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33章:他和严甯的差距!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严楚斐二话没说,也要跟着去书房。

    严甯见状,连忙冲上去张开双臂挡在哥哥面前,不让他去弹劾霍冬,不许他去四叔面前煽风点火。

    “你干吗?让开!”严楚斐拧着眉冷睨着妹妹,极有威严地命令道。

    然而他的命令对严甯来说就是个屁,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

    严甯也冷着小脸,桀骜不驯地瞪着哥哥,“四叔又没召见你,你跟着去书房想干吗?”

    “七仔,你在怕什么?”严楚斐停住脚,双手插袋,危险地半眯着双眼,目光犀利地看着妹妹,淡淡吐字。

    “我……我哪有怕啊?我、我只是……”严甯的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心虚,下意识地想辩解,可一开口却是语无伦次。

    严楚斐面无表情,默默看着努力掩饰慌乱的妹妹。

    见哥哥只是盯着自己不说话,严甯心里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隐隐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已经引起了哥哥的疑心。

    暗暗咬牙,她正了正脸色,难得认真地劝诫哥哥,“哥,有句话我说了你别不爱听,仗势欺人这种事,你还是少做点好。”

    严楚斐一听,顿时啼笑皆非地睁大了眼,气得声音都有些变了调,“我仗势欺人?我欺谁了?他?!”说最后一个字时,用下巴指了指楼上。

    这个“他”指的自然是刚上楼去的霍冬。

    严甯低头沉默,心里泛起一丝悔意。

    “在你心里,哥就是这种人?”严楚斐冷笑,眼底尽是失望,声音冷如三九寒冰。

    “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严甯抬眸,下意识地想要解释,可触及哥哥那道犀利似箭的目光,她又怕越说越错,最后只得把话硬生生地咽回肚子里。

    末了,她重重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哥,霍冬为了救我,差点连命都没了,我今天还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全是他的功劳,如果这样你还要责难他的话,不觉过分么?

    “我说了,那是他的职责!”严楚斐无动于衷,铁面无私地冷冷说道。

    “哥!”严甯大喝一声,被哥哥油盐不进的态度彻底激怒了。

    “身为你的保镖,在你有危险的情况下拼死保护本就是他应该做的,而且换成任何一个保镖都会毫不犹豫的那样做,所以,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也并不是能让你安然无恙地回来就可以不追究他的玩忽职守!”

    “哥——”

    “严甯!”

    严甯气得想据理以争,可她刚一开口,就听见哥哥冷飕飕地喊了她的全名。

    “……”她的心狠狠一颤,突然就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

    从小到大,每当哥哥连名带姓喊她的时候,就表示他已经非常生气了。

    气氛,变得僵凝。

    沉默片刻,严楚斐努力压制着心底的怒气,深深看着妹妹,特别认真严肃地说道:“七仔,哥很爱你,很疼你,可这并不代表你想要什么哥都会同意,哥也是有底线的,你懂吗?!”

    严甯心里咯噔一跳,不好的预感越加强烈了几分。

    难道……哥哥已经知道了什么?

    也是,哥哥这只老狐狸,尽得四叔的真传,那双眼睛可是毒得很的,看什么都能一看一个准,就她这点道行在他面前根本无处遁形。

    不过那又怎样?

    她想通了,看出来就看出来吧,她不怕!

    在回来的路上,她想了很多,就觉得自己正正经经的喜欢一个男人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她为什么要这样畏畏缩缩?她为什么要这样委屈自己?她到底有什么好怕的啊?!

    所以,如果这件事被哥哥和四叔知道了,那正好,到时她索性就把自己的心意昭告天下。

    她要嫁给霍冬!

    她喜欢他,她爱他,她想嫁给他!

