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56章:这就叫一见钟情
    ……

    次日。

    严甯长发高挽,妆容精致,身穿一袭冰蓝色百褶长裙,露出大片雪白的背部肌肤,配上一张没有表情的小脸,整个人看起来像朵带刺的蓝玫瑰,高贵冷艳又性感神秘……

    酒会很成功。

    衣香鬓影,杯觥交错,达官显贵、名门富豪处处可见,人来人往中,融洽和谐的谈笑声此起彼伏,让整个酒会热闹非凡。

    严甯手持香槟,漫不经心地浅抿,站在靠近阳台的角落,目光淡漠地看着不远处的郁凌恒。

    十分钟前,她挽着郁凌恒的臂弯高调出现,俊男美女的组合,气场十足,轻松成为成全场的焦点。

    那一刻,作为郁凌恒的女伴,她接收到无数艳羡和妒恨的目光,莫名其妙便成了酒会里所有女人的公敌。

    面对那么多不友善的瞪视,她依旧优雅冷艳,坦然自若不甚在意。

    然而很快,那些艳羡妒恨的目光就变成了幸灾乐祸,因为没过一会儿,她就成了一个“弃妇”。

    郁凌恒在和别的商业伙伴闲聊,而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只围绕着一人……

    云裳!

    他说那个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的女人是他的前妻。

    电梯里她们已经打过照面了。

    刚才上来的时候,她亲昵地挽着郁凌恒进入电梯,电梯门正要关闭时又进来一个女人,巧得很,这个女人正是郁凌恒的前妻。

    当时她不知道,还一个劲儿地逼问郁凌恒愿不愿意跟她交往。当着云裳的面,郁凌恒答应不是拒绝也不是,被气得半死。

    郁凌恒似乎被逼急了,也似乎是别有用意,莫名其妙地问了她一句“你有没有初恋”……

    初恋?

    她当时愣了一下,脑子里在那瞬间浮现出一张冷峻刚毅的脸庞,但一秒之后,她回答“没有”。

    嗯,她没有初恋!

    曾经那些混淆视听的“恋爱史”根本就算不上恋,而霍冬……

    霍冬与她,从头到尾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她又怎么有脸说是“初恋”?

    然后郁凌恒又问她“你心里就没有喜欢的人”?

    她几乎没有考虑就对他说“有啊!我这不是喜欢你么!”……

    瞧!只要她想骗,她也是可以把谎话说得面不改色的。

    她没有正面回答郁凌恒的问题,而郁凌恒的注意力全在云裳身上,也根本就不在乎她的答案。

    然后在电梯到达八楼的时候,云裳佯装崴脚扑进郁凌恒的怀里,她这才看出了一点端倪。

    于是她问郁凌恒“她是谁?你认识吗?”,当时郁凌恒又爱又恨地瞪着云裳的背影,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我前妻”三个字!

    她当时心里就了然地哦了一声,原来她就是云裳啊……

    很美!

    严家七格格骄傲自负,几乎就没夸过谁,但郁凌恒这个前妻,却让她非常艳羡欣赏。

    同样身为女人,云裳却有个这么爱她的前夫,所以怎能不让人羡慕妒忌呢!

    郁凌恒很爱他的前妻,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出来。

    至于云裳……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云裳应该也是深深爱着郁凌恒的。

    在郁凌恒说云裳是他前妻的那瞬,她终于明白,云裳从进入电梯时就对她那股莫名的敌意是为什么了。

    因为她姿态亲昵地挽着郁凌恒,云裳吃醋了!!

    她不解又好奇,郁凌恒和云裳明明深爱着彼此,为什么会走到离婚这一步?

    严甯优雅举杯,轻啜一口,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着郁凌恒,一边胡乱想着。

    周围有人在窃窃私语,几个无聊的名媛贵妇在小声议论她是从哪儿钻出来的狐狸精,居然无声无息就把刚刚才恢复单身的郁家大少爷给霸占了去。

    严甯想,这里是C市,这些井底之蛙不认识她严家七格格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正当几名长舌妇议论得热火朝天时,云裳突然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身后还尾随着一个英俊邪魅的男人……

    郁凌恒在看到有男人尾随他美丽的前妻,目光顿时充满了妒恨,立马也跟了上去……

    严甯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其他好事者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于是本是羡慕妒忌恨的议论声就变成了讥诮。

    自然是讥诮她这个狐狸精还没来得急施展媚术收服郁大少的心,就被郁大少晾在这里坐了冷板凳。

    她毫不在意,对那些饱含奚落和嘲讽的目光视若无睹,自顾自地抿着杯中的香槟。

    不在乎,便能刀枪不入!

