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34章:情商太低的男人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在确定四下无人之后,严甯迅速闪进厨房里。

    “霍冬。”

    她一边小心翼翼地关上玻璃推拉门,一边压低声音小声唤他。

    霍冬正站在饮水机前倒水喝,听到动静,转头向她看去。

    他没说话,看着她的目光淡漠而深沉。

    “你跟我哥去哪儿了?”她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眨巴着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布满冷漠的俊脸,紧张又焦急地问。

    从哥哥进入四叔的书房那刻,她的心就一直很不安,在楼下犹豫了很久,正想上楼去偷听他们在说什么时,却看到哥哥和霍冬已经往楼下而来。

    她心里一慌,竟不由自主地跑到洗衣房里去躲了起来。

    然后便听见哥哥邀霍冬喝酒,再然后就看到哥哥开着他那嚣张霸气的改装越野离开了严家。

    明明在遭遇了一场惊险之后她累极倦极,可一想到此刻哥哥不知道正和霍冬说些什么她就了无睡意,在煎熬中等待了三个小时之后,才终于等到他们回来。

    她很担心,担心哥哥会刁难霍冬。

    霍冬是那么骄傲的一个男人,她害怕因为自己的关系而让他遭受屈辱……

    她更害怕他会在遭受羞辱之后对她避之唯恐不及。

    “喝酒。”面对她焦急的询问,霍冬淡淡吐出两字,冷酷的模样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他跟你说什么了?”严甯急切追问。

    “没什么。”

    “不可能!”严甯不信,自己哥哥什么德行她非常了解,哥哥不可能无缘无故叫他去喝酒,一定是说了什么的。

    然而,还不待她继续问下去,却见他突然从裤袋里掏出一个小纸盒递给她。

    纸盒上印着“毓婷”两个大字……

    严甯一震,被盒子上的两个字狠狠刺痛了双眼,还有心……

    “什么?”她抬眸看他,明知故问,故作轻松地勾起一抹笑,攥紧双手背在身后,不接。

    他看着她,不语。

    面对他冷漠无情的目光,她装不下去了,极尽勉强地扯了扯嘴角,涩涩一笑,“不用啦,你又没放里面……”

    嗯,在岩洞里的那两天,他要了她很多次,但每一次,都没有放在她的身体里。

    “以防万一!”他冷冷吐字,对她那委屈隐忍的模样无动于衷。

    她明明很伤心,却在强装无所谓……他知道。

    其实严甯倒并没想要怀个孩子来做筹码,可他这样的举动,着实把她狠狠伤了一把……

    她不敢奢望他会冲破一切障碍对她负责,但回来的第一件事却是给她一盒紧急避、孕、药……

    他难道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太残忍了吗?

    他的“以防万一”,不过就是想要绝她的后路,她懂!

    不知是痛狠了还是气疯了,她二话不说就将药盒从他手里夺过来,垂眸,掩饰着自己已经泛红的双眼,掩饰着自己的伤心和愤怒……

    她颤抖着手,狠狠撕开药盒,掰下一颗药就放进嘴里。

    一杯水,适时递到她面前。

    他的“体贴”,让她心痛难当。终究是难忍心中的怨愤,她抬眸,红着眼冷冷看着他。

    霍冬神色冷漠,对她哀怨的目光视若无睹,见她不接水杯,眸色一沉,直接把水杯递到她的嘴边,亲自喂她喝水。

    说好听点是“喂”,可在严甯看来,这根本就是强“灌”……

    水入口,她本能地吞咽,苦涩的药片流入咽喉……

    直到确定她已经把药咽下去后,他才把水杯从她嘴边移开。

    口中还残留着药片的苦涩滋味,可对严甯来说,嘴里的这点苦跟心里的苦涩比起来,简直是微不足道。

    他把水杯撤开,她立马又掰下一颗药要往嘴里放……

    “干什么?”霍冬沉喝一声,眼明手快地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手里的药片狠狠夺走。

    “吃两颗啊,更保险!”她笑靥如花地望着他,故意娇嗲,赌气地说道。

    嗯,她就是这么没出息,被他如初伤害却舍不得给他狠狠一巴掌,只能以伤害自己的方式向他做出抗议。

    霍冬脸如玄铁,极冷极冷地瞪着她。

    这种药,本就很伤身,她还要一次吃两粒?

