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51章:哥给你牵线
    ……

    几天后。

    严甯不想让自己闲下来胡思乱想,所以一直很积极地在找工作,向多家公司投了简历,终于,有一家赫赫有名的大公司通知她去面试。

    她很开心,以最完美的状态前往这家大公司。

    哪知她兴冲冲地赶去,却差点命丧在那公司楼下……

    高空坠物。

    而且这物体够庞大,砸在身上必死无疑的那种。

    本来她停好车,就径直朝着大厦内走去,可快到大厦门口的时候,却突然想起手机遗落在车里,于是她转身回去拿手机。

    而就在她转身往回走了两三步,身后就传来“砰”地一声巨响。

    天空砸下来一个大花盆。

    如果她没有突然往回走,那么掉下来的花盆正好就会砸在她的身上……

    她侥幸躲过了花盆,却被花盆砸落在地时溅起的碎片割伤了小腿。

    伤口颇深,流血不少,去医院缝了三针。

    三个小时后,严甯在哥哥严楚斐的护送下,回到严家。

    严楚斐在听闻妹妹受伤之后,立马放下手上的事赶往医院,又趁妹妹在医院处理伤口的时候,去了一趟事发现场。

    因为腿上有伤,严楚斐抱着妹妹进的家门。

    进了屋,严甯惊讶地发现日理万机的总统四叔居然也在家。

    严谨尧这会儿在家,是回来收拾东西的,下午的专机要去别的国家进行国事访问。

    霍冬和迟勋自然跟随在侧。

    “怎么回事?”

    严谨尧在看到小侄女的右小腿上包着厚厚的纱布时,脸色微变。

    同时,霍冬看到严甯被严楚斐抱着进屋,眸光微不可见地闪烁了下。

    “没事儿,出了点小意外。”严甯单臂勾着哥哥的脖子,惬意地享受着哥哥的公主抱,对着四叔咧嘴一笑,一脸满不在乎的模样。

    “包成这样还没事儿?”严谨尧拧眉。

    “嘿嘿,我福大命大,只是受了点小伤已经很幸运了,本来那花盆会砸到我头上的,是我突然转身才躲过一劫。”严甯说得云淡风轻,众人却听到心惊胆颤,“如果那花盆落在我头上的话那我今天就死翘翘了——”

    “闭嘴!”严楚斐佯怒轻喝,狠狠瞪了眼口没遮拦的妹妹。

    被哥哥呵斥,严甯垂着小脸偷偷吐了吐舌头,嫌弃哥哥的迷信。

    听到她说什么“花盆落在我头上”的话,霍冬的心顿时狠狠抽了一下。

    他气恼又担忧,她怎么总是出状况?就不会好好保护自己吗?

    “我没事,四叔,您老不用担心。”严甯见四叔脸色严肃,连忙笑米米地劝慰。

    她笑得没心没肺,根本看不到丝毫的害怕和慌张,仿佛刚去鬼门关逛了一圈回来的人不是她一般。

    严楚斐将妹妹放进沙发里,自己则在妹妹的身边坐下,然后看向对面沙发的严谨尧,“四叔,给七仔配个保镖吧!”

    “嗯!”严谨尧毫不犹豫地点头应允。

    “啊?”严甯惨叫一声,蹙眉看着哥哥,连忙哀声求饶,“又配保镖啊?不要啦,我不喜欢有人跟着!”

    “不喜欢也得要!”严楚斐冷冷剜了妹妹一眼,强硬的口气不容抗拒。

    “为什么啊?我还要找工作的呢?我带个保镖怎么找工作啊?”严甯忍不住给了哥哥一个白眼,无语地轻叫。

    严楚斐,“别找工作了!”

    “啊?”严甯错愕,眨了眨眼,嘟嘴娇嗔,“不工作谁养我啊?”

    “哥养你!”严楚斐特别豪爽霸气地吐出三个字。

    严甯看着一脸认真严肃的哥哥,心里小小地感动了一把。

    “不是!我……”可感动过后,她满是苦恼,皱眉哀怨,“好好的为什么又要给我配保镖呢?”

    “因为你受伤了!”严楚斐冷冷说道,俊脸同时阴沉下来。

    此话一出,严谨尧和霍冬以及迟勋的脸色同时微变,连严甯都隐隐听出了哥哥话里的另一层含义。

    “哥你的意思是……”严甯迟疑轻喃,紧接着失笑娇嗲,“哎哟——哥!今天只是一个意外,你会不会想太多了啊?”

