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44章:痛了,自然就放下了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迟勋放下菜刀,大手向手机伸去,然而更快的,一只葱白小手却抢先把响个不停的手机抓走……

    严甯一把抓过手机,毫不犹豫的点了“拒接”,然后也不征求迟勋的同意,擅自就把他的手机给关机了。

    迟勋微微挑眉。

    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勾起唇角,一边重新拿起菜刀动作娴熟地切着菜,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冷着小脸怨气颇重的小女人。

    感觉到他投射在自己脸上的目光,严甯这才猛然想起,手机是他的……

    “你可以开机!”

    她将手机放下,轻轻往前推,直至推到他的面前,淡淡说道。

    “后果是……?”迟勋唇角的弧度加深了一分,噙着温煦如风的笑明知故问。

    “我走!”

    果然是这样……

    迟勋瞥了眼自己触手可及的手机,没有去拿,而是云淡风轻地吐出一句,“让它关着吧!”

    他如此说,很显然是在她与霍冬之间,他选择了她!

    严甯本是冷漠的小脸,顿时缓和了许多。

    虽然只是一个电话,但他这样的选择如同给了她吃了一颗定心丸,让她那伤痕累累的心,感觉到了一丝丝温暖。

    其实她刚才把手机推向他的那一刻,心里还挺忐忑的,因为如果他选择兄弟情的话,那她就只能走,可此时此刻,她却不知道自己离开了这里还能去哪儿……

    叮铃铃、叮铃铃……

    突然,沙发旁的座机电话又响了。

    严甯从高脚凳上跳下来,走向沙发,二话不说就把电话线给拔了。

    然后她修长的手指绕着电话线轻轻甩着,回头去看迟勋,那眼神好似在对他说“我把你家的电话线拔了你应该没意见的对吧”……

    迟勋被她那模样逗得忍俊不禁,噙着笑对她挑了挑眉,意思是“请随意你高兴就好”。

    严甯满意。

    回到吧台前,坐回原来的位置,她端起酒杯,继续喝酒。

    八戒在麻麻的脚边转溜了几圈,然后鼓足勇气往上一蹦,跳到了麻麻的腿上。

    严甯垂眸看着腿上的小家伙,心里酸酸甜甜的,轻轻勾唇,溢出一抹安慰的淡淡笑意。

    正好这时,迟勋将一盘炸好的花生米摆在吧台上。

    严甯便捻了一粒花生米给八戒,算是奖励它。

    八戒毫不客气,吧唧吧唧吃得不亦乐乎,顿时跟麻麻的感情又拉进了一分。

    “别给它吃太多花生,对它不好的。”

    当严甯喂八戒第三颗花生米时,迟勋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包干果递给她,示意她给八戒吃干果,别再喂油炸过的花生米了。

    严甯接过干果,垂眸看了眼正眼巴巴望着她讨吃的八戒,有些蔫蔫地嘟了嘟嘴,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哦……”

    想想,她又有什么资格责怪霍冬呢,她自己也不是一个称职的麻麻啊,这两年多里,她不止没有陪伴过它,连它什么能多吃什么不能多吃都搞不清楚。

    所以,其实八戒也很可怜,跟她一样可怜,都是被遗弃的可怜虫……

    很快,迟勋弄好下酒菜,再摆好碗筷,最后在严甯的对面坐下来。

    他往她的酒杯里添了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他向她举杯,意思是要跟她走一个。

    严甯大大方方地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个杯,然后很豪爽地一饮而尽。

    “嗤……”

    烈酒入喉,如刀子划过,她眯着眼睛龇牙咧齿,长长地吸了口气。

    迟勋一边微仰着下巴慢慢喝着酒,一边深深看着她自然可爱一点也不害怕有损形象的小模样,唇角的笑意,越加深刻。

    他也干了,不过不似她那般粗鲁,而是优雅从容地让醇香的烈酒缓慢入口。

    从开始到现在,严甯喝了有三四杯了,估摸着二两有余了。

    虽然她酒量还行,可她从没喝过白酒,加上这两年多在国外她忙着学习,那是滴酒未沾,所以突然灌了二两白酒,很快就觉得有点头晕了。

    已然微醺。

    酒杯小巧可爱,如白玉般晶莹剔透。她垂着眼睑把玩着手里的酒杯,蹙眉咬唇,模样有些纠结。

    喝了酒,加上心情不好,心里有些话,严甯突然就觉得忍不住了。

    “迟勋。”

    犹豫了半晌,最终她还是没能忍住,抬眸看向了对面的男人。

    “嗯?”迟勋正给她添酒,听见她喊他,便抬起眼睑与她对视。

    她深深吸了口气,特别诚恳地说道:“谢谢你啊!”

