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52章:对自己没信心
    “我去!本人比杂志上的宣传照还帅啊!”

    “有兴趣?”严楚斐挑眉睨着妹妹。

    几乎是立刻的,兄妹俩都感觉到旁边射来一道冷厉的目光……

    “呵呵!”严甯抬手,佯装随意地拨了拨额前的刘海,目光一直盯着手机屏幕,意味不明地干笑了两声。

    “刚离婚。有兴趣哥给你牵线。”严楚斐倒有点兴致勃勃的,冲妹妹挤眉弄眼,怎么看怎么像是一肚子坏水儿的模样。

    “有老婆了啊?”严甯瞠大双眼,惊讶轻叫。

    她一脸“哎呀这么帅这么棒的男人怎么就有老婆了呢”的惋惜表情……

    “不是跟你说刚离了么?人家现在恢复‘单身’了好吗!”严楚斐强调“单身”二字。

    严甯轻撅红唇佯装不悦,“严楚斐,有你这么当哥的么,居然给自己妹妹推销二手货!”

    “郁凌恒就算是二手货,那也是天下女人趋之若鹜挤破了头都想抢到手的无价之宝好吗!”严楚斐瞥了妹妹一眼,那眼神好似在嫌弃她有眼无珠。

    “切!”严甯翻了个白眼,不屑冷嗤。

    严楚斐本来是开玩笑的,目的是想刺激一旁默不啃声的霍冬,可说着说着,他竟然真的有种想要撮合妹妹和好兄弟的念头……

    因为在他心里,放眼天下好像也就只有郁凌恒这种家世好、人品好、能力好的男人才勉强配得上他的妹妹。

    郁凌恒离了婚,妹妹待字闺中,两人目前都是单身,正好!

    反正他觉得,现在随便抓个男人出来都比霍冬强!

    他不是看不起霍冬,相反,他很欣赏霍冬,他也深信假以时日霍冬一定会有成就,但是,他不满意霍冬对妹妹的态度。

    明明在乎,却不敢争取,这样下去妹妹早晚会被伤得体无完肤。

    霍冬做兄弟可以,做妹夫……差劲儿!

    所以,内心来说,他是不赞同妹妹跟霍冬在一起的,可妹妹对霍冬情有独钟,一副非霍冬不嫁的模样,他也没辙。

    现在突然发现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适合妹妹的男人,又是自己相交多年的好兄弟,严楚斐觉得自己必须要好好撮合一番。

    不能让他家美丽动人乖巧可爱的七仔吊死在霍冬这一棵歪脖子树上!

    严楚斐越想越激动,屈起食指亲昵地刮了刮妹妹的脸颊,“说真的,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严甯没放在心上,漫不经心地反问。

    “人啊!”严楚斐用下巴点了点妹妹手里的手机屏幕。

    严甯微微蹙眉,抬起眼睑看了看哥哥,然后又举起手机到眼前,以一种挑剔的目光打量着照片里的郁凌恒,半晌后,挑不出毛病,点头,“长得倒是蛮帅的。”

    “什么蛮帅?人家这是相当的帅好吗!!”严楚斐此刻恨不得把好哥们儿夸成天上有地上无,好让妹妹移情别恋。

    “嗯,相当帅!”严甯点头表示赞同,然后笑米米地看着严楚斐,很狗腿地补上一句,“不过跟我哥比起来还是要差点!”

    “油嘴滑舌!”被妹妹夸,严楚斐受用得很,唇角情不自禁地溢出满足的笑意,修长的食指在妹妹额头上轻轻戳了一下,接着一本正经地说:“哥跟他交情不错,对他也算知根知底,你若跟了他,哥放心!”

    严甯挑眉,略显惊讶地看着突然变得认真严肃的哥哥。

    他这是来真的啊?

    严楚斐眼含宠溺地看着妹妹,极力游说,“郁凌恒这人吧,是真不错!不止人长得帅,家世也好,年纪轻轻就全面接手嵘岚,且让嵘岚业绩蒸蒸日上,可见他能力有多强,所以他绝对会是个称职的好丈夫!”

    好丈夫还离婚?

