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38章:意不意外?高不高兴?开不开心?
    “七仔!到了记得打电话报平安!”

    “知道了!”

    听着哥哥饱含焦急和担忧的大喊,低着头的严甯狠狠攥紧双手,死命隐忍着想要崩溃大哭的冲动。可眼泪,却不受控制地默默往下淌……

    泪如泉涌。

    随着车速慢慢加快,她知道自己离家门以及心爱的男人越来越远,本想骄傲洒脱地离开,可她终究是没有自己想象中那般坚强……

    最终,她还是没有忍住,流着泪回了头……

    她转过头去,泪眼模糊地从后挡玻璃看着依旧一动不动站在严家大门口的霍冬,眼泪如同泛滥的洪水,争先恐后地溢出眼眶。

    她流着泪,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仿佛想要把他的模样深深刻在心上。

    唯有如此,唯有把他刻在心上,在没有他的三年里,她觉得自己才可以坚持下去……

    不管在异国他乡有多么孤单寂寞,不管在没有他的日子里是如何的相思蚀骨,只要心里有他陪伴,她就不怕!

    嗯,严甯,你不怕!

    三年而已,眨眼即过,你一定可以熬过去的!

    再苦再累再害怕,你只要想着,三年后就能与他长相厮守了,你就会变得战无不胜的。

    幸福就在前方,你只要再努力一点点,就触手可得……

    严甯一边默默地流着泪,一边在心里不停地鼓励自己,她的人还没完全离开,她的心已经痛得无法呼吸。

    一直以为,“死别”才是这世间最痛苦最绝望的事,可原来“生离”也一样让人伤心欲绝……

    车速,在一点点地加快。

    视线里的男人,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渐渐的她已看不清他的脸……

    他们的距离,每拉远一寸,她的心就更痛一分,当他高大挺拔的身影从视线里消失,她也终于忍不住痛到失声哭泣……

    她怕自己的情绪会彻底崩溃,连忙抬手堵住自己的嘴。

    手握成拳,她狠狠咬着自己的手背,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即便车子已经转弯,即便视线里已经没有了他的存在,可她还侧趴在座椅靠背上,望着外面舍不得收回目光。

    她幻想着,她深深爱着的那个男人能突然追上来,拦下车,然后把她粗鲁地拽下车再狠狠拥进怀里,不让她走……

    可终究,这只是她异想天开的奢望罢了。

    严甯无声地疯狂落泪,哭得压抑而悲伤……

    这边,严家大门口。

    霍冬面无表情,一手兜着八戒,一手揣在裤袋里,高大的身躯像座没有生命的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地僵在原地。

    他恨自己视力太好,竟把她可怜兮兮趴在椅背上往后望着他的模样看得一清二清……

    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霍冬的心脏频频抽搐,如同被一双无形的手在狠狠撕扯,扯得七零八落,撕得鲜血淋漓……

    看到她一边落泪一边凄楚可怜地望着他,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真是个混蛋!

    他不想伤她,一千一万个不想,如果可以,他宁愿自残,也不想看她因为自己而掉一滴眼泪。

    她才刚走,他就已经开始害怕,害怕三年后她在得知他欺骗她的真相后,会掀起怎样的狂风巨浪……

    八戒后知后觉,直到载着严甯的车子已经转过街角朝着另一条道上驶去,马上就要消失在视线里时,它似乎才意识到麻麻这是要离开它了。

    它抬头看了眼脸色不太好的粑粑,同时发现粑粑本来还算温暖的怀里突然就冷得如同冰窖,这让它又冷又害怕。

    八戒一害怕,就想去找麻麻,因为麻麻最疼它。

    眼看车子已经消失了,八戒急了,小脑袋一下子竖了起来,圆溜溜的大眼睛咕噜噜地转了转,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然后小腿儿一蹬就想从粑粑的臂弯里跳出去。

