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28章:你不在我害怕
    “有点,嘿嘿……啊……”

    她话音未落,他倏地将她用力一拽,下一秒,她就落入他的怀抱。

    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昨晚的记忆便瞬时涌上了脑海……

    那些回想起来就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像鸦片一般让人疯狂又致命,严甯的脸,一片滚烫。

    她紧张又害羞,心如打鼓,在他怀里蠕动着想要退出来,怕被他听到自己过于急促的心跳。

    “别动!”

    可她刚一动,他冷飕飕的命令就在她的头顶响了起来。

    她不动了。

    乖巧听话地窝在他的怀里,任由他打开外套,将她也裹了进去。

    洞口寒风阵阵,把她吹得全身冰冷,而他的怀里暖烘烘的,将她身上的寒气尽数驱散。她轻轻抱着他的腰,本是冰凉的两只小手,壮着胆子调皮地穿进他的后腰取暖……

    不知是因为她的手太冰,还是因为她这个动作,让他的心狠狠一颤,肌肉不由自主地微微紧绷。

    她凉凉的小手,贴着他的尾椎骨,他的脑海里不由想起今早结束时,因攀上高峰而腰椎发麻的那瞬间……

    “别乱动!”

    他倏然沉喝,近乎慌张地把她的两只小手扯出来,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尴尬。

    因为她这个动作,他竟忍不住有了……反应。

    同时,他将她的身躯微微移开一点,不让她靠近他那里……

    他怕抵着她……进而被她发现。

    “……”严甯被他突如其来的冷喝吓得微微一怔,抬起小脸茫然地看着他,看到他帅气的脸庞泛着一丝可疑的红晕,不由好奇又不解。但怕他生气,她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哦……”

    小手被他扯出来,她失望又落寞,低着头正想把自己的手收回来,可下一秒,她的双手就被他夹在了咯吱窝……

    呃……

    好吧,这里也不错。

    很快,她的两只小手也暖和了起来。

    这个男人,表面上总是冷冰冰的,可偶尔一个贴心的动作,却又狠狠戳中她的心窝,让她不得不沉沦。

    严甯开心,一脸满足地在他的心口处蹭了蹭。

    蹭得他全身瞬时一紧。

    “叫你别乱动,听不懂是不是?”他皱眉,垂眸瞪她,冷冷喝道。

    他一垂眸,正好看到她的脖子,眸光变得深幽无比。

    她的脖子上,红红紫紫的,看起来有点触目惊心……他弄的。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弄这么多。

    可能是她太不听话了吧,总是乱动,惹得他想忍都忍不住……

    当然,他的背上和胸膛上也都布满了抓痕,嗯,自然全是她的杰作。

    被他凶了,她怯怯地望了望他,瘪着嘴楚楚可怜地“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每当她露出这样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都让霍冬咬牙切齿爱恨不能,明明很想呵斥她少给他装可怜,可话都到了嘴边,却又怎么都骂不出口。

    “在看什么?”他抬眸看向外面,状似漫不经心地转移话题。

    不能再看她的脖子以下的地方,更不能再想昨晚的点点滴滴,否则他一会儿又要“发烧”了……

    “看看雨什么时候能停啊!”她在他怀里轻轻转身,与他一同看着大雨滂沱的天空。

    “你看得懂?”他一脸鄙视地睨着她美丽的侧脸。

    “看不懂。”她抬起小脸望着他,很诚实地对他摇头,然后看到他鄙视自己,顿时不服地撅起小嘴儿,“你干吗这副表情,难道你能看懂?!”

    他抬眸继续看天空,几秒之后,说:“会下到明天下午。”

    真的假的?

    他连天气变化都看得懂?

    严甯惊讶地看着说得一本正经的男人,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简直想把他当神仙供起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她越来越觉得,能跟这样无所不能的男人在一起,真是太幸福了。

    严甯,“我们现在怎么办?”

    他们被困在这里,下着大雨他们既走不了,也没人来救他们。

    当然,其实她一点也不着急,甚至想着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就算一辈子被困在这里她也乐意。

    “等!”霍冬言简意赅地吐出一个字。

    “等我哥?”她轻轻挑眉。

    “等雨停!”他凉飕飕地瞥她一眼,那眼神好似在骂她“笨蛋”。

    被他嫌弃惯了,她已经免疫,更加好奇地追问:“然后呢?”

    “等你哥!”