    他未婚,她未嫁,他俩在一起又不会碍着谁,更没有伤害谁,所以她觉得这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

    严甯在心里默默打定了主意,然而严楚斐接下来的话,又如同冷水一般狠狠泼在她的头上,将她那准备为爱豁出去的坚定和热情打击得所剩无几……

    “哥不是仗势欺人,也不是看不起谁,哥只是不想你受伤,有些东西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不可能的事,不管你有多努力,都永远不会有结果!”严楚斐特别平静地说道,可若仔细听,能听出平静的背后隐藏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伤。

    “哥你这是以过来人的身份在跟我敲警钟吗?”严甯冷笑一声,不知是气的还是急的,不该说的话突然就这样冲口而出了。

    果然,严楚斐的脸色瞬时一僵,一股寒气从骨子里迸射了出来。

    严甯后悔,微微苍白着小脸忐忑不安,以为哥哥会大发雷霆。

    然而,严楚斐却并没有发怒,只是沉默了半晌,才淡淡吐出一句,“算是吧!”

    有些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终究会慢慢沉淀,慢慢淡化,就连不甘和痛楚,也会慢慢变得模糊不堪……

    严楚斐说完,从妹妹身边越过,径直朝着楼上走去。

    “哥!”严甯转身,对着哥哥的背影喊道。

    走到楼梯口的严楚斐停下脚步,却并未回头。

    “难道你从来都没后悔过吗?”严甯看着哥哥高大挺拔的身影,明知这个话题是哥哥的禁忌,却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严楚斐的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溢出一抹无声的苦笑,“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强行要求别人融入你的世界,痛苦的不是你,而是身份卑微的那个人!”

    “……”严甯狠狠一震,哑口无言。

    她僵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哥哥上了楼,想要阻止,可双脚却像是被定住了一般,一步也挪动不了。

    哥哥的话,现实而残忍,针针见血。

    望着楼上,她慢慢红了眼,唇角绽放出一抹苦涩的笑,悲伤蔓延。

    哥哥的话,让她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她可以为爱放弃一切,可骄傲的霍冬,却未必肯。

    或许这场爱,终究只是她一厢情愿而已……

    ……

    当严楚斐进入严谨尧的书房时,霍冬已经把事情跟严谨尧报告完了。

    当然,他和严甯的事,只字未提。

    他不是不想负责,而是觉得时机不对,因为彼此身份的悬殊,导致他每走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所以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贸然承认与她的关系。

    他不是敢做不敢当,而是不想让她本就劣迹斑斑的名声再添一笔污点。

    若他们的事被曝光,按照她以前那些沾花惹草的行径,外界只会觉得是她不知廉耻地勾、引了他……

    所以,如果他不能对她负责,那他就不会承认与她有过任何关系。

    上机前的最后一刻,她在他耳畔说的那些话……他都听到了!

    她说,霍冬,怎么办?我好像爱上你了……

    她说,霍冬我爱你,我想跟你在一起……

    嗯,即便直升机的噪音震耳欲聋,可他却还是一字不漏地全都听到了!

    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当时心里那种被深深震撼到的感觉,他费了全部的力气,才忍住自己不给任何回应。

    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给她想要的,他又怎敢给她回应?

    在报告完正事之后,霍冬站在严谨尧的书桌前,垂眸犹豫,内心有两道声音在激烈地斗争着……

    一个声音义正言辞地说: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你既然要了一个女孩,那就必须对她负责!

    另一个声音冷冷嗤笑,你以为你谁啊?人家是总统的亲侄女,岂是你想负责就可以负责的?拜托你看清自己的身份摆正自己的位置好吗!

    前一个声音又说:可不管结果如何,你得努力看看啊,总不能不战而败吧?!

    后一个声音继续嗤笑,努力?霍冬,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你难道不知道,你的努力只会是自取其辱而已!

    自取其辱……

    霍冬缓缓攥紧双手,感觉自己陷入了两难之地,进退不得。

    明明理智告诉自己别做无谓的蠢事,可他的脑海里却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她在他的耳畔说的“我爱你”三个字……

    他不知道她这三个字的保质期有多久,也无法确定真伪,但当他听到的那一瞬,他无法否认自己的内心其实是有股无法压制的喜悦。

    对!不管结果如何,也不管是不是自取其辱,他是个男人,该负的责就必须负,无论有任何理由,都不该逃避!