    “谢我什么?”他轻挑眉尾,似笑非笑。

    “谢谢你帮我照顾八戒。”她用嘴努了努正在她右手边咔嚓咔嚓啃核桃的八戒。

    迟勋转眸看了眼啃得不亦乐乎的八戒,轻笑摇头,“并不是我一个人照顾它的,这份功劳我不能独占。”

    严甯蹙眉,她记得他刚才的解释,说是因为霍冬有任务所以才把八戒寄养在他家的……

    鬼才信!

    俏脸一沉,她冷冷道:“我知道你跟他是好兄弟,但有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你不用帮他遮掩!”

    迟勋在心里默默衡量了一番,说:“八戒很乖也很可爱,照顾它是我的荣幸。”

    见她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对霍冬很是抵触,所以他没有继续为霍冬解释。

    其实他没有骗她,也没有帮霍冬掩饰什么。当初她走的时候,霍冬的确说过不要八戒了,而他也真的把八戒带回了自己家里。然而那晚半夜,霍冬就咚咚咚敲响了他的家门,等他开门之后,霍冬阴沉着脸二话不说就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八戒给抱走了。

    所以严格说来,八戒是跟着霍冬的,只是他们的工作性质太特殊,有时候有任务,几天或者大半个月都不能在家,而每当霍冬有任务的时候,就由他照顾八戒。

    可她现在不愿听,他也只能缓一缓了。

    严甯夹了颗花生米放嘴里,一边闭着嘴细嚼慢咽着,一边偷瞄了眼对面的淡定从容的迟勋。

    迟疑了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了,“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他的定力怎么这么好呢?难道他一点都不好奇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以及今晚都发生过什么吗?

    “你什么都愿意告诉我吗?”迟勋眉梢带笑,目光深邃地看着她,不答反问,

    “……”

    什么都愿意?

    那肯定ON啊!

    严甯无语了一下,咬了咬唇,她端起酒杯轻啜了口,然后垂着眸小声嘟囔,“你要问我三围的话那我肯定是不会告诉你的啊……”

    她声音很小,却还是被他全听进了耳朵里,差点让他笑出声来。像是被她提醒了一般,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打量起她来。

    她的三围嘛……

    不用她告诉,他也是可以目测出来的。

    “迟勋。”她低着头,又轻轻喊他。

    “嗯。”他连忙收回自己有些流连忘返的目光,抬眸看她。

    “你……”她咬唇,欲言又止。

    “我在听。”他温柔的声音像是鼓励一般。

    严甯暗暗咬了咬牙,心一横,抬头与迟勋对视,“你认识简素衣吗?”

    她知道她不该问,不该在刚不那么难过的时候又问这种让自己心里添堵的事儿,可是怎么办呢?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她就是想知道!

    她迫切地想知道简素衣是什么来头,以及与霍冬到了什么阶段。

    “认识!”迟勋点头。

    “她谁啊?”严甯黛眉一蹙,立马挺直背脊,火气腾腾地喝问。

    “简副书记的女儿。”

    闻言,严甯眼底划过一丝恍然,啊,原来是市委副书记的女儿啊……

    “她跟霍冬交往多久了?”她又问,目光灼灼神色严肃,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哪知——

    “交往?”迟勋皱眉,困惑反问。

    严甯用力点头,“是啊!你不知道吗?”

    迟勋拧着眉想了想,摇头。

    见他摇头,严甯纠结了,因为她不知道他摇头是什么意思。

    他到底是不知道简素衣和霍冬在交往呢?还是不知道简素衣和霍冬已经交往了多久呢?

