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37章:离开
    cpa300_4();    “没事儿,我就是想叫叫你,霍冬霍冬霍冬……唔……”

    她得意忘形,越喊越大声,霍冬见识不对,连忙伸手捂住她的小嘴儿,担心她的叫声会引来别人的注意,同时,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往外面轻轻一拽。

    两人站在花园门外的墙边,她被他拉出去后就顺势抵在了墙上,他依旧捂着她的嘴,不让她再发出声音,彼此的距离颇近。

    严甯背靠着墙壁,眉眼弯弯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甜得像是灌满了蜂蜜。

    幸福得不要不要的。

    这会儿,换霍冬不敢看严甯了。

    一是心虚。

    二是害怕。

    他骗了她,她现在不知情,所以笑得如此开心,可他不敢想象等以后她知道真相时,该有多么愤怒伤心……

    到那时,她一定会恨死他的吧!

    不过,也有可能是他想太多了,也许如六少所说,等她出了国,要不了多久就会忘记他是谁了……

    六少说,他这个妹妹最喜欢三心二意了,做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对待感情亦是如此。

    所以等她到了国外,她找到了新的目标,肯定会把帝都的一些人和事忘得一干二净。

    六少还说,他这个妹妹啊,千万别跟她认真,认真你就输了!

    知妹莫若兄,六少都这么说了,他还哪来的信心认为她真会对他情有独钟?

    虽然他并不知道三年后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此时此刻,看到她因为他的谎言而喜笑颜开,对不善于说谎的他来说,简直是种良心的煎熬。

    但不骗也骗了,他除了硬着头皮继续骗下去,似乎已没有别的退路了……

    六少来找他行骗,很显然是已经知道他和严甯之间有什么了,就算不知道,也一定是猜到了*分,所以六少才想要把严甯送走reads;。

    六少说过,他要让他的妹妹嫁给一个与严家门当户对的青年才俊,现在看出他和严甯之间的暧昧,会横加阻拦也在常理之中。

    所以,眼前的姑娘,他高攀不上,趁早结束对大家都好。

    他不敢与她对视,还有一个原因……

    她的目光太炙热,她的笑容太甜美,他怕自己一不留神又会沦陷在她布满深情的目光里。

    可偏偏,他越是害怕,她越是不乖……

    湿漉漉的触感,在他的手心里轻扫……

    她又用舌尖轻舔他的手心!

    霍冬狠狠一颤,连忙把手从她唇上撤离,大手骤然攥紧成拳。

    一股酥麻,从手心窜起,以极快的速度蔓延至全身,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高大的身躯顿时紧绷得如同拉满的弓,随时会有崩断的危险……

    他气急败坏,拧眉瞪她。

    她却仰着小脸望着他,乐呵呵地对他傻笑,眼底,是满满的爱恋和痴迷。

    看她笑得像个心无城府的傻姑娘,霍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愧疚感不由得更加深浓。

    她越是这样信任他,他越觉得自己是个混蛋。

    狠狠咬了咬牙,他将肩上的八戒抓下来往她怀里一塞,然后侧身欲走。

    “霍冬。”她连忙拉住他。

    他回头看她,又看了看屋内,意思是家里还有其他人,他们不宜多说,不然被别人撞见就不好了。

    她懂他的意思,可她还有话想问,不问她不安心。

    舔了舔唇,她怯怯地望着他,小小声地问:“霍冬,你不会骗我的对不对?你真的会等我回来的对不对?”

    她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像极了害怕被主人遗弃的小狗狗。

    霍冬的心,狠狠一抽……

    “嗯。”他不敢看她那双单纯无辜的眼睛,害怕自己下一刻就会心软,几乎是强迫着自己发出一声鼻音。

    她满意了。

    脸上的笑靥加深,她笑得越发开心,踮起脚尖在他唇角快速亲了一口,然后松开他的手臂,甜腻腻地对他说:“你先进去吧!”

    此刻的严甯,完全就是坠入爱河里的幸福模样,高兴得仿佛得到了全世界。

    霍冬不敢再留,连忙朝着屋里走去。

    她一直深深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快速进入屋内,连眼都舍不得眨一下,心里满满都是对他的爱恋以及对未来的憧憬……

    如果煎熬三年能换得与他长相厮守,她不怕reads;!

