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27章:是不是很冷啊
    霍冬猝不及防,本就头晕目眩,再被严甯一拽,高大的身躯便不可抑止地往后倒去。

    厚厚的一层干草,男人高大强壮的身体无声无息地倒在上面,竟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霍冬狠狠皱着眉头,全身虚软乏力,连眼皮都快抬不起来了。

    他咬紧牙根,奋力想要爬起来,可他还没来及行动,跪在他身边惊惶无措的小女人就蓦地趴在了他的身上……

    把他死死压着。

    “不许走!就在这儿睡!”她大叫,像个女王般霸道又骄横地命令道。

    他双手掐住她的腰恼火地想要将她推开,“严甯你起来……”

    可她纹丝不动。

    不是她有多重,而是他使不出劲儿。

    她软乎乎的,趴在他身上像棉被似的,软乎又暖和。他的大手触及她的腰,神经末梢顿时就像触了电一般,整个人更无力了。

    “你给我就睡这儿!!”严甯俏脸一沉,板着脸对他怒喝。

    鲜少看她这样一本正经的发怒,别说,那气势还挺有威严的。

    霍冬此刻没精神跟她斗,身体里一会儿冷一会儿热,那冷热交替的感觉真是难受之极。

    他妥协,“好,我就睡这儿,你下去,别压着我了。”

    严甯立马坐起身,跳到地上去帮他把双脚抬到草*上,让他能舒服地躺好,再用他的外套盖在他的身上,不让他被冷到。

    接着她又跑向篝火堆,往火堆里加了些柴火,让洞内温度升上去,然后再从晾衣杆上取下自己的那件外套,跑回去盖在他的腿上。

    她强迫自己镇定冷静,忙前忙后,有条不紊地帮他抵御寒冷。

    在霍冬面前,严甯就像个废物一样,什么都不会。因为她觉得,他会啊,他什么都会所以根本需不着她嘛!

    现在他倒下来,什么都必须她做了,于是她不会也会了!

    所以人就是这样,有山靠山有水靠水,骨子里或多或少都有依赖性,等没得靠的时候,其实自己也能独当一面。

    霍冬没管她,由着她去忙活,闭上眼很快就沉沉睡去。

    看到那么强壮的男人突然就这样病了,严甯着急又心疼,简直恨不得能代替他难受。

    差不多忙完了,她坐在他身边,用手背去探他的额头,那滚烫的温度让她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她忍不住想,他大脑温度这么高,若一不小心把脑子烧坏了可咋办?

    严甯急得双眼泛红,转头四下张望,最后目光锁定晾衣杆上的……黑色文胸。

    连忙起身走过去,取下文胸,毫不犹豫地用力一扯……

    她要取出里面的棉垫当毛巾使,给他的额头冷敷降温。

    岩洞左侧有个一米左右的小水池,可能是地下泉水什么的,正好可以方便用水。

    当冰冷的棉垫敷在额头上,霍冬本是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呼吸也不再那么急促,明显是舒服多了。

    严甯一直守在他的身边,不停地给他换着棉垫,丝毫不敢懈怠。

    不知道换了多少次,他似乎好点了,皱着眉闭着眼,左右轻轻转头,一副似醒非醒的样子。

    “霍冬?霍冬你怎么样了?霍冬……”她低下头去,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泛红的脸,焦急又担忧地轻唤。

    他依旧闭着眼,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分,没回应。

    “霍冬,你哪里不舒服?你跟我说说好不好?霍冬?”她急得快要掉泪,小手贴着他的脸颊轻轻摩挲,心疼得不行的。

    “闭嘴。”他薄唇一动,冷冷吐出两个字,隐隐有丝切齿的意味。

    “霍冬你醒啦?!”听到他的声音,严甯的精神为之一振,立马睁大眼睛去看他。

    霍冬极尽艰难地缓缓睁开双眼,蔫蔫地看了眼泫然若滴的小女人,然后什么也没说,又把眼睛闭上了。

    不想看到她这副红着眼睛为他担忧的模样,因为看了,他的心会乱……

    “你感觉怎么样了?还好吗?我能帮你做什么?你告诉我,我我……”严甯忙不迭地问着。

    他睁开眼又瞟了她一眼,嘶哑得声音冷飕飕的,“想帮我?”

