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54章:如果非要你负责呢
    严甯单手摁住胸口的被子,急得冲他喊:“霍冬你生气了啊?你别生气啊……喂!霍冬,冬冬……”

    冬冬……

    霍冬的心,狠狠一颤,脚下顿时一乱,微不可见地踉跄了下,被她雷得差点自己把自己给绊倒了。

    “冬冬”这两个字,是两年半前在岩洞里,意乱情迷时,她非要给他取的昵称……

    当时,他嫌恶心,不许她叫,她却像是好玩儿一般,非要“冬冬冬冬”叫个没完,叫得他头皮发麻,唯有在她身上狠狠使劲儿,把她的声音撞得支离破碎,撞得她除了尖叫再也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字眼为止。

    她这突然又叫他一声“冬冬”,无疑是在提醒他,他们曾经做过些什么……

    而,越是清晰的记得曾经的一切,此刻的他,越是不敢留下。

    连头都没敢回,他仅仅只是顿了顿,就快速奔出门外。

    呯!

    巨大的关门声响彻整个严宅。

    他不是故意要把门摔这么响,是他心太乱,没控制好力道。

    在她这样刻意制造的意外面前,他越来越无法淡定。他想,他再也不可能像最初那样,她给他吃了那种药,他还能在紧要关头踩急刹……

    现在的他,是肯定做不到的!

    “欲”这种东西,没有经历过还好,可一旦尝过那蚀骨逍魂的滋味儿……

    便再也忘不了!

    什么叫食髓知味,在吃过她之后,他终于有了深刻的体会。

    那些美好的瞬间,让他像着了魔似的,看到她就忍不住想……

    他觉得自己心里住着一个魔鬼,这个小魔鬼正试图一步步掌控他的灵魂,想要把他的身和心都彻底摧毁。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拿她没辙,他既斗不过心魔也斗不过她,所以,只能逃。

    关门声巨响,把严甯吓得抖了一下。

    她蹙着眉咬着唇,看着关闭的房门,想着他近乎落荒而逃的模样,唇角忍不住一点一点地往上扬。

    整个人往后一倒,她仰面躺着,喜笑颜开地看着天花板,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其实这样撩他,她是害羞的,可是他的性格那么闷,如果她不主动的话,那他们一辈子都只能在原地踏步,永远都不会有进展。

    所以痛定思痛之后,她决定豁出去了,非要撩到他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不可!

    她时间不多,哥哥只给了她三个月,若这三个月里再搞不定他,到时候家人的阻止会让他们本就布满荆棘的路更加难以前行。

    她没时间也没闲情跟他慢慢耗,她要速战速决,哪怕不择手段,哪怕抛弃骄傲,哪怕不要脸,也在所不惜。

    瞧,其实他也并非如他表面那般无动于衷的。

    她不过是随便试探一下,他就完全不见了往日的沉稳冷静,可见迟勋说得没错,他的心里是有她的。

    如果他们之间真的只是她一厢情愿,如果他对她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那他对她冷酷无情她还想得过去,可他明明对她有情,为什么非要狠心推开她?为什么就是不肯爱她?为什么要为了门第观念和大男子主义而牺牲她的爱情和幸福?

    她不服!

    她偏不!

    她非要跟老天爷斗到底!

    她就要让他爱她,只爱她,永远爱她!

    嗯,一定要!!

    她一直相信一个道理,那就是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有收获。

    哼!她还就不信了,凭她貌美如花的严七格格会搞不定一个闷骚矫情的男人!

    霍冬啊霍冬,我就看你还能撑多久!!

    ……

    严甯自信满满,觉得拿下霍冬指日可待,然而,老天爷似乎总喜欢跟她作对……

    几天后,她的伤口结痂,可以行动自如了。

    时值周末,严楚斐回家。

    六阿哥刚进家门,便与正要出门的霍冬打了个照面。

    “去哪儿?”严楚斐瞟了眼拿着车钥匙的霍冬,随口问道。

    霍冬,“出去买点东西。”

    严楚斐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然后霍冬出门,严楚斐则进入客厅。

    看了一圈,没发现妹妹的身影,严楚斐微微拧眉。

    “七仔?”他对着楼上扬声大喊,暗忖,都快中午了妹妹不会还在睡懒觉吧。

    “哥,我在后院。”

    立刻的,严甯的声音从后花园飘进来。

    严楚斐去到后院,看到妹妹正背对着他蹲在花园角落的水龙头前。

    “哥你回来啦!”

