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32章:我好像爱上你了
    突然,远处的天空传来轰隆隆的响声……

    不约而同的,霍冬和严甯抬头,循声望去。

    高空之上,两架直升机由小变大,由模糊变清晰,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而且如此迅速!

    两人僵在原地,就那么沉默无言地看着直升机径直朝着弥漫着浓浓烟雾的他们这边飞来。

    当直升机来到他们上空盘旋的时候,严甯终究是忍不住心里的酸涩和悲伤,红着眼看向几步之遥的男人。

    然而,他明明感觉到她正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却选择视而不见。

    他竟害怕……

    害怕看到她不舍和难过的模样。

    因为此刻的她,仿佛就是一面镜子,看到她,就如同看到了自己……

    最后的理智告诉他,不能再这样下去,所以,他命令自己必须视而不见。

    她深深看着他平淡冷静的俊颜,他却一直望着天空中的直升机,彼此的视线,无法交汇在一起……

    垂眸,苦笑。

    呵!他可真是够狠心,竟连最后一个温柔的眼神都吝啬于她。

    直升机慢慢降低,降到最后底线,保持。

    一束强光,从天而降,在转了几圈之后,终于锁定了他们。

    山顶上,没有直升机降落的条件,只能放软梯。

    霍冬一边把毛衣下摆扎进裤腰里,一边阔步走向严甯,然后把被噪音吓得缩在严甯怀里直发抖的八戒抓过来,塞进自己的毛衣里,牢牢兜着。

    从直升飞机来到他们上空,严甯就一直盯着霍冬,不放过他任何的情绪变化,然而他的脸上,除了冷漠,再无其他表情。

    且从始至终,他都不曾看过她一眼。

    严甯从心酸,到难过,再到失望,最后是绝望……

    这样的时刻,他连看她一眼都不愿,她又怎能奢望他回去之后会为她付出或者牺牲一星半点?

    当霍冬把一切准备就绪,软梯也正好降到了底。

    霍冬抓住软梯,解开安全绳索,仔细绑在严甯和自己的身上,然后他先踩上软梯,再一只手抓着软梯,一只手伸向站在地上的严甯。

    他把手伸向她时,目光却是看向头顶之上的直升机,就是不看她。

    严甯满腔的爱恋和期待被他一盆盆冷水尽数泼灭,委屈又愤怒。她冷冷看着他,一动不动。

    她今天就要看看,他看她一眼会怎样?!

    霍冬的手伸在半空中好半晌都没有动静,他微微拧眉,垂眸看她……

    他的目光,冷静淡漠,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呵呵!终于舍得看我一眼了?

    严甯唇角微勾,溢出一抹讥讽,并不在意他有无情绪,她只是不服气,非要他看她一眼不可。

    霍冬伸着手,眉头拧得更紧了一分,薄唇微动,正欲说什么,她却又二话不说把手放在了他的大手里……

    她的手冰冷,感觉不到一丝温度,让他的心也被狠狠冻了一下……

    似乎……越来越疼。

    狠狠咬了咬牙,他强忍着心里那股异样的痛楚,收拢五指,抓紧她的手用力一拉。

    她顺着他的力道,轻轻松松地站了上去。

    两人都站上了软梯,像拥抱似的面对着面。她比他矮了许多,便多站上去一个阶梯,便差不多可以与他平视。

    待彼此都站稳了,霍冬仰头望着上面,向直升机内的人比了个oK的手势。

    几秒之后,软梯在轰隆隆的巨大噪音中,缓缓上升。

    软梯越升越高,严甯垂眸看着离他们越来越远的地面,仿佛看见这几日里的快乐和幸福,也在离自己快速远去……

    严甯抬头,已经可以看见哥哥严楚斐正站在机舱内,目光担忧地俯瞰着他们。

    她想,回去之后,她和霍冬肯定就再也没有这样亲密的机会了,所以有些话,她若现在不说,或许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说出口了……

    在他们马上就要到达机舱时,她突然收紧双臂用力抱紧他的背,趁着这最后的机会把头埋进他的颈窝里。

    “霍冬,怎么办?我好像爱上你了……”