    “嗯嗯嗯!”她点头如捣蒜,一副愿为他肝脑涂地的架势。

    “那就乖乖闭嘴,别吵我!”他轻喝,然后果断转了个身,用背对着她,哑声喃喃,“让我睡会儿……”

    严甯闻言,立马紧紧闭上自己的嘴,不敢再吵他了。

    很快,霍冬又沉沉睡去。

    严甯一直坐在他身边守着他,勤劳地帮他换着额头上的棉垫,以及当衣服从他身上滑落时及时帮他再盖上……

    守到后半夜,严甯也有点熬不住了,犯困。

    草*边上有块大石头,像*靠背似的,她索性在他身边半躺下,背靠着大石头打盹。

    刚眯着,突然感觉到身边有什么在颤动……

    她立马惊醒过来,猛地睁开眼。垂眸一看,只见身边的男人高大的身躯微微卷缩,双手紧握成拳,在瑟瑟发抖。

    “霍冬,霍冬……”她的心瞬时狠狠一颤,吓得连忙低头看着他皱着眉头布满痛苦的俊脸,心疼急问:“你是不是很冷啊?”

    他呼吸有些急促,闭着眼无意识地哼哼,“嗯……”

    严甯连忙起身,跑向篝火堆,加柴火。

    然后又跑回去,跪坐在他身边,一边轻轻抹掉他额头上渗出的冷汗,一边低头凑近他,柔声问:“现在好点了吗?”

    霍冬这会儿有点烧糊涂了。

    感觉到有个软软的东西靠近自己,出于本能的,他张开双手一把将其抱住……

    紧紧的,抱住!

    严甯一震。

    整个人僵住,一动也不敢动了。

    她缓缓垂眸,怔怔地看着抱着自己的腰且把头埋在她肚子上的男人,看着他个性十足的寸板头,她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像打雷似的。

    “霍冬……”她几不可闻地呢喃一声,紧张得狠狠咽了口唾沫。

    他打着赤膊,她只穿了一件衬衣,这样的状态下他们紧紧抱在一起……

    她很容易会把持不住自己的好么!!

    严甯狠狠咬着红唇,心跳越来越快,快就要无法负荷了……

    霍冬意识模糊,只知道在自己很冷很冷的时候,身边突然来了个软乎乎热烘烘的小东西,像个小暖炉似的抱着特别舒服,所以他一抱住就不想撒手了。

    他将脸使劲儿往她怀里拱,无意识中,他一边往上供着,一边将她往下拉,很快,他的脸越就拱到了她的胸前,而她也被他拉得平躺了下来……

    她穿着衬衣,虽然只是薄薄的一层,但依旧让他不太满意,总觉得有布料阻隔着,不够温暖……

    他的手,穿过白衬衣,直接探进去……

    严甯眨巴着双眼,有些害怕地看着半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他……这是想干吗?

    霍冬一直在发抖,即便她往篝火堆了加了柴火,即便她把两人的外套都盖在他了的身上,可他依旧还是一副冷得不行的样子。

    所以他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只是为了取暖。

    他的手很冰,触上她时冻得她一哆嗦,但想到他全身上下此刻都正承受着这种让人崩溃的冰寒,她就心疼得要死。

    他现在很冷,她知道。

    咬唇犹豫了几秒,严甯鼓起腮帮子大大呼出口气,豁出去了……

    她屏住呼吸,将烧得迷迷糊糊的男人轻轻推开,然后一颗一颗地解开衬衣的扣子……

    解完之后,她主动朝他依偎过去……

    他冷,那她就用自己温暖他!

    被她推开时,霍冬冷得浑身一颤,正皱着眉无意识地摇着头辗转蠕动着寻找刚才那个软乎乎的小暖炉,突然来个更暖和的小东西贴进他身边,他毫不犹豫地一把将其紧紧抱住……

    他力气大,她被他勒得快要无法呼吸,但又不忍心推开他,只能展开双臂回抱着他,努力缓解他的急躁。

    即便生着病,可他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所以随着她身上的淡淡馨香飘进他的鼻端,很快,他体、内的荷尔、蒙就被激发了出来……

    当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时,他的大脑有短暂的清醒。

    强忍着心中的不舍,放开怀里的小暖炉,定睛一看,竟是一张艳丽娇俏的小脸……

    他一震,狠狠拧眉,看清彼此现在的状况后,惊得连忙想要推开她。

    他抓着她的双肩狠狠往外推,可她却像是与他长在了一起似的,怎么也推不出去。

    他也分不清,到底是因为自己生病了人太虚软,或根本就是自己舍不得把她推走……

    霍冬以为自己是拼尽了全力在推怀里的小女人,可事实上,他根本就没使上劲儿。

    她眨巴着宛若星星般璀璨夺目的大眼睛,纯真又无辜地望着他,那秀色可餐的小模样,任谁看了都受不了。

    她这分明就是无声的诱、惑。

    他狠狠皱着眉,危险地半眯着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就快要崩溃了。

    严甯其实真没往歪处想,她只是单纯的想温暖他,以减轻他的痛苦。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会儿被他用这种她不知该怎么形容的眼神盯着,她竟感觉口干舌燥,全身都不对劲儿了。

