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50章:别人不管,阿勋不行
    霍冬狠狠磨牙,眼睁睁地看着严甯和迟勋一前一后走出自己的家门。

    他回头看着桌子上的美味佳肴,顿时胃口尽失。

    迟勋把严甯送到计程车站台,然后驾车匆匆离开。

    严甯抱着八戒,脚步放着八戒的窝和两个装得满满的塑料袋。她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八戒毛茸茸的背脊,耐心地等待着计程车的到来。

    突然——

    嗤地一声。

    随着尖锐的刹车声响起,一辆黑色路虎猛地停在了她的身边。

    路虎来得太突然,惊得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定睛一看,立刻便触上一双阴冷淡漠的目光。

    严甯挑眉,故作惊讶地看着车里那面带不善的男人。

    “上车!”他冷冷开口,带着命令的口吻。

    “呵呵,不用啦,我坐计程车就好。”她笑米米地看着他,假惺惺地摇头道。

    拒绝上车。

    霍冬眸色一沉,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顿时更加阴沉了一分,拧眉沉喝,“上车!!”

    不耐的语气,饱含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严甯特别诚恳地摇头,善解人意地说:“你真的不用送我,你女盆友还在家里等着你呢,你说她不过上个洗手间而已,出来却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了,那多不好啊是不是——”

    她话未说完,他倏地推开车门。

    见他下车,她戛然而止,在他绕过车头大步朝她走来的那刻,她果断拉开副座的车门,抱着八戒爬上了车。

    于是他气势汹汹地阔步而来想要收拾她,她却抢先一步乖乖爬上了车,让他憋着一肚子火,无处发、泄。

    霍冬狠狠瞪着老神在在地坐在车里的小女人,真是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她自己爬上了车,却把两个袋子留在外面。他暗暗磨了磨牙,最后只能认命地把两个袋子拎起来,放入后座。

    他回到驾驶座,冷冷瞥了眼坐得规规矩矩的小女人,只见她一边漫不经心地轻抚着八戒的头,一边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仿佛他不存在一般。

    嗯,她无视他!

    她这是把他的车当计程车了?

    霍冬更气了。

    他阴沉着俊脸,启动车子,像是报复一般,猛地一脚踩下油门。

    黑色路虎顿时像箭一般射了出去,本是正襟危坐的严甯猝不及防,被突如其来的冲力逼得整个人往前扑……

    尖叫差点冲口而出,还好及时忍住,她慌忙一手抱紧怀里的八戒,一手撑住中控台,才没像前几天那样让自己的脑门又磕在中控台上。

    她怒,转眸狠狠瞪他。

    干什么?想谋杀啊!!

    在她饱含愤怒的目光投射在他脸上的那瞬,他缓缓转眸,与她对视。

    他的眼神,透着得意,好似在对她说“不是不看我吗有本事一直别看”……

    严甯无语。

    看起来那么沉稳冷静的男人,原来也有如此幼稚的一面,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狠狠剜了他一眼,然后她侧了侧身,转头看向车窗外。

    一副不想搭理他的傲慢姿态。

    看她一脸傲娇的模样,霍冬本是郁闷的心情,竟奇迹般地好了起来。

    前方道路维修,一路拥堵,本是半个小时的车程,硬是走了快一个小时。

    严甯在这走走停停的过程中,恹恹欲睡。

    当霍冬终于把车停在严家大门外时,转眸一看,发现副座里的小女人竟已经睡着了。

    他把车熄火,伸手想去把她推醒,可就在他的指尖即将触上她的肩头时,他却鬼使神差地停住了。

    他竟舍不得叫醒她。

    分别两年多,她一回来就闹了个不欢而散,这么多天了,他都没机会好好看过她……

    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漂亮……不!似乎更漂亮了!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她的美,又好似把所有赞美的词汇堆砌在她身上也不为过。

    越看,越美!!