    从八戒竖起脑袋的那瞬,霍冬就已经猜到它想做什么了,所以在感觉到它想跳下地去时,抢先一步把它抓住,不让它去追。

    突然被粑粑紧紧抓住,八戒又恼又急,立马龇牙咧齿,露出尖尖的门牙就要狠狠咬在粑粑的手背上……

    霍冬意识到危险,浓眉一拧,扬手就将八戒往一旁的草坪里狠狠丢去。

    “嗷……”八戒惨叫一声。

    小小的身子,被摔得在草坪上滚了两圈。然后它连忙弹跳起来躲在一旁的花盆后,怯怯地伸出小脑袋,委屈又害怕地瞅着突然发飙的粑粑。

    虽然它是只动物,虽然它本身弹跳性极好,虽然是软软的草坪,可粑粑动作如此残暴,它还是被摔疼了……

    严楚斐和迟勋也被霍冬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均错愕地看着他。

    把八戒扔出去的那瞬,霍冬就猛然惊醒……

    他失控了!

    他居然拿一只无辜的小动物撒气!!

    尤其八戒还是那个小女人的心肝宝贝……

    他明明答应过她会好好照顾八戒,可她前脚刚一走,他就把八戒给扔了……

    霍冬满心懊恼,突然又转念一想,扔了就扔了吧,反正她也走了,他还留着这小东西来干吗?

    难道他要留着八戒来每天提醒自己曾欺骗过她的事实吗?难道他要留着八戒来时刻提醒自己有多混蛋吗?

    他现在看到八戒,脑海里就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她在车里趴在靠背上楚楚可怜望着他的模样……

    霍冬觉得自己已经魔怔了。

    狠狠磨了磨牙,他转身就走。

    他步伐很大,有种落荒而逃的嫌疑,他知道,如果自己稍微走慢一点,心里就会动摇……

    “冬子!”

    霍冬在经过迟勋身边的那瞬,被迟勋突然伸出的手拦住了去路。

    他被迫停下脚步,脸色不善地皱眉看着迟勋。

    “你怎么了?”迟勋也皱着眉头,目光锐利地看着难得暴躁的霍冬。

    众人所认识的霍冬,是冷静自制的,有何情绪从不外露,别说是这样当众发飙,就连笑容也鲜少被外人看到过。

    “没事!”霍冬冷冷吐字,简洁的两个字,却有种难以掩饰的不耐。

    他说完,挥开迟勋挡在面前的手臂,再度抬步。

    “喂!冬子!”迟勋又喊住他。

    霍冬强忍着心里那股急欲爆发的无名火,停步,回头,“嗯?”

    紧皱的眉头清楚地显示着他已经不耐到了极点。

    “你不要它了?”迟勋瞟了眼躲在花盆后面的八戒,拧眉问他。

    “不要了!”几乎是在迟勋话音落下的同时,霍冬咬着牙根冷冷吐出三个字。

    他没有一丝犹豫,就是不想给自己反悔的机会,语气坚定又果断。

    “真不要了?”迟勋眼底划过一丝愕然,盯着霍冬再次确认。

    不由自主的,霍冬转眸,看向八戒。

    八戒怯懦的躲在花盆后,伸出小脑袋望着周身溢满寒气的粑粑,不敢再调皮,也不敢向粑粑靠近,那可怜巴巴的眼神,与严甯如出一辙……

    霍冬的心,狠狠一抽。

    “不要!!”他咬牙,从齿缝里迸出俩字。

    “好吧!”他话音刚刚落下,迟勋就点头接口,仿佛就等着他说这两个字似的。只见迟勋噙着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一边朝着八戒走去,一边接着说道:“你不要我要!”

    “……”霍冬本欲要走的高大身躯,蓦地一僵。

    他回头,狠狠皱着眉头看着迟勋。

    不知道是不是他太过敏感,竟觉得迟勋这坚定的“你不要我要”五个字,似乎还透着别的什么意思……

    “来,八戒!”迟勋走向花盆,蹲下来,把手伸向八戒,温柔的声音特别亲和友善。

    八戒这会儿正害怕得不行,麻麻走了,粑粑又那么凶,似乎还不想要它了,所以在感觉到迟勋的友善时,它忍不住试探着从花盆后慢慢移出来。

    它警惕地盯着迟勋的手,小心翼翼地朝他靠近,直到确定他对自己没有恶意之后,才放心跳进他的掌心里。

    八戒对迟勋还是比较熟悉的,在严甯吃了避孕药不舒服的那几天,全是迟勋在照顾八戒,所以才能那么快接受他的善意。

    待到八戒主动跳进自己的手里,迟勋噙着满意的微笑缓缓起身,把八戒搂在臂弯里,另只手轻抚着它顺滑的毛发,像是自言自语般温柔低喃,“八戒不怕,麻麻不在家,叔叔照顾你,叔叔跟你一起等麻麻回来,好不好?”