    听到脚步声,严甯回头,甜腻腻地喊了声。

    “你干吗?”严楚斐微拧着眉头看着有些不修边幅的妹妹,一边走上前去,一边随口问道。

    “给八戒洗澡。”严甯微微侧身,让哥哥看到正浑身*的八戒。

    “腿好了?”严楚斐瞟了眼妹妹受伤的位置。

    “好了。”严甯笑米米地点头。

    “那我给你订机票了。”严楚斐立马又道。

    严甯被哥哥没头没脑的一句弄得有点懵,抬头,目光茫然地仰望着哥哥,“啊?啥机票?”

    “当然是去C市的机票啊!”严楚斐俊脸一沉,不悦轻喝。

    “C市?我去C市干吗?”严甯眨了眨眼,一脸莫名其妙。

    “……”严楚斐气结,狠狠磨了磨牙,满眼警告地瞪着妹妹,“严七仔,你再给我装傻试试!”

    被哥哥一瞪,严甯猛地反应过来,瞠大双眼错愕地失声轻叫,“哥你当真啊?”

    “当然!”严楚斐斩钉切铁,态度坚定。

    严甯蹙眉,缓缓站起身来,随手关掉水龙头,然后不满地看向哥哥,“你说过给我三个月的!”

    八戒在麻麻起身关掉水头之后,本能地摆动身子,狠狠甩着身上的水渍。

    严楚斐狠狠拧眉,嫌弃地瞪了八戒一眼。

    烦!甩了他一脚的水。

    “七仔,你怎么就不死心呢?别说三个月,就算三年、三十年,他都不会娶你的!!”严楚斐斜睨着妹妹,没好气地冷哼道。

    “你胡说!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娶我?!”严甯一张俏脸瞬时冷若寒冰,气愤填膺地反驳哥哥。

    本来还蛮不错的心情,被哥哥一句话就破坏得彻彻底底。

    她满腹怨怼,恨死哥哥了,她不懂为什么她最亲最爱的人总是要泼她冷水?为什么就不能给她一点鼓励呢?

    知道妹妹又恨上自己了,严楚斐也恼火得很,俊脸也不由阴沉了下来,“七仔,你到底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他永远都不会为你改变,你怎么就认不清这个事实呢?”

    在感情里,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眼看妹妹非要往火坑里跳,严楚斐又怎么可能真的袖手旁观。

    气氛僵凝,空气中隐隐飘荡着火药味。

    “你是回来跟我吵架的吗?”严甯冷冷看着哥哥。

    严楚斐重重一叹,苦口婆心地说:“七仔,哥怎么舍得跟你吵架呢,哥也希望你能幸福快乐,不然我最近为什么要帮你?”

    “你哪有帮我?”严甯愤愤叫道。

    他不添乱她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哥给你们争取相处的机会,哥配合你演戏,这些难道不是在帮你?”严楚斐恼了,用类似“忘恩负义”的眼神看着妹妹,谴责妹妹的没良心。

    严甯冷冷一笑,“严楚斐,你不用把话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明明就不喜欢他!”

    “对!我是不喜欢他!”严楚斐大方承认,愤慨又无奈,接着又是一声重叹,“可你喜欢他啊,只要他对你好,我也可以勉为其难接受他的。可他对你好吗?”

    他当然不喜欢那只闷冬瓜,只知道欺负他妹妹的人,他凭什么要喜欢?!

    “他对我很好!!”严甯大喝。

    “好在哪儿?”严楚斐冷笑。

    好在哪儿……

    严甯哑口无言。

    面对哥哥嘲讽的目光,严甯心里很难受。她很想反驳哥哥,可底气不足的她,根本找不到话跟哥哥据理以争。

    霍冬对她好吗?

