,原地不动。

    这是她的命令。

    她在命令他不许再前进。

    严甯一边朝着他们的车走去,一边从手包里拿出手机。

    当她整个人慵懒地靠在车头目光空洞地望着夜空时,电话正好接通。

    “你在哪儿?”她蔫蔫地问。

    “干吗?!”电话彼端的男声非常的不耐烦。

    “我想你了。”她说,充满忧伤的语气听起来煞有其事。

    郁凌恒嘴角抽搐,“……”

    “嗯?你在哪儿啊?”她又问,娇娇软软的语气,像个委屈的小媳妇儿。

    郁凌恒刚跟云裳吵了一架,闹得不欢而散,这会儿正憋着一肚子气呢。

    若不是看在严楚斐的面上,他理都懒得理严甯。

    他不耐,欲挂电话,“我现在有事——”

    “郁凌恒。”

    他话音未落,她突然一本正经地轻轻喊他。

    “干吗?”他以为她有正事儿要说,只能拼命忍着想要挂断电话的冲动。

    严甯,“我们在一起吧!”

    “啊?”郁凌恒怪叫一声,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们在一起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佳话,所以我们在一起吧!”严甯望着夜空,说得认真严肃。

    十米开外的霍冬,双手不知不觉就握成了拳……

    “严甯——”郁凌恒翻白眼。

    “我哥说得对,你人真的不错,我们挺般配的。”

    “严甯你够了!!”郁凌恒忍无可忍,被自说自话的严甯气得快要七窍生烟,近乎气急败坏地大叫:“我现在很烦你惹我啊,我心里有人我不喜欢你好吗!!”

    严甯想说,你心里有人没关系啊,我心里也有人,你不喜欢我没关系啊,我也不喜欢你,反正商政联姻又不需要爱情。

    但她却说;“我说过了啊,你不喜欢我没关系的,我喜欢你就行了呀!”

    看在某些人的眼里,此刻的她委曲求全,卑微至极……

    “七格格,算我求你成吗?别再跟我开这种玩笑了成吗?”郁凌恒觉得自己要疯了,牙齿咬得咕咕作响。

    严甯眨眨眼,茫然又无辜,“开玩笑?没有啊,我很认真的!”

    她说,我很认真的……

    郁凌恒又无语了。

    电话彼端只有粗重的呼吸声,很显然郁凌恒被气得不轻。

    严甯捏着手机,垂着眸盯着自己的脚尖,困惑轻问,“郁凌恒,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你觉得我哪点儿不合你的意啊?我可以改的。”

    郁凌恒想吼“你哪点都不合我的意”……

    可想着她是土匪的妹妹,把话说得太难听了大家面上都无光。

    郁凌恒重重叹了口气,拧着眉头斟酌了下,正准备好好劝劝严甯,哪知还没来得及,就被她下一句话雷得外焦内嫩。

    “要不我们睡一个?”严甯说。

    “咳咳咳……”郁凌恒立马就被口水呛了。

    严甯却不管,依旧语不惊人死不休,“都说爱是做出来的,要不我们试试?”

    四周一片静谧。

    本是炎热的天气,空气中却突然窜起一股阴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郁凌恒没说话,因为他已经无话可说。

    “这个建议不好吗?”严甯明知郁凌恒已经被她气得无语,依旧不死心地追问。

    郁凌恒的耐心已消失殆尽,“就这样,我还有事——”

    “你别这样啊郁凌恒,我这人天生反骨,你越不让我睡,我会越想睡你的。”她抢断道,娇滴滴的声音却说出了惊世骇俗的话。

    “神经病!!”郁凌恒破口大骂。

    骂完就挂了电话。

    郁凌恒觉得自己早晚会被女人逼疯。

    古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果然!

    云裳已经是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小女人了,现在还来一个比云裳更莫名其妙的严甯,真是天要亡他吗?

    郁凌恒的“神经病”三个字震耳欲聋,严甯本能地把手机拿开些许,然后她微微蹙着眉头,听着手机里传来急促的嘟嘟声。

    通话结束,手机屏幕黑了。

    严甯笑了。

    神经病?

