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43章:我对你不够好吗?
    “它怎么会在你这里?”严甯狠狠蹙眉,失声问道。.Xs.cO

    八戒不是应该在霍冬那里的吗?

    两年前她走的时候,可是亲手把八戒交给了霍冬,而非迟勋啊!

    所以现在八戒为什么会在迟勋这里?!

    呵……

    霍冬啊霍冬,你骗我也就算了,八戒不过是一只无辜的小松鼠,你也能狠得下心把它丢弃吗?

    说好的会等她,变了!

    说好的会好好照顾八戒,扔了!

    当初,她让他好好照顾八戒,他可是亲口答应过的啊!

    他不是言出必行吗?他不是一诺千金吗?为什么答应过她的事全都出尔反尔了呢?

    还是说,他对别人都能守信守诺,唯独对她……

    “冬子前几天有任务,拜托我照看几天。”迟勋一边关门,一边淡定回答。

    严甯冷笑。

    笑得悲凉凄苦。

    就算迟勋一脸坦荡,看不出撒谎的痕迹,可她心里很清楚,说“拜托”不过是安慰她罢了……

    霍冬不要她,连八戒也不要……她知道!!

    严甯红着眼,看着躲在沙发里怯怯瞅着她的八戒,一颗心,难过得无法言喻。

    八戒和她一样可怜,都被他狠心抛弃了……

    强忍心酸,她朝着沙发走去。

    两年多了,当初的小松鼠已经长大,成年了,但体积还是很小,毛茸茸的一团,依旧胆小怯懦,依旧呆萌可爱。

    走到沙发前,她缓缓蹲下来,努力勾动嘴角,极尽艰难地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朝着八戒伸出手去,像是自言自语般微哽低喃,“八戒,麻麻回来了,他不要你没关系,麻麻要你……”

    嗯,他不要她没关系,她还有自己,还有八戒……

    八戒使劲儿往沙发角落里缩,躲在抱枕后面,咕噜噜地转动着眼珠子戒备地瞅着她。

    严甯很难过,难过得双眼都模糊了,她死命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却无法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八戒乖,到麻麻这里来……”

    她将手伸到八戒的面前,无法克制地狠狠哽咽。

    八戒往后缩了缩。

    “八戒,来啊,到麻麻这里来……啊!”

    她话未说完,倏地一声尖叫。

    八戒一直不肯出来,她心里难免有些急了,便伸手想去把它抱出来,哪知她的手刚刚触到它的毛发,就被狠狠挠了一把……

    白希的手背上,顿时浮现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怎么了?”迟勋一个大步冲上来,急问。

    “没事没事——”她忙不迭地猛摇头,一边站起来,一边把受伤的手藏在身后。

    “它咬你了还是抓你了?”迟勋狠狠皱眉,偏着头想去看她藏在身后的小手,急切的语气饱含着浓浓的担忧。

    她扯着嘴角强颜欢笑,“没事……”

    “给我看看。”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如果没事,她把手藏起来干吗?

    她这副样子,越说没事,表示越有事。

    “真没事……”严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不让他看。

    “给我看看!!”迟勋勃然喝道,霸道的语气不容抗拒。

    严甯一怔。

    认识他这么久,似乎还是第一次见他发脾气,也是他第一次用这种霸道的语气命令她。

    她像是中了邪一般,竟乖乖地把手从背后拿出来,慢慢伸到他面前。

    看到她手背上的抓痕已经渗出血丝,迟勋大脑一热,顿时忘了彼此的身份也忘了应不应该或合不合适,一把执起她的手就低下头去……

    想要把她手背上的血丝吸掉。

    看到他低头的那瞬,严甯隐隐就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一颗心瞬时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她的手与他的唇即将触上的那瞬,她蓦地狠狠抽回自己的手。

    手里一空,迟勋猛然回神。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尴尬的气息……

    他微微拧眉,目光深邃地看着她,俊朗的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自在,模样依然淡定从容。

    反倒是她,低着头不敢与他直视,尴尬到无以复加。

    他的目光明明很温和,却让她莫名觉得紧张,狠狠咽了口唾沫,她抬起头来强装镇定地对他说:“我、我去用水冲冲就好了,你家卫生间……”