    不好啊!

    她卯足了劲儿想要靠近他,他却拼了命地把她往外推。

    “严楚斐,我不想跟你吵!”严甯把头撇向一边,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平心静气”地冷冷说道。

    可严楚斐不想就这样放过妹妹。

    “七仔,咱们可是说好了的,我只给你三个月,这三个月里如果他不能让我满意,我是不会同意你们的!”严楚斐不急不缓地淡淡吐字。

    闻言,严甯顿时就火冒三丈了。

    蓦地把头转回来,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专横武断的哥哥,言辞尖锐的冷嗤道:“严楚斐你真的很奇怪耶!是我跟他在一起还是你跟他在一起啊?他为什么要让你满意啊?我自己选男人我自己满意就行了凭什么非得让你满意?!”

    妹妹的语气毫不客气,充满着不屑和指责,一贯霸道的严楚斐却并不生气,只是看着妹妹淡淡轻哼,“怎么?你这是要反悔?”

    “我——”

    她想说“我就是要反悔你能怎样”,可她刚一开口,就被哥哥冷冷抢断。

    严楚斐危险地半眯着黑眸,说:“七仔,你敢对自己说过的话反悔我就敢告诉霍冬你最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演戏骗他!”

    “严楚斐你敢!!”严甯大怒。

    “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严楚斐冷飕飕地吐字。

    “你!!”严甯气结,狠狠咬紧牙根攥紧双手,气急败坏却又不敢真的挑战哥哥的权威。

    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兄妹俩冷冷看着对方,谁也不肯让步。

    沉默半晌,严楚斐勾唇冷笑,特别平心静气地说:“七仔,你知道你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吗?”

    严甯狠狠剜了哥哥一眼。

    “因为你心里很清楚,我才是对的!”严楚斐语气散漫,却格外笃定。

    严甯哑口无言。

    她心生忐忑,却不愿服输。

    不!确切地说,是她不敢服输,因为一旦承认自己输了,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她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哪怕这条路是错的,哪怕这条路的前面是悬崖,哪怕她继续走下去只会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她也必须逼着自己走下去。

    因为,她早已没有回头路。

    她把自己完完全全地给了那个男人,她又怎么甘心就这样放手?

    她做不到!

    迟勋说过,放不开,是因为不够痛,等痛得受不了了,自然就会放手了……

    那她就等着受不了的那一天吧!

    严楚斐说完,唇角泛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然后转头看向花园和客厅相接的入口,“哟!这么快就回来了。”

    严甯狠狠一震。

    猛地回头,顺着哥哥的视线望过去,果然看到不远处正僵立着一抹高大挺拔的熟悉身影……

    “霍冬……”她恐慌无措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小脸煞白,失声喃喃。

    霍冬拿着一瓶崭新的沐浴露,沉稳冷静不急不缓地走上来。

    走到他们兄妹俩的面前,霍冬直视着严楚斐,“六少,我可以跟七小姐谈谈吗?”

    听着他冷漠疏离的语气,严甯的心,狠狠抽搐。

    又慌又乱又痛。

    “可以啊!”严楚斐豪爽点头,特别善解人意地说:“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两个小时内是不会回来的,你们慢慢聊!”

    霍冬微微敛下眼睑,“谢谢!”

    严楚斐看了眼妹妹,得到的却是妹妹充满恨意的回视,他也不恼,宠溺地拍了拍妹妹的小脑袋,然后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后院。

    长痛不如短痛,为了能让妹妹早点清醒,他不在乎扮演坏人的角色。

    不管是试探也好,是棒打鸳鸯也罢,反正他这个做哥哥的,不能眼睁睁看着妹妹一直吃亏。

    严楚斐离开,后院便只剩下严甯和霍冬。

    霍冬把手里的沐浴露递给严甯,“突然想起来,上次多买了一瓶放在车里,正好,不用出去买了。”

    刚才,她给八戒洗澡,却发现八戒的沐浴露不够用了,便让霍冬出去买。

    哪成想,他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霍冬,你听我解释……”严甯怯怯地看着眼前神色自若的男人,满心慌乱。

    “先给八戒把澡洗完,我们再谈,好吗?”他目光柔和地看着她,语气特别平静。

    严甯的心,越发不安。

    她可以说不好吗?