    呃,好吧,她懂了。

    他的意思是,等雨停了他才能发求救信号,然后她哥看到求救信号才能来救他们。

    等雨停么……

    艾玛,别停别停,下一个月去吧,那样的话她跟他就能在这里呆一个月了呢,哎呀呀,想想就好开心啊!

    当然,如果这雨能一直下下去永远都不要停就更好了……

    那样他们就能一辈子在一起了!

    嗯,若能跟他一世相守,就算做一对野人,她也是甘之如饴的。

    严甯低着头咬着唇,心里一边偷笑一边激动地祈祷着。

    一阵寒风呼啸而过,霍冬微微拧眉,拥着怀里在偷乐的小女人往岩洞内走。

    进去之后,看到柴火快燃尽了,严甯连忙从霍冬的怀里跳出来,朝着火堆跑过去。

    她蹲在火堆旁,很认真地往火堆里添火加柴。

    霍冬漫步朝她走去,看着她蹲着的娇小身影,心里莫名就变得前所未有的柔软……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背影,可突然,他黑眸一眯,眼底划过一丝惊愕和茫然。

    她蹲着,衣摆垂在地上,一抹艳红毫无预兆地映入他的眼底。

    她穿着的白衬衣上,有血迹……

    而沾染着血迹的地方,正好在她p股的位置……

    霍冬一震,脚步滞住,怔在原地狠狠拧眉。

    昨晚刚开始时,他的大脑十分迷糊,所以到底是怎么失控的,他也已经记不太清楚。

    她……

    会吗?

    他不确定!

    第一,她声名狼藉,这种几率太低太低,低到他根本不敢去奢望。

    第二,因为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实战经验,所以当时的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激动得一心只想进去,而忘了注意可有碰到什么阻碍……

    第三,最主要的应该还是他的大脑当时不太清醒,因此什么都没注意到。

    狠狠拧着眉头,霍冬努力回想,可越想,越觉混乱,便越是不能肯定。

    “咋了?”

    感觉到身后突然安静了下来,添了柴火的严甯回头来看,见他站在她身后几米处神色复杂地盯着她,不由疑惑轻问。

    他立马摇头,从她身上移开视线。

    “你干吗偷看我?”她跳到他身边,微微歪着小脑袋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似笑非笑的模样透着一股狡黠。

    他黑脸瞪她,“脸呢?!”

    “这儿呢!”她仰起小脸,将纷嫩漂亮的脸颊凑到他跟前,笑得得意又张狂。

    “真厚!”他伸手就在她的脸颊上揪了一把,似真似假地嫌弃道。

    “嗷……疼。”她捂住脸颊哇哇大叫,哀怨又委屈地瞅着他,用眼神控诉他的粗暴。

    霍冬移开视线,不再看她,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忍不住把她揪进怀里来狠狠揉一通……

    到时,指不定又会发生点什么了……

    别想了别想了……

    狠狠磨了磨牙,霍冬在心里命令自己别胡思乱想了,径直走向草床,他脱下外套,换毛衣。

    严甯饱含爱恋和痴迷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当他脱下外套,她看到他背上的那些抓痕时……

    顿时面红耳赤。

    晕!

    她居然把他的背抓成这样了,他肯定很疼吧……

    可是可是,也不能怪她啊,她也不想抓他的,谁叫他要那么用力啊……

    严甯正心疼懊悔,突见他换了毛衣就往外走。

    “霍冬你去哪儿?”她连忙回神,冲过去张开双臂拦在他面前。

    她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仿佛生怕他不要她把她一个人丢弃在这里似的。

    “找吃的。”他将她的手臂轻轻扫开,一边淡淡答道,一边继续往外走。

    她抓住他,不让他走,“可是外面还在下雨。”

    “没事。”他满不在乎。

    “不行!你还在发烧呢!”她坚决反对,板起小脸冲他嚷。

    外面还在下雨,他又病着,就算他身强体壮,就算他抵抗力强,可也不能在刚退烧的情况下又出去淋雨啊!

    他是不想要命了还是怎么的?!

    昨晚看他烧成那样,她都快担心死了好么!

    “已经退了。”他一副稀松平常的样子,衬托得她的着急特别的大惊小怪。

    “那也不行!”她就是不同意,又气又急,忿忿喝道:“你这出去一淋雨,万一又发烧怎么办?我可不帮你退了!!”

    我可不帮你退了……

    “……”霍冬默默看着她。

    话一落音,严甯就惊觉自己失言,一张脸顿时红得滴血。

    “咳,那个……我的……我的意思是……我是说……”她面红耳赤,慌忙低下头不敢与他炙热的目光对视,囧得语无伦次。

    要死了!