    在震耳欲聋的声音和猛烈的寒风中,她在他耳畔难过微哽。

    “霍冬,我爱你!我想跟你在一起!”她红着眼,像是自言自语般对他深情告白。

    噪音很大,即便是在他耳畔低喃,她觉得他也是听不见的。

    可不管他听不听得见,她都想把这些话说出来,如若不说,她会遗憾终生。

    只是……

    她的深情告白,如她所料的那样,没有得到一丝回应。

    她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反正,他一切如常,没有任何反应。

    或许,他什么都没听到吧……

    机舱,已近在咫尺。

    她再无对他表白的机会。

    在沮丧的心情中,严甯把小手放进哥哥向她伸来的大手中,安全获救。

    紧接着,霍冬也在迟勋的协助下,顺利进入机舱。

    严甯的脚刚踩在机舱内,就整个人被严楚斐狠狠抱在怀里。

    一个过分用力的拥抱,足以显示严楚斐内心的焦灼和担忧,以及熊熊燃烧的怒焰和满身的戾气。

    严甯被哥哥勒得快要无法呼吸,难受地蹙着眉头,正要抗议,哥哥却又突然放开了她。

    “有没有受伤?”严楚斐面如寒冰,目光锐利地上下仔细打量着宝贝妹妹,急问。

    “没有。”严甯对哥哥淡淡一笑,轻轻摇头。

    直到确定妹妹并无大碍,严楚斐这两日来一直悬在半空的心,终于可以安然落地。

    “怎么回事?”严楚斐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杀气,极其瘆人。

    “回去再说吧。”严甯很勉强地扯了扯嘴角,一副无精打采虚弱无力的模样。

    “返航!”

    见严甯和霍冬都没什么事儿,严楚斐二话没说,一声令下,直升机便缓缓升高,按照来时的路线,全速返回。

    坐下之后,没一会儿严甯就向对面面无表情的霍冬伸出手去,“把八戒给我。”

    此话一出,众人不约而同地转眸看着严甯和霍冬。

    “嘛玩意儿?”严楚斐坐在妹妹身边,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闻言不由转眸看着妹妹,代表大家问出了心中相同的疑问。

    八戒?

    什么鬼?!

    严甯懒得解释,就一直看着霍冬。

    于是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霍冬动作还算轻柔地从怀里掏出本已睡着的八戒。

    看到霍冬从怀里捞出一只巴掌大的小松鼠,严楚斐和迟勋等人均出现错愕的表情。

    显然他们都没想到,五大三粗一直以硬汉形象示人的霍冬居然会有如此细腻温和的一面……

    不过,把如此萌萌哒的一只小松鼠取名八戒,取名的人心里到底是有多阴暗啊?!

    八戒睡得正香,突然被吵醒,蔫蔫地卷缩在粑粑的大手里,一动也不想动,懒懒地转动着眼珠子瞅了瞅,呆萌茫然的样子显然是还没搞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

    严楚斐看着好玩儿,在严甯欲伸手的那一刻,抢先一步从霍冬手里把八戒抢了过来。

    这一抢,八戒受了惊吓,本能地想要抓咬严楚斐。

    严楚斐见识不对,眼明手快地一把将八戒的小嘴巴箍住,下意识就要把八戒往地上摔……

    “严楚斐你敢摔我儿子!”严甯花容失色,吓得大喊出声,扑上去想从哥哥手里抢回八戒。。

    在看见严楚斐要摔八戒的那瞬,霍冬的脸色微变。

    严楚斐把八戒举高,另一只手摁住妹妹的肩不让她站起来抢,微眯着眸一脸哭笑不得地看着情绪激动的妹妹,“……啥?”

    儿子?

    什么儿子?

    妹妹是在说这只小松鼠?

    “它是霍冬送给我的,你敢伤它我跟你没完!”严甯急红了眼,愤怒大叫。

    霍冬送的?

    因为是霍冬送的所以这么着急?

    为了一只破松鼠要跟他这个亲哥没完?!