    霍冬抬眸看着坐在书桌后的总统大人,“四爷,有件事……”

    话到嘴边又生犹豫,他停顿,似乎勇气还是不太够。

    “有事就说!”严谨尧正想着侄女遇袭的事会不会并非表面那么简单,听到霍冬再度开口,才回过神来。

    霍冬狠狠咬了咬牙,下定决心豁出去了,不管是死是活,他都该给那个执着得让人爱恨不能的小女人一个交代,“四爷,我——”

    叩叩叩。

    却在这时,书房的门突然被敲响。

    霍冬的话被迫阻断。

    “进来!”严谨尧看向书房的门,淡淡吐出俩字。

    严楚斐推门而入。

    看到严楚斐,霍冬本就不太坚定的心,顿时打起了退堂鼓。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他一旦坦白,先别说四爷,首先六少就会极力反对。

    在直升机上,他就已经敏锐地感觉到六少的意思了。

    “有事?”严谨尧问严楚斐。

    严楚斐走向书房,淡淡地看了眼站得笔直的霍冬,然后对严谨尧说:“我是来给霍冬求情的!”

    “嗯?”严谨尧皱眉看着侄儿,不解。

    “四爷,七仔遇袭的事,不怪霍冬,是七仔自己的问题。”严楚斐不苟言笑,一本正经地说道。

    闻言,霍冬心脏微微一颤,转眸看着严楚斐。

    他愕然又心惊,狡猾歼诈的六阿哥,怎么一反常态帮他说起好话来了?

    他不笨,他知道这并非是好事,甚至恰恰相反,这是不好的预兆……

    “哦?”严谨尧微微挑眉,示意他说下去。

    严楚斐状似漫不经心地瞟了眼面无表情的霍冬,不紧不慢地接着道:“是这样的,其实七仔和霍冬有点私人恩怨,她从您这里把霍冬要去给她当保镖,就是想故意刁难霍冬来着。这次出事,就是她自己作的,不止差点害了自己,还连累了霍冬,所以我觉得,不能再让她这样胡闹下去了!”

    严谨尧有些惊讶,转眸看向霍冬,求证。

    霍冬垂下眼睑,沉默。

    沉默等于默认。

    霍冬不得不默认,因为严楚斐既然都这样说了,便代表他已无路可走。

    严谨尧,“你的想法是……?”

    “给七仔另外挑个保镖吧!”严楚斐直截了当地说道。

    霍冬依旧垂着眼睑,看不出丝毫情绪。

    “有人选吗?”严谨尧又问。

    严楚斐说:“先换上迟勋吧,等我挑到合适的人选,再把迟勋换给您,您看成吗?”

    “嗯,按你说的办吧!”严谨尧点头,应允。

    眼前这个让他引以为傲的侄儿办事,严谨尧一向非常放心。

    于是,严甯换保镖的事,就这样一锤定音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霍冬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松了口气,还是别的什么情绪……

    不一会儿,霍冬和严楚斐从严谨尧的书房里出来。

    “霍冬!”

    刚下完楼,严楚斐突然喊住正要离开的霍冬。

    “六少。”霍冬回头,不卑不亢地应答。

    “有时间吗?陪我喝一杯!”严楚斐微笑,和颜悦色地走向他。

    该来的,躲不掉……

    “好!”霍冬点头。

    半个小时后。

    热闹喧哗的酒吧里,严楚斐和霍冬选了个幽静的卡座,对饮。

    几杯之后,严楚斐看向对面的霍冬,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你觉得张将军的大孙子怎么样?”

    霍冬握着酒杯的手指不受控制地紧了一下。

    “六少问的是哪方面?”默了两秒,他依旧垂着眸,淡淡反问。

    严楚斐,“人品、样貌、家世!”

    霍冬举杯仰头,一口把杯子里的酒饮尽,道:“样样皆好!”

    明明是辛辣醇香的好酒,可进了嘴里,却苦得难以下咽……

    “配我家七仔怎么样?”严楚斐满意一笑,又问。

    霍冬正在倒酒的动作微微一颤,酒洒了些许出来,他连忙稳住心神,将杯子填满。

    又是一口饮尽。

    “好!”