    哥哥的意思是她今天会受伤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为之?

    那怎么可能呢?利用高空坠物来实施谋杀,成功率好像太小了一点吧!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脑袋里全装的豆腐渣?!”严楚斐冷着脸,极尽嫌弃地瞥了妹妹一眼。

    严甯一听,顿时不乐意了,撅嘴反击,“你脑子里才装的豆腐渣呢!”

    “一点危险意识都没有你说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严楚斐恼,抬手就在妹妹的脑门上用力戳了一下。

    “啊!”严甯夸张地惨叫,捂住自己的脑门哀怨地看着哥哥,不甘示弱地反驳:“明明是你有自己被害妄想症!”

    严楚斐,“我懒得跟你说!”

    严甯,“我才懒得跟你说!”

    “反正从今天起,没保镖跟着不许出门!”

    “就不!”

    旁人听得急死了,兄妹俩却你一言我一语的还在贫嘴。

    霍冬的眉头几乎可以夹死苍蝇了。

    打从听出严楚斐话中有话的那一刻,他的心,就不由自主地提了起来。

    有人想害她?

    难道她得罪什么人了?可她才刚从澳洲回来不是吗?这么几天怎么会与人结仇?

    想要置她于死地,必然是有着很深的怨恨或牵扯着什么利益……

    会是谁呢?

    霍冬面无表情,心却没办法像表面那么平静。

    若不是身份不允许,他非得把那没有警惕性的小女人狠狠揍一顿不可!

    把她揍疼,让她长长记性。

    六少说得对,真不懂没有一点危险意识的她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兄妹俩在抬杠,并未意识到旁人的着急,直到感觉到四叔的目光变得犀利不耐,严楚斐才收起玩世不恭的姿态,神色严肃地看着四叔,道:“那花盆掉得蹊跷!”

    “怎么蹊跷?”严谨尧微微拧眉。

    “华X大厦是c市嵘岚集团设在帝都的子公司,那栋大厦正面全是华丽的玻璃幕墙,怎么可能会有花盆掉落?”严楚斐冷冷一笑,眼底寒光四溢。

    众人没说话。

    严楚斐接着道:“两种可能!一是顶楼天台上有种花草,工人无意中碰到临时放在护栏上的花盆,所以导致花盆高空坠落。二是花盆是人为搬动故意砸落下来的!”

    “我觉得应该是第一种可能吧。”严甯像是没有骨头一般软哒哒地靠在沙发里,懒洋洋地撅嘴道。

    严甯觉得,自己与人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不可能会有人恨她恨到想要她的命啦。

    鉴于她现在是伤员,严谨尧和严楚斐都没有对她坐没坐相的行为加以苛责。

    想着反正家里没外人,随她去吧。

    听着妹妹那云淡风轻的语调,严楚斐就恨不得在她脑门上来一个爆栗。沉下俊脸,语气冷凝,“我问过华X大厦的总经理,他说顶楼天台什么都没有,别说花盆,连根杂草都看不到,而且通往天台的那道门一直锁着,不是谁想去就可以去的。”

    严甯脸上那漫不经心的表情随着哥哥说的话而慢慢有了变化。

    “还有,根据花盆砸落下来的位置判断,花盆应该是从十五层到二十层之间掉下来的!”严楚斐说道,然后转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妹妹,“所以,分明就是第二种!”

    严甯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垂死挣扎,讪笑道:“可是想要利用高空坠物搞谋杀……不觉得几率太小了么?”

    “花X大厦门口,右侧在搞地面维修,有一大片都围了起来,另外两个通道不让通过是不是?”严楚斐给了妹妹一个鄙视的白眼。

    严甯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轻轻点头,“好像是。”

    “所以想要进入大厦内就只有一个通道,是不是?!”

    “好像是……”严甯几不可闻地呐呐,严重底气不足。

    “既是蓄谋,那肯定是经过反复侦察和演练的,就算没有百分百的把握,百分之**十总是跑不了的!”严楚斐切齿说着,眼底弥漫着一股杀气。

    敢对他妹妹不利的人,他绝不会放过!