    一旁的霍冬,低垂着眼睑,忍不住在心里默默腹诽。

    他知道自己没资格不高兴,可听着六少极力怂恿她去喜欢别的男人,他的胸腔里就汩汩冒着酸气,怎么也压抑不住。

    其实他知道自己问题出在哪里,自尊心太强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对自己没信心……

    她的条件太好,她可以有非常非常多的选择,他害怕自己一旦投入,她却会因为更好的选择而淘汰他……

    这绝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死命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动心,不让自己动情,不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他时常告诉自己,她对他的喜欢,只是一时迷恋。

    只是因为他不肯像别的男人那样把她奉为公主,对她言听计从,任由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只是因为他不肯轻易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只是因为他不肯乖乖把自己的心捧到她的面前任她践踏。

    所以,是他的这些“不肯”,勾起了她的征服欲,她才会迷恋他这么久。

    如果……

    如果从一开始,他就像别的男人那么禁不住you惑,被她轻轻一勾就臣服于她,那她肯定早就对他失去兴趣了。

    他本不是妄自菲薄的男人,可是在她面前,他却觉得自己没有一处是值得她爱上的……

    就算爱,那也只是一时,她不可能会爱他一辈子!

    而不能从一而终的感情,他不要!

    所以,他不相信自己,也不相信她!

    然而,许多人都不知道,本是骄傲自信的自己突然在某个人面前变得自卑,其实正是爱上那个人的表现……

    严甯坐起来,有些无语地瞅着哥哥,随着起身的动作,她的眼角余光瞟到一旁的霍冬……

    一张俊脸,冷得没有丝毫温度。

    她本是想叫哥哥别闹了,可在瞄到霍冬那没有表情的表情后,她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能让我哥这么赞不绝口的男人……”她轻轻挑眉,一脸兴致昂扬,“我倒真想见见了!”

    “我马上给你订票!”严楚斐双眼一亮,从她手里抢过手机就要打电话。

    严甯一惊,连忙伸手拦住哥哥,“订啥票?”

    “去c市的机票!”

    闻言,严甯暴汗,蹙着眉哭笑不得地看着哥哥,“严楚斐,你是有多嫌弃我啊?你是生怕我嫁不掉会赖着你养一辈子所以逮着机会就恨不得把我打包送出去是吧?”

    “七仔,你相信哥,哥给你介绍的男人,准没错!”严楚斐的表情特别严肃。

    “嗯嗯嗯!我相信,我相信。”严甯点头如捣蒜,然后咧嘴一笑,找借口,“但我现在有伤在身,你让我坐着轮椅去c市啊?那人家还不得以为你妹妹我是个残废啊?!”

    “这点也叫伤?你刚不是跟四叔说你没事的么?”严楚斐就是个人精儿,岂会不知妹妹的敷衍,不悦地冷瞥她一眼。

    “缝了三针呢!怎么就不是伤了?疼着呢!!我是怕四叔担心才说没事的,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皮厚肉糙啊,我这么娇弱的女子好么!”严甯红唇一撅,俏皮又可爱地哼道。

    听到妹妹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娇弱的女子,严楚斐嘴角抽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严甯小心翼翼地轻轻起身,一边跛着脚慢慢朝着楼梯口走去,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我现在行动不便,过几天等我的腿好了再说吧!”

    上楼必须经过霍冬的身边,她先是没看他,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可刚走去她又突然转身倒回来。

    “我脚疼,能不能抱我上去啊?”她折回他身边,微仰着小脸望着他,一本正经地要求。

    霍冬心里憋着一肚子的火,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就冷冷看着她。

    他现在恨不得揍她,还抱?

    等了几秒,见他没反应,她一边转身一边点头,“哦,知道了。”

    然后她跛着脚,继续往楼梯口走去。

    看她走得举步维艰,霍冬暗暗咬牙,妥协……

    两个大步上前,他将她打横抱起,没有一句废话或停顿,抱起她就步履稳健地朝着楼上走去。

    身体突然腾空,严甯惊了一下,但她隐隐也猜到他会妥协,所以并没有尖叫。

    被他抱起的那刻,她就抬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小脸埋在他的脖子里偷偷欢喜……

    偷乐之际,感觉到哥哥恨铁不成钢的目光正投射在自己脸上,她轻撅红唇,对哥哥皱了皱小鼻子,给了哥哥一个“要你管我就喜欢他”的眼神……

    严楚斐对这样执迷不悟的妹妹真是嫌弃死了!