    他的目光,贪婪地在她精致的小脸上流连,近乎痴迷地看着她,看着她长翘的睫毛,看着她挺直的鼻梁,看着她嫣红的唇……

    他的喉结,情不自禁地狠狠滚动了下。

    目光往下,落在她微敞的衣领处,那若隐若现的沟渠,透着致命的you惑……

    倏然,他黑眸一眯,朝她倾身过去。

    外面的路灯,有束光正好透过挡风玻璃照在她脖颈下面的位置,他皱着眉凑近她,轻轻挑开她的衣领,只见她的深沟处,有一条红红的抓痕……

    却在这时,本是睡着的小女人突然缓缓睁开双眼,睡眼惺忪地望着他。

    霍冬一怔,顿时有种收回手不是,不收回手也不是的窘迫。

    他此刻的举动,像是在趁她睡着了轻薄她……

    “你干吗啊……”她眨眨眼,刚睡醒的茫然模样特别惹人怜,而软软糯糯的声音像只猫爪子,轻轻挠在他的心上,痒得不行不行的。

    他索性硬着头皮装淡定。

    “抓伤了?”他微拧着眉,用下巴点了点她的深沟。

    她像是还没睡醒一般,丝毫没有意识到他这样的举动有多么不合适,垂眸看了看自己的伤处,满不在乎地咕哝一声,“没事儿……”

    她边说,边动了动身子,抬手想要把他捻起自己衣领的手挥开。

    “别动!”他轻喝一声。

    她看着他,虽蹙眉疑惑,但还是很听话地不再动了。

    然后,他在昏暗的光线中摸索,很快,从车里找出一支药膏,他挤出药膏在指尖,小心翼翼地涂抹在她的抓痕上。

    他在亲手帮她涂……

    “这是什么?”药膏涂上去凉凉的,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她看着他的指尖在自己的伤痕上来回涂抹,佯装好奇地问。

    其实她现在紧张又害羞,却还得努力装傻白甜,真是好辛苦。

    她没有拒绝他的涂抹,就好像他帮她上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他也没有提醒她她应该拒绝,因为他舍不得提醒……

    反正两人都很有默契地装淡定,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消炎止痛的。”霍冬的声音低沉喑哑,仔细听的话,会发觉他似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哦……”她轻轻应了声,然后就垂着眸,看着他的手。

    霍冬觉得自己真是中毒已深,竟会纵容自己到如此地步,明知这是不对的,可他却管不住自己……

    他管不住自己的心,管不住自己的手,甚至连他的大脑,都背离了理智……

    他的脑海里,又想起在岩洞里的点点滴滴了。

    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

    若不是这一刻的气氛太好她舍不得破坏,她一定会调侃他“霍先生你准备涂到明天早上去吗”……

    只是一条小伤痕而已,他涂了快两分钟了。

    渐渐的,空气变得稀薄,车内温度似乎越来越高。

    她缓缓抬眸,偷偷地看他。

    哪知,抬眸就撞进他深幽似潭的黑眸中……

    他也正在看她。

    她的心跳,顿时漏了一拍。

    在昏暗不明的光线中,两人深深对视,彼此的目光交织在一起,像是恨不得看进对方的心里去。

    看着看着,像是对方身上有磁铁一般,两人极缓极缓地,同时向对方慢慢靠近……

    他向她倾靠过来,她也配合地微微侧身,眼看彼此的唇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突然,远处有强光照来,独特而熟悉的汽车声音同一时间响在空气中,将马上就要情不自禁吻上的两个人惊醒了过来。

    是严楚斐的车。

    六阿哥的座驾是经过天价改装的,所以声音非常独特,严甯和霍冬都非常熟悉。

    在意识到是严楚斐回来了的那瞬,霍冬想也没想就扣住严甯的后脑,将她的小脑袋顺势往自己的腿上一摁。

    同时他把自己的座椅放低,整个人半仰下去,不让严楚斐发现他们在车里。

    毕竟他们刚才那副样子,也不适合被人看见……

    尤其是爱妹心切的严楚斐。

    可做完这一切后,霍冬才发现自己在情急之下做出的举动是多么的愚蠢。

    他竟然把她的小脑袋摁在了他的腿上。

    她的小脸,与他的某、物,近在咫尺……

    他那里,甚至能感觉到她喷薄出来的呼吸……

    几乎是立刻的,他有了反应。

    他死命克制,可那里却完全不听大脑指挥,很快就鼓了起来……

    霍冬觉得自己要疯了。

    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严楚斐居然停车了。

    停在距离他们十来米左右的位置,关了灯,熄了火。

    霍冬微微抬起头,偷偷瞟了眼,发现严楚斐正坐在驾驶座里一边惬意地抽着烟,一边漫不经心地打电话。

    都到家门口了,不进屋却停在门口打电话?

