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41章:他配不上你!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你说啊!你为什么要骗我?!啊?到底为什么?!”

    严甯崩溃哭喊,近乎歇斯底里。

    她真的做梦都没有想到,回国之日,竟是梦碎之时……

    所有支撑她熬下去的希望,原来只是一场别有用心欺骗,她那么爱的男人,竟对她心狠至此。

    连他都骗她,这世上,她还能信谁?

    面对她一声声的质问,面对她一句句的控诉,霍冬的心脏抽搐不已,疼得他不由自主地皱了眉,却终究是,无言以对。

    一是他本就不善言辞,二是此情此景他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沉默。

    就让她伤心吧,就让她怨恨吧,就让她绝望吧……

    只有让她彻底死心,她才会放过他,也放过她自己……

    那样,他们才可以真正解脱。

    刚才,在乍然看到她的那瞬,他心里五味陈杂,既惊愕,又……惊喜。

    那瞬间涌上心头的情绪,来得突然而凶猛,让他压抑不住也骗不了自己。

    对!是惊喜!

    她回来了!

    而且还拖着行李箱,很显然是下了飞机就第一时间来找的他。

    由此可见,她并没有像六少说的那样,一出国就会找到新的目标,然后把他抛到九霄云外……

    她还记着他,还喜欢他……

    嗯,她还喜欢着他,因为从她看到他的屋里有女人时,她的眼底就顿时布满了妒忌和愤怒,傻子都看得懂。

    霍冬,我会想你的,我每天都会想你的……

    这是当初她要离开时对他说过的话,他记得,牢牢记得。因为这句话像是在他的脑子里扎了根似的,任凭他怎么努力都忘不掉,甚至越是刻意想要忘记,它在脑海中便越是清晰。

    两年多了,她却还是这样执迷不悟,他不知道自己内心深处涌动着的那股情感是欢喜还是忧愁……

    或许都有吧。

    可他们注定是不可能的,所以趁着自己还能忍,他必须把她推开,推得远远的……

    嗯!推得远远的!

    “霍冬,你说啊,你为什么要骗我啊?”

    她哭着问他,不停地问他,固执地想要一个答案,不想自己被欺骗得不明不白。

    霍冬就像是哑巴了一般,始终沉默不语。

    “我让他骗的!”

    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一道熟悉的声音也在同一时间冷冷响起。

    严甯狠狠一震,哭泣声戛然而止,机械性地缓缓转头,循声望去。

    高大挺拔的身影,俊朗帅气的脸庞,来人一身霸气浑然天成,正是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疼她的亲哥哥——严楚斐!

    严甯被一个接着一个的“噩耗”炸得头昏眼花,大脑一片空白,心,已痛到麻木……

    先是霍冬背叛她有了女友,然后是霍冬向她承认当初的承诺只是谎言,现在,她的亲哥哥竟然说他才是这场谎言的幕后主使……

    最爱的人,最亲的人,竟全都往她心口上捅刀子!

    松开霍冬的衣襟,严甯极缓极缓地回身,怔怔地看着许久未见的哥哥,“你说什么?”

    她希望眼前的一切全是幻觉,她希望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等天亮,梦醒了,一切都还是好好的……

    “你没听错!”

    然而,严楚斐并不给妹妹逃避的机会,一边阔步走进审讯室里来,一边淡淡说道。

    严甯的双手一点一点地攥紧,红着眼看着正朝着自己一步步走上来的哥哥,眼底在慢慢酝酿着风暴……

    “你再说一遍!”

    她收起悲伤,特别平静地看着依旧帅气俊朗意气风发的哥哥,冷冷吐字。

    “是我让他骗你的!”严楚斐理直气壮,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脸上丝毫不见心虚。

    说话的同时,严楚斐抬眸看了眼霍冬。

    霍冬二话没说,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然后封闭式的空间里,便只剩下严楚斐和严甯兄妹二人。

    “为什么?”严甯死死看着骗了她还毫无愧色的哥哥,心底一片冰寒,冷得入骨。

    “为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严楚斐走到妹妹面前,面罩寒霜地冷睨着她。

    “我不知道。”严甯摇头,笑得凄苦又讽刺,“我不知道我到底碍着你们什么了,我不过就是喜欢一个男人,犯得着你们这样处心积虑的欺骗我算计我吗?”

