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36章:骗她
    而她刚冲出后花园的门,却迎面撞入一副宽厚温暖的怀抱里。

    “啊!”

    她惊叫的同时,一股熟悉的气息顿时扑鼻而来。

    她狠狠一震。

    霍冬……

    甚至没敢抬头,她就连忙从他怀里往后退,边退边紧张地小声呐呐,“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可“对不起”三个字一出口,她突然就觉得很难过,心里不由更加痛恨自己的懦弱。

    她发现,每次与他靠近,自己都害怕被他误解,害怕他以为她又是在耍手段故意勾引他……比如此刻!

    她觉得自己真是窝囊!

    自从爱上他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现在在他面前的卑微与从前在世人面前的高傲形成强烈对比,简直就是两个完全相反的极端。

    夜深人静时,她也悄悄问过自己,不就是一个男人么,真值得你这样纡尊降贵地讨好和迁就吗?

    纡尊降贵?

    呵!她痛恨这四个字!

    如同痛恨她的身世!

    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没有显赫的身世,没有尊贵的地位,没有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物质生活……

    或许她和霍冬还不会相处得这么艰难。

    她想了许久都没想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沦陷得这么快,为什么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就对他爱到了这个份儿上。

    活了这么久,她从来没有这样没脸没皮地缠过一个男人,也从来没有低三下四地去讨好过一个男人,更没有因为害怕谁生气而处处小心翼翼地看谁的脸色行事。

    这些从来没有过的事,所有丢脸跌份儿的事,在爱上他后,她统统做了一遍。

    她卑微至此,其实连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心,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她爱他,已爱到身不由己!

    如果有得选择,如果可以回头,她一定不要爱他。

    她宁愿活得没心没肺如同行尸走肉,也不要这样每天把自己的心侵泡在伤痛里……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严甯一边嗫喏,一边往后退,他身上的寒气太重,冷得让她心生怯意。

    霍冬高大的身躯像座大山一般冷冷伫立在严甯的面前,他俊脸阴沉,目光冷厉,怎么看怎么不友善。

    八戒坐在他的肩头上,正捧着一个核桃咔嚓咔嚓地啃,转动着眼珠子好奇地瞅着他俩。

    “八戒,过来。”严甯不敢看霍冬,只能盯着八戒,对它伸手,小小声地轻喝。

    可八戒不理她,犹自捧着核桃啃得起劲儿。

    霍冬也怪,八戒啃的核桃壳洒满了他的肩头,他居然也不嫌弃。

    他就冷着脸目光阴冷地一直盯着严甯。

    严甯觉得霍冬从身体里弥漫出来的那股寒气更重了。

    “宝贝儿,过来,麻麻给你好吃的,来来来,到麻麻这里来。”严甯急得两只手都向着八戒伸了过去,近乎哀求地哄着。

    她想快点把八戒抓到自己身边来,因为霍冬现在这副模样有种暴风雨前的宁静,她怕自己一不留神就会踩到地雷,然后被炸个粉身碎骨。

    可八戒像是突然中了邪一般,非要跟她作对,见她伸手想要抓它,它立马敏捷地跳到粑粑的另一个肩头。

    严甯眉头一皱,顾不得许多,双手立马转向,想要强行把八戒捉住。

    可八戒是只狡猾聪明又调皮得要死的小松鼠,见麻麻想抓它,它还以为是在闹着玩,就在麻麻的手即将触上它的那瞬,它一下子又跳到了粑粑的头顶上。

    然后坐在粑粑的头上得意地望着咬牙切齿近乎气急败坏的麻麻。

    咔嚓咔嚓……

    欢快地继续啃着美味的核桃。

    看到八戒居然敢坐到霍冬的头上,而霍冬居然没有把它扔下来……严甯错愕极了。

    霍冬那么高,这下严甯没辙了。

    她冷着小脸,气得对八戒咬牙切齿地狠狠警告,“八戒别闹了,快到麻麻这里来,你再调皮我饿你三天信不信?”

