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31章:只能先说对不起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然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她的下一句……

    “我想、要……”

    她的声音有着淡淡的沙哑,软软糯糯的像根小羽毛般抚在他的心上。

    “……”霍冬呼吸一窒,整个人僵住,昨晚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一发不可收拾。

    偏偏她还不老实,故意在他耳畔呵气,试图摧垮他的意志力……

    赶在理智崩溃之前,他连忙抓住她的双肩想要将她推出去。

    可她不依,非要赖在他怀里,眨巴着波光潋滟的大眼睛委屈又无辜地望着他,让他不忍使用蛮力。

    他没再推她,任由她坐在他的腿上,但也不许她再靠近他半分,让彼此保持着他认为还算安全的距离。

    “严甯,我想跟你谈谈……”他看着她,默默叹了口气,幽凉的声音饱含着一丝纠结和忧虑。

    他们这样不明不白的纠缠在一起对彼此都没有好处,昨晚是个意外,所以他觉得今天不能再让昨晚那样的意外发生了。

    这件事,他们还是趁早说清楚比较好。

    “别说,别说……”他话音未落,严甯的脸上就已经浮现出惊慌,连忙抬手捂住他的嘴,对他摇头,倏地就红了眼眶,声音轻颤微哽,“我不想听!”

    女人的第六感向来很准,她已经隐隐猜到他想说的是什么了。

    所以她不想听,哪怕他不喜欢她,哪怕他不会对她负责,哪怕他们不会有结果,可那些心痛的事也请等到他们离开这里再说,她不想这么早面对。

    她不想在该享受幸福的时候却提前承受痛苦!

    如果他们此刻的幸福只是昙花一现,那她更应该好好把握,即便只是一秒,都不该浪费。

    他不会明白,她有多么渴望和贪恋这一刻的美好……

    能与自己喜欢的人相守一生固然是人世间最美的事,可如果他们注定没有结果,那她也希望能给自己留点美好的回忆……

    所以这一刻,她只想跟他做喜欢做的事,而不是什么“谈谈”。

    见她态度坚决地拒绝跟他交谈,他皱眉,“严甯……”

    “求你了,别说!”她用力往他怀里扑,双臂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小脸深深埋在他的颈窝里,整个身躯微微颤抖。

    霍冬的心,狠狠一颤,有点疼……

    举起来想要将她推开的双手,僵在半空,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实行下一步动作。

    或许贪心的不止是她,他也同样贪得无厌……

    明知不应该,他却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心……

    他很羞愧,甚至觉得有负总统大人的栽培和厚爱,觉得自己这些年来苦练的意志力和自控力完全是白练了。

    他这么禁不住诱、惑,怎么配跟随在四爷身边呢?!

    他不该是这样的!

    至少以前的他,就不是这样的!

    他越来越觉得,严甯就是个歼诈狡猾的小妖女,她会妖术,会下蛊,会迷惑人的心智……

    否则,一向极有自制力的他,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妥协于她的死缠烂打?

    如同此刻——

    她的呼吸,滚烫,在他的脖颈间肆意蔓延……

    “给我好不好?”她呵气如兰,声音又娇又媚,“我想要……”

    最后这三个字,威力堪比原子弹,将霍冬的理智狠狠摧毁,一点不剩。

    他知道不该,他在心里不停地命令自己将她推开,可他的双手却根本不听大脑的使唤,一点劲儿都使不出来……

    他突然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就觉着,反正不做也做了,而且昨晚还做了一次又一次……

    既然已经有过那么多次,今天再做一次……又何妨?