    她就这么喜欢跟自己过不去吗?还是跟自己的身体有仇啊?她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爱惜自己?!

    越想越气,他倏地一把将她手里的药全部抢过来,扬手就狠狠砸进垃圾桶里。

    看着他近乎粗暴的举动,严甯笑了。

    她轻挑眉尾,姿态倨傲地睨着眼前的男人,冷冷道:“霍冬,你故意的吧!”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

    一定是哥哥跟他说了什么吧,所以他才会做这样的事,目的是要她对他彻底死心。

    “……”霍冬的眸光微不可见地闪烁了下,没承认也没否认,抿唇不语。

    她目光锐利,极具穿透力地射在他的脸上,“你是故意想伤我对不对?”

    霍冬还是沉默,一副懒得解释随她怎么想的淡漠表情。

    她看了半晌,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动容和端倪,他的这副态度顿时又让她对自己前一刻的坚定有了迟疑,她突然就分不清了,他拿药给她吃,到底是迫于无奈,还是发自内心想要摆脱她……

    “我哥到底跟你说什么了?”她红了眼,压低声音近乎气急败坏地问他。

    对这个问题,他避而不谈,将玻璃杯随手放下,不咸不淡地说道:“早点休息。”

    说完,他从她身边越过,径直朝着厨房外走去,且看都没看她一眼。

    “霍冬!”她急得失声喊他。

    她慌忙追上去,将正欲打开玻璃推拉门的男人紧紧抱住。

    她从身后抱住他的腰,小脸贴着他的背,眼眶越来越红……

    “你生我的气了对不对?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对你发脾气的,我是担心我哥对你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我……”她在他身后哽咽低喃,乞求的姿态是从未有过的卑微。

    霍冬全身肌肉紧绷,听着她可怜兮兮的声音,心脏不由得频频抽搐。

    她是高贵骄傲的小公主,不该为了一段无望的感情如此委屈自己,不该……

    狠狠闭了闭眼,霍冬牙一咬,心一横,大手抓住她的两只手腕,将她的小手从他的腰上强行拉开。

    接着他拉开门,不再给她挽留的机会,大步而去。

    “霍冬……”

    她僵在厨房门口,失声哽咽,泪眼朦胧地看着他快速离去的背影,心如刀绞。

    她强忍着急欲夺眶而出的泪,攥紧双手让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企图用掌心的痛,分散心里的痛。

    然而,心里的痛太过剧烈,无法转移,无法分散……

    看他走得头也不回,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啬与她,她的心里不由充满了怨恨。

    她恨他的狠心和无情,可,她更痛恨自己的懦弱和执迷不悟……

    ……

    严甯是在第二天得知自己的贴身保镖由霍冬换成了迟勋。

    她没闹。

    一是没心情,二是没精力。

    他曾说过,是她的任性毁了他的大好前程,现在他再次回到了四叔身边,她又怎么忍心再毁他一次?

    他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她,她强求不过是伤人又伤己。

    所以,当她得知迟勋替代了霍冬时,只用了短短几秒钟就接受了这个残酷的消息。

    她并不惊讶,这个结果,已在她意料之中。

    没精力是因为……她身体不舒服。

    不知是太难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这两天觉得头晕乏力,还时不时会有点恶心的感觉。

    她上网查了一下,应该是服用了“毓婷”而产生的副作用。

    于是她躲在自己房间里,昏昏沉沉地睡了两天。

    到第三天,她感觉好点了,起床下楼。

    两天没有好好吃东西,加上人不舒服,身体自然比较虚弱。

    无精打采地从楼上下来,走到最后两层阶梯,突然脚下一崴……

    “啊……”

    她失声惊叫,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下栽倒。

    眼看就要摔个狗啃泥,她吓得瞪圆了眼睛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倾斜,可在千钧一发间,突觉人影一闪,下一秒她便稳稳落入一个宽厚解释的怀抱。

    陌生的气息扑鼻而来,她仓皇抬头,迎上一双温和含笑的目光……

    是迟勋。

    她愣了一下。

    接着猛然反应过来,啊,她已经换了保镖了……

    想到自己差点出糗,严甯脸颊微烫,有点尴尬地咽了口唾沫,“呃,谢——你干吗?!”