    “那边。”他用嘴努了努她的后方。

    严甯回头看了看,然后略显慌乱地点了点头,“……好。”

    她一边应着,一边立马转身,在他的注视中朝着卫生间快步走去。

    那急促的脚步,像是落荒而逃……

    严甯进入卫生间,关门之际,她看到迟勋一把将八戒面前的抱枕抓开,然后指着它的鼻子,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训斥它……

    “你给我出来!你可真是只白眼狼,养你这么久,连你麻麻都认不到了是不是?天天给你看照片都白看了……”

    关门,上锁,把外面的声音隔绝。

    走向盥漱台,严甯打开水龙头,把手伸到水下,冲刷着伤口。

    冰冷的水淋在伤口上,有点疼……

    她看着自己手背上那长长的伤痕,看着看着,泪如雨下……

    迟勋一边关注着卫生间里的动静,一边低声教训着八戒。

    八戒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躲在角落里缩成一团,一动也不敢动。

    好一会儿后,严甯还没出来,卫生间里依旧只有哗哗水声。

    迟勋微微拧眉,敏锐地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儿。

    不敢迟疑,他连忙朝着卫生间走去。

    叩叩叩……

    “七小姐。”他敲门,轻唤。

    水声依旧,严甯没回应。

    叩叩叩。

    “七小姐?”迟勋再次敲门,音量拔高,明显有点着急了。

    她今天受了这么多伤害,他担心……

    除了水流声,卫生间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严甯!”他真的着急了,不由得直呼她的名字,同时抓住门把往下压,却发现她上了锁。

    砰砰砰。

    “开门,严甯,你再不开门我可进来了!”他急得改为直接拍门了,焦急大喊。

    等了几秒,见里面还是没动静,他不再犹豫,果断抓住门把用力一扭……

    门锁被他硬生生地扭坏了。

    锁坏了,门自然就开了。迟勋推开门,一眼便看见盥漱台前,严甯背对着门蹲在地上,双肩正狠狠颤动着……

    她在哭。

    迟勋狠狠皱眉,心,瞬时收紧。

    当他打开门的那瞬,将她抬手偷偷抹泪的动作尽收眼底。

    他向她走去,刚走到她的身边,她却突然抬起头来,有些难为情地举起手对他晃了晃,红着双眼极尽勉强地讪笑着说:“我没事,就是有点疼……”

    嗯,她哭是因为手痛,不是因为心痛,不是!

    可这种欲盖弥彰的谎言,别说骗他,根本连自己都骗不了……

    越是知道骗不了他,她的心里越是慌张。

    她已经够狼狈了,真是不想再多一个人来看她的笑话,她现在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安安静静地舔舐心里的伤口,她只想一个人哭会儿……

    “你出去吧,我真的没事……”

    严甯难过,特别难过……

    她满心欢喜地回来,可迎接她的却是一个又一个残酷的打击。

    她的心,好痛好痛……

    霍冬骗她,哥哥骗她,现在连八戒都挠她……

    没人喜欢她,没人心疼她,没人爱她。

    没回来之前,她心里怀揣着希望,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可回来之后才发现,原来她一无所有。

    她什么都没有了!

    嗯,没了,什么都没了……

    所有人都背弃了她,爱情和亲情各给了她狠狠一刀。

    她一直强调自己没事,可眼泪已在眼眶里打转,分明马上就要滚落出来了。

    迟勋拧着眉,居高临下地看着蹲在地上看起来我见犹怜的小女人,脸色极其难得地沉了下来。

    “这点小伤真的没关系,我已经不疼——”

    他倏地弯腰,抓住她的双肩将她拎起来,然后将她整个纳入自己怀中……

    他一手环着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头,把她的脑袋轻轻摁在自己的胸口。

    迟勋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安安静静地抱着她。

    严甯话到一半,戛然而止,所有伪装的轻松和坚强在被他拥入怀中的那一瞬,土崩瓦解。

    他没问她怎么了,也没出言安慰,只是给她一个足够温暖和安全的怀抱。

    让她可以在里面尽情哭的怀抱。

    他的温柔体贴和善解人意终于让她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委屈和悲伤,在愣了几秒之后,眼泪刷地滚滚落下。