    倏然起身,他将她熊抱在怀,二话不说就朝着草床大步流星地走去。

    “霍……唔……”

    感觉到他的意图,严甯红了小脸,眼底泛着痴迷和欣喜,深深看着他帅气的脸。在被他抛在厚厚的草床中时,她惊呼出声,下一秒,他高大的身躯就朝她覆盖了上去……

    他俯首,以吻封缄,将她的惊呼以及她整个人……

    狠狠吞噬。

    ……

    当终于有阳光洒进洞口,已是次日下午。

    霍冬说得没错,大雨果然在今天停了。

    而他们昨晚,比前一晚还闹得更久,一次又一次,仿佛永不知倦似的……

    直到彼此都精疲力竭,他才终于罢休,将她拥在怀里一同沉沉睡去。

    严甯的精力被力大无穷的男人榨得一滴不剩,又困又累,恨不得一觉睡到天荒地老。

    真的是……累死她了!

    虽然明明用力的是他!

    迷迷糊糊中,感觉额头有点痒,将她从香甜的睡梦中扰醒了过来。

    她缓缓睁开双眼,即看到一根修长却略显粗粝的食指正在轻轻拨开她散落在额前的发丝……

    “嗨,早。”

    她抬眸看他,一边对他巧笑嫣然,一边轻掩着红唇打了个哈欠,慵懒甜腻的声音因刚睡醒而有些沙哑,特别好听。

    光是听她这样的声音,就能让他心猿意马……

    “不早了,再过一会儿天又要黑了。”他淡淡吐字,言辞间隐隐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

    她真能睡,像只小猪似的。

    严甯轻轻动了动身子,却立马龇牙咧齿。

    唉呀妈呀!

    好痛啊!

    那股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酸痛,让她难受得想去死一死。

    脸颊微烫,她有些窘迫,轻咬着红唇默默调整呼吸。

    眸光随意流转,看到八戒正孤单单地卷缩在一米开外的角落里,可怜兮兮地望着她。

    “八戒,来麻麻这里。”她噙着笑,朝八戒伸出手。

    八戒立马精神抖擞地跳起来,朝她蹦跶过来。

    哪知——

    “走开!”

    八戒还没跳到严甯面前,就被霍冬冷飕飕的两个字给吓得立马调头跳回自己刚才的临时窝巢里。

    躲起来。

    严甯转眸看着一脸冰霜的男人,不解又好笑,“你凶它干吗啊?人家招你惹你了?”

    “叫你别跟它那么亲近,听不懂是不是?”他不悦地剜她一眼,没好气地喝道。

    她咧嘴笑,无奈娇嗔,“知道啦知道啦,你温柔点说话我也是听得懂的。”

    他依然冷着脸。

    严甯看向洞口,看到有阳光,微微惊讶,“呀,雨停了啊?”

    “嗯。”他默了两秒,才淡淡应道。

    其实严甯一问完,就后悔了。

    雨停了,就代表着他们将要离开这里了,而一旦离开了这里,各种困扰和阻碍便会纷沓而来……

    美梦,就要醒了……

    可既然这个话题已经开了头,再怎么逃避也是于事无补。严甯扯动嘴角,依旧若无其事地微笑,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惬意,“啥时候停的?”

    她将下巴搁在他的胸膛上,望着从外面洒射进来的缕缕阳光,眸光无奈而忧伤。

    岩洞里,条件艰苦而恶劣,严甯皮肤细嫩,受不了干草的粗粝,所以在结束后,她累得一动也不能动,是他帮她把衣服穿好,不让干草伤着她。

    然后严甯发现,自己身上穿的已经不再是他的白衬衣,而是自己的薄毛衣……

    他们穿回了各自的衣服,也就是说,他已经做好回去的准备……

    严甯的眼底哀伤蔓延,她连忙微微垂下眼睑,不让他看见。

    “三个小时前。”他答。

    他的声音有些沉闷,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似忧伤,似不舍……

    严甯抬眸看他,深深看着,一瞬不瞬。

    既然三个小时前就已经停了雨,他为什么到现在才“叫”醒她?

    是不是在他心里,也并非是她想象中那么迫不及待地想回去?

    其实他……也想与她多呆一会儿?