    她正要道谢,整个人却突然腾空,意识到自己被迟勋拦腰抱起,她又惊又怒,蹙眉喝道。

    “你脸色不太好,我抱你去沙发。”

    迟勋不紧不慢地说道,淡定自若地抱着严甯走向沙发,光明磊落的样子并没有居心叵测的痕迹以及丝毫的猥琐。

    就是单纯的帮助她而已!

    也是,能被四叔挑中的人,人品必然是顶级的,怎么可能会对她做出什么不敬的事来。

    想到自己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严甯有点汗颜。

    迟勋把严甯放在沙发后,顺势拿起旁边的座机电话。

    “你给谁打电话?”严甯见状,连忙阻拦,戒备地瞅着他,急问。

    迟勋与霍冬差不多高,站在沙发旁就如同一座大山,他俯瞰着她紧张的模样,说:“家庭医生。”

    果然……

    “不要!”她立马摇头,坚定拒绝,“我没事……”

    “你有事!”不待她说完,他异常严肃地抢断道。

    她脸色苍白,神色憔悴,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好吗!

    “我真没事!”严甯皱眉强调,仰着小脸近乎乞求地望着他,“我只是被吓到了,还没恢复元气,休息一下就好了,不用叫医生的。”

    不能叫医生啊,不然医生来了她该怎么跟医生描述症状?若是被知道她是因为服了紧急避孕药才身体不舒服的,那这事儿该怎么收场?

    坚决不能叫医生!

    “你确定没事?”迟勋轻拧着眉头瞅着她。

    “我保证!”她竖起右手做发誓状。

    见她如此坚持,迟勋妥协,一边放下电话,一边说:“阿姨去买菜了,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做。”

    霍冬和迟勋,是严谨尧从培养多年的精英中挑选出来的佼佼者,本领不相上下。

    两人身高也差不多,霍冬的体格更健硕,迟勋则性格更温和。

    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妙。

    从外表看,霍冬冷峻淡漠深沉内敛,迟勋温文儒雅淡若清风,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类型。

    平心而论,迟勋的五官比霍冬更俊朗,可偏偏,严甯更中意霍冬这一款。

    霍冬整体形象看起来更Man,男子气概十足,在他身边特别有安全感,所以她为他深深着迷……

    迟勋正欲去厨房帮严甯弄吃的,刚一转身,却被严甯叫住,“迟……”

    她迟疑,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我叫迟勋,勋章的勋。”他却以为她是不知道他的名字,回身,微笑着自我介绍。

    “那个……对不起啊。”犹豫了下,她最终还是决定道个歉。

    迟勋皱眉,轻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解又略显惊讶。

    严甯,“等我四叔回来,我会跟他说,我不需要保镖了。”

    “七小姐你到底想说什么?”迟勋觉得自己越发一头雾水了。

    “让你来做我的保镖,太大材小用了。”

    霍冬的那番指责,对她的影响蛮大的,所以她以为,现在的迟勋会跟霍冬一样觉得愤怒憋屈……

    迟勋闻言,有些失笑,抿唇正了正脸色,认真而温和地说道:“我是一名军人,只需服从命令,无论任务艰苦还是轻松,都应当竭力完成。而任务就是任务,没有什么‘大材小用’之说!”

    他字字铿锵,言辞间没有丝毫的虚伪或敷衍。

    严甯心中一暖,被迟勋这番话感动了一把。

    忍不住在心里把他的态度和霍冬的态度做了比较,越比较,越心酸……

    霍冬以保护她为耻,迟勋却并不嫌弃……

    这便说明,霍冬是真的对她不喜。

    严甯垂眸,唇角隐隐泛起一抹苦笑,“霍冬却不是这样想的……”

    她的声音很低,像是在自言自语,迟勋听了,眉尾微微一挑。

    他轻轻一笑,双手插袋,优雅从容地踱步向她,含笑轻道:“我跟霍冬的相同之处是我们都有自己的骄傲和骨气,而不同之处是……”他停顿,笑容有着些许高深莫测。

    “是什么?”她抬眸看他,好奇追问。

    “他智商比我高,但情商比我低!”迟勋说。

    严甯:“……”

    他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无言以对。

    迟勋说得没错,霍冬的情商不高……不!确切地说是很低,超低!