    而且欺骗她算计她的还是她最爱最信任的人!

    这世上,还有人值得她再信任吗?

    恐怕没有了吧……

    从今往后,她还敢相信谁?除了自己,只怕谁也信不得了吧!

    面对妹妹悲愤的控诉,严楚斐微不可见地拧了拧眉,默默一叹,狠着心说:“七仔!我早就跟你说过,作为严家的孩子,很多事不是你想做就可以做的,更不是你想喜欢谁就可以喜欢谁的!”

    “那我可以不做严家的孩子么?”她冷冷地笑,越发痛恨自己的姓氏了。

    “严家的孩子”这个尊贵的身份,从小到大没有带给她丝毫的快乐,得到的反倒是各种恶意的攻击和嘲笑奚落……

    “我也不想做!可这是上天注定的,你觉得由得了我们吗?”严楚斐冷漠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无奈。

    这世上,什么都有可能会变,唯独血缘关系,想变也变不了。

    对!不管他们有多痛恨生在这样的家庭,却永远都休想摆脱他们是严家子孙的事实。

    “可是哥……”严甯笑得极尽苦涩,哭过的双眼一片通红,“你不是说你爱我的吗?你既然看出我喜欢上他了,你还教唆他来欺骗我,你就是这样爱我的吗?”

    听着妹妹的控诉,严楚斐的心脏微微抽搐,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愧疚的,可也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

    重重一叹,他抬手轻抚妹妹的发丝,语重心长地说道:“七仔,你们不合适!不管你信不信,哥是想帮你,长痛不如短痛——”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就能断定我跟他不合适呢?哥!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武断啊?!”严甯大喊,颤抖的声音里难掩哭意。

    看到妹妹难过哭泣,严楚斐本是心疼,可被妹妹指责“武断”,脸色不由一沉,语气瞬时变得严厉起来,“严甯,你不是三岁小孩了,你该懂事了,哥到底是不是真的武断,你跟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合适,这些问题你自己心里都有数,不是吗?!”

    嗯,其实很多事,她的心里的确有数,是她自己不肯面对现实……

    “不管我跟他合不合适,这都是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就算有什么后果我也会自己承担,我不需要你多管闲事啊哥!你为什么要用你的权势去压迫他呢?!”她愤怒驳斥,越想越是难过,情绪渐渐崩盘,“我需要你管我的时候你不管我,我不需要你管我的时候你却非要干涉我的生活,哥,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最后一句,她忍不住大吼出声。

    “哥不想你受伤害!”严楚斐狠狠拧眉,切齿喝道。

    “可恰恰就是你在伤害我!!”严甯悲愤哭喊,声嘶力竭。

    严楚斐倏然无言,俊脸微微一白。

    看着妹妹哭得伤心欲绝的样子,他不由默默反省,他错了吗?

    明知她和霍冬没有未来,他帮她斩断这段没有结果的感情真的错了吗?

    作为她的亲哥哥,他帮她把把关,考验考验她喜欢的男人也错了吗?

    对!他的确希望她能嫁给一个与严家门当户对的家庭,可如果她和霍冬真的深爱着彼此,非彼此不可,那他这个做哥哥的也不可能真的能狠得下心来棒打鸳鸯。

    可霍冬根本经不起考验啊!

    更甚至,霍冬根本连一丝为七仔努力和争取的意愿都没有啊!

    他不过就是跟他提了下门第观念,不过就是跟他说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嫁个有背景的家庭,他立马就说他懂了……

    说那些话,他是故意,就想看看霍冬到底有什么反应。

    而霍冬的反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霍冬自尊心太强,而七仔的身份是他永远过不去的坎,如果他不能为七仔改变,那么他们永远都不可能走到一起。

    而那段日子,他没有看到霍冬的改变,看到的全是七仔一个人在付出,一个人在投入……

    她把霍冬当命,可霍冬呢?