    先是无声落泪,接着她的双肩开始颤抖,然后是压抑的哽咽啜泣……

    然而,情绪一旦释放,便一发不可收拾。

    于是啜泣声越来越大,她整个人都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最终,她崩溃大哭。

    她的双手紧紧抓着他腰间的衣服,小脸完全埋在他的怀里,在哗哗水声的掩护下,像个被全世界遗弃受尽委屈的孩子,嚎啕大哭起来。

    她的哭声,听起来那么委屈,那么伤心,像一只只无形的小手,用力撕扯着迟勋的心。

    心疼……

    明明是这么惹人怜爱的姑娘,为什么总是在伤心?

    他喜欢看她开心调皮的模样,明媚动人得让人移不开眼。

    迟勋微微拧着眉头,垂眸看着怀里哭得伤心欲绝的小女人。怕吓跑她,他连拍拍她的头抚抚她的背都不敢。

    只能这样静静地拥着她。

    其实,能这样静静地拥着她,久一点,再久一点,他已心满意足。

    这个怀抱,再温暖也不是自己最想要的那一个,所以严甯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崩溃的情绪在最短的时间内冷静下来。

    她狠狠咬着唇,脑袋抵着迟勋的胸膛,颤抖着肩不停地深呼吸。

    从嚎啕大哭,到悲伤啜泣,再到稳定情绪,她用了十分钟。

    最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擦干眼泪,抬起头来看着他,“酒呢?”

    迟勋轻轻一笑,放开她往外走,头也不回地问,“喜欢什么酒?”

    “最烈的!”她张口就道。

    于是,当严甯洗了把脸从卫生间出来时,迟勋就朝她递上一只小酒杯。

    她也不管杯子里装的是什么,接过去就一口干了。

    下一秒——

    “嗤……”她龇牙咧齿,狠狠抽了口凉气,像只被热疯了的小狗般伸出舌头直哈气,“什么酒啊?好辣!”

    “二锅头!”他说。

    严甯,“……”

    见她一脸无语,迟勋笑了。

    敢情小丫头是嫌弃他家的二锅头了。

    她可知,这二锅头可是他珍藏的宝贝,不是谁想喝就能喝得到的,比一些价值不菲的名酒还珍贵。

    但迟勋什么也没说,噙着笑转身就进了厨房。

    既然要喝酒,总得弄点下酒菜不是。

    严甯一口灌了一杯,被辣得喉咙一阵刺痛,很快就面红耳赤了。

    不过这酒喝的时候觉得很辣,喝下去之后却又觉得很香,竟让她有种想要再试一口的冲动……

    心动不如行动。

    他家是开放式的厨房,厨房和客厅是用一个小吧台隔开的。

    吧台上放着一个古香古色的葫芦酒瓶。

    她走上去,毫不客气地扒开酒瓶的塞子,往自己的杯子里又添了一杯。

    这一次,她没有一口干,而是轻轻抿了一口,像个小酒鬼般微眯着双眸慢慢回味酒中的甘甜和醇香。

    严甯发现,这酒不宜猛灌,要慢慢的喝,细细地品,才能发现这酒的好。

    迟勋一边切着菜,一边看着她喝酒的小模样,唇角的笑,不由越发深刻了一分。

    他不干预她做任何事,她想做什么都可以,所以她说想喝酒,他没有任何异议。

    只要不酗酒,只要不伤身,给她喝点小酒又有什么关系。

    严甯往吧台前的凳子上一坐,手肘撑在吧台上,一只手掌托着脸颊,一只手举着杯,小小口地抿着酒。

    可能是第一杯喝得太猛,很快她就觉得大脑有点晕乎乎的,心里那些痛啊怨啊恨啊委屈啊什么的居然统统都变淡了。

    都说酒精可以疗情伤,原来并非瞎掰。

    因为此刻她的心,果然不再痛得那么难以忍受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他做他的菜,她喝她的酒,谁也不打扰谁。

