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57章:你愿意为我死吗?
    注明:看不懂昨天那章的,去看正文第一百九十四章。

    ……

    嗯,李公子的手,断了!

    而李公子被硬生生折断的手,正巧是刚才摸过严甯后腰的那只……

    “你你!!”李公子脸色惨白,抓着断手不由自主地倒退两步,也不知是怒的还是痛的,双眼睁得巨大,狠狠瞪着突然出现硬生生折断自己手腕的男人,“你什么人?!我的手断了!你竟然敢——啊……”

    从小娇生惯养的二世祖,被敲破了脑袋又折断了手,这口气自然是咽不下去的。

    所以他被怒火烧晕了头,忘了去思考对方是不是自己惹得起的人,一边愤怒叫嚣着,一边像疯了似的朝两步之遥的高大男人扑过去……

    霍冬面如玄铁,高大的身躯透着一股不容忽视的冰寒之气。

    见李公子向自己扑过来,他不闪也不避,纹丝不动地等着他来自投罗网……

    李公子完好的那只手朝着霍冬狠狠挥去,可毫无悬念,被半路拦截。

    霍冬抓着李公子的手腕顺势一扯,然后在李公子要栽倒的那瞬,他拎起他的裤腰,将他整个人提起来就往护栏外扔……

    “啊……”李公子吓得屁滚尿流,惊恐尖叫。

    就在他绝望地以为自己要从八楼掉下去时,千钧一发间,他的左脚踝被一只铁钳似的大手紧紧抓住。

    他停止下坠,整个人悬在护栏外,被霍冬抓住脚踝倒提着。

    只要霍冬一松手,李公子就能摔个粉身碎骨。

    李公子吓得魂飞魄散,闭着眼睛尖叫不休,“啊啊啊……救命啊……杀人啦,救命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夜空,毫无意外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酒会里的宾客顿时涌到阳台的入口,全都兴致勃勃地伸长了脖子,看好戏。

    李公子家在c市也算有权有势,这酒会上与他家有着交情的也大有人在,所以在看到李公子被如此欺负,甚至还有生命危险,便有人想要上来阻止……

    可想上前阻止的人刚踏出一步,就被人拉住,一个把红色西服穿得妖娆魅惑的男人在其耳边嘀咕了两句,那人便默默地把自己的脚收了回去。

    且连忙把围在门口的众人全部撵走,甚至还体贴地把阳台的门关上,避免众人偷窥。

    燕家二少人脉广,与众多达官显贵有着深厚的交情,所以他说这陌生的一男一女惹不得,那就一定惹不得!

    “啊啊……救命啊……快来人救我啊……”

    李公子明明听到众人噪杂的声音,可突然又变得静谧无声,他吓得除了尖叫,已不知道该如何自救。

    他身躯倒立,大脑冲血,加上对死亡的恐惧,情绪已在崩溃的边缘。

    看热闹的人,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偌大的阳台,气氛诡异。

    李公子杀猪般的嚎叫此起彼伏延绵不绝。

    他满脑子都是自己掉下去,“肝脑涂地”的惨状……

    严甯微微蹙着眉头,掏了掏耳朵,嫌弃李公子尖锐刺耳的叫声。她歪出头去,像是好奇一般看着被倒悬在护栏之外的李公子,轻轻开口,“闭嘴。”

    “救命啊……杀人了啊啊……”李公子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太恐惧,依旧尖叫不休。

    “你再叫就把你扔下去。”严甯又说。

    她的语调平静淡然,就好像在说“嗯,今晚月色不错”一般云淡风轻。

    李公子恐惧到了极点,闻言更是被吓得魂不附体,叫得越发的歇斯底里,“啊啊啊,快来人啊……救——”

