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46章:不会又骗我吧
    迟勋眸光随意流转间,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朝着某个黑暗的角落扫了一眼,然后唇角的笑意就更加深刻了一分……

    那个角落里,停着一辆车……

    这边,严楚斐抱着妹妹走到自己的车子旁。

    “哥,你说话算话么?你不会又骗我吧?”

    上车之前,严甯揪住哥哥的衣领,眼巴巴地望着哥哥,可怜兮兮地问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要真这么信不过我,可以让迟勋当见证人!”严楚斐瞥了妹妹一眼,没好气地冷哼道。

    “信得过!信得过!你是我哥啊,我信不过谁也不能信不过你呀对吧!呵呵呵呵!”严甯对着哥哥呵呵傻笑,腆着脸抱哥哥大腿。

    微醺的严甯,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一激动,就在哥哥脸颊上用力亲了一口。

    迟勋拉开副座的车门。

    严楚斐把妹妹丢进副座里,瞪她一眼,佯装嫌弃地抹了把自己的脸。

    严甯掩着嘴咯咯娇笑。

    心情太好了。

    在严楚斐关上车门朝着驾驶座走去的时候,严甯趴在车窗上,笑米米地望着站在车门边的迟勋。

    “迟勋欧巴,晚安。”她笑得像个心无城府无忧无虑的孩子,甜甜糯糯的声音更像是一根羽毛,轻轻扫在迟勋的心上,痒痒的。

    “晚安。”迟勋唇角上扬,目光温柔得简直可以溺死人。

    严楚斐启动车子,油门一踩,低调奢华的改装越野便朝着小区外疾驰而去。

    一直目送严家兄妹离开,直至他们的车在视线里消失,迟勋才慢悠悠地转身,原路折回。

    黑暗的角落,安静地停着一辆黑色路虎,驾驶座上一个男人一动不动地坐着,阴沉犀利的目光将严楚斐抱着严甯从楼楼道里出来以及到上车离开的画面尽数看在眼里……

    他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他能看见严甯的一举一动。

    比如她用力亲她哥的脸……

    比如她甜腻腻地喊迟勋“欧巴”……

    明明是夏天,八戒突然觉得车里飘荡着一股冷空气,很冷很冷,冷得它直接跳进粑粑的怀里,想要寻求温暖。

    “走开!”

    哪知它刚跳进粑粑的怀里就被粑粑恶狠狠地吼了一声。

    这还不算,紧接着它还被粑粑一把抓起就粗鲁地丢向了后座。

    莫名其妙被砸在座椅上,吓得它嗷地一声轻叫,忙不迭地钻进座椅角落里,缩成一团。

    八戒怯怯地转动着眼珠子,戒备又哀怨地瞅着突然发疯的粑粑。

    霍冬心情烦躁,根本没空理会一只小松鼠的委屈,哪怕这只小松鼠是他和那个小女人的“孩子”……

    是八戒运气不好,被迁怒了。

    霍冬转头恨恨地瞪了八戒一眼,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想,要怪就怪你麻麻,都是她!!

    如果不是她突然跑回来,也就不会发生今晚这些事,没这些事他也不会心情不好,心情好他又怎么会骂它?

    所以说来说去,都是那个小女人的错!

    不是还有半年吗?她这么早回来做什么?而且一回来就把他原本平静的生活搅得一团乱,简直是让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好吗!

    都过去两年多了,她怎么就还是这么惹人讨厌呢?!

    她是他的克星吗?一回来就让他不痛快!

    刚才在警局,她莫名其妙地跑掉,他朝她追去,看到她差点被车撞的那瞬,吓得他魂飞魄散。

    活这么大,真是从来没那么害怕过。

    万幸最后她没事。

    可被耽搁几秒,她就跑得无影无踪,任凭他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她了。

    他又急又气,疯了般在街上漫无目的地乱走着,像只无头苍蝇似的胡乱寻找。

    最后他又折回医院,开着车到处找。

    实在找不到人,后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神经打错了,竟鬼使神差地给迟勋打了电话。

    打第一遍时电话通了,可没响两声,就被人挂了。

    等他再拨时,迟勋的手机却关机了。

    他心里咯噔一下,泛起一丝异样。

    犹豫了半晌,他又试着打迟勋家里的座机。

    没人接。

    在打了六遍都没人接后,他果断开车千万迟勋的家。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个时候舍弃寻找严甯而去找迟勋,反正心里有个声音在一直催促着他……

    催促他立刻去迟勋家。

    到达迟勋的小区,他特意抬头看了眼迟勋家的窗户,发现亮着灯……

    既然迟勋在家,那为什么不接电话?就算手机坏了,座机也是可以接的啊!

    他打了那么多遍,绝不存在听不见的可能,所以……迟勋为什么不接他的电话?

    带着满心疑惑,以及心里那股压抑不住的异样感觉,他下车,直接上楼。

    敲了三遍门,迟勋才慢悠悠地把门打开,他进屋看到吧台上有两副碗筷,以及拔掉的座机电话线……

    那一瞬,他意识到了什么……

    虽然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但他知道,迟勋家的“客人”,就是那个他找得快疯掉的小女人……

    嗯,一定是严甯!

    他带着八戒离开,回到车上,他想走,却又觉得有些不甘……

    于是他就一直坐在车里,望着迟勋家的窗户,狠狠抽烟。

    然后他看到严楚斐匆匆赶来,没一会儿,又看到严楚斐抱着严甯从楼道里走出来。

    本来在抽了将近一包烟才压制下去的怒意,在看到醉醺醺的她在六少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的画面时,心里的火噌地又冒到了头顶……

    这还不算最生气的,最生气的是看到她趴在车窗上,笑米米地对着迟勋喊欧巴……

    什么欧巴不欧巴的破玩意!