    霍冬除了对她恶语相向,就是逃避!

    一段感情,如果只有一方努力,那是永远都不可能会有幸福的!

    而且从他内心来说,也并不希望妹妹跟霍冬在一起,身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就霍冬那冷冰冰的死性子,估计根本不懂得主动关心人,也许一辈子都别想从他嘴里听到一句情话,七仔若真嫁给这样无趣的男人,岂不得受一辈子委屈?

    撇开身份地位不说,他宁愿七仔选择像迟勋那种温润如玉的男人,也不想她跟霍冬这样的冰块。

    虽然他也是男人,虽然他很理解霍冬的心情,他也曾设身处地的想过,若他是霍冬他一定也会跟霍冬做一样的选择。但他是七仔的亲哥哥,只要是与妹妹有关的事,他的想法就会有所改变,所以就算他理解霍冬,也没办法待见他。

    他的妹妹,应该被温柔相待,应该被好好呵护,应该被捧在手心里疼爱,而不是她去不停地付出,卑微如尘埃只为乞求一份爱……

    一句话,霍冬不值得她爱!

    连爱情都不敢争取的男人,配不上他的七仔!

    所以就算七仔怨他也好,恨他也罢,他必须拿出自己的态度,如果霍冬不为她改变,如果霍冬不能让他满意,那么,他是绝对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的。

    “七仔,世上男人千千万,你何苦这样一厢情愿?”严楚斐皱着眉,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泪流满面的妹妹,心疼又气愤。

    “对啊,这世上男人千千万,可我就只喜欢他怎么办呢?”严甯流着泪苦笑,执拗得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凄怨悲伤地看着哥哥,狠狠哽咽,“哥,我上辈子跟你有仇么?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好么?你非要让我一个人孤独终老才会开心么?”

    “严甯!!”严楚斐勃然大喝,气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气急败坏地对妹妹怒吼:“你怎么还是不懂?不是哥非要破坏你们,是你跟他不会有结果,你们不合适!”

    他让霍冬去骗她的做法或许是不太妥当,但出发点都是为她好,她不能明白以及理解他的用心良苦也就罢了,怎么还能说他是见不得她好呢?

    没有人比他更希望她能幸福一辈子好吗!!

    孤独终老?

    他怎么舍得让她孤独终老?

    打个比喻,如果将来他们年迈,只剩他们兄妹相依为命,他都会不敢比她先死去,因为他会怕,怕留她一人在世上孤苦无依……

    所以,如果找不到一个全心全意爱着她的男人,他又怎敢把她交出去?

    所以,如果找不到一个比他这个哥哥更爱她的男人,他又怎么放心把她交出去?

    “哥,你一直强调‘合适’,那到底什么才是合适?门当户对吗?”严甯微微仰着小脸,泪眼朦胧地看着哥哥。

    “七仔,你别不屑,门当户对很重要,不对等的爱情根本就走不远!你愿意为爱受委屈,那你可曾问过他,他愿意为你委屈他自己吗?”严楚斐可谓是苦口婆心,竭尽全力地开导妹妹。

    他愿意为你委屈他自己吗……

    “……”严甯哑口无言。

    不用问,他不愿意,她知道!

    “哥不是老八股,也不是瞧不起谁,哥只是比你更了解一个男人的自尊和现实的残忍。”严楚斐轻轻握着妹妹的双肩,低下头来与妹妹平视,“七仔,哥希望你嫁得好,哥希望你今后能过得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哥希望你能嫁给一个疼你爱你不管什么事都能以你为第一位的男人,可很显然,这个人不可能是霍冬!”

    严甯死死攥紧双手,强忍着心里那股绝望和剧痛,她低着头,眼泪滚滚而落。

    严楚斐,“你喜欢他,可他不喜欢你,你付出越多受到的伤害也就越多——”

    “你把门第观念挂在嘴边,你为了让他知难而退一定跟他说过很多难听的话,他那么骄傲,能不退缩么!”她蓦然抬头,怨愤地喊道。

    她不甘心,她放不下,她想不开,她没办法释怀。

    如果哥哥不从中作梗,霍冬也许就不会这样决绝,那么她也不会这么难过,所以,都是哥哥的错!