    当然,最嫌弃的还是此刻抱着妹妹却不能给妹妹幸福的男人……

    ……

    晚上。

    “啊……”

    一声惨叫,在夜深人静的时分乍然响起,几乎响彻整个严宅。

    是严甯的声音。

    正在客厅里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的霍冬腾地站起来,快速朝着二楼冲去。

    四爷出差了,六少回部队了,家里阿姨傍晚的时候也突然请假了,现在整个严家,就只剩他和严甯。

    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她的门前,他抬手敲门。

    叩叩叩。

    “怎么了?”他扬声问,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担忧和焦急。

    “霍冬,我摔倒了……啊……”

    严甯的声音听起来可怜兮兮的,有些模糊地从屋子里传出来。

    霍冬伸手就去压门把,开了。

    还好她没锁门。

    她说她摔倒了,想着她现在腿上有伤,不小心摔了也很正常,所以他毫不怀疑地推开门进了屋。

    一眼看去,卧室内没人,而浴室的门半掩着,且亮着灯……

    他不知道她摔得怎么样了,心里着急,来不及多加考虑就径直冲进了浴室里。

    然而,他推开浴室的门刚跨进去一步……

    立马又退了出来。

    该死!!

    霍冬僵在浴室门口,攥紧双拳眉头紧拧,在心里狠狠低咒了一声。

    他冲进浴室只有一秒,可哪怕只有一秒,也足以让他看清浴室内的一切……

    她的确摔倒了。

    可倒在地上的她,什么都没穿……

    看样子像是刚洗完澡,从浴缸出来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就滑倒了。

    毫无防备之下,在时隔两年多之后,他又把她看了个光……

    而刚才那匆匆一瞥的画面,此刻像是刻在了他的脑子里一般,任凭他拼尽了全力也挥之不去。

    霍冬浑身发紧,真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严甯躺在浴室里的地砖上,看到那高大挺拔的男人进来了一秒又匆匆退了出去,忙不迭地大喊,“霍冬?霍冬!霍冬!霍——”

    “我在!”他沉声应道。

    听她像是叫魂似的,叫得他心慌。

    “你跑什么呀?你不扶我起来啊?”严甯仰着脖子冲着门口大叫,声音透着委屈和气愤。

    “……”霍冬沉默。

    她什么都没穿,他怎么扶啊?他现在气血翻涌,连看都不敢看她好吗!!

    “我腰闪了,动不了,你快进来扶我啊!”严甯哀哀叫唤,带着哭意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可怜。

    他还是不说话。

    她等了几秒,等不到他的回应,不由得气急败坏地尖叫,“家里就只有你和我,你不进来扶我难道是要我一直躺在这里吗?”

    门外依旧静谧无声。

    “你到底进不进来——啊……”她似是气得攥紧了拳头捶地,却因为动作太大而牵动了摔伤的腰,又是一声惨叫。

    她惨叫的那瞬,他差点一个没忍住又冲进去了,但脚刚一抬起来,顿时又想起她这会儿的模样……

    于是抬起的脚又硬生生地落下去。

    “霍冬!!”严甯见自己的惨叫都不能让铁石心肠的男人进来,怒不可遏,不由尖叫得越发歇斯底里,“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既然这么不乐意保护我你干吗不拒绝?我说了我要阿勋,我不要你——呃……”

    她话音未落,门外的男人倏地推门而进,面罩寒霜戾气深重,凶狠的目光直直射在她的小脸上,仿佛她再敢多说一个字他就会像碾蚂蚁一般碾死她。

    被他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寒气骇住了,她眨了眨眼,立马识时务地闭上了嘴,把后面没说出口的话全部咽回了肚子里。