    严楚斐转眸,淡淡地看了眼对面的霍冬。

    接收到严楚斐投射过来的犀利目光,霍冬心脏微微一紧,但刚毅帅气的脸庞上却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丝表情。

    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如以前那般光明磊落。

    在严楚斐微愣的那瞬,严甯趁机站起来,从哥哥手中把吓得睁圆了眼睛可怜巴巴望着她的八戒抢过来。

    “八戒不怕呵,到麻麻这里来。”把八戒抱在怀里,心疼地摸摸它的小脑袋,像是自言自语般温柔地安抚着。

    胆小的八戒,使劲儿往她怀里钻,很显然是被吓到了。

    严甯抬眸狠狠瞪了哥哥一眼。

    严楚斐见状,不由嘴角抽搐,实在无法理解女孩子们把动物当儿子的奇怪癖好。

    幼稚!

    不过妹妹再怎么幼稚,甚至不管做了什么错事,他都可以包容,但其他人的过失……他则完全相反,绝不姑息。

    “雨三个小时前就停了,你为什么到现在才生火?”严楚斐看向霍冬,出声质问。

    本来还算融洽的气氛,瞬时僵凝。

    几架军用直升机,在这附近搜寻了两天,一直没有找到他们的下落。严楚斐虽担心,但也不至于太着急,因为他深知霍冬的本事,所以他相信只要有霍冬在,妹妹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然而,当雨停了,他却还是没有看到霍冬有任何行动时,被吓到了。

    按理说,只要霍冬和妹妹还活着,那么雨一停霍冬就会发信号,他们一直在附近展开密集的搜索,看到信号一定会第一时间发现的。

    可他心急如焚的等了三个小时,等到日落西山,等到天都快黑了,等得他满心恐慌,却什么消息也没有。

    他的心里不免冒出一股不祥的预兆,觉得霍冬这么久没发信号,会不会是他跟妹妹已经……

    意识到妹妹可能出了事,他整个人都乱了,正想向四叔请求派大部队进山搜索时,手下向他报告,山林之下的某处发现了一股浓烟……

    然后他想,霍冬这么久才发信号,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吧。

    可等他们上来,他一看,霍冬完好如初,行动自如,哪有半点受了重伤的模样?

    所以严楚斐想不通了,既然没有不可抗拒的因素,霍冬为什么那么晚生火通知他们?

    “他为了救我,生病了!”

    面对严楚斐的质问,霍冬微微迟疑,正在斟酌该如何回答才合适时,严甯已经着急地帮他解释了。

    “山里有灵丹妙药?三个小时前病得爬不起来三个小时后就精神抖擞了?”严楚斐冷嗤,看着霍冬的目光变得更加犀利。

    霍冬有多厉害,严甯或许不知道,但严楚斐却是一清二楚的,除非霍冬病得神志不清了,否则不可能不第一时间发求救信号,而如果霍冬真是病得很严重,又如何能在短短三小时后又生龙活虎起来?

    所以“生病”这个理由,太牵强,完全没有说服力!

    严甯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解释太过苍白,连忙又补充道:“我们在山坳里面,爬到山顶来不需要时间啊?而且全程都是他背着我上山的,那山上连路都没有,我们走得有多艰难你根本就不知道,你以为是平平坦坦的大马路那么好走啊!”

    她气呼呼地对哥哥叫道,言辞间明显有着对霍冬的维护。

    听着严甯气愤填膺地顶撞六少,霍冬心知不妙,却又不敢贸然插话,只能面无表情地一直保持沉默。

    严楚斐微微眯眸,神色复杂地看了看略显激动的妹妹,又转眸看了看冷漠从容的霍冬,眼底寒光乍现……

    “这些对你不都是小菜一碟吗?”严楚斐唇角泛起一抹冷笑,极具穿透力的目光直直射在霍冬的脸上。

    霍冬在部队的时间比他都久,受的训练也艰苦得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所以妹妹说的什么背着重物爬山这种小儿科的事,对霍冬来说根本一点难度系数都没有好吗!

    有时候,严楚斐对妹妹表示很无奈,她难道不知道,她越是这样为霍冬辩护,越是有种欲盖弥彰的味道……

    也或许,是她当局者迷吧!