    有意还是无意?

    霍冬狠狠皱眉,猜不准狡猾歼诈的六阿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然,猜不透六阿哥的心思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此刻……

    严甯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她不傻,他的反应她全都看到了好么,就算车内光线昏暗,可他的某、物近在眼前,那一点一点膨胀起来的过程,她全都看在眼里……

    她又羞又慌,从被他摁在他腿上的那刻,她的脑子里乱哄哄的,这会儿突然听到外面没动静了,便以为哥哥的车已经开进了家门,于是她下意识地想抬头逃离这让人脸红心跳的尴尬处境。

    然而她的脑袋刚抬起来一点点,就被他再次摁了下去,而这一次,竟直接摁在了他的……

    “唔……”她压抑轻呼,双眼蓦地瞠大,不可置信。

    我去!

    他是故意的么?!

    霍冬狠狠一震,大脑有瞬间的茫然。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失误还是故意……

    但他不得不承认,这感觉……真要命!!

    听到她的轻呼,他连忙竖起食指去抵她的唇,“嘘!”示意她别出声。

    可该死的,他的指竟直接伸进了她的嘴……

    本能地,她闭上嘴,咬着……

    霍冬整个人都僵住了。

    真是要死了!

    这一个接着一个的“失误”,堪比一个个炸弹,将他的理智给炸得所剩无几。

    至此,谁也不敢乱动了。

    时间,变得极其煎熬,狭小的空间里,空气变得稀薄。

    噗通,噗通,彼此的心跳,同样狂乱而剧烈……

    严楚斐这通电话,打了足足一刻钟。

    打完电话,他才重新启动车子,开进了家门。

    大门外,街道边,一片静谧。

    在严楚斐的车进去两分钟后,霍冬才轻轻拍了拍严甯的头,示意她可以起来了。

    严甯噌地弹起来,坐回自己的位置。她脸朝窗外,如坐针毡,呼吸急促面红耳赤。

    心跳快得像是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一般。

    待她的小脸从自己腿上离开,霍冬才慢慢升高座椅,坐起来。

    他本来也很尴尬,可看到她害羞得竟不敢看他,莫名就觉得心情大好。

    他唇角轻勾,弯成愉悦的弧度,一边整理着衣摆遮住自己一直不肯消停的地方,一边转眸看着她美丽的侧脸。

    即便后脑勺没有长着眼睛,她也能感觉到他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心脏狠狠收紧,顿时更紧张了。

    她很想装作若无其事,可她办不到,在他面前,她觉得自己所有的伪装都无处遁形。

    满脑子都是刚才近距离目睹他膨胀的过程,她越想心跳越快,终于,她忍无可忍了。

    “咳咳,那个……”她狠狠抿了抿唇,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试图开口。

    可“那个”之后,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嗯?”等了几秒见她没有下文,黑暗中,他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慵懒轻哼。

    “我、我……”她结巴,匆匆瞥了他一眼又慌忙移开视线,紧张得不知如何应对。

    看着她羞涩局促的模样,他唇角的笑意隐退,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严甯!”

    “……啊?”

    他突然一本正经地喊她,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眨巴着大眼睛茫然地看着他。

    “你还没回答我,你跟阿勋到底怎么回事?”他本是柔和的目光变得犀利,极具穿透力地盯着她。

    我去!

    他还记着这茬儿呢!