    这两个问题,有着非常大的区别,她现在心如打鼓,非常紧张。

    她忍不住追问,“你摇头什么意思啊?你是不知道他们在交往还是不知道他们已经交往多久了?”

    “都不知道!”迟勋说。

    严甯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苦恼又焦急,“那他们现在什么关系?到底是不是在交往啊?”

    迟勋想了想,很认真地对她再次摇头,“据我所知,应该是没有。”

    没有?

    简素衣和霍冬没有交往?

    霍冬又骗她?

    严甯的心,瞬时又死灰复燃了。

    她激动得啪地一声放下筷子,睁大双眼看着迟勋,“可霍冬亲口向我承认简素衣是他的女朋友啊!”

    “他亲口承认?”迟勋惊讶地挑眉。

    “嗯嗯!!”严甯用力点头。

    迟勋默了两秒,然后轻轻一笑,“他撒谎的。”

    此话一出,严甯觉得自己的心马上就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她惊喜交加,不由失声叫道:“撒谎?他为什么要撒……谎?”

    话未落音,她便猛然反应过来。好吧,他撒谎当然是因为想要摆脱她啊!

    只是……

    “你凭什么肯定他是在撒谎啊?”她还是不太敢相信,她怕自己心里升起希望,一会儿又得失望。

    迟勋,“我了解冬子,他不会喜欢简素衣的。”

    眼前的男人,始终那么温柔优雅,让人忍不住就想相信他。

    而他此刻说的话,她也是非常非常乐意相信他的。

    “为什么?”她好奇地问。其实简素衣的条件很不错啊,人长得也蛮漂亮的,迟勋为什么如此断定霍冬不会喜欢她?

    “因为他心里有人!”迟勋看着她,意有所指地说道。

    “有谁?”严甯的心立马提了起来,紧张到极点。

    迟勋笑了,“你说呢?”

    她没反应过来,张口就叫道:“我不知道啊,我要知道的话我还问你干啥啊!”

    看她那么焦急紧张,迟勋内心有些惆怅,又有些无奈,像是故意逗她一般,他并不急着回答,而是慢悠悠地往自己杯里倒酒。

    “你倒是说啊,他心里有谁?”她急得不行,顾不得不礼貌,抓起筷子就去敲他的碗,皱眉催促。

    迟勋喝了一口酒,深深看了眼她焦急的小模样,卖够了关子后,才意味深长地说道:“他的心里住着一个不能喜欢的人。”

    “……”严甯一怔。

    不能喜欢?

    她不知道迟勋这句话到底戳中她内心的什么地方,她在狠狠一震之后,心,竟莫名其妙地狂跳了起来。

    严甯瞠大双眼看着迟勋,不敢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唯有定定地看着他。

    “他喜欢那个女孩儿,可是他不敢说,也不能说,只能一个劲儿地把她往外推,推得越远越好。”

    迟勋的声音轻轻飘荡在空气中,在严甯本就不平静的心上,又砸下一块小石头。

    她悄然攥紧双手,大脑飞快转动,努力分析着他话里的意思……

    “那个女孩儿是谁?”她失声问道。

    迟勋轻轻勾着唇角看着她,但笑不语。

    “我吗?”她屏住呼吸,鬼使神差地问出了口。

    她知道自己不该如此自作多情,可迟勋说的明明就与她的情况完全相符,所以她忍不住……

    忍不住就又满心期待了。

    从最初到现在,霍冬虽一直明确表示他不会喜欢她,可她还是能从他偶尔的眼神和举止中,发现他对她有心动的痕迹……

    其实女人的内心都是很敏感的,一个男人是不是真的讨厌你,是感觉得出来的。

    就是因为她能感觉到霍冬不是真的对她深恶痛绝,所以她才一直放纵自己对他动情……

    迟勋说的那个人,她想来想去,好像只能是自己……

    可是,真有这个可能吗?

    霍冬喜欢她?

    会吗?!

    严甯一瞬不瞬地盯着迟勋,激动又紧张,手心都冒出了汗,“迟勋,你在戏弄我吗?”