    “我觉得在生活中,智商无需太高,但情商很重要,七小姐你觉得呢?”迟勋勾唇浅笑,温柔的笑容如同冬日暖阳,能让人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严甯眨了眨眼,眼含狐疑地瞅着他,“你这是在夸自己么?”

    “哇哦!我这么隐晦的自夸都被你听出来了,看来七小姐你才是智商和情商双高之人。”迟勋做了个略显夸张的惊讶表情,自然又真诚地拍了个马屁。

    严甯扑哧一笑。

    女孩子都喜欢被赞美,她也不例外。

    严甯轻掩红唇巧笑嫣然,一副喜悦开怀的娇俏模样,迟勋凝睇着她,温和的目光虽算不上宠溺,但也渗透着包容和怜惜……

    这样的一幕,当事者倒没觉得有何不对,可在旁观者看来,则显得太过暧昧。

    尤其是看在某个想抽身而出却又不得不置身其中的男人眼里,更是觉得无比刺眼……

    没错!

    就在气氛最融洽的时候,严谨尧和严楚斐回来了。

    有总统的地方,自然就有贴身保镖,所以,霍冬也是必然会出现的。

    听到开门声,严甯下意识地转头循声望去,明明四叔和哥哥走在前面,她却就是那么莫名其妙地一眼就看到走在最后的那个男人……

    他俊脸阴沉,向她投射过来的目光似乎比最厌恶她的时候还更冷上几分。

    她疑惑,不由在心里默默反省自己这两天是做错了什么吗?不然他为何好像比以前更不待见她了呢?

    可她这两天明明很乖啊,都在房里睡觉,既没有惹是生非也没有无理取闹,甚至被毫无预兆换了保镖她也欣然接受,所以他为什么看她的眼神更冷了?嫌她还不够听话吗?

    那她到底要怎么做,他才能不讨厌她呢?

    “小懒虫!终于舍得起来了!”严楚斐走向妹妹,一边噙着笑宠溺地戏谑,一边伸手揉了揉妹妹的头。

    严甯心里对哥哥有怨气,所以冷着小脸没有理会哥哥,而是转眸看向迟勋,小声请求,“迟勋,我有点饿,你能帮我弄点东西吃吗?”

    “没问题!”迟勋大方应道,然后转身进了厨房。

    严谨尧有事回了书房。

    客厅里剩下严楚斐和霍冬。

    严甯拿起遥控器,胡乱地换着台,心里有些忐忑和紧张……

    霍冬此刻的模样太冷,她怕内伤,所以都不敢看他。

    而她这副缩在沙发里心不在焉盯着电视的模样,看在霍冬眼里,就是心虚。

    他以为她会抗拒,可原来是他想太多了,瞧瞧她与迟勋相处得是多么的欢快融洽。

    霍冬突然朝着厨房走去。

    进入厨房,迟勋正在流理台前有条不紊地忙活着。

    “需要帮忙吗?”霍冬上前,看到迟勋已经切好了胡萝卜粒、青椒粒、火腿粒等等。

    “不用,我就给她弄个炒饭,马上就好。”迟勋轻轻摇头,一边回答,一边手脚利索地继续忙活着。

    霍冬沉默。

    好一会儿都不见他再说话,迟勋忙里偷闲地转眸看他,“有话跟我说?”

    “六少让我告诉你,你再委屈两天,他很快就会挑好别的人来替换你。”霍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嘴,鬼使神差就冒出了这样一句。

    “委屈?”闻言,迟勋停下手上的动作,狠狠拧了拧眉,目光复杂地看着霍冬,意味深长地说:“冬子!难道你真的没有想过,有些事你觉得委屈的,可别人却会觉得很开心。”

    霍冬的心,狠狠一震。

    迟勋说完,便没再说话,转过身去开始给严甯做炒饭。

    霍冬僵在原地,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然后他走出厨房,拿出手机给严楚斐发了微信。

    他:“六少,你刚才的建议我想好了!”

    很快,严楚斐给他发来两个字,“怎样?”

    “我答应!”-

    本章完结-&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