    霍冬又忍不住开始痛恨自己耳力太好了……

    与此同时,严楚斐狠狠拧着眉头看着霍冬和迟勋,在听了他俩的对话后,突然觉得……

    头好痛啊!!

    ……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

    两年半后。

    严甯做梦都没有想到,她从两年半前离开的那一刻就开始期待的重逢,却完全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种甜蜜和喜悦,等待她的,竟是残忍到令人发指的双重背叛……

    帝都!

    夏夜。

    星空璀璨,凉风习习,这是一个美好到令人心醉的夜晚。

    不远处的广场,塔钟突然敲响,时针指向十。

    晚上十点整!

    国际机场大门口,计程车站台上,出现了一个身形娇小纤瘦柔美的女孩子。

    女孩身穿白色体恤,牛仔热裤,外面套着一件长及膝盖的红格子衬衣,脚上是白色板鞋。

    她长发笔直,扎成马尾,头戴鸭舌帽,即便是晚上,脸上也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让人无法看清她的真实面貌。

    女孩的穿着打扮低调又清纯,像个青涩稚嫩的初中生。

    一辆又一辆的计程车在她身边停下,她却并不上车,计程车便只能往前开。

    每一个从她身边经过的计程车司机都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瞟了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既然不坐车那你站在这站台上做毛”……

    严甯无视计程车司机向她投射过来的不友善目光,她微微仰着小脸,深深嗅着这让她思念到骨子里的气息……

    眼前是熟悉的国土,耳边是熟悉的乡音,再闻到这熟悉的空气,她激动得热泪盈眶。

    回来了……

    回来了!

    两年半了!

    九百多个日日夜夜,她终于熬过来了!

    帝都,我回来了!

    霍冬,我回来了!!

    从下飞机的那刻……不!严格说来,是从在澳洲登机的那一刻,她激动的情绪,就一直没有平复过。

    她的心,扑通扑通狂跳不止,随着距离踏上国土的时间越来越近,她的心跳就越来越急,像是恨不得从胸腔里蹦出来一般。

    就在她的心跳急促得快要超出心脏的负荷范围时,她终于在时隔两年多之后,再次站在了祖国的土地上。

    她觉得自己像个凯旋归来的战士,骄傲、自豪、欣喜若狂!

    仰着脸,闭上眼,她深深深呼吸……

    回来了,她终于回来了……

    又一辆计程车,在她身边停下。

    这一次,她没有再不理人,而是动作麻利地把自己的行李箱塞进计程车的尾箱里,然后她欢快地跳上计程车。

    感慨完毕,她现在要去见那个让她思念了九百多个日日夜夜的男人。

    她想他!

    想死他了!!

    “师傅,到桦璎别府!”

    严甯跳上计程车就对司机说道,欢快响亮的声音有着掩藏不住的欢喜和兴奋。

    司机师傅回了一声“好咧”,计程车便快速向前驶去。

    看着车窗外飞快流逝的熟悉街道,严甯再次红了眼眶……

    三年的课程,她硬是缩短到两年半,她没日没夜地学习考试,就是为了重回帝都的这一刻。

    这两年半里,她一次也没回来过,不是不能回来,而是她不敢回来,她怕自己回来了就再也舍不得离开……

    所以,未免自己前功尽弃,她一直咬着牙根隐忍着思念之苦。

    都说相思蚀骨,那钻心刺骨的滋味果然不是人受的,就像是一种慢性毒药,每天折磨着你令你痛不欲生,却又不让你痛快死去……

    刚到澳洲的那半年,她简直是度日如年,吃不下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想他、想他、想他……

    她想回家,时时刻刻都在想,好多次都差点想要不顾一切地放弃算了。

    好在,最后她都忍住了。

    为了不让自己有多余的时间去胡思乱想,她就拼命地看书,拼命地学习,拼命地补课……

    熬过了那最艰苦的半年,她终于不再那么痛苦了。

    虽然同样很想他,虽然同样想回家,但她已能理智地控制自己,把对他的思念化成奋斗的力量。

    她知道,想要早日见到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努力学习,尽早拿到毕业证,然后凯旋归国。

    在澳洲的这两年多里,她对他有多想念,就对自己有多狠心!