    就好比两年多前,妹妹的那个狗屁闺蜜,好像叫什么苏如嫣的,他就毫不手软地“灭了”她全家。

    苏家的权势和背后的关系网,在极短的时间内被他全数歼灭。

    然后苏如嫣以谋杀罪入狱,没过多久,在牢里自杀死亡。

    本来苏如嫣死了,这事儿也就算尘埃落定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事儿还没完……

    他想查,可苏如嫣突然死了,线索就那样断了,无从查起。

    严楚斐皱着眉,忧心忡忡又无奈地看着妹妹,“你说得对,你是运气好,你福大命大,如果你没转身,你觉得那花盆能不能砸中你?”

    能!!

    严甯的背脊瞬时冒出一层冷汗。

    心,噗通噗通一阵狂跳,终于有了后怕的感觉。

    当时她是要进入大厦的,是突然想起手机落车里了,所以才转身……

    如果她的手机没落车里,如果她没转身,如果她直接往大厦门口走去……

    现在她肯定已经躺在停尸房里了!

    心里这样一想,严甯脸色瞬时泛白,狠狠打了个寒颤。

    “我不惹事很久了。”她抬眸,胆怯又无辜地望着四叔和哥哥。

    “你确定?”严楚斐斜睨着妹妹。

    “我发誓!”严甯立马竖起三根手指。

    看到严甯竖起手指,严楚斐和霍冬不约而同地皱眉。

    严楚斐一把将妹妹的手摁下来,不让她动不动就乱发誓,语气强硬地说道:“不管怎样,为防万一必须给你配个保镖!”

    得!又回到原题上了。

    “不用麻烦啦,大不了我以后出门注意点就好……”严甯嘴角微微抽搐,还是不想要。

    “住口!”

    可她话音未落,严谨尧就不冷不热地吐出两字。

    严甯噤声。

    四叔没发火,可就算没发火,也是没人敢违抗他的。

    “老六。”严谨尧看向侄儿。

    “四叔!”

    “你看他们俩——”严谨尧用下巴点了下一旁的迟勋和霍冬。

    “迟勋吧!”

    然而严楚斐还没来得及说话,严甯就抢先开了口。

    所有人的目光像经过彩排似的,齐刷刷地射在她的脸上。

    而其中有一道目光尤为冷厉,透着惊诧和愤怒……

    她选择无视。

    “如果你们非要给我配保镖的话,那就迟勋好了呀!”迎着众人的目光,她坐起来,抬头挺胸理直气壮地说。

    众人没说话。

    见大家都沉默,严甯一脸莫名其妙,转眸看向四叔,微撅红唇,“四叔你问我哥‘他们俩’的意思不就是想让他们其中一人给我做保镖吗?我选迟勋啊!”

    她口口声声选迟勋,完全不管有的人一张俊脸已沉到谷底。

    “闭嘴!”

    终于,严楚斐轻轻喝道。

    “不是……”严甯噗了一声,啼笑皆非地蹙眉,一脸无辜加不解地问:“我什么要闭嘴?我是当事人,我不可以选吗?”

    严楚斐不理她,直接看向四叔严谨尧,“还是霍冬吧,他以前救过七仔。”

    “我不要,我要阿勋……”严甯狠狠蹙眉,一脸焦急地去拧哥哥的腿。

    腿上的肉拧起来可痛了,严楚斐暗暗龇牙,连忙一把抓住妹妹的小手,警告性地狠狠瞪她。

    然后偷偷给妹妹使了个眼色,暗示她别演太过,一会儿被四叔看出端倪就糟糕了……

    接收到哥哥的暗示,严甯下意识地转眸看了眼四叔,果然发现四叔正盯着他们。

    严谨尧面色如常,但目光却犀利似箭,在四个小辈之间各看了一眼,虽什么话都没说,却让人倍觉压力。

    精明狡猾的总统大人,仿佛就这一眼,便看透了一切……

    感觉到四叔投射在脸上的目光,严甯心里顿时咯噔一跳,立马老老实实地闭上嘴,噤声。

    “霍冬!”严楚斐倏地喊道。

    霍冬还在失神……

    他的脑子里,还在不停地回荡着她那声“我不要,我要阿勋”……

    她说她不要他,要迟勋……

    “霍冬!!”严楚斐皱眉,转头看他,加重语气。

    “在!”霍冬立正,响亮地回应。

    霍冬内心惊悚,他居然在四爷面前走神……

    “如果你不愿意保护七仔,现在可以拒绝!”严楚斐收回目光,垂眸看着自己的膝盖,屈指弹了弹上面的灰尘,故作漫不经心地说。

    霍冬沉默。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又投射在他的身上。

    严甯状似随意地把双手藏在身后,悄悄攥紧……

    “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不愿意,你不用担心会得罪我,我严楚斐没那么小心眼儿!”严楚斐又道。

    霍冬垂着眼睑,依旧没吭声。

    严楚斐恼了,倏地沉喝,“迟勋——”

    “我接受任务!”霍冬立刻道。

    践人就是矫情!!