    从他有条不紊娴熟利索的动作就能看出,他厨艺应该很不错。

    虽然两年多前她吃过他做的炒饭,但炒饭的技术含量终究是不够衡量一个人的厨艺水平。

    所以他厨艺好不好,今晚尝尝就知道了。

    突然,她的脚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有什么在蹭她的脚。

    严甯放下酒杯,垂眸一看。

    是八戒。

    它还是有点怕她,但更多的却是好奇。仰着头转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她,在她低头看它时,连忙又往后退了两步。

    像是生怕她会抓它或者打它似的。

    其实严甯也挺理解八戒的,毕竟她都走了两年多了,别说八戒只是一只小动物,就算是一个孩子,妈妈离开两年多,也有可能等妈妈回来时宝宝已经不认识妈妈了。

    所以她不是生八戒的气,她只是难过,只是怨恨上天的捉弄……

    她觉得自己像个笑话,在国外熬了两年终于熬出了头,没想到回国第一天却被万箭穿心……

    “八戒。”

    放下酒杯,严甯右臂搁在吧台边缘,她将脸枕在手臂上,垂眸望着脚边的八戒,无精打采又凄楚悲伤地喃喃,“八戒,你真的已经忘记我是谁了么?”

    在这个世界上,她就真的这么无关紧要么?她就真的这么多余么?

    八戒仰着头望着她,眨了眨眼,一副似懂非懂的呆萌模样。

    严甯满腹委屈,微微嘟起嘴,用脚尖碰了碰八戒的小肚子,哀怨地嘟囔,“你怎么可以这么没良心呢?亏我在国外的时候那么想你,担心你吃不好睡不好,担心你粑粑不疼你,还担心你会不会不适应环境难受生病……我这么记挂着你,你居然把我忘了,你居然还狠心挠我!”

    八戒被麻麻碰了肚子,吓得立马往后跳开,直到确定她没有恶意,才有小心翼翼地向她靠近。

    像是报复,又像是打招呼,它用爪子轻轻挠了挠她的脚。

    见八戒对自己不再似刚才那么戒备,严甯又高兴又心酸。

    用力吸了吸鼻子,她强忍着哭意,看着八戒,像是看着那个让她爱恨交织的男人,自言自语地微哽低喃,“我对你不好吗?这世上还有比我对你更好的人吗?你说你怎么就能这么狠心呢?你说你怎么就舍得这样挠伤我呢?你忘了在岩洞里你冷的时候是谁给你温暖的了么?你忘了那两天我们有多快乐了么?你真的把什么都忘了么……”

    她口齿不清地絮叨着,感觉像是有点醉了,管不住自己的嘴,心里有好多好多的话,不吐不快。

    可说着说着,她又难过了起来。

    她只记得酒能情疗伤,却忘了有句话叫“酒入愁肠愁更愁”……

    或许是她的声音太过悲伤,感染了八戒。小家伙瞅了她两眼,然后倏地往上一跳,跳到了她的腿上。

    她看着它,它也看着她,大眼看小眼。

    严甯叹息一声,抬手摸摸八戒的头,这次八戒没挠她,而是轻轻摆着脑袋在她手心里拱了拱……

    在向她撒娇。

    严甯心中又是一酸。

    瞧!动物都比那个男人有良心,只要对它好,它也是能感觉到的,只要对它好,它早晚会回到她身边的。

    不像那个铁石心肠的男人,无视她所有的好,永远只会伤她……

    迟勋耳尖,将严甯絮叨的话尽数听进了耳朵里,垂着眼睑的眸,微微闪烁了下。

    她表面好似是在说八戒,可他又怎会不知,其实她是在借着八戒控诉霍冬……

    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乍然响起。

    是迟勋放在吧台上的手机。

    有人来电话了。

    迟勋和严甯不约而同地看向屏幕亮起的手机。

    手机距离严甯颇近,所以她一眼就看见屏幕上正显示着“冬子”二字……

    迟勋放下菜刀,拿起帕子擦了擦手,然后大手向手机伸去。

    然而更快的,一只葱白小手却抢先把响个不停的手机抓走……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