    她对郁凌恒没感觉,所以这些无聊的长舌妇就算把话说得再难听,也伤不了她分毫。

    虽然无所谓,但那些女人的声音着实聒噪,污染耳朵也挺对不起自己的。严甯举止优雅地从路过身边的服务生的托盘里换了一杯酒,然后转身去了阳台,想要呼吸一点新鲜空气。

    郁凌恒没回来,她也不便离开,而且回去酒店也只能发呆……

    怎么生活……就变得这么无趣了呢?

    哥哥有事离开C市去了别处,把她托付给了郁凌恒,所以今晚她才会挽着郁凌恒的手臂出现在这里。

    她知道,哥哥是故意的。

    故意说有事,故意把她留在这里,故意让郁凌恒照顾她,目的,自然是想要给她和郁凌恒多点了解彼此的机会。

    妩媚慵懒地侧身倚着护栏,严甯目光空洞地看着夜空,了无生气的模样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突然,身后有脚步声轻轻响起,有人正朝她靠近。

    她眼底划过一丝恼怒,因不想被人打扰。

    漫不经心地缓缓转头,她回眸淡淡地看了一眼。

    是个陌生的年轻男子。

    “嗨!美女!”

    在她的目光投射过去的那瞬,男子趁机跟她打招呼,一双带着颜色的眼睛将她从头看到脚,最后落在她的月匈前……

    那目光,直接而放肆。

    冰蓝色百褶长裙,V领的设计,不算很深,却让她的深沟若隐若现,更显神秘you惑,越发撩人……

    男子一边打招呼一边朝她走上来,想要搭讪的意图,显而易见。

    严甯神色如常,目光淡漠地看着越来越近的陌生男子。

    男子语气轻佻,目光猥琐,一眼便能看出其二世祖的本性。

    “嗨!”她淡淡回应。

    她没有回敬一声“帅哥”,因为在她看来,前来搭讪的这个年轻男人,挺多只能算是长得不难看罢了。

    严家的人,得天独厚,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容貌气质那是无可挑剔的。

    而在严甯的身边,所见的都是俊男美女,所以眼前这个男人真没法跟她认识的那些男人相比。

    “一个人吗?”男子泛起一抹自认为很帅气很勾魂的魅笑,走到严甯的面前,也学着她的样子慵懒地靠在护栏上。

    “你不是人吗?”严甯轻勾红唇,似讥似讽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笑得妩媚妖娆又讳莫如深。

    闻言,男子双眼瞬时一亮。

    这是邀请?

    见她巧笑嫣然,没有拒绝的意思,男子不由得心潮澎湃,激动得整个人都有点飘飘然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么冷艳高傲的美人,竟如此“平易近人”。

    从她和郁大少进场的那刻起,就已经成了全场男人想要征服以及据为已有的尤物,刚才郁大少还在,他虽心痒难耐却也不敢公然与郁大少抢人,而这会儿郁大少追前妻去了,他自然得好好把握这难得的机会。

    本来没抱太大希望,因为眼前的美人看起来太冷,可这么漂亮的女人难得一见,放弃这样的机会实在有点对不起自己。

    所以郁凌恒一走,他就迫不及待地上前来搭讪了。

    原来美人只是表面冷漠,骨子里却是热情如火,真是让他太惊喜了。

    “美女贵姓?”男子带着颜色的目光时不时地瞟向她的月匈前,谄媚笑问。

    “严!”严甯红唇轻启,言简意赅。

    “鄙姓李,很高兴认识你,严小姐!”李公子对严甯伸出手来,想要握握她的小手,看看是否如想象中一般柔软滑腻。

    严甯垂眸看了眼李公子的手,却并没有伸手与之相握。她转眸看向夜空,只是淡淡发出一声鼻音,“嗯!”