    想到有这种可能性,她的唇角忍不住微微勾起,满心欢喜。

    哪怕只是她的胡乱猜测,并未得到证实,她也觉得很开心。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大响,由远至近,然后又渐渐远去……

    “什么声音?”严甯一时没反应过来,蹙眉问道。

    霍冬没说话,眸色复杂。

    目光触及他稍显凝重的脸色,她心脏一紧,顿时明白那巨大的声响是怎么来的了。

    直升机!

    是直升机低空盘旋的声音……

    毫无疑问,是她哥哥来找他们了。

    这个意识传达至脑海,她的心,狠狠一抽。

    该来的,终究会来……

    “该起来了。”

    他的声音,在她头顶轻轻响起,残忍地提醒着她,同时也提醒着自己。

    提醒自己,别再沉沦,别再贪心,该醒了……

    严甯伤感,忍不住红了眼,像只小狗狗般在他的胸膛上拱了拱,难过地撒娇。

    她不想回去,不想离开这里,更加不想与他分开。

    如果可以,她甚至愿意减寿十年以求能与他在此多住几天……

    感觉到胸膛上的轻微蹭动,霍冬狠狠拧眉,心里也并不好受。

    可就算再怎么不好受,再怎么不舍,他们都必须面对现实,该来的,总会来,该结束的,总会结束。

    有些东西,就是命中注定,谁也无法改变!

    狠狠咬了咬牙,他心一横,抬手欲将她从怀里强行推出去……

    “起来了起来了,快快快,终于可以回家了!”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行动,她却先一步弹坐起来,一边爬起来跳下地,一边特别欢快地嚷着叫着。

    一副欢天喜地的模样,仿佛她一秒钟也不想再呆在这里,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一般。

    从她弹坐起来的那瞬,就一直用背对着他,不让他看到她已经蓄满泪水的双眼……

    此刻她表现得有多欢乐,内心就有多难过。

    她坐在一块石头上,低头穿鞋,眼泪便再也忍不住,吧嗒吧嗒地往下低落……

    然后在听到他起床下地的声音,又连忙抬袖悄悄抹掉眼泪,努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

    霍冬一边收拾着他们要带走的东西,一边看着几步之遥那抹瘦弱孤寂的背影,心脏不由自主地揪紧。

    狠狠揪紧,钝钝地疼……

    她的背影,渗透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明明难过,却又强装坚强……

    很有默契的,谁也没有说话,两人默默地收拾着。于是偌大的岩洞里,除了收拾东西所发出的悉悉索索声之外,再无其他声响。

    十分钟后,两人一前一后朝着洞外走去。

    他拿着收拾好的东西走在前面,她抱着八戒隔着几步的距离跟在他身后。温暖的阳光迎面射来,将他们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八戒像是感觉到她的悲伤一般,没有再跟她调皮,而是特别安静地窝在她的臂弯里,时不时用头去蹭蹭她的手臂,像是在无声地安慰她一般。

    她拍拍八戒的头,笑得苦涩又悲凉。

    她整个人笼罩在他的影子里,踩着他的影子一步步前行,越走心也冷,越冷越难过……

    “上来!”

    到了洞口,他突然在她前面蹲下,头也不回地对她说道。

    严甯看着他宽厚结实的背部,心里酸涩难当。

    想着离开这里后她与他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心里不由越发伤感。她红着眼回头,极尽眷恋地看着给了她美好回忆的岩洞……

    她深深看着,像是要把这里的一切都牢牢刻在心上一般。

    她想她这辈子,是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地方的!

    身后没有动静,半蹲着的霍冬微微拧眉,忍不住回头去看,发现她正一动不动地面朝着洞口,看着洞子里的一切。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这一刻,两人的脑海里均浮现出这两天在岩洞里发生的点点滴滴……