    难听死了!!

    霍冬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不然他刚才为什么不走?为什么要守在这里找气受?

    难道他撞邪了?

    不!也许他是被严甯下蛊了,不然为什么她一回来,他就整个人都不对劲儿了呢?

    变得完全都不像他自己了!

    他沉淀了两年,白沉淀了!

    他本以为自己混乱的心在经过沉淀之后已经心如止水,哪知她才回来不过几个小时,就让她的心,又乱得一塌糊涂了。

    他早就说过,她就是个妖精,是个会迷惑人心的小妖精……

    ……

    当严甯和霍冬再次见面时,已是三天后。

    清晨。

    严家餐厅。

    八点整,霍冬和迟勋来到严家餐厅,报到。

    餐桌上,严谨尧和严楚斐以及严甯正在吃早餐。

    当霍冬和迟勋进入餐厅时,严谨尧正在问喝牛奶的严甯,“小七,你今天准备做什么?”

    “继续找工作啊!”严甯像是没看见餐厅里多出来的两个男人,放下牛奶杯,回答四叔。

    “找了两天还没找到?”严谨尧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一边看着小侄女。

    “没找到合适的,不是人家看不上我就是我看不上人家。”严甯拿了一个白煮蛋,垂着眸,剥蛋壳的动作略显粗鲁。

    闻言,严楚斐不悦地瞥了妹妹一眼,“你就不能好好说话?知道的说你是在找工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找男人!”

    什么人家看不上我又什么我看不上人家的,把话说成这样,还以为是去相亲呢!

    “对我来说,找工作就等于是找男人啊!”严甯咬了一口白煮蛋,口齿不清地回道。

    都说女人要自强自立,有了事业,有了财富,才会更有自信。

    她现在迫切地需要自信,她要把自己变得更好,那样霍冬就不会再嫌弃她了……

    “不就是想要工作么,四叔给你安排一个不就行了,干吗非要自己找?”严谨尧微微挑眉,不太赞同她这样辛苦地出去到处跑。

    严甯把另半个白煮蛋塞嘴里,摇头,“我不喜欢做公务员,我想学做生意。”

    “就你那颗被人卖了还会帮人数钱的脑袋瓜还想做生意?”严楚斐翻白眼,毫不留情地泼了妹妹一盆冷水。

    “懒得跟你说!”严甯回了哥哥一个大白眼,然后拿起牛奶杯咕噜咕噜把牛奶全喝掉,再起身抓了一个大馒头,“四叔我走了,我要赶着面试。”

    “你的车不是送去保养了吗?”严楚斐微微拧眉。

    “嗯,我坐计程车。”

    严楚斐,“要走很长一段路才有计程车坐的。”

    “没关系。”严甯满不在乎地摇头道。

    严谨尧不舍得小侄女走那么远的路,道:“还是找个人送你吧……”

    “好啊!”不待四叔的话落音,严甯就倏地冲向迟勋,一把抱住迟勋的手臂,仰着小脸喜笑颜开地问:“迟勋欧巴,你愿意送我吗?”

    霍冬本就面无表情的脸……更加面无表情了。

    “荣幸之至!”迟勋轻轻勾动唇角,笑得温柔又优雅。

    “那咱们走吧!”严甯笑米米的,声音清脆又甜腻。

    然后在严谨尧和严楚斐略显惊讶和纠结的目光中,严甯亲昵地挽着迟勋,走出了餐厅。

    从始至终,严甯都没看过霍冬一眼。

    仿佛他是空气一般,仿佛他根本不存在,她的眼里,只有迟勋……

    “欧巴你吃早餐了吗?”

    “还没。”

    严甯和迟勋一边往外走,一边融洽地交谈着。

    “那我的给你吃。”严甯把手里的馒头递给迟勋。

    迟勋没接,只是轻轻笑道:“给我吃了你不饿啊?”

    “我已经喝了一杯牛奶了……要不咱俩一人一半?”

    “好啊……”

    严甯和迟勋的声音已渐行渐远,很快,他们的交谈声就听不见了。

    霍冬像座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地伫立在原地。

    “霍冬,霍冬。”

    严谨尧一连喊了两声,霍冬都没有丝毫反应。

    “霍冬?!”严谨尧加重音量。

    霍冬终于回神,连忙低头,“四爷!”

    他低垂着眼睛,掩饰着眼底的慌张和懊恼,不让眼前的大小狐狸看出他内心的真实情绪。

    “吃早餐了吗?”严谨尧有点狐疑地看着明显在走神的爱将,问。

    “……吃了。”

    霍冬的回答,顿了那么一秒。

    其实还没吃,不过他已经什么都吃不下去了,因为这会儿他的胃,气鼓鼓的,比吃撑了还难受。

    “那你去王老家帮我拿份材料,楚斐会送我去上班,你拿到材料后直接来我办公室就好!”严谨尧放下筷子,拿起餐巾擦手,同时对霍冬吩咐道。

    “知道了!”霍冬点头,转身,领命而去。

    霍冬把车开出严家,脸色冷凝,心不在焉,脑子里乱糟糟的。

    他的大脑,从严甯挽着迟勋离开的那瞬,似乎就不再受他的控制了……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心里有股无名火在疯狂乱窜,把他的理智都快要烧没了。

    突然,他黑眸一眯……

    前方几十米,路边停着一辆车,像是迟勋的车……

    疑惑间,霍冬不由自主地朝着前方的车子开过去,然后他看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