    他太冷静了,冷静得让她害怕。

    怎么办?他一定是什么都听到了吧,一定是知道她这几天都在演戏骗他故意撩他了吧……

    可是他为什么不生气?

    他不是应该大发雷霆的吗?他不是应该疾言厉色地骂她不要脸的吗?他为什么这么冷静?

    霍冬说完,蹲下去把八戒捉到水龙头下,继续给八戒洗澡。

    严甯僵在原地,心,已然乱成一片。

    她知道,他越是冷静,便表示事态越严重。

    她心乱如麻,愣愣地看着动作娴熟地给八戒洗澡的男人,拼命想着该怎么挽救,可她的大脑此刻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了。

    一会儿后,霍冬站起来,关掉水龙头。

    八戒一边摆动着身子甩着身上的水渍,一边跳到旁边去自己玩,识趣地给粑粑麻麻一个独处的空间。

    严甯可怜巴巴地望着脸色平静的男人,低声下气地讨好,“霍冬,你别生气,你听我解释——”

    “你不用解释,我都听到了!”霍冬轻轻吐字,很冷静,眼底看不出丝毫的怒气。

    可是他越这样,严甯越觉得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严甯害怕得狠狠咽了口唾沫,“我……”

    “七小姐!”霍冬缓缓开口,一字一句,冷漠疏离,“谢谢七小姐的厚爱,霍某配不上你,所以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好吗?”

    严甯心如刀割,眼眶立马就红了。

    “对不起!我说对不起行吗?求你别说这样的话……”她忍不住哽咽,近乎哀求地看着他。

    “你没错,不用说对不起。”他轻轻摇头,表情淡漠。

    严甯的眼底迅速蓄满水雾,难过极了,“不!我错了,我不该骗你——”

    “没关系,反正我也骗过你,我们扯平了。”他淡淡一笑,真的是一副“没关系”的表情。

    她慌了,怕了,颤抖着小手想要去拉他的袖子,却被他果断避开。她更是悲从中来,狠狠哽咽,“霍冬,我知道你生气,你可以骂我的,如果你还是不解气你也可以打我——”

    “七小姐!”他倏地轻喝,冷冷阻断她,说:“霍某或许没别的本事,但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你的身份如此矜贵,霍某真的高攀不上!”

    他一口一个“七小姐”,誓要将他们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

    严甯不想这么卑微,不想变成爱情的傀儡,可面对他的冷漠和疏离,她再也伪装不下去。

    她害怕,害怕就此失去他……

    “霍冬,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我往外推?你心里明明有我的!!”她怨愤,她委屈,她不甘,红着眼死死看着他,难过地质问。

    “七小姐你错了,我心里除了自己,谁都没有!”他冷冷看着她,对她难过的模样无动于衷,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他说,我的心里除了自己,谁都没有……

    她笑了,笑得极尽苦涩,深深看着他,声音里饱含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霍冬,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一直把我往外推,等你哪天把我推远了,或许你就再也拉不回来了……”

    “我不会拉你,因为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他没有一丝犹豫,不等她落音,就冷酷无情地说道。

    求之不得……

    严甯脸如白纸,心如刀绞。

    狠狠咬唇,她收起悲伤,冷冷看着他,“如果我非要你负责呢?”

    “负责?”霍冬微微皱眉,目光淡漠地睨着她,“七小姐要霍某负什么责?”

    “两年半前在岩洞里……”

    “这种成人游戏七小姐不是驾轻就熟的吗?”

    她话未说完,他就冷冷抢断。

    严甯呼吸一窒,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如遭雷劈。

    他……说什么?

    难忍心中的悲愤,她抬头挺胸冲他怒声大喝,“游戏?霍冬,那是我的第一次!!”

    “阅人无数的七小姐还有第一次吗?”

    啪!!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