    “我说点难听的话他就受不了的话,那就足以证明他并不喜欢你,但凡他对你有一点点感觉,都不可能这么经不住打击!他把尊严看得比你重要,你觉得你跟他在一起会有幸福可言?!”严楚斐终于沉了脸,冷冷道。

    他真想敲开妹妹的脑袋瓜看看里面到底都装了些啥,怎么就这么油盐不进冥顽不灵呢!

    一个对她根本都谈不上好的男人,她怎么就这么稀罕了呢?!

    严甯狠狠挥开哥哥握在自己双肩上的手,仰起泪迹斑斑的小脸,情绪崩溃地冲着哥哥哭喊,“是幸福还是痛苦都是我自己的事,就算你是我哥,你也没资格干涉我的感情生活。你说你爱我,你想给我最好的,可是哥,你一定从来没想过我内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你想要他又怎样?人家不想要你!!”严楚斐火了,一激动,不该说的话来不及经过大脑就冲口而出了。

    严甯的脸,瞬时惨白如纸。

    人家不想要你……

    似乎,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能刺伤她的心了。

    是啊!她拼了命的想要又能怎样?霍冬不想要她啊!

    他不爱她啊……

    她僵在原地,目光呆滞,像是突然被抽走了灵魂一般。

    眼泪,无声而疯狂地往下坠落……

    严楚斐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可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想收回也是不可能。

    看到妹妹一脸悲戚绝望,他心疼得不行,连忙展臂将妹妹拥进怀里。

    “对不起七仔,哥的意思是……”严楚斐也特别难受,忙不迭地跟妹妹道歉解释,可话到一半,他自己都没办法再说下去。

    他只能一边轻抚着妹妹的背脊,一边心疼地柔声安慰,“七仔乖,别哭了。听哥一句劝,他不适合你,他不配你这样付出。你以后会遇到一个真正对你好的男人,到时候哥一定给你们办一个旷世婚礼,哥一定把你风光大嫁,好不好?”

    “哥……”严甯把头埋在哥哥怀里,气若游丝地开口。

    “嗯?”严楚斐连忙低头靠近妹妹的脸。

    “我恨你!!”

    她蓦然抬头,冲他嘶喊一声,同时双手撑着他的胸膛将他狠狠一推。

    严楚斐猝不及防,被推得往后退了一步。

    严甯则趁机跑了出去。

    “七仔!”

    妹妹那疯狂奔跑的样子,让严楚斐心里咯噔一跳,连忙大喊着往外追。

    严甯对哥哥的呼喊置若罔闻,只是拼了命地往前跑。

    她不想呆在这里,她不想再看到他们,她现在极度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

    严楚斐从来不知道,原来妹妹跑起来居然这么快,像是一只逃命的小兔子,眨眼就不见了。

    严甯朝着警局大门外跑去,哪知冤家路窄,在距离大门二三十米时,她看到前方有两个熟悉的身影……

    是霍冬和简素衣正并排而行。

    很显然,他们这是也准备离开警局。

    如果她这样冲上前,就不可避免地会与他们遇上……

    她不想看到他们,否则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把他们杀了。

    严甯二话不说就转身朝着另一个出口跑去。

    “霍冬,拦住她!!”

    而就在她调转方向的同时,严楚斐焦急又担忧的怒吼声就乍然响在空气中。

    霍冬循声转头,一眼便看见朝着不远处的另一个出口跑去的严甯,心脏瞬时狠狠一抽。他立马就要追,可身边的简素衣却蓦地一晃,像是要摔倒……

    出于本能,他拉了简素衣一把。

    简素衣稳住了身子。

    霍冬在拉了简素衣一把之后,一秒都没敢再停顿,连忙朝着严甯追去。

    而此时,严甯已经跑出警局,正朝着马路对面狂奔。

    她像疯了似的,一心只想摆脱身后的所有人,她只顾着往前跑,也不管是红灯还是绿灯……

    当她跑到马路中间时,一辆大卡车径直朝她冲去……

    “严甯!!”-

    本章完结-&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