    “松手!”严甯倏地一喝。

    霍冬松了点力,作势要放手一般……

    李公子整个人往下坠了坠,吓得本能地闭上眼睛死死咬着牙齿,不敢再发出丝毫的声音。

    感觉到自己只是颠了颠,并没有一直往下坠,李公子意识到自己还活着,松了口气,但还是半晌都不敢睁开眼。

    “冷静了吗?”恼人的尖叫声终于消失,严甯满意,黛眉松缓。

    李公子极缓极缓地张开眼,惊魂未卜地瞅着严甯,紧紧闭着嘴不敢说话。

    “还叫吗?”严甯轻勾嘴角,似笑非笑,特别友善。

    李公子死命摇头。

    只敢头动,身子不敢动,就怕一不小心把自己摇下去了。

    “真乖!”严甯微笑表扬,然后抿抿唇,大发慈悲地说:“行,你可以说话了。”

    “你你……你什么人啊?你这样做是犯法的……”李公子的声音颤抖得如风中落叶,且带着哭意。

    什么人?

    犯法?

    严甯笑得越发甜腻,抿唇不语。

    李公子不敢乱动,很辛苦地转动目光看看严甯,又看看抓住自己脚踝一言不发的霍冬。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惹上了什么人,但隐约已经意识到,自己麻烦大了……

    阳台动静这么大,他的惨叫声如此凄厉,酒会里的人肯定都知道他此刻的处境,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救他。

    这便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眼前的一男一女,不该惹。

    李公子心惊又疑惑,这个年轻冷艳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严、严小姐,咱、咱有话好好说成么?你你……你先让他把我拉上去成么?”李公子害怕得舌头打结,对严甯苦苦哀求。

    “不成。”严甯轻轻摇头,笑得纯真无邪。

    李公子终于再也受不了了,崩溃哭喊,“我我我、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我再也不敢了,对不起严小姐,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严甯拎了拎裙摆,然后不太雅观地蹲下来,像个顽皮的孩子般笑米米地看着涕泪纵横的李公子,媚声娇嗲,“你错啦?”

    她蹲姿虽然不太雅观,但裙摆拖地,并不会走光,那大大咧咧的模样不止不难看,还多了一丝率真和俏皮。

    “嗯嗯嗯!我错了我错了!!”李公子哇哇大叫,点头如捣蒜。

    严甯像个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的小姑娘,噙着笑漫不经心地问:“错哪儿了?”

    “我……”李公子恐慌迟疑,欲言又止,“我不该……”

    “不该什么?”

    “我不该说带你出去喝酒……”李公子后悔得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如果他没有舌头,就不会说那些带着调、戏意味的话,那样也就不会得罪眼前这个丧心病狂的小魔女。

    “还有吗?”她保持微笑,很有耐心地问。

    李公子声音越来越小,“我不该邀请你参观总统套房……啊……”

    可就算他的声音几不可闻,依旧被霍冬听了个清清楚楚。

    所以“总统套房”四个字一出口,李公子的脚踝顿时传来一阵剧痛,骨头像是快要被捏碎了一般……

    鉴于李公子叫得那么凄惨,严甯抬眸淡淡瞟了霍冬一眼。

    这是从他冲到阳台来救她的那刻到现在,她看他的第一眼。

    她的眼神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冷淡!

    嗯,他与她,走到今时今日,不止他对她冷淡,现在她对他也已变得冷淡。

    霍冬表面如常,冷峻的脸庞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可他的心,此刻却充满了懊恼……

    他不是故意要捏李公子,而是在乍然听到“总统套房”四个字时,他的手不由自主地用了力……

    从那天她打了他,他们就一直没有再说过话。她像是真的对他死了心,不止不再缠着他,还很爽快地答应了六少的安排。

    来c市!

    他是她的贴身保镖,自然得跟着来。

    对于他的跟随,她不置可否,仿佛他跟不跟来对她来说都已无所谓。

    他们开始很有默契地疏离对方……

    昨天在餐厅,他没有跟上去,而是选择在车里默默等候。

    对于他的选择,她什么也没说,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给他一个。

    今天来参加酒会,她亲昵地挽着郁凌恒的手臂,在进电梯之前,她对身后相隔几米的他头也不回地挥了下手……

    示意他不用跟着进电梯了。

    她的意思是,别打扰她与郁家大少爷的相处。

    她终于像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了。

    而他,也终于像个正常的保镖了。

    他该如释重负,可心里却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轻松……

    那天,他故意说了那句不可饶恕的话……

    他容不得别人打他的脸,可他让她打了,因为他知道,那是他应该受的!