    “都说他为了救我差点病死了,体力变差行动稍微迟缓了点不是很正常么!”严甯的确是关心则乱,她担心霍冬因为“失职”一事会被哥哥刁难,所以一直在帮霍冬说话。

    “你不用一直强调他救了你,他是你的贴身保镖,这本来就是他的职责!”严楚斐冷冷说道,脸如寒冰,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而且他没有保护好你,害你吃了这么多苦,罪不可恕你知道吗!!”

    果然如她所料……

    “我没有吃苦,你看我好手好脚的根本一点事儿都没有好吗!”严甯急了,连忙摇头表示自己很好,还摊开双手给哥哥看,情急之下不由数落起哥哥来了,“哥,拜托你对人对事别那么苛刻,如果不是他……估计你连我的尸体都找不到了。”

    “你若出事,我就让与这件事有关的所有人给你陪葬!不管罪大罪小!!”严楚斐眼底戾气深重,阴冷的字眼从齿缝里迸出。

    是的!当雨停了却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时,他就在想,如果妹妹有什么好歹,他誓要大开杀戒。

    别说直接凶手,就连那健身会所,他也要把它夷为平地不可!

    管他无辜不无辜!管他冤枉不冤枉!

    他什么都不管,谁敢伤他妹妹,他定要其百倍千倍地偿还!

    “哥!你怎么——”

    见哥哥如此蛮不讲理,严甯气结,不由皱眉大喝。

    她虽刁蛮任性,但还从来不会像哥哥这样狂霸拽,就算有人得罪了她,那她也是冤有头债有主,不会对无辜的人下手。

    可哥哥严楚斐却与她不同,若有人惹到他,不管是罪有应得还是清白无辜,都有可能会遭殃。

    “闭嘴!”严楚斐沉喝一声,冷冷阻断妹妹。

    本就僵凝的气氛,因为兄妹俩的争论而变得更加紧绷压抑,有种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危险……

    “回去之后我会亲自向四爷请罪!”

    眼看兄妹俩要闹僵了,霍冬再也忍不下去,顾不得合适不合适,尽量目光坦荡地看着严楚斐,开口道。

    严楚斐沉默,目光冷厉地睥睨霍冬,企图从他的脸上发现一点点蛛丝马迹。

    霍冬神色如常,看起来一点也不着急,可他不急严甯急……

    严甯急得愤慨大叫:“哥!你做人怎么可以这样?霍冬拼死救我,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好吧,你这样是非不分以后谁还敢做我的保镖?谁还会奋不顾身的救我?你是想我下次再有危险的时候——”

    严楚斐的脸色瞬时阴沉无比。

    “七小姐!!”霍冬的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倏然沉声喊道。

    她怎么回事啊?怎么老是喜欢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呢?什么下次再有危险?她就不能盼点自己好?就不能不咒自己吗?!

    每次听她说这样的话他的心里就瘆的慌!

    他的突然抢断让严甯一怔,后面的话戛然而止,失控的情绪慢慢从激动中清醒过来。

    他叫她七小姐……

    他这是在提醒她,她的维护,已经超越了他们只是“小姐和保镖”的底线,再说下去,是会露馅的。

    或者,已经露馅……

    因为六少看他的眼神,明显带着质疑和探究的意味,且比以前犀利了许多。

    霍冬又说:“谢谢你的好意,请你不要再说了,我自己犯的错,我会亲自向四爷请罪和解释!”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声音亦是平静淡漠,礼貌生疏得仿佛他们只是最平常的主与雇的关系。

    严甯知道他这么说和这么做都是对的,可是看着他极力撇清一切的冷漠态度,心,还是忍不住会痛……

    他叫她不要再说了……

    行!她闭嘴!

    严甯低下头,什么都不再说了,只是默默看着卷缩在自己怀里已经再次睡着的八戒,虽极力控制,却还是忍不住偷偷红了眼眶……

    霍冬闭上双眼,看似在小憩。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不想自己的双眼流露出不该流露的情绪……

    严楚斐双臂环胸,背靠着机舱内壁,微眯着双眼看看郁郁寡欢的妹妹,再看看闭眸小憩的霍冬,心里隐隐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

    很快,他们回到帝都。

    一回到严家,霍冬就被严谨尧召进了书房。

    严楚斐二话没说也跟着去了书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