    其实她很容易满足,只要给她一点希望,她就会全力以赴。

    嗯,三年而已,她一定可以熬过去的!

    ……

    三日后。

    严家大门口。

    严甯要去澳洲了,一个小时后的航班。

    严楚斐自然是想要送妹妹去机场的,可被妹妹拒绝了。

    严甯决定自己一个走,她不要人送,不止不要哥哥送,甚至不要任何人送。

    因为她害怕离别,害怕那种家人站在安检口看着她一个人登机的感觉……

    她怕自己战胜不了心里那股对陌生国度的恐惧和离开家人的哀愁,她怕到临上飞机的那一秒,自己会忍不住退缩……

    所以,为了不给自己退路,她要一个人去机场!

    趁着霍冬和迟勋在往车上搬行李,严楚斐则抓紧时间跟妹妹说会儿话。

    “出门在外,比不得在家里,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惹是生非了,知道吗?”严楚斐微拧着眉头看着妹妹,苦口婆心地叮嘱道。

    “嗯。”严甯双眼泛红,垂着眸轻抚着窝在她臂弯里的八戒,心里充斥着浓浓的不舍和难过。

    还未离开家门,哀愁已经填满了整个心房,想到即将与心爱的人分别,她就难受得不行不行的。

    三天前答应出国留学时,她想到她喜欢的男人终于肯给她一个机会了,心里满是激动和欣喜,根本就没时间去想别的。

    可随时离开的时间越来越近,她就渐渐感觉到了害怕和不舍。

    三年啊!

    快一千一百个日日夜夜啊!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估计他们连见面都是奢望,她真怕自己熬不下去啊!

    怎么办?

    她舍不得他,她不想走了……

    “好好念书,多充实自己,别一天到晚就想着玩儿!”

    严甯心里正打着退堂鼓,可哥哥饱含担忧的叮嘱一直飘荡在耳边,残忍地提醒着她,她已没有退路。

    “嗯。”她始终低着头,狠狠咬着红唇,鼻音里有着一抹掩饰不住的哭意。

    听到妹妹快哭了,严楚斐心里也难受起来,可事到如今,他也不能心软。轻叹一声,心疼地拍拍妹妹的头,“还有,要懂得照顾自己,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就马上打电话给我!”

    “嗯reads;!”严甯狠狠抽了抽鼻子,强忍着心里酸楚,努力把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

    看到妹妹强装坚强,有那么一瞬,严楚斐心里泛起一丝悔意,后悔利用霍冬把妹妹骗走……

    他知道自己不是个称职的好哥哥,但他真的很爱这唯一的妹妹,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她好,不管她以后回来发现真相会不会理解和原谅他,他都问心无愧!

    “七仔,你要乖,知不知道?”严楚斐深深看着妹妹,心中也是不舍,语重心长地轻叹道。

    严甯蓦地抬头,白了哥哥一眼,佯装不耐地叫道:“知道了知道了!哥你真不是一般的啰嗦诶!”

    她害怕,害怕哥哥再叮嘱下去她会忍不住落泪,她会越加不想离开……

    被妹妹嫌弃了,严楚斐俊脸一板,修长的食指往妹妹脑门上一戳,半是无奈半是宠溺地轻斥道:“哼!你现在嫌我啰嗦啊,等你出去了一个人孤零零的时候就知道有人啰嗦你是件多么幸福的事了!”

    “说得我这些年好像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似的……”严甯撇嘴,唇角泛起一抹苦涩的冷笑,自言自语地咕哝了一声。

    “你说什么?”严楚斐微微拧眉,没听清。

    “哦,没什么!”严甯摇头,扯动嘴角对哥哥露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

    那些不好的事,都已经过去了,她不想再提,以后也不要再想。

    从今天起,她要忘记以前所有的伤痛和委屈,她要从现在开始发愤图强,她要为自己喜欢的男人奋斗,她要努力学习,努力把自己变得更好。

    嗯!她要让自己变得更好,她要洗去以前那些斑斑劣迹,她要做个好女孩。

    霍冬喜欢好女孩,她知道!