    她忽冷忽热的态度,将李公子的心撩到了极限,越发想要得到她。

    “严小姐有没有兴趣……我们出去喝一杯?”李公子目光贪婪地盯着严甯美丽的小脸,一面不着痕迹地向她靠近,一面不怀好意地建议。

    “出去喝?为什么要出去喝?这里喝不好吗?”严甯眨了眨眼,表情无辜嗓音甜腻,明明是个冷艳逼人的尤物,可此刻脸上那天真无邪的表情却丝毫没有矫揉造作的痕迹。

    “这里人太多……”

    “人多热闹啊!”

    “严小姐不觉得二人对饮……”李公子极力怂恿,看着严甯的目光也越来越放肆,字里行间的暗示已明显无比,“更有趣么?”

    严甯微微挑眉,唇角轻勾,似笑非笑的模样极其勾人,“那李公子想带我去哪儿对饮呢?”

    听着严甯越来越甜腻的嗓音,李公子兴奋得魂都快飞了。

    “这家酒店的总统套房很不错,我带你上去参观参观,怎么样?”李公子冲严甯挤眉弄眼,自以为魅力无边。

    严甯强忍着急欲作呕的冲动,轻蹙着眉头故作不解,娇嗔抱怨,“不是说请我喝酒吗?怎么又变成参观总统套房了呢?”

    明明是个性感尤物,此刻却单纯得如同不韵世事的小白兔……

    李公子被撩得快要……不!是已经神志不清了。

    “我们可以在总统套房里一边喝酒一边欣赏夜景……多完美啊对不对?”李公子激动得双眼发光,情不自禁地朝她越靠越近。

    而随着他的靠近,她没有后退回避,也没有出言阻止,这无疑是给了李公子大大的鼓励。

    对于她的“默许”,李公子当然是乐得顺杆爬了。

    严甯轻笑,明艳动人,“嗯,是挺美的!”你想得挺美的。

    “那还等什么,我们走吧!”李公子兴奋得立马去拉她的小手。

    严甯抬手一扬,微微侧开,嘟起红唇一脸疑惑,“可是李公子……”

    “嗯?”没拉到佳人的手,李公子满心失望,若不是此刻是大庭广众,他真想直接把她扑倒了为所欲为。

    真是个……要人命的小妖精!

    “你为什么要请我喝酒呢?”严甯那张美丽的小脸上,透着三分困惑七分纯真,说不出的迷人。

    李公子的一颗心被撩得快痒、死了,急吼吼地说:“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我喜欢你啊!”

    “我们这才第一次见面耶……”严甯挑眉,故作惊讶地轻呼。

    “这就叫一见钟情!”李公子言辞笃定,一副煞有其事的认真模样。

    严甯勾唇,无声冷笑。

    她单臂环胸,漫不经心地轻轻摇晃着杯中酒,接着把杯子举到鼻端,优雅妩媚地嗅着酒香,半晌才抬眸看他,“你真喜欢我?”

    “嗯!真喜欢!”李公子用力点头。

    漂亮女人谁会不喜欢?

    他当然喜欢!

    他最喜欢漂亮的女人了!!

    尤其是像她这种表面看起来高贵冷艳的女人,更是能激发男人的征服欲好吗!

    看着眼前奥凸有致的冷美人,李公子忍不住浮想联翩,他迫切地想要看一看她在牀上是否如他想象中那般热情……

    “可喜欢我的人很多诶,他们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你呢?你能为我做什么?”严甯苦恼地皱眉,一副选择太多难以抉择的模样。

    “我也什么都愿意为你做!”李公子立马表态。

    “是嘛?”严甯媚眼如丝,声线越发甜腻。

    “当然!”李公子言辞凿凿,一本正经信誓旦旦,“只要严小姐给我一个机会,我愿为你上刀山下火海,肝脑涂地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严甯噙着微笑,看着把情话说得信手拈来的李公子,“当真?”