    为了努力跟上课程,她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刚开始水土不服,身体接受不了澳洲的食物,她可以连续吃一个月的白粥。期间几次生病,高烧不退的情况下她还坚持上课,一堂课都不肯落下。

    她几乎没有课外活动,也没有时间交友逛街,她每天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学校和公寓。

    这样单一艰苦的生活,若是换到以前,她宁愿去死!

    可那时候,每当她觉得孤单难过,觉得自己快要熬不下去时,她就想,霍冬在家等着她呢!

    嗯,她爱的那个男人,在等她!

    那样想着,她就觉得,再苦也值了!

    现在回想这两年多来自己所经历的点点滴滴,严甯突然觉得,估计这世上再没有哪个女人的心肠能比她更狠了。

    她想,以后她若是恨了谁,那人一定穷其一生都得不到她的原谅。

    因为,她连对自己都能如此狠心,又何况是伤害了她的人呢!

    “姑娘,到了!”

    计程车司机的声音突然响起,将沉浸在思绪里的严甯唤回神来。

    严甯下意识地转头看窗外,金碧辉煌的豪华小区,正是桦璎别府。

    “谢谢!不用找了!”

    严甯将早就准备好的车资递给司机,然后像只快乐的百灵鸟般,一边哼着欢快的歌,一边跳下车打开尾箱拿出自己的行李。

    她不是小区内的住户,没有门禁卡,年轻的门卫小伙儿本是不让她进的,可她长得太过漂亮,说自己是来帝都读书的,哥哥就住里面,来找哥哥的,可不巧手机没电了,没办法让哥哥下来接……

    小伙儿经不住她骗,当然最主要还是她人太美嘴太甜,所以小伙儿一个没招架住,就放她进去了。

    严甯拖着行李箱欢天喜地地朝着霍冬住的那栋楼小跑而去。

    她想见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进入电梯,想着彼此即将见面,她的心,瞬时又狂跳起来,甚至紧张得手心冒汗。

    幻想过太多次彼此重逢的画面,当这一刻真的来临时,她竟欢喜又害怕,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

    “深呼吸深呼吸,别紧张啊别紧张……”她捧住自己已然变得滚烫的脸颊,激动得直喘气,一边做着深呼吸,一边自言自语地碎碎念。

    可是别叫自己别紧张,她越是紧张得不行不行的。

    “严甯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都叫你别这么紧张了,你还抖?!”

    “冷静点冷静点,别晕啊别晕啊,你千万别激动得抽过去啊,你是来给他惊喜的,可不是来给他惊吓的……”

    就在她的碎碎念中,叮地一声轻响,电梯到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看着外面的长廊,严甯深吸口气,然后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出电梯。

    一边慢慢往前走,一边看着门牌,当她终于走到目的地时,双眼刷地红了……

    终于……

    到了!!

    她激动得快要喜极而泣了。

    一刻都不能再等!

    她快速取下鸭舌帽,散开发丝揉了揉,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妩媚又妖娆,接着姿态慵懒地依靠在门框上。

    然后她屏住呼吸,抬手敲门。

    叩叩叩……

    几秒之后,有脚步声在门内响起。

    她的心,噗通噗通,快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似的……

    吱呀一声,门开了。

    “嗨!”

    出现在她眼前的,正是她想念到骨子里去的那张帅气脸庞。

    “意不意外?高不高兴?开不开心?惊不惊——”

    “喜”字未出口,严甯戛然而止,脸上的如花笑靥,在看到出现在霍冬身后的娇俏容颜时,瞬间冻结成冰。

    她本是慵懒风情地靠在门框上,此刻不由自主地站直身,怔怔地看着与霍冬站在一起的陌生女子,整个人完全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