    严楚斐忍不住在心里大骂了声。

    严甯面色如常,藏在身后的小手,顿时松开了,唇角情不自禁地弯出一丝丝弧度……

    “我觉得还是不用了,真的!”严甯故作为难地皱眉,特别善解人意地说:“要不,你们给我安排一个普通的吧,我把四叔的御用保镖又借走的话,那四叔出去国事访问咋办啊?迟勋一个人……”

    “要你瞎操心!”严楚斐嫌弃地瞥了眼假惺惺的妹妹。

    古代君王的御前侍卫成千上万,难道当今总统的保镖就只有迟勋和霍冬两人?

    笨!

    迟勋看了严甯一眼,笑了。然后看向严谨尧,毕恭毕敬地道:“四爷,我现在去重新安排!”

    “嗯!”严谨尧点头,接着起身,“我回书房,你安排好了上来叫我!”

    “是!”

    然后严谨尧和迟勋相继离开了客厅。

    严甯看到茶几下还留着她昨天找工作的报纸,伸手去拿出来,摊开来继续看。

    “你就这么想工作是不是?”严楚斐瞥了妹妹一眼,对于这样勤奋上进的妹妹真是很不适应。

    严甯继续看着报纸,一本正经地点头,“嗯!我不想当米虫,省得你不高兴的时候又嫌弃我!”

    严楚斐倏地一把将妹妹手里的报纸抢掉。

    “喂!严楚斐你还我!!”严甯怒,一边凶巴巴地吼哥哥,一边朝着哥哥扑去,想要把报纸抢回来。

    严楚斐为了躲她,身上往后仰。

    她腿上有伤,行动不便,这样一扑,就半个身子都趴在了哥哥的身上。

    见此画面,霍冬心火直冒。

    不由自主地咬紧了牙攥紧了手,真想把眼睛狠狠闭上。

    只有看不见,心才能不乱。

    她到底懂不懂?就算是亲兄妹,也男女有别好吗!

    男女有别!男女有别!男女有别!重要的事说三遍!!

    严楚斐将报纸揉成一团,随手一扔,就准确无误地投进了远处的垃圾篓。

    严甯气得想去捡回来,可刚起身,就被哥哥又拽了回去。

    继续趴在了哥哥的腿上。

    霍冬好想自戳双眼。

    严楚斐仿佛霍冬不存在一般,特别宠溺地轻抚着妹妹的头,说:“你今天去应聘的这家公司,他们老总我认识,等这件事查清楚了,我跟他们总裁说一声,你直接去上班就行了。”

    “真的?”闻言,严甯双眼顿时一亮,抬起头来欣喜地看着哥哥。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严楚斐下意识地说,可话未说完,就看到妹妹对他冷笑,他立马想起自己骗她出国的事,俊脸微微一沉,恼羞成怒地轻喝,“那是为你好!!”

    “我谢谢你哦!”严甯皮笑肉不笑地娇嗲。

    同时,她愤愤不平地瞟了眼霍冬,想起这事儿就满腹怨恨。

    两个大骗子,合起来欺骗她,她早晚会狠狠报复他们的,哼哼!!

    “哥你真的认识嵘岚的**oss?”严甯翻了个身,仰躺在沙发里,小脑袋搁在哥哥的腿上,好奇地问。

    严楚斐二话不说就摸出手机,翻出一张自己和嵘岚**oss的合影给妹妹看,“你说呢?!”

    “这是他本人啊?”严甯一把抢过哥哥的手机,惊艳地盯着屏幕里的年轻男子。

    “嗯!”

    她惊呼,“我去!本人比杂志上的宣传照还帅啊!”

    “有兴趣?”严楚斐挑眉睨着妹妹。

    “呵呵!”严甯意味不明地干笑两声。

    “刚离婚。有兴趣哥给你牵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