    严甯盯着岩洞看了足有一分钟之久,才收起心中不舍,缓缓转身。

    霍冬抢先一秒已转回头去,始终保持着半蹲的姿势。

    严甯不紧不慢地走上前,将八戒放在自己肩上,然后她则轻轻趴上他的背。

    他背起她,步伐稳健地往前走去,没有再回头。

    有时候人生就像一条路,想要快速到达目的地,就应该勇往直前,不能总是回头。

    回头除了让你心生遗憾和悲伤之外,一点好处都没有。

    严甯一直保持着沉默,没有问他现在他们要去哪里,也没有问他接下来他们要做些什么,她只是安安静静地趴在他的背上,感受着这最后的独处时光……

    一小时后。

    他背着她,快速攀上这附近最高的一座山。

    在山顶,他动作迅速找来一堆干柴,点了一堆篝火,让其熊熊燃烧。

    很快,一团团浓烟冉冉升空……

    严甯坐在一石块上,抱着八戒默默地看着高大强壮的男人马不停蹄地忙碌着,她没有阻挠,亦没有帮忙。

    仿佛没她什么事儿一般,她只是特别安静地坐在一旁,冷眼旁观。

    天色渐暗,暮日西沉。

    西边的天际线,一片通红,自然景观煞是迷人。

    “霍冬你看!”严甯突然激动地站起来,指着遥远的落日,惊喜地叫着:“夕阳耶!”

    霍冬正在往篝火里加柴,听见她欢快的声音,便抬眸看向她。

    看到她开心满足的模样,心里竟莫名泛酸。

    她好像很容易满足,一点点美好的事物就能让她展露笑颜,哪怕前一刻她还那么伤心……

    霍冬想,这是不是也代表,就算她现在舍不得,也许不久的将来会有别的事或者别的人让她觉得快乐,然后她便会忘了这一刻的难过?

    想着这样的可能性,霍冬心口发闷,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轻松的感觉更多,还是失落的感觉更多……

    “你看你看,很美有没有!!”严甯很激动,指着红彤彤的天际,喜笑颜开的模样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嗯。”他轻轻点头,表示赞同。

    然而,这并不是他想对她说的,他真正想说的是,夕阳的确很美,可是在我心里,它跟你比起来却又稍显逊色……

    严甯痴痴地望着远方,深深感叹,“真美啊!难怪人家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果然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短暂的……”

    如同她的爱情!

    霍冬默默看着前一秒还欢天喜地转瞬间却又满身伤感的小女人,无言以对。

    严甯咧嘴笑,转眸来看他,“你知道吗?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夕阳……不!贴切的说应该是我还从来没见过夕阳呢,原来夕阳可以这么美!”

    奇妙的大自然,要有人一同分享才能领略其中那种震撼心灵的美。

    如同此刻,有他在身边作陪,她觉得一切都很美。

    “严甯……”霍冬狠狠拧着眉头看着多愁善感的小女人,心情沉重。

    “嗯?”她笑米米地看着他。

    “我……”他欲言又止,纠结的样子似是有什么难以启齿。

    她一瞬不瞬地凝视着他,特别认真严肃地对他说:“我在听。”

    他有话想对她说,她忍不住期待……

    然而,他哑了半天,最终却只是艰涩地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他说,对不起……

    严甯本是炙热而饱含期待的目光瞬时冰凉,看了他几秒,她扑哧一笑,转眸看向渐渐西沉的红日。

    她噙着笑,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道:“没关系!”

    嗯,没关系。

    这两天在洞里发生的事,全是她心甘情愿甚至是她主动的,所以他没有什么好对不起她的。

    感情这种事,不管是床上床下,只要彼此都乐意,就没有谁赚谁亏的说法。

    她喜欢他,所以把自己完完全全给了他这件事,她不后悔!

    嗯,不后悔!

    听着她云淡风轻的“没关系”三个字,霍冬心里五味陈杂,完全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

    没关系?怎么会没关系呢?

    他们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她竟如此轻描淡写的说没关系?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的“对不起”让她有了误会,其实他只是不想在事情还没确定的情况下就做出什么承诺……

    他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最注重的便是承诺。

    所以他从来不轻易许诺,要么不说,说了就必须做到!

    他不知道回去之后会是什么局势,所以他……

    只能先说对不起。

    突然,远处的天空传来轰隆隆的响声……-

    本章完结-&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