    所以,她要在这三年里脱胎换骨,做个配得上他的好女孩!

    等她回来的那一天,她一定要以一个全新的自己站在他的面前。

    如此一想,严甯的勇气又回来了一点点。抬眸看着哥哥,说:“哥,四叔感冒了,应该还没起,我就不上去打扰他了,等会儿我走了他醒来问起我的话,你帮我说一声就好。”

    总统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可忙起来也是没日没夜的。

    一旦太累,抵抗力就会变差,小病小痛自然是免不了的。

    “嗯,我知道。”严楚斐点头。

    严楚斐说完,顺便抬腕看了下表。

    严甯见状,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

    “哥,我能跟他单独说两句么?”她小声地问,转眸轻轻瞟了眼刚把行李装好的霍冬。

    严楚斐皱眉,“时间快到——”

    “就两句!!”严甯倏地板起小脸,嗔怨地瞥了哥哥一眼,蹙眉抢断。

    严楚斐沉默了两秒,接着看了霍冬一眼,然后一边在心里默默叹气,一边朝着大铁门内走去,被迫回避reads;。

    迟勋才是真的识趣,在严甯向严楚斐提出这个要求时,他就立刻转身率先往铁门里面走去。

    清晨的阳光,洒满大地,带出一片温暖和蓬勃的朝气。

    严甯抱着八戒,轻咬着唇角难过地看着几步之遥的男人,眼眶一点一点地红了起来……

    在阳光的照射下,他的身上仿佛镀了一层耀眼的光芒,让他越发帅气俊朗。

    她想着今天过后,要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能看到他了,她就心如刀绞,痛得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霍冬一动不动地站在车尾,表面没有丝毫情绪,可心,却跳得急促又猛烈。

    她说她有话跟他说……

    他不想听,却又舍不得不听……

    不想听,是因为害怕,怕自己会被她的话影响,怕自己会在最后关头对她坦白……

    舍不得不听,是因为也许这是此生她最后一次对他倾诉衷肠……

    等三年后她再回帝都的那天,只有两种结果,要么她得知真相恨他入骨,要么她已移情别恋对他形同陌路,而无论是哪一种,她都不会再对他说“霍冬我喜欢”这种话了……

    所以,即便害怕,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站在原地,看着她一步步向他走来。

    阳光从她的身后照射,她踩着自己的影子轻轻走到他的面前,微微仰起小脸,她努力把最美的笑靥呈现在他面前。

    “霍冬!”她的声音轻柔甜腻,带着浓浓的眷念和不舍。

    还是她先开口,如同从最开始就是她在主动。

    “嗯。”他淡淡应道,不敢让自己流露出太多情绪。

    “你要牢牢记得对我的承诺,知道吗?”她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小小声地要求。

    你说过要等我回来,你说过会给我一个机会,你是男子汉大丈夫,你可要说到做到!

    霍冬的心,狠狠一颤。

    又痛又酸又悔……

    他双手揣袋,袋子里的手,骤然紧握成拳。

    “……嗯。”几乎是费尽了全身的劲儿,他才极尽艰难地嗯了一声。

    严甯红着双眼,目光幽怨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委屈地嘟了嘟嘴,哽咽撒娇,“你是我的专属保镖,我走了之后不许你再去保护别的女人!”

    她透着哭意的声音让他心疼不已,可她的话又让他哭笑不得。

    “我不是你的专属保镖,我是四爷的保镖!”他微微拧眉,无奈地纠正道。

    “我是说女人!四叔又不是女人reads;!”她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对他娇嗔。

    霍冬无语。

    见他不肯表态,她急了,愤愤威胁道:“你答不答应?你不答应我就不走——”

    “行!”不待她说完,他就干脆果断地吐出一个字。

    霍冬发现,说谎这种陋习真的很不好,说了一次就会说第二次,然后第三次第四次就越来越顺口……就像此刻的他!