    瞅瞅她都说了些啥啊,真是……羞死人了!

    她窘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算了。

    好在,他并没有趁机取笑她。

    “老实呆着,我很快回来!”霍冬淡淡吐字,朝外走的脚步有些急迫。

    不能再在洞里待下去,他得出去冷静冷静,不知道怎么回事,打从经过昨晚,他现在一看到她对他甜甜地笑或者娇滴滴地说话,他就……

    心猿意马。

    “不许去!”严甯又冲上去拦住他,见他倏地沉了脸,她连忙轻轻抱住他的手臂,瘪起嘴撒娇,“我不让你去……”

    知道她是担心他,他也不忍苛责,暗暗磨了磨牙,他无奈地默默叹了口气。

    “不饿?”他瞟了眼她的肚子。

    从昨晚到现在,两人就吃了一只山鸡,还被他强迫着剧烈运动了几个小时,她只怕都快饿扁了吧。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就跟在提醒她似的,她下意识地捂住瘪瘪的肚子,顿觉饥肠辘辘。

    狠狠咽了口唾沫,她强忍着那要命的饥饿感,微仰着小脸对他说:“我可以忍着。”

    嗯,她宁愿饿肚子,也不让他冒雨出去给她找吃的,她不要再看到他生病的样子。

    他是个那么厉害强大的男人,脆弱不适合他,他倒下的样子太让她心疼了。

    霍冬微微拧眉,深深看着眼前宁愿挨饿也不让他出去淋雨的小女人,感觉到她浓烈的关怀,他的心,一片暖洋洋的。

    “放心,我就在附近,不会走很远。”他轻轻拂开她的手,像是保证般对她说道。

    “可是——”她皱着眉,还是不同意。

    “我饿!”他抢断道。

    “……”严甯突然无言。

    昨晚那只鸡,大半都被她吃了,他一个大男人才吃一小半……

    而且,他们昨晚闹了那么久,他的体力严重消耗……

    好吧,他的确需要食物补充体力。

    “那你要快点回来哦,你不在我害怕。”她微微嘟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嗯。”他瞟了她一眼,淡淡应了声。

    霍冬在心里对自己说,别理她,她就喜欢装可怜,你心疼她你就输了!

    明明心里在不停地提醒自己别上当,可每次一看到她这副可怜模样,他本是冷硬的心就不由自主地变软……

    “别淋雨啊,你还没好呢。”

    “嗯。”

    “外面下雨,路滑,你千万要注意安全。”她千叮呤万嘱咐,仿佛他不是出去打猎,而是出去打仗。

    “嗯。”

    “还有啊——”她喋喋不休。

    他恼了,极不耐烦地转眸瞪她,“你有完没——嗯……”

    在他转过头来瞪她的那瞬,她倏地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就堵住他的嘴……

    以吻封缄。

    霍冬眸色一沉,心脏顿时收紧,呼吸微乱。

    她没敢留恋,啄了一口就轻轻退开,羞答答地望了他一眼,对他挥手,“好了,你去吧!”

    霍冬心跳急促,对她真是恨也不是气也不是,她总是这样出其不意的撩他一下,害得他又要心神不宁好一会儿了。

    默默咬了咬牙,努力按耐着心里的悸动,他定定地看着她,神色严肃地要求道:“跟我保证,你不会走出这个洞口。”

    他可不想等他回来之后发现她不见了。

    这荒山野岭的,乱走就等于找死。

    严甯怯怯低喃,“万一你很久没回来……”

    如果他许久不回来,她肯定会担心的呀,心里肯定就会想要出去找他啊……

    “我一定会回来!”他一本正经地保证道。

    他这样的男人,向来说一不二,既然他都保证了,那她也得给他一个安心。

    她用力点头,对他露出一抹甜甜的笑靥,“我保证不走出这个洞口,我等你回来!”

    她笑得那么甜那么美,看得他心痒难耐,强忍着心里的躁动,他连忙越过她的身边,径直朝着外面快步走去。

    严甯送他到洞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雨幕中。

    心,悬起……

    ……

    严甯一直守在洞口,等着那个为了填饱她肚子而冒雨出去的男人。

    许久之后,她的脚都站麻了,整个人都快被冻僵了,却还是不见霍冬回来。

    她本就悬着的心,不由得越来越着急了。

    突然,她感觉眼前有什么一晃而过……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