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39章:到底谁过分?
    cpa300_4();    严甯本是慵懒风情地靠在门框上,此刻不由自主地站直身,怔怔地看着与霍冬站在一起的陌生女子,整个人完全懵了……

    女子很年轻,年龄估摸着跟她不相上下,身材高挑肤白眼大,整体形象看起来清新精致、英姿飒爽。

    他的家里怎么会有女人?

    这女人是谁?

    他们是什么关系?

    这么晚了还在他的家里关系一定非同一般吧?

    在这一瞬间,严甯的脑子里冒出了无数个疑问,而每一个疑问似乎都在向她透露着他们关系匪浅的蛛丝马迹……

    满心的喜悦,被击碎……

    腾升而起的,是惊慌失措和不可置信。

    同样不可置信的,还有霍冬。

    当打开门看到严甯的那刻,霍冬的大脑也懵了一下,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一直到她娇滴滴的声音灌进耳朵里,一直到她脸上的如花笑靥冻结成冰,一直到她眼底浮现出恐慌和妒火,他才猛然意识到,她是真的回来了。

    她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回来了!

    时隔两年半,两人终于再次见面,明明彼此只隔着一道门,可他们的心,却仿佛已隔了整个沧海桑田……

    时间在这一瞬静止,仿若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二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对望着彼此。

    站在霍冬身侧的年轻女子,本是平静淡然的表情渐渐染上狐疑,微蹙着眉看了看霍冬,然后又转眸好奇地看着严甯。

    “她是谁?”

    在死寂般的沉默之后,严甯终于先一步找到自己的声音,抬起手,用手里的鸭舌帽指着霍冬身后侧的年轻女子,强忍着心里的恐慌,冷冷质问。

    她一开口,把他的神智也拉来回来。

    “你怎么在这里?”霍冬不答反问,面色沉冷,狠狠拧着眉头,语气同样冷厉。

    两年多前她走的时候,他还没买这套公寓,期间他们一直也未联系,所以她是怎么知道他住这里的?

    “她为什么会在你家?她是谁?”严甯哪有心思回答他的问题,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弄清楚这个女人谁……或者说,是他的谁?!

    “你偷跑回来的?”他眼底寒光乍现,近乎疾言厉色地喝问。

    三年的课程她已经学了两年半,为什么现在提前回来?难道只剩最后半年她却没出息地前功尽弃了?

    想到这种可能,霍冬心中顿时火冒三丈。

    “我问你她是谁?”

    “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两人你问你的,我问我的,仿佛都没听到对方的问题一般,谁也不回答谁。

    “霍冬!!我、问、你、她、是、谁?!”严甯脸若冰霜,狠狠咬着牙根,从齿缝里一字一顿地逼问。

    她的理智,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他再不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她不知道自己一会儿会做出什么事来……

    “我问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霍冬心里也窝着火,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自然更不想回答她了。

    眼看两人才说一两句话就已经杠上,简素衣心里的好奇就更重了,忍不住小声地问霍冬,“冬子,她是你朋友——”吗?

    “你谁?你为什么会在他家?”

    “冬子”二字从简素衣口中说出的那瞬,严甯的心就狠狠一震,危机感顿时如同乌云一般将她整个笼罩。

    如此亲昵的称呼,更加说明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所以不等简素衣最后一个字说完,严甯就目光凶狠地瞪着凭空多出来的情敌,盛气凌人地冷冷质问。

    她已失去理智,一脚跨进门内,一个大步逼近简素衣,气势汹汹的样子咄咄逼人。

    几乎是在她向简素衣靠近的那瞬,霍冬高大的身躯就微微一侧,仿佛怕她伤着简素衣似的,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将简素衣护在身后。