    他伤了她的心,她打了他的脸,两清!

    她不再理他,他如愿以偿。

    只是……

    真的是如愿以偿吗?

    这些天,他保持着距离跟在她的身后,默默看着她,只是看着她……

    看着她日渐消瘦,看着她从一个调皮可爱的小逗比变成如今这副冷若冰霜的模样,看着她对嵘岚总裁说“你很优秀我喜欢你”……

    身为总统的贴身保镖,他会很多常人不会的特殊技能,比如唇语……

    这项技能,除了工作需要,他从不滥用,因为他深知“非礼勿视”是作为一个军人最基本的道德修养。

    而昨天……

    他不是故意要偷看她和嵘岚总裁的交谈,可在墨镜的掩饰下,他的眼角余光根本就不听大脑的指挥,像是有自己的意识般,不由自主地瞟向三楼之上……

    对!虽然他没有在餐厅,却依旧“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

    他觉得自己变得好矛盾,看到六少借故离开,看到她和郁凌恒独处,他竟不由自主地偷“听”起来,可“听”完之后,却又后悔……

    她对郁凌恒说,没关系,我喜欢你就行了……

    她夸郁凌恒人帅、钱多、家世好,完全符合严家女婿的所有标准……

    她还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只有身份的匹配,感情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他看着她的嘴,张张合合,吐出一个个冷漠残忍的字眼。

    她终于幡然醒悟,终于知道门当户对的重要性,终于知道只有彼此是同一类人感情才有发展的空间。

    她说的全是事实,可他却觉得无比锥心……

    他不停地抽烟,用尼古丁麻痹自己心里的酸楚,用墨镜掩饰着自己的真实情绪,他拼尽全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

    身份的差距,家人的阻挠,以及还未出现却一直存在的隐患,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对她,望而却步。

    他告诉自己,长痛不如短痛,就这样放下,不管是对她,还是对自己,都好!

    不想再自寻烦恼,所以今晚他一直与她保持着距离,就算看到她和一个陌生男人在阳台相谈甚欢,也尽量不去读解他们的谈话内容。

    他只是远远守着,确保如果她有危险的话自己能及时解救即可。

    因为没有“偷听”他们的谈话,所以在乍然听到“总统套房”四个字时,他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手就不自觉地狠狠一紧。

    竟捏得李公子哇哇大叫。

    接收到她朝自己投射过来的目光,霍冬的心,不由自主地漏跳一拍。

    从那一巴掌之后,这么多天了,她看他的次数,屈指可数。

    此刻,她那淡漠的目光,饱含着一抹讥诮,似是在嘲讽他的失控……

    严甯的确是在嘲笑霍冬,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嘲笑他什么。

    匆匆一瞥之后,严甯从霍冬的脸上收回目光,转而落在李公子那张涕泪纵横的脸上,娇滴滴地吐字,“你刚不是说喜欢我的吗?”

    “不敢了不敢了,我不敢了……”李公子把头摇得如同拨浪鼓,哭得凄惨又无助。

    他不想死,尤其不想高空坠落而死。

    “你不喜欢我啦?”她蹙眉,微微嘟起红唇,一副失望幽怨的模样。

    “不喜欢了不喜欢了!”李公子闭着眼睛继续摇头。

    “你骗我啊?”她眸色微冷,脸上已现微愠。

    “……”李公子后知后觉,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

    严甯美丽的小脸沉冷下来,抬头挺胸,以一种睥睨众生的高姿态冷睨着李公子,“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别人欺骗我的感情了!”

    欺骗感情?