    严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那点小害羞顿时烟消云散,撇了撇嘴,特别不耐烦地说:“我不是说了么,我们——”

    “你再用模棱两可的话敷衍我试试!!”他冷冷抢断,字里行间全是警告。

    严甯,“……”

    就这么两三句话,直接把刚才的美好气氛生生打破。

    前一刻的旖旎,荡然无存。

    严甯蹙眉想了想,倏地一笑,“不如你明确点告诉我吧,你想让我怎么做?”

    “跟他保持距离!!”他也不客气,直截了当地命令道。

    对!就是命令!语气相当强硬!

    “为什么?”严甯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分。

    霍冬说:“他是我兄弟!”

    “呵!”闻言,严甯忍不住冷笑出声,“所以呢?!”

    他不想跟兄弟反目成仇,所以连她和迟勋做朋友都不可以?

    他未免也太霸道了吧!

    “我不许你祸害他!”他冷冷说道。

    严甯大怒,“我祸害你妹!”

    她气得对他破口大骂。

    祸害?他居然说她是祸害?!

    他脸色一沉,极具威慑性地冷冷瞪她,“你再骂脏话试试!”

    “你妹你妹你妹你妹——唔……”

    她又气又伤,才懒得理会他的警告,张口就一连串的“你妹”。

    然后就被他的大掌捂住了嘴。

    他扬起手想揍她,却又不知道该往哪儿下手,最后只能去捂她的嘴。

    他的手刚捂上她的嘴就被她一把狠狠挥开。

    “霍冬你到底几个意思啊?!你不要我也不许别人要我是吧?你这是什么心态啊?你有毛病吧你?”她气得浑身颤抖,紧紧攥着双手怒瞪着他。

    “别人我不管,阿勋不行!”他面罩寒霜,冷冷吐字。

    “为什么?”她切齿低吼,像只愤怒的小狮子,恨不得扑上去把他一口咬死。

    他淡淡瞥她一眼,“反正就是不行!!”

    那冷硬的语气,透着不容违抗的威严和气势。

    “我去——”她气得头晕,不顾他倏然阴沉的目光,怒不可遏地骂完,“你妹的!!”

    然后,她狠狠推开车门,气势汹汹地跳下车去。

    用力拉开后座的车门,将不知何时跳到后座已经睡着的八戒搂在一只臂弯里,然后另一只手去拎袋子……

    一只大手,从另一边车门伸过来,先一步拿住了袋子。

    啪!

    她狠狠一巴掌拍在他的手背上。

    “滚蛋!我自己会拎!”她恶狠狠地吼他。

    他拧眉,收回手,神色莫测地看着她。

    她却连看都懒得再看他一眼,一手抱着八戒,一手拎着两大袋,径直朝着家门走去。

    霍冬站在原地,无意识地轻抚着被她拍红的手背,直到她进了屋,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他还沉浸在混乱的思绪中无法回神……

    严甯憋了一肚子火,踏进家门就看到她家英俊潇洒的哥哥端着一杯水姿态慵懒地倚在玄关的墙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似乎正等着调侃她。

    严楚斐岂是省油的灯,刚才在大门外,他远远就看见了霍冬的车。灯光照过去,他发现驾驶座的座椅被放了下去,他立马便知道,车内不寻常。

    嗯,他就是故意把车停在门口,故意假装打电话,故意整整他们。

    若不是怕妹妹生气,他当时真会走过去瞅瞅他俩到底在车里干吗不可!

    要做坏事不会走远一点啊?非要在自己家门口啊?生怕四叔不知道是吧?!

    严楚斐斜睨着妹妹,唇角弧度加深……

    “别惹我!!”

    然而,还不等他开口说话,妹妹就先一步对他吼道。

    吼完,严甯将手中袋子随意一丢,抱着缩在臂弯里瑟瑟发抖的八戒就径直往楼上跑去。

    严楚斐错愕地看着妹妹快速离去的身影,被妹妹凶得一脸茫然。

    呵!拜托!谁惹谁啊?他连话都还没说好么!

    真是……倒霉!

    ……

    几天后。

    一家赫赫有名的大公司通知严甯去面试。

    严甯兴冲冲地去了,哪知,却差点命丧在那公司楼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