    他这残忍的举动,宛若一道利刃,狠狠划破她的心……

    她痛得脸色惨白,双眼骤然布满一层血丝。

    她狠狠瞪着他,怨恨又委屈。

    霍冬这样的举动,刺伤了严甯,但让简素衣满心欢喜。

    本来简素衣在看见严甯的那刻,心里也泛起一丝小小的危机感,但现在看到霍冬明显对严甯不待见之后,顿时放下心来。

    简素衣以为,眼前的严甯只是一个迷恋霍冬的无名氏。毕竟霍冬那么优秀,喜欢他的女人多不胜数,每天缠着他想要倒贴的女人也不在少数,所以她便以为严甯也是其中之一……

    想着这个可能,简素衣心里有了优越感,但她很好地掩饰着,并未表现出来,因为霍冬不喜欢个性张扬盛气凌人的女人,他喜欢性格恬静温柔娴淑的好女孩。

    他的喜好,她可是打听得一清二楚的。

    而她,各方面都蛮符合他的喜好,所以她一定要好好保持自身形象,好让他尽快喜欢上她。

    简素衣以为严甯只是一个想要倒追霍冬的花痴女,所以看她的眼神便不由自主地变得高傲起来,唇角泛起一抹清高淡然的笑,目光越过霍冬的臂膀,饱含着淡淡的讥讽落在严甯的脸上。

    霍冬背对着简素衣,自然看不到简素衣的表情。

    可严甯却看得一清二楚。

    严甯觉得,简素衣这是在向她挑衅!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不认识你,所以我觉得我没必要告诉你我是谁。”简素衣不紧不慢地说道,优雅又得体。

    “你跟他什么关系?!”严甯没看霍冬,而是冷冷盯着简素衣,声声逼问。

    女人的第六感向来很准,严甯在看到简素衣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个女人喜欢霍冬。

    嗯,她欢天喜地地赶回来给他惊喜,他却给了她一个情敌!

    好!很好!

    真特么的太好了!!

    “这种私人问题我更没必要向你这个陌生人交代吧。”简素衣淡淡一笑,看着严甯的眼神更显轻蔑了。

    严甯怒了,又是一个大步上前,伸手就去推简素衣,厉声喝道:“我问你是谁!”

    可她的手还没碰到简素衣,就被霍冬的大手一拨,隔开了。

    严甯抬头,极冷极冷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心口开裂……

    痛,太痛了!

    她在异国他乡拼死拼活地努力了两年多,换来的不是他的兑现承诺,而是他对其他女人的维护……

    他说过他会等她的!

    他说过的!!

    他不是最重承诺的吗?他怎么可以违背自己的诺言?

    怎么可以!!

    严甯痛了心,红了眼。这一刻,她竟恨不得自己没有回来。

    她死死攥紧双手,不让自己情绪失控,她在心里拼命告诫自己,在没搞清楚真相之前,不能随便发脾气。

    也许他和这个女人只是普通朋友,也许他们根本没有丝毫关系,也许……

    她在心里想了千万个“也许”,只为安慰自己已然方寸大乱的心……

    霍冬面无表情,迎着严甯饱含谴责和凄怨的目光,无动于衷。

    见严甯竟然敢动手,简素衣的脸色也冷了下来,她可以在霍冬面前表现得温柔娴淑,但这并不代表她是个好欺负的主儿。

    “这位小姐,请自重,你再这样就休怪我无礼了!”简素衣冷冷说道,语气已不似前一刻温和。

    呵!无礼?

    严甯一听,更是妒火中烧,唇角泛起一抹冷笑。眸光一凌,牙根一咬,她不由分说就将手里的鸭舌帽狠狠砸向简素衣。

    简素衣抬手轻轻一挥,轻而易举就将鸭舌帽挥开,可下一秒,一只手就朝着她的脸上飞来……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简素衣一把扼住严甯挥打过来的手腕,顺势用力一扯,同时身躯往边上一侧。

    “素衣!”

    霍冬看出简素衣的下一步举动,连忙出声阻止。

    然而,为时已晚。

    “啊……”

    严甯猝不及防,没料到简素衣身手这么好,整个人被扯得往简素衣的身后扑去,因为稳不住身子而摔倒在地。

    “严甯——”

    霍冬又是一声急喊,本是冷漠的俊脸不由自主地微微变色。

    简素衣的身后是茶几,她这样摔下去一定会磕伤的……

    的确!