    李公子呼吸一窒,忙不迭地大呼冤枉,“我我……我没有啊……”

    “你刚才说喜欢我现在又说不喜欢我了,这不就是在欺骗我的感情吗?”七格格不依不饶,冷艳的模样再也勾不起李公子的兴趣,只有满满的恐惧。

    “……”李公子泪流满面,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护了。

    “我再问你一次啊,你这次可要想好了再回答哦!”严甯垂着眼睑甜腻轻吐,一边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裙摆,一边缓缓站起来,然后双手搭在护栏上,噙笑低头,望着李公子,“你喜欢我吗?”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李公子没有一丝犹豫,把头点得如小鸡啄米。

    “你说你愿意为我上刀山、下火海,肝脑涂地、粉身碎骨……是真的吗?”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

    严甯撅嘴,苦恼,“可是我不相信你怎么办呢?”

    “……”李公子欲哭无泪地看着一脸天真的严甯,感觉自己快被这个小魔女玩儿坏了,“那那、那你要……要怎样才相信啊?”

    “你知道我是谁吗?”严甯甜甜一笑。

    李公子一怔,然后老实摇头,“不不……不知道。”

    “我叫严甯,严楚斐是我哥。”严甯轻轻地说,然后在看到李公子的脸瞬时变得惨白如纸时,她还故意很和善地问他,“听过严楚斐这个名字吗?”

    李公子吓得完全说不出话了。

    严、严楚斐?

    哪个严楚斐?

    帝都那个严家?

    在这一瞬间,李公子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没人敢来救自己了……

    当今总统的亲侄女,随敢惹啊?!

    他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居然有眼无珠地惹上了皇亲国戚。

    “知道他是谁吗?”严甯眉眼弯弯,还在问。

    李公子狠狠咽了口唾弃,强忍着心里的绝望和恐惧,可怜兮兮地哽咽,“……知、知道。”

    严甯笑笑,突然轻叫一声,“啊!”

    李公子一颤,满眼恐慌。

    严甯唇角的笑靥越发美丽,“我想到一个办法,可以证明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她明明笑得很美,李公子却觉得背脊发凉,内心惊悚不寒而栗。

    “什么办……办法?”从他倒悬在护栏外的那刻起,他的舌头就没捋直过。

    严甯对他抬了抬下巴,“你愿意娶我吗?”

    “啊?”李公子错愕。

    霍冬看了严甯一眼。

    “愿意吗?”严甯专注地看着李公子,浅笑嫣然地重复问道。

    “愿、愿意。”李公子硬着头皮撒谎。

    嗯,撒谎。

    他不愿意!!

    像她这么可怕的女人,娶回家干吗?找虐啊?

    他是喜欢美人,可不是喜欢蛇蝎美人啊!!

    但此时此刻,他又不敢说不愿意,万一严七格格恼羞成怒了……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啊!

    所以只能撒谎,先骗过去再说。

    严甯,“那你愿意为我死吗?”

    “啊?”李公子瞠大双眼。

    “愿意吗?”严甯笑靥如花,明媚动人。

    “这个……那个……严、严小姐……”李公子又想哭了。

    见他凄凄艾艾,她的甜笑变成冷笑,没有丝毫温度的目光看起来阴森又恐怖,“连为我死都不愿意,又怎么能证明你是真的喜欢我呢?”

    “我我……”

    严甯挑眉,轻咬着红唇望着夜空,手掌托着下巴做思考状。几秒之后,她垂眸看着李公子,笑米米地说:“这样吧,我把你扔下去,不管你是死了还是残了,我都嫁给你,怎么样?”

    “……”李公子脸如白纸,吓得翻白眼。

    霍冬皱眉,忍不住又看了严甯一眼。

    严甯目不斜视地盯着李公子,脸上的笑靥敛去,严肃而认真,“你若死了,我为你终身守寡!你若残了,我就一辈子伺候你守着你!好不好?”

    李公子已经被骇得完全说不出话了。

    不不不……不好!!

    肯定不好啊!

    他不想死也不想残啊啊啊啊!

    这里可是八楼啊!!

    他又不是铁打的,他这是血肉之躯啊,从八楼掉下去怎么可能不死?

    几秒之后,见李公子不说话,严甯俏皮地撅撅红唇,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