    “为什么你宁愿相信我是在戏弄你也不愿相信他是真的喜欢你呢?”迟勋失笑,表情无奈。

    “你……”她呼吸一窒,欣喜若狂,“真的确定他喜欢我?”

    “这个我不能给你明确的答案,但从我的角度看他对你的种种,就是喜欢!”迟勋说。

    严甯捂住嘴,激动得微微喘息。

    够了够了!

    有迟勋这句话就够了!

    他们是好兄弟,迟勋应该是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所以迟勋说是,那一定就是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竟让她有种做梦的感觉……

    或许是失望过太多次,她都不敢相信老天爷会突然厚待她了。

    心,噗通噗通,快得几乎要超出负荷。

    前面的伤心和愤怒,顷刻间烟消云散,本是伤痕累累的心,也被迟勋的话给完全治愈。

    她开心得如同飘上了云端,幸福得快死去。

    她的唇角情不自禁地流淌着欣喜的笑靥,“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她以为,所有人都会反对她和霍冬的,她没想到迟勋会这么帮她……

    “这些不是你想要知道的吗?”迟勋的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

    “是啊!”她点头,随口应道,正满心欢喜,没空去深究他话里的意思。

    他看着她,但笑不语。

    因为你想知道,所以我就想告诉你啊,看到你开心,我才能放心啊……

    “迟勋。”欢喜过后,严甯又垮了小脸,满心苦恼。

    “嗯?”

    “我哥说我和霍冬不可能。”她嘟着嘴,忿忿道,想起哥哥就满腹怨愤。

    “那你想放弃吗?”迟勋柔声轻问。

    “不想!!”她立马摇头,毫不犹豫且坚定无比。

    “那就行了啊。”他轻轻一笑。

    “嗯?”她微微蹙眉,不是太明白他的意思。

    “既然你不想放弃,那么不管是谁,也不管他们说了什么,也是影响不了你的,不是吗?”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每一个字都说到了她的心坎里。

    当初他说自己情商比霍冬高,这一刻,严甯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没说谎!

    他像个情感开导师,聪明睿智又善解人意。若不是她心里有霍冬了,一定会被他的温柔迷惑的吧。

    他说得没错,在她不想放弃的时候,不管是谁反对,也不管有多少不中听的话,都动摇不了她的决定。

    想不到,迟勋还蛮了解她的嘛!

    “我哥骂我冥顽不灵,你觉得呢?”她微微倾身向他,定定地盯着他的眼睛。

    “冥顽不灵没什么不好啊,换个角度来说,这叫用情专一!”他微笑。

    严甯想,为什么迟勋不是她哥呢?!

    她可不可以让迟勋做她的哥哥,不要严楚斐那个专横武断的霸王做她的哥哥啊?!

    有个迟勋这样高情商的哥哥,肯定会幸福死的。

    严甯正在感慨,迟勋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她很给面子,立刻追问。

    迟勋一边往她杯子里添酒,一边慢悠悠地说道:“从前,有个人为情所困,去找了禅师。他对禅师说,他忘不了心里的那个人,问禅师他该怎么办。禅师让他拿着一个杯子,然后禅师往杯子里倒滚烫的水,当水溢出杯沿,烫到了他的手,他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杯子,杯子掉在地上,碎了。然后禅师对他说,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之所以放不下,只是你还不够痛,当你真的痛了,自然就会放手了!”

    放不下,是因为不够痛……

    当你真的痛了,自然就会放手了……

    严甯的心,狠狠一震。

    心里的喜悦顿时打了折,她紧蹙着眉头看着神色如常的迟勋,“你……”

    他什么意思啊?

    是在暗示她和霍冬不会有好结果吗?是在暗示她该放手吗?

    他刚才不是还很支持她的吗?怎么这会儿又要跟她说这个莫名其妙的故事呢?

    像是看懂她心里的腹诽,迟勋轻轻一笑,对她举杯,“别胡思乱想,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该爱就爱,该恨就恨,不管发生什么事,做最真实的自己就好!”

    突然——

    叩叩叩……

    门被敲响,有人来访……-

    本章完结-&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