    没有啦,她不是神经病。当然,她也不是开玩笑。

    她真的想过,很认真地想过,如果她嫁到C市来,会不会是最好的结果……

    好像还不错!

    前两天她看到这样一段话: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与你白头到老。

    有的人,是拿来成长的;有的人,是拿来一起生活的;有的人,是拿来一辈子怀念的。

    她突然明白,霍冬之于她,可以是让她成长的,也可以是让她一辈子怀念的,却独独不是可以与她一起生活的。

    他给她伤痛,让她成长,他们没有结果,只能怀念……

    所以如果这辈子注定不能嫁给自己喜欢的,那就嫁个能过平静日子的吧。

    郁凌恒是最好的选择!

    既能让严家长辈满意,她又可以不付真心,还能远离帝都,一举多得。

    错过郁凌恒,也许下一个等着她的,就是火坑或深渊……

    严甯一边笑着,一边像个孩子似的蹲了下来,长长的裙摆堆在脚边。

    霍冬面罩寒霜,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戾气。

    他站在原地,极冷极冷地看着蹲在车头前的小女人,牙根紧咬,手握成拳。

    心里燃烧着熊熊怒火,就快要把他的理智烧尽。

    心,剧烈抽搐,又疼又怒……

    她不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嗯,不是!

    他与她距离颇远,是听不到她说话的,而她并不知道他会唇语,所以……

    所以她刚才跟郁凌恒说的那番话,是她内心的真实想法,并不是为了刺激他而说的。

    她竟然……

    她怎么可以如此随便?!

    才认识郁凌恒几天就说要跟他睡……

    睡一个?

    听听!多么轻佻的语气!多么随便的邀请!多么……该死的她!!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他真是越来越不懂……不!或许,从头到尾他都没懂过她!

    看着她低声下气地跟郁凌恒打电话,看着她卑微地乞求郁凌恒与她在一起,他突然有种她或许真的喜欢上郁凌恒的感觉……

    她是个骄傲的公主,似乎只肯为爱情折腰。

    她说她喜欢他的时候,也是这样委曲求全,不管他对她如何冷淡,她都像个没脸没皮的小无赖般缠着他……

    为了在乎的人,她似乎什么都愿意,而面对不在乎的人,她就会变得心狠手辣冷酷无情。

    好比刚才,那个姓李的二世祖企图对她不轨,她能眼都不眨一下就叫他松手。

    她现在愿意为郁凌恒委曲求全,便说明,她对郁凌恒是不一样的。

    可是,郁凌恒好像对他的前妻余情未了,她这样一头扎进去,怕是会受伤……

    蹲在车头前的严甯,突然站起来,朝着车后座走去。

    霍冬回神,立刻拿出车钥匙,开锁。

    严甯拉开车门,爬进后座。

    霍冬走上前去,坐进驾驶座,状似随意般瞟了眼后视镜,却发现她并不是规规矩矩的坐着,而是……

    躺着。

    不!严格说来,也不是躺着,而是以一种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姿势卷缩着。

    她闭着双眼,似是累极倦极,侧着身,抱着双膝卷缩成一团。

    长长的裙摆,把她的下半身完全盖住,冰蓝色的裙子,衬托得她像是正漂浮在海上……

    他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将她此刻的模样与人鱼公主倒在海面上濒临死亡的画面重叠……

    小小的身子,透着悲伤,透着绝望,透着孤寂……

    霍冬狠狠咬牙,死命压抑着心里那股钝痛,将目光从后视镜上撤离。

    启动车子,踩下油门,离开。

    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他不停地吸气,不停地告诫自己,别心软……

    嗯,别心软!

    这一定又是她的苦肉计,千万不能心软!

    回程的路上,霍冬的心里脑里,只有这三个字——

    别心软!

    ……

    霍冬以为,既然决定放手,那么不管看到什么画面,他都一定可以撑过去的。

    可是当他看到郁凌恒在严甯的房里过夜时……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