    终究只是一个小动物,就算再有灵性也不可能听得懂她的威胁。

    八戒居高临下地瞅着她,不动。

    “八戒,快过来,你再不过来我生气了,不要你了哦!”严甯眉头皱在一起,急得快跺脚。

    她一直不敢看霍冬,但她能感觉到,霍冬一直在看着她……

    一直看着!

    他越是这样看着她,她越是觉得压力山大,因为她心里有预感,他似乎有话跟她说……

    八戒不合作,气得严甯围着霍冬转了两圈,却就是抓不到调皮的小家伙。

    她又气又急,还狼狈不已。

    可不管是霍冬还是八戒,对她的怒气都毫不在意,仿佛吃定了她发作不起来一般。

    “八戒!”严甯怒了,冷着脸狠狠瞪着又跳到霍冬肩头的八戒,拔高音量愤愤喝道:“我真的不要你了哦!!”

    “为什么不去?”

    她话音刚落,本是一直沉默的男人突然开口,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啊?”她一愣,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问懵了,眨了眨眼,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他又不说话了,阴阳怪气地阴沉着俊脸冷睨着她。

    “哦,那个啊……”而在短暂的怔愣之后,她反应过来,抬手挠了挠额头,垂眸避开他犀利似箭的目光,小声嘀咕了句,“不想去。”

    “为什么不想去?”他冷冷的声音严厉得如同质问。

    他态度冷硬,口气非常不客气,顿时就让严甯难过起来。

    她狠狠咬了咬唇,抬眸没好气地匆匆瞥了他一眼,鼓着腮帮子有些负气地低叫:“不想去就是不想去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读书不好吗?”霍冬脸色更冷了一分,眼底泛着一抹恨铁不成钢的气恼。

    严甯歪了歪嘴角,“没什么不好……”

    “那不就是了!”她还没说完,他就没好气地抢断。

    哪知她又接着没说完的话淡淡说道:“但也没什么好!”

    对她来说,大学有没有毕业都没什么差别,反正她就是一个胸无大志的米虫,她没有什么雄心壮志,她只想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完下半辈子拉倒。

    从她在念小学的时候,拿了双百分给妈妈看,希望获得妈妈的表扬可最终得到的却是一个巴掌后,她就对上进完全失去了兴趣。

    读书有什么好?年年考第一又有什么好?她考得再好也换不来妈妈一个宠溺的眼神,她那么拼死拼活地学习干吗?

    更甚至,她考得越好,贝倩妮就越恨她,连带的,妈妈也会更讨厌她……

    所以,从那一年挨了妈妈一耳光后,她就觉悟了,努力奋斗什么的,就是个屁!

    她不要学习,她就要胡作非为,反正不管她是好是坏,都不招人待见,那她为什么要傻不隆冬地做个处处被人欺负的好女孩?

    她说,读书没什么不好,但也没什么好……

    “……!!”霍冬气结,有种恨不得把她抓进怀里来狠狠打一顿的冲动,“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想把自己变得更优秀?”

    “你们烦不烦啊!!”严甯倏然火了,压抑了一天的愤怒终于忍不住了,情绪失控地叫道:“你们每个人都叫我努力!叫我上进!叫我优秀!可我要那么努力上进优秀干吗啊?我努力给谁看?我上进给谁看?我优秀给谁看啊?!”

    她不是没努力过,她努力过啊!可她努力之后的成果没人愿意跟她一起分享,她努力起来有什么意思呢?

    就像四叔,他现在站在顶峰之上,俯瞰众生成就非凡,可是,没有一个心爱的女人跟他一起分享他的成就,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遗憾?

    她知道自己这样的心态不好,也知道自己不该活得这么颓废消极,可她真的找不到可以让她奋发图强的动力。

    严甯吼得很大声,气喘吁吁,完了之后也不给霍冬说话的机会,红着眼继续吼:“我不喜欢优秀不行啊?我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不行啊?!全世界大学没毕业的人多了去了,他们不照样活得好好的么!我没念完大学在你们眼里就那么罪无可恕么!!”