    严甯本就穿得清凉,t恤热裤的,膝盖撞在茶几上,痛得她眼泪汪汪……

    她却狠狠咬着红唇,死命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她可以在霍冬面前卑微如尘埃,却死也不愿意在情敌面前流眼泪。

    膝盖被撞,疼得钻心,她站不住,整个人狼狈地滑坐在地板上。

    她痛,全身都痛,而最痛的,是心……

    她没想到,他竟可以狠心至此……

    他竟可以眼睁睁看着她被他的新欢欺负!!

    他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他故意不救她,他故意让她被他的新欢欺负……

    否则,他那么好的身手,怎么可能让这个女人伤害到她?

    所以,他就是故意的!

    他纵容别的女人欺负她,他的心,好狠!

    严甯死死攥紧双手,让指甲深深陷入掌心,唯有如此,她才能控制自己急欲决堤的泪……

    在把严甯扯得摔倒的那瞬,简素衣被霍冬向自己投射过来的一记阴冷凌厉的目光给吓得一震,然后下一秒,她又被霍冬嘴里那声“严甯”给惊得瞠大了双眼。

    “你叫她什么?严甯?严家的七格格?”简素衣惊愕地看着霍冬,失声问道。

    然而,没人理她。

    在严甯有危险的那一刻,霍冬来不及拉住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摔倒。

    心脏狠狠一抽……

    本能地,他一个大步跨到她面前,刚想伸手去扶她,脑子里却突然有什么一闪而过。

    他暗暗咬牙,把手揣进裤袋里,紧握成拳,死命忍着想要扶她起来的冲动。

    他冷着脸,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冷眼看着狼狈可怜的她。

    “她是谁?”严甯仰着头,红着眼望着高大得像座山的男人,颤抖的声音已然微哽。

    “起来!”他不答,反而冷冷命令。

    她不动,眼眶越来越红,执拗地问,“你们什么关系?”

    仿佛得不到答案,她死也不会瞑目一般。

    “我叫你起来!!”霍冬怒了,大手倏地抓住她的双肩,将她从地板上狠狠拎起来。

    “这么晚了,她为什么还在你家?”她死死看着他,非要问清楚不可。

    她膝盖疼,几乎站不住,只能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襟,才没有让自己再跌到地上去。

    霍冬冷冷抿着唇,沉默。

    他不想回答,他想将错就错……

    “真是对不住啊七格格,刚才一时失手,望请见谅!”简素衣回过神来,噙着抱歉的笑容上前一步,优雅得体地自我介绍道:“我叫简素衣,是名军人,现任国防大学教官。早就对七格格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久仰久仰!”

    有所耳闻……

    名不虚传……

    她在外面的名声,全是负面的,名不虚传?

    呵!

    严甯唇角轻勾,冷笑。

    她不傻,简素衣在讽刺她,她知道。

    “你们什么关系?”严甯没有理会简素衣,从始至终都一直盯着霍冬。

    她要一个交代,他必须给!

    如果他两年半前没有给她承诺,她今天不会这样不依不饶,但他当初答应过要等她,现在他没做到,难道不该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他可以不爱她,甚至可以讨厌她,但不能骗她,尤其不能欺骗她的感情,不能!!

    她是那么真心诚意地爱着他,她把自己的心毫无保留地全给了他,他如果不能回应,可以不接受的,她不会怨他,但他不能践踏她的一片真心不是吗!

    她一遍遍地质问着他们的关系,霍冬却始终沉默。

    有种“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就是什么关系”的架势……

    简素衣见状,也不知是别有用心还是想缓和气氛,便噙着笑主动解释,“我跟冬子是——”

    “她是我女朋友!”

    简素衣还没说完,霍冬就一口抢断。

    而此话一出,严甯和简素衣均双双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严甯如遭雷劈,脸色瞬时惨白如纸。

    简素衣的眼底也快速地划过一丝惊讶。她还只是想说“朋友”,想不到他居然主动加了个“女”字进去……

    他这是也有点喜欢她了的意思吗?