    霍冬苦恼地发现,自己是越来越不了解自己了。

    听到她声声惨叫,他尚且还能保留一丝理智,可听到她说要迟勋不要他……

    他竟气得连理智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于是想也没想就冲了进来。

    尽量让自己的目光不看她脖子以下的部位,他进入浴室之后就抓了一条浴巾抖开,快速盖在她的身上。

    把她身上该遮住的部位遮住之后,他偷偷松了口气。

    虽然她依旧露着肩和腿,但比刚才的模样已经好太多太多了,至少……

    她现在的模样他敢看了。

    他沉着脸,弯腰去抱她。

    “嗷嗷嗷,疼……”

    他的手臂穿过她的腿弯里,刚用力,就听见她哇哇大叫。

    抱她起来肯定会牵动全身,她说她闪了腰,这一动必然会牵扯到。

    “闭嘴!”他拧眉沉喝。

    她一喊疼他就心慌,一心慌就意识到自己这样是不好的现象,所以就忍不住想呵斥她。

    她别喊疼他就不心疼,不心疼就可以装作自己没有沉沦……

    他尽量放轻动作,把她从地上抱起来。她紧紧咬着自己的唇,狠狠皱着眉头,一副委屈忍痛的可怜模样。

    抱起她后,他走出浴室,朝着她的床大步而去。

    “等等!”

    在他要把她放下时,她紧张大喊。

    他吓得停住,拧眉看她。

    “你、你慢点放啊……”她瘪着嘴,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哀哀乞求。

    他什么也没说,小心翼翼地将她往下放。

    当她的腰挨到床面的那瞬——

    “啊!”

    “我叫你闭嘴!”

    他倏地沉喝,表面凶狠,内心满是无奈。

    她这一惊一乍把他的心都叫得兵荒马乱的。

    被他一吼,她噤声,红着双眼委屈又哀怨地看着他,眼底快速蓄满水雾,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泪来一般。

    霍冬怕自己心软,不想理她,目光随意流转,却看到她腿上的纱布已经湿透……

    勃然大怒,“你不知道自己腿上有伤吗?谁让你洗澡了?!”他狠狠瞪她,疾言厉色。

    今天刚缝的针,伤口哪能碰水?

    严甯一颤,缩了缩肩,怯怯地瞅着面罩寒霜的男人,咬唇呐呐,“天这么热……”

    他的眼底乌云密布,似是正酝酿着狂风暴雨。

    “我知道伤口不能沾水,所以我用的浴缸,可是没想到洗好之后却不小心摔了一跤……”她见他脸色不好,吓得连忙解释。

    “行动不便就不能少折腾点?”他恶狠狠地切齿,语气里尽是厌恶和嫌弃。

    他疾言厉色的模样,仿佛她犯了多么不可饶恕的罪……

    她本来只是装委屈,这会儿被他一直凶一直凶……竟真的委屈了。

    “我就真这么招你烦么?”她收起楚楚可怜的表情,不再唯唯诺诺,定定地看着他,幽幽地问。

    他皱眉,不耐地看着她,薄唇抿成一条阴冷的弧度,沉默。

    她一手反撑在身后,一手摁着胸前的浴巾,极尽艰难地半支起身来,看着他苦笑道:“你既然这么烦我,那我哥让你留下来保护我的时候你为嘛不拒绝我哥啊?我哥都说了,你可以拒绝的,你不愿意你就拒绝呗!”

    他瞪着她,不吭声。

    她越想越委屈,越委屈就越难过,双眼也越来越红,“我都说了我选阿勋的——”

    阿勋阿勋阿勋阿勋!!

    她的脑子里现在就只有阿勋是不是?!

    “你很喜欢自己被惯成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是吗?!”他倏地抢断,言辞犀利字字如刀。

    “那至少也比被你骂成白痴好吧!!”她立马尖锐反驳,与他互瞪。

    气氛,顿时僵到谷底。

    霍冬转身就走。

    他大步离开,走得头也不回。

    严甯一肚子怨气和委屈,眼睁睁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她全身的力气仿佛在瞬间被抽光了,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无力地倒回床上。

    她仰面躺着,红着眼看着天花板,唇角泛起苦笑……

    “严甯你就是个白痴!”她咬着牙根,忍着心里的痛楚,恶狠狠地骂自己。

    恨不得骂醒自己。

    眼角一凉,她慌忙抬手去抹,一手湿润……

    委屈的泪水,终究还是没忍住,滚滚而落。

    突然,熟悉的脚步声,去而复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