    她突然间的怒吼声,吓得八戒缩在霍冬的后颈里,使劲儿想要往他的衣领里拱去。

    气氛,僵凝。

    霍冬狠狠拧眉,俊脸瞬时阴沉到无以复加,“严甯,你真的觉得那些底层的人民生活得很好?他们每天在外风吹日晒就只能赚取一点微薄的薪水,你知道他们活得有多艰苦吗?

    “你说现在很多人也没大学毕业,可你想过没有,其实不是他们不愿意读,是家里条件不好,导致他们读不了书了,只能辍了学外出打工养家。你拿你自己优越的条件跟那些贫苦的孩子比,不害臊吗?”

    “我优越的条件?”严甯倏地一笑,笑得极尽悲凉和凄苦,“你真的觉得像我这样的条件是优越的?”

    爹不疼妈不爱的家庭环境,她很优越?

    他紧拧着剑眉,还想说什么,她却不等他开口就抢先说道:“霍冬,别对我说教,我不想听!你不心疼我我不怨你,但请你不要再来往我心窝子插刀了好吗?谢谢!!”

    你既然不爱我,又何必来管我?

    我上进还是颓废都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你这样假惺惺的对我表示关心不觉得多余吗?

    严甯很想把心里的怨愤吼出来,可话到嘴边,她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算了,不说了。

    反正他不喜欢她,她说再多又有何用?只会让自己看起来更可怜更狼狈罢了。

    何必呢!!

    霍冬气得脸色铁青。

    她说他不心疼她?

    她说他在往她心口上戳刀子?

    这样的话她也说得出口?

    她可真是……有够狼心狗肺的。

    他若真的一点都不关心他,这些天他又何必如此纠结?不管她怎么想,反正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她好!

    狠狠磨了磨牙,霍冬努力压制着心底的怒气,微拧着眉深深看着眼前破罐子破摔的小女人,放低声音,耐着性子苦口婆心地劝道:“为什么一定要做给别人看?你去学习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品行和魅力,关别人什么事?”

    “既然我去学习跟别人没关系,那我不去学习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啊?”严甯冷笑反驳,桀骜不驯的样子非常欠揍。

    “六少的话你没听明白吗?”霍冬没好气地睥睨着她。

    “明白怎样?不明白又怎样?”她懒洋洋地哼哼,明显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他皱眉,“你没信心拿到毕业证?”

    “有没有信心跟我答不答应去国外读书有什么关系?”她瞥他一眼,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他都提醒到这个份上了,她却还是不开窍,霍冬简直是无语了。

    “六少说只要你能毕业,他就会答应你一个要求。”无奈,他只能把话点明。

    “那又怎样?”她挑眉睨他,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霍冬狠狠磨牙,死命忍住想要把她脑袋撬开看看里面都装的都是什么豆腐渣的冲动。他咬着牙根阴森森地对她吐字,“难道现在就没有一样东西是你想要的?”

    想要的?

    她双眸一眨,愣了一秒,立马叫道:“有啊!当然有啊!我想要——”你!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严甯倏地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始终表现得很冷淡的男人,心,扑通扑通狂跳不止。

    狠狠咽了口唾沫,她死死盯着他的眼神,激动得声音发颤,“你……什么意思啊?”

    他没说话,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

    那眼神,不似之前那么冷漠无情,隐隐透着一丝无奈和宠溺……

    严甯更激动了。

    她倏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指甲掐得他微微皱眉,她微仰着小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霍冬,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啊?”

    她问得小心翼翼,眼底布满了希冀,一颗心跳得像是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似的。

    “说啊说啊,你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急不可耐地催促,开心得仿佛踩在了云端上,全然忘了前一刻的伤心和愤怒。

    霍冬说:“我会等你毕业归来。”

    他轻轻说道,听似淡然的语调里隐隐透着一丝不自然。

    严甯这会儿是太开心了,不然她兴许能听出他的言不由衷……

    他说什么?