    明知不该,他却一次又一次地骗她,且骗得越来越心安理得……

    “霍冬啊!”她向他轻轻走了一步,与他拉近距离,目光眷恋地望着他,楚楚可怜地喊他。

    他没说话,只是默默看着她。

    “我走了之后你不许喜欢别的女人,更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知道吗?”她的眼眶更红了,有可疑的水雾在浮动,半是撒娇半是哀求地对他说。

    对!她不怕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在异国他乡,她只怕他在她离开的日子里喜欢上别的女孩,她怕自己拼死拼活地为他努力奋斗,到头来却被他抛弃……

    虽说她已经被抛弃习惯了,可他不行,如果连他也不要她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说,你不许喜欢别的女人……

    她说,你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

    霍冬的心,狠狠揪紧,疼痛加剧。

    她的话,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大,她似乎越来越能戳中他心底最柔软的那个点儿,总能让他一不留神就为她心疼……

    知道他惜字如金,也怕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所以她不待他回答,就一边把怀里的八戒放进他的怀里,一边微哽着交代他,“你要好好照顾八戒,它可是咱们俩的儿子,你以后就算再忙也不能饿着它,知道吗?”

    “嗯!”这一声他应得比前面有底气多了。

    “霍冬……”她凄凄望着他,瘪嘴儿哀哀地唤。

    霍冬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被揪碎了。

    他狠狠咬着牙根,不敢说话,只能默不啃声地看着她。

    “我不走行不行啊……”她红着双眼泫然若滴,可怜兮兮地狠狠哽咽。

    “严甯——”他心一惊,勃然喝道。

    他昧着良心骗了她一次又一次,怎么可以前功尽弃?

    不行的!

    她必须走!

    “开玩笑啦开玩笑啦,我开玩笑的啦,你别总是这么严肃嘛,一点都不经逗。”一见他动了怒,严甯连忙扯出一抹笑,佯装调皮地娇嗲道。

    她笑得有多勉强,她自己看不到,可霍冬却看得一清二楚。

    他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心里那些陌生的感觉了reads;。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唯有沉默。

    她笑了会儿,然后笑不下去了,又深深看着他,“霍冬。”

    “嗯。”

    “你走了之后,你会想我吗?”她很努力想对他扯出一抹微笑,可她想着即将离别,就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他又不说话了。

    她的眼底本是满含期待,可在没等到他的回应后,眸光黯淡下来……

    深吸口气,她抬眸看着他,故作云淡风轻地对他甜甜一笑,“反正我会想你!我每天都会想你!”

    说完,她低头看着窝在他臂弯里的八戒,修长白希的手指轻点八戒的鼻尖,语调轻快地说:“八戒,麻麻走了哦,你要乖乖听粑粑的话别调皮晓得不?还有,不许跟那些漂亮阿姨亲近,跟粑粑一起等麻麻回来知道么?”

    八戒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珠子,似懂非懂地舔了舔她的手指。

    她话里有话,霍冬自然听得懂,但他依旧没有表态。

    说多错多,为了不想再骗她,他只有尽量不说话。

    突然,铁门内传来两声轻咳。

    是严楚斐。

    严甯和霍冬不约而同地微微一震,均明白,这是在提醒他们,时间到了……

    “我……”严甯抬头,明明眼底蓄满了泪水,却非要逼着自己对他露出笑靥,“我该走了!”

    “嗯。”他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似乎除了这个单一的发音,他说不来别的话一般。

    严甯知道,她是别想从他嘴里再听到其他话了。她想听的那些话,他是一个字都不会说给她听的。

    算了,走吧!

    狠狠咬了咬牙,她心一横,拉开车门快速坐了上去。

    呯地一声。

    “开车!!”她用力关上车门,对司机命令道。

    司机听命行事,发动引擎,缓缓启动车子。

    在听到关车门的声音时,严楚斐就从铁门内快步走出来。

    “七仔,到了记得打电话报平安!”

    看到车子缓缓前行,他追到车门边,对车内低着头的妹妹大喊道。

    “知道了!”

    严甯头也不抬地大声回答,不敢让任何人看到她终于忍不住滚滚而落的泪……

    ……

    两年半后……

    -本章完结-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正文《格格驾到》第037章: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