    简素衣忍不住眉梢带笑,喜滋滋地想着。

    而就在简素衣偷乐的当口,严甯已痛到撕心裂肺……

    在霍冬话音落下的那瞬,严甯扬手就朝着他的脸上狠狠挥去……

    可霍冬那么高,反应又灵敏,她挥出去的手半路就被他拦截,根本连碰都碰不到他。

    严甯这会儿已经失去理智,心里充满了委屈和愤怒,岂会就这样善罢甘休,所以当挥出去的手被霍冬抓住之后,她甚至没有一丝犹豫和停顿,另一只手顺势就朝着站在他身边的简素衣挥去……

    啪!

    简素衣猝不及防,被严甯用手背一耳光扇了个正着。

    火辣辣的刺痛袭来,简素衣不可置信地捂住自己被打的脸颊,气得脸色顿时涨成了猪肝色,“你!!”

    简素衣手一动,几乎是反射性的想还严甯一耳光。

    “严甯!你太过分了!!”

    可她的手还没来得及抬起,就听见霍冬特别凶狠地责骂严甯。

    见状,简素衣的手就没办法抬起来了,只能憋屈地受了这一耳光。

    霍冬不喜欢盛气凌人的女人,所以如果她非要还严甯一耳光的话,一定会有损他对她的好印象……

    算了算了,如果挨一耳光可以换得他的心疼和维护,也值了!

    简素衣默默地安慰自己。

    他疾言厉色地吼她,严甯你太过分了……

    她过分?

    现在到底是谁过分?

    心如刀绞,她却勾着唇角笑靥如花,声音又娇又媚,“我从来都是这么过分的,你现在才知道吗?”

    对啊!她从来都是刁蛮任性嚣张跋扈的,她从来都是这么坏的,他又不是今天才知道不是么!

    霍冬狠狠瞪了她一眼,一副对她极尽厌恶的模样。然后他转眸看向捂住脸的简素衣,抱歉又愧疚地柔声问:“怎么样?没事吧?”

    简素衣轻轻摇头,不由得红了双眼,是真的委屈了。

    毕竟都是家里娇生惯养的小公主,从未挨过耳光,更何况是这种带着羞辱性的耳光。

    “给我看看!”霍冬的声音越发温柔,大手轻轻握住简素衣的手腕,想要把她的手从脸颊上拿开。

    认识半年多,这是简素衣第一次享受到霍冬的温柔,顿时觉得就算再挨一个耳光她也是愿意的。

    手被轻轻拿开,简素衣委屈地瘪着嘴,红着双眼楚楚可怜地望着霍冬,泫然若滴的模样极尽惹人怜。

    霍冬看到简素衣已然红肿的脸颊,顿时狠狠皱眉,沉冷的脸色仿佛非常生气……

    严甯僵在原地,默默地看着眼前“郎有情妾有意”的一幕,心,已痛到麻木……

    她在想,自己到底算什么?她像个傻子似的在国外奋死拼搏,他却已另结新欢,把对她的承诺抛之脑后。

    她以为他是个有责任重承诺的男人,可原来,她是个瞎子!!

    她看错了人,看错了他,看错了!!

    严甯觉得,如果眼前这样的画面她都还能看得下去的话,她就是个死人!

    她还没死,不是死人,所以她看不下去。

    怀着同归于尽的心,她朝着简素衣扑过去……

    简素衣说了,她是军人,所以严甯知道自己打不过她,便出其不意地扑上去,狠狠抓住简素衣的头发,顺势搅了一圈,再紧紧攥在手里。

    简素衣有些拳脚,被袭击的那刻,便下意识地想要反击,可她还没来得及行动,严甯就拽住她的头发狠狠一扯……

    “啊!”简素衣尖叫,感觉自己的整块头皮都快要被扯掉了。

    也不知是真的没有还手之力,还是有别的目的,简素衣只是紧紧护住自己的头,不停地尖叫着。

    “严甯!松手!!”霍冬对着严甯怒吼,脸如玄铁。

    严甯置若罔闻,只顾着狠狠拉扯简素衣的头发。

    霍冬气得头痛欲裂,连忙伸手去掰她的手,试图把简素衣的头发从她的手中解救出来。

    而他这样的举动,彻底惹怒了她。

    娇小的身躯,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杀气,她不止不松手,还开始对简素衣拳打脚踢……

    “啊!”简素衣尖叫不休。

    “严甯!!你疯够了没有?!”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