    他、会、等、她、回、来?

    严甯的确是乐疯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觉得死去的心因为他这句话瞬间就满血复活了。

    他说,等她……

    “然后呢?”她开心得眼底蓄起一层水雾,咧开嘴痴迷地望着他,颤声追问。

    等她回来之后呢?他们是不是就可以在一起呢?

    “顺其自然!”他答得保守,没有明确表态。

    “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严甯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欣喜若狂。

    幸福来得太突然,让她措手不及,她太激动了。

    激动得都想哭了!

    这段感情,她本已绝望得准备放弃,可没想,突然间又柳暗花明了,所以,她怎能不开怀激动。

    “嗯。”霍冬淡淡点了下头。

    “……”得到他的确认,严甯愣了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磕磕巴巴,激动万分,“你你你……你说……说真的?!”

    “嗯!”

    “霍冬——”她倏地大叫一声,欢呼着跳起来,话音未落,就被他轻轻瞪了一眼,示意她别得意忘形。

    她惊觉自己的分贝太高,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待心情稳点后,她有些难为情地结巴着对他道歉,“对对……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我我我,我太开心了……”

    巴掌大的小脸,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好看得很。

    霍冬的心,狠狠一揪,不由自主地泛起一丝愧疚……

    “我没有答应!”他微微皱眉,提醒她说。

    “我知道啊,你只是说给我一个机会,没关系的,你肯给我一个机会我已经很满足了,真的!”她却满不在乎,一副知足常乐的模样,同时还不忘大言不惭地自夸道:“只要你愿意给我机会,你一定会爱上我的,毕竟我这么漂亮可爱!”

    “……”霍冬额头爬满黑线,无语地看着自信爆棚的小女人,汗哒哒。

    他说他会等她,他说他会等她……

    严甯喜笑颜开,脑子里除了这句话再无其他,她仿佛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和他的美好未来,她终于有了想要努力奋斗的动力。

    为了得到他,她什么事都肯做,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她都愿意一试的!

    “霍冬。”她微微歪着小脸,仰望着他,近乎痴迷地看着他完美的侧脸,娇滴滴地喊他。

    “嗯。”他有些心不在焉地淡淡应了一声。

    此刻,她越是这样开心,他的心里越不好受……

    其实……

    说等她……

    是骗她的!

    而骗她,就是让她心甘情愿地出国去读书。

    几个小时前,六少找他,拐弯抹角地跟他说了一大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他来骗她。

    本来他是拒绝的……

    他从不骗人,更不想骗她,所以他一口回绝了六少,然而当回到严家,看到她和迟勋眉来眼去的画面后……

    他大脑一热,鬼使神差就对六少发去了“我答应”三个字。

    他知道自己自私,他宁愿她去国外,移情于他不认识的男孩子,也不想她留在国内移情于迟勋。

    眼不见,心不乱。

    如果她以后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喜欢上别的男孩子,他看不见,也就无所谓了。

    可如果她跟迟勋……

    他想他可能是接受不了的。

    迟勋与他情同手足,他不想同时失去两个……

    明明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要骗她离开,可此时此刻看到她竟毫不怀疑的完全相信他的“承诺”,还开心得像个孩子般天真可爱……

    他的心,狠狠抽搐。

    “霍冬。”严甯完全沉浸在喜悦里,越笑越甜,越叫越嗲,像是恨不得把霍冬的心融化似的。

    “……嗯。”他回过神来,漫不经心地又应了一声。

    “霍冬——”她拉长尾音,抓着他的手臂使劲儿娇嗲。

    她又撒娇了。

    他皱眉瞪她。

    霍冬表面冷酷,可心里,却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讨厌她的撒娇。

    “没事儿,我就是想叫叫你,霍冬霍冬霍冬……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