    待咽下那烧喉的烈酒,他才强迫自己吐出一个违心的“好”字。

    “我也觉得很好!”严楚斐也拿起酒瓶往杯中添酒,一边缓缓地倒,一边慢悠悠地说:“七仔是我唯一的妹妹,是我严楚斐最在乎的人,她的幸福,比我的命都重要!

    “她是我的心肝宝贝,嫁去外地我是断然不肯的,而放眼帝都,我稍微看得上眼的也就只有张老的这个大孙子。我打听过,张家这小子比七仔大几岁,外界风评啥的各方面都蛮不错,不像那些没用的二世祖一天到晚只知道拈花惹草泡妞滋事,年纪轻轻就已经在空军司令部任职不可或缺的重要职位,可谓是前途无可限量!

    “最重要的啊,这张家小子家世不错,跟我们严家勉强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七仔嫁过去啊,应该是不会吃苦的。”

    严楚斐不紧不慢地说着,霍冬便默默听着,同时不停地往嘴里灌酒,酒入咽喉,越喝越苦……

    就像是两个久未见面的老朋友,一边喝酒,一边唠嗑。

    然而气氛,却根本不似表面看起来那般融洽惬意。

    霍冬沉默,一言未发。

    “那丫头啊,从小没人管她,脾气又怪又犟,任性妄为惯了,总是想一出是一出。二十几的大姑娘了,就没有认认真真的完成过一件事。”严楚斐继续说,一脸无奈加宠溺地感概,“尤其是感情这方面,简直就是一塌糊涂,她谈的那些个恋爱啊,最长的都没超过两个月。她这么不定性,说的话没一句信得过,她今天可以说喜欢你喜欢得要命,转身就很有可能翻脸不认人了。我自己的妹妹啊,我是最了解不过了!”

    这一刻,霍冬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自己和严甯的那点事儿,已被眼前精明如狐的六少看穿。

    就算六少不知道山洞里发生过什么,但六少一定猜到了他和严甯之间不正常……

    如若不然,六少今晚也不会特意叫他出来喝酒,还对他说这么多。

    他不是傻子,六少字里行间所想对他表达的意思他完全明白。

    什么张老的大孙子跟严甯配不配,什么张家与严家门当户对,什么严甯把感情当儿戏,什么她今天可以说喜欢你转个身却又可能翻脸不认人……

    这些,都是六少在提醒他,他和严甯的差距!!

    让他明白,他们之间的鸿沟,饶是他有通天本领,也跨不过去。

    霍冬保持沉默,用酒精麻痹充满难堪的心……

    六少这些话,无疑等于一个个巴掌甩在他的脸上,每一个字仿佛都在嘲笑他的痴心妄想和不自量力……

    他突然很庆幸,庆幸刚才在四爷的书房时,没来得及把想要请求四爷“赐婚”的话说出来,否则,他就真的是自取其辱了。

    见他一直垂着眼睑不说话,严楚斐微微挑着眉尾,微笑道:“我是不是太罗嗦了?不知你听得明白否?!”

    他终于开口,“六少放心,霍冬明白!”

    简简单单八个字,仿若是在保证。

    “明白就好!”

    闻言,严楚斐如释重负,抬手在霍冬肩上赞扬般重重一拍。

    霍冬仰头,又是一口干,微眯着双眸狠狠咽下苦酒,眼底泛着一抹坚定,像是已经下了某种决心……

    ……

    严甯满心焦灼,急得如同一只热锅上的蚂蚁般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直到窗前的地毯都快被她踏烂了,才终于等回三个小时前从家里出去的两个男人。

    严楚斐和霍冬。

    在听到哥哥的车子驶进大门的那瞬,她连忙关灯,躲在窗前往下看,看到哥哥把车停进车库,然后与霍冬一起进了家门。

    她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会儿,听到哥哥的房门开了又关,然后她才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偷偷摸摸地下楼去。

    刚到楼下,她看到一抹高大熟悉的身影走向厨房,她上下左右环顾了一下,在确定四下无人之后,她迅速闪进厨房里。

    “霍冬……”-

    本章完结-&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