    心里,莫名其妙地泛起一股……期待和紧张。

    霍冬趁着最后一丝理智,咬紧牙关狠了心要把她从自己怀里狠狠推出去,可他还没来得及使劲儿,她像是感觉到他下一步将会有什么举动一般,倏地朝他凑了上来。

    柔软的唇瓣,紧紧压在他的唇上……

    这个意料之外又似乎是在意料之中的吻,让他的大脑顿时又迷糊了起来。

    他怔怔地看着她近在咫尺的娇媚容颜,全身血液在不受控制地加速运行……

    人在生病中,大脑在迷糊的状态下,意志力自然就会变得薄弱,所以此刻她的主动对他来说简直是致命的诱、惑,让他无法抗拒……

    因此,当她勾住他的脖子,坚定地吻上他的那一瞬,他就不由自主地把所有顾虑都抛向了脑后。

    他的手,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倏然扣住她的后脑,猛地一个翻身将她压下,反客为主……

    岩洞外,突然下起倾盆大雨。

    岩洞内,旖旎荡漾,春、色无边……

    ……

    雨,时大时小,像疯了似的,下了一宿都不见停。

    篝火堆上没有再添干柴,只燃着小火,保持着洞内的温度。

    滴滴答答的雨声,从岩洞口传来,像一首好听的曲子,在洞内缓缓飘荡来开。

    整个世界,安静而美好。

    厚厚的草*上,体格健硕的男人侧身而眠,俊脸不再泛红,眉头不再紧皱,双眸瞌闭,睡得安稳沉静。

    倏然,男人蓦地睁开双眼。

    眸光左右转动,神智以极快的速度恢复过来,然后那些让人窒息的片段和画面,排山倒海般涌入脑海……

    心,狠狠一震。

    昨晚,他们……

    脑海里快速地闪过他将她紧紧扣住肆意妄为的画面……

    呼吸一窒,他左右转头,身边却不见那个小女人的身影。

    人呢?

    心里一惊,霍冬来不及细想,连忙翻身而起。

    岩洞内一目了然,她不在,他抓了外套一边穿一边径直朝着洞外走去。

    他没有发现,醒来没见着她,自己的心里竟泛起一丝慌张……

    快步朝外走去,当看到让自己担忧的那抹熟悉的小身影正站在洞口往外张望时,他略显急促的脚步才慢慢放缓。

    看到她好好的,他就放心了。

    听到身后突然响起脚步声,正抱着双臂的严甯下意识地回头,目光触及男人那双深幽似海的双眼,她的脸瞬时一红,连忙转回头去继续看着外面下着雨的天空。

    悄悄咽了口唾沫,她屏住呼吸强装镇定。

    心,咚咚咚,像打雷一般,又急又响。

    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她的腿就不由自主地微微发颤,心有余悸。

    好累,真的太累了,差点被累死了。

    她这小身板,跟他根本没办法比,就算他还生着病,她也承受不了……

    严甯心如打鼓,不敢与他直视,可一转回头,她又满心懊恼,暗骂自己矫情。

    他们昨晚什么都做了,而且还是她主动的,她现在来装什么羞涩啊?

    如此一想,她立刻又回头,噙着甜甜的笑靥,落落大方地看着他,“你醒啦!”

    霍冬不紧不慢地向她走去,一直默默地看着染上绯红的小脸,没说话。

    呃……

    气氛好像有点尴尬啊!

    看他面无表情,又不说话,严甯不由忐忑,不知道他会对昨晚的事抱有怎样的态度……

    他会不会认为她趁人之危啊?他会不会骂她不要脸啊?他会不会更讨厌她了啊?

    她紧张地狠狠咽了口唾沫,感觉到他已来到她的身后,她努力扯动唇角,回头对他强颜欢笑,没话找话,“下雨了耶。”

    她那小心又卑微的模样,明显是在讨好他。

    霍冬皱眉,上下瞟了她一眼,淡淡的语气饱含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愠怒,“不冷?”

    她还是穿着他的白衬衣,松松垮垮的像孕妇裙,站在洞口吹冷风的样子透着一股子可怜劲儿,让他看着就来气。

    这么冷的天,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她居然还露着两条腿……

    很想感冒是不是?!

    严甯一愣,眨了眨眼,然后有些难为情地拨了拨额前的发誓,害羞腼腆的小模样像个刚新婚的小媳妇儿,嘿嘿讪笑,“有点,嘿嘿……啊……”

    她话音未落,他倏地将她用力一拽……

    题外话:

    【严格说来,感冒发烧时是不可以那啥的,不过现在剧情需要,所以你们凑合看吧,就别吐槽了,乖啊……\(^o^)/~】另:今天加更,后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