    “绝无虚言!”李公子就差举手发毒誓了。

    严甯不语,唇角的笑,变得意味不明。

    李公子已急不可耐,壮着胆子朝她靠近,一只手带着铯情的意味悄悄抚上她的后腰,“走吧宝贝儿,跟哥哥喝酒去——喝!”

    他话音未落,冰冷的酒毫无预兆地泼在了他的脸上。

    惊得他狠狠抽了口凉气。

    李公子有点懵,一时间竟反应不过来,有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茫然。

    足足愣了五秒,李公子才皱眉看着神色如常的严甯,“你干什么?!”

    他尽量让自己冷静,隐忍着没发火,因为他猜不透她这到底是在跟他调、情还是翻脸……

    就快到嘴的天鹅肉,他舍不得放弃,所以在没弄清楚她的意思之前,他不想发脾气把她吓走。

    万一她只是调皮跟他闹着玩儿呢……

    严甯轻撅红唇,摇了摇手里的空杯,巧笑嫣然美目盼兮,纯真又无辜看着李公子,媚声娇嗲,“你不是要喝酒吗?我请你喝呀!”

    瞧!她果然是跟他闹着玩儿的!

    看到严甯笑靥如花,并无冷脸的痕迹,李公子大大地松了口气,心里的郁闷和怒气顿时一扫而空。

    他想,被她泼了酒,损了面子,大不了一会儿在她身上多使点恶劣的花招就行……

    李公子认定了严甯是在跟他调、情,心下大喜,言行举止顿时更加放肆。

    他的手再度朝着她细得不堪盈握的腰肢伸去,“你这个调皮的小妖精,别这么心急呀,等我们到了总统套房——”

    啪嚓!

    “啊……”

    李公子话未说完,严甯手中的红酒杯就砸在了他的头上。

    透明的酒杯,应声而碎。

    李公子惨叫一声,捂住脑门往后连退数步。

    手心湿润黏糊,李公子狠狠一震,下意识地放下手一看……

    满手鲜血。

    “听说酒里加点血味道会更好,怎么样?好喝吗?”

    严甯勾着唇角,妩媚妖娆的笑靥里夹杂着一丝嗜血的味道,嗓音听起来明明又娇又甜,却又莫名让人觉得背脊发凉,有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李公子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严甯,怔在当场。

    前一刻还满心欢喜,这一瞬,他竟心生怯意。

    他的心里突然冒出一个疑惑,这个冷冰冰的女人……神经没问题吧?

    她把他打得头破血流,居然还能笑得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如果这样还叫调、情的话,那她肯定心理不正常。而如果不是调、情,那就只能说明……

    他被一个女人揍了。

    他堂堂李公子,在C市虽算不上赫赫有名但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现在竟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爆了头,传出去他还有什么脸在C市混?

    思及此,李公子震怒,“M的!你这个疯女人,你敢打我?!”

    李公子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严甯破口大骂。

    “嗯,打了。”严甯笑靥如花,大大方方地点头承认。

    “你TM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敢打我?!”李公子双目圆瞪,看到严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更是怒不可遏。

    听着李公子的叫嚣,严甯笑得更美了。

    她姿态慵懒地继续倚着护栏,悠闲自得的模样像是在欣赏什么好玩儿的事儿,一点也没有伤了人的愧疚和自觉。

    仿佛爆人的脑袋对她来说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你这个臭三八!!”

    李公子见严甯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加上额头鲜血直流,不由得气急攻心。

    天鹅肉没吃到,还被爆了头,李公子的心情郁闷到极点。

    他恼羞成怒地大吼着,同时气势汹汹地阔步上前,扬手就朝着严甯那张精致美艳的小脸上扇去……

    看着李公子的手掌凶狠地朝自己打来,严甯笑靥依旧,一动不动。

    她气定神闲,毫无惧意,甚至连眼都没有眨一下。

    就在李公子的手即将扇在严甯脸上的千钧一发间,一道高大的身影如闪电般出现在阳台。

    李公子甚至还来不及看清来人是谁,他的手腕就被人捏住,下一秒——

    咔嚓!

    “啊——”

    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响起的同时,是李公子杀猪般的哀嚎。

    嗯,李公子的手,断了!

    而李公子被硬生生折断的手,正巧是刚才摸过严甯后腰的那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