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26章:他们真的不合适
    然而,她的指尖刚触碰到他的手臂,就蓦地睁大双眼,大惊:“霍冬你——”

    他的体温很高,她只是轻轻一触就已经感觉到了烫。

    他是不是发烧了啊?

    在她的指尖触上他的那瞬,他立马把手臂往一边缩走,不让她碰。

    分不清是讨厌她的触碰还是不想被她发现什么……

    “你很烫诶!”严甯狠狠皱眉,看着他失声叫道。

    “因为坐在火堆旁。”他垂着眸状似专心地帮她烤毛衣,淡淡回答。

    啊……

    严甯愣了一下,“……哦。”

    也是哦。

    他一直坐在火堆旁帮她烤衣服,表面体温会升高的确很正常。

    可是……

    她担忧地盯着他的脸,“你的脸很红——”

    “因为坐在火堆旁!”他抬眸瞥她一眼,加重语气,暗示她很啰嗦。

    虽然他说得很有道理,可她心里就是忍不住担心,总觉得他的体温不太正常……

    她很想伸手去摸摸他的额头,可他一脸冷漠,让她不敢造次。

    “我们这是在哪儿啊?”她像只乖巧的小兔子般蹲在他的身边,转动着眼珠子左看右看,往后望着他小声地问。

    “山谷。”他言简意赅,惜字如金。

    他们落入河流后,一路漂流至此,这里四面环山,地形险要,似乎方圆几里都没有人烟。

    天黑了,他无法看清具体形势,只能等天亮之后再作打算。

    “现在几点了?”严甯蹲着,抱着自己的双膝,目光贪婪地盯着烤鸡,悄悄咽了口唾沫。

    越来越香了……

    霍冬转眸看向洞口,盯着外面黑漆漆的夜空看了看,“凌晨一点左右。”

    严甯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眼只有繁星点点的天空,看不懂,又转回头继续盯着烤鸡。

    看她饿得直咽口水,霍冬有些忍俊不禁,将她的薄毛衣搭在一旁的树枝上继续慢慢烘烤,然后伸手扯了个鸡腿递给她。

    严甯立马伸手去接,“呀,好烫……”

    刚接过来还没来得及伸嘴去咬,就被烫得连忙松手。

    霍冬眼明手快,大手一伸,轻松就将从她手里脱落的鸡腿接住。

    严甯被烫得龇牙咧齿,下意识地把手指含在嘴里,试图减缓指尖被烫的痛楚。

    他无奈地瞥她一眼,又将鸡腿递给她。

    “很烫,你帮我拿着吧。”她无辜地眨巴着大眼睛,楚楚可怜地望着他,哀求道。

    霍冬皱眉。

    不想理会她这无理的要求,可看到她瘪着嘴想吃又吃不了的可怜模样,他竟于心不忍。

    什么也没说,他默默叹了口气,妥协,面无表情地把鸡腿递到她嘴边。

    严甯喜笑颜开,张嘴就去咬。

    饿死她了。

    “慢点,烫。”看她饿慌慌的样子,他担心她会烫了嘴,连忙出声提醒。

    也亏得他提醒,她顿了一下,连忙把本想狠狠咬一口的念头压下去,试探性地轻轻咬了一口。

    的确烫。

    肉一入口,严甯本是垂涎若滴的表情微微一怔。

    很淡……

    不!应该说是没味儿!

    “将就一下。”霍冬淡淡吐字。

    荒郊野外,又是晚上,短时间内他没办法找到含盐的食物。

    “好吃!”严甯用力点头,笑米米地望着他,毫不吝啬地大赞。

    她特别懂事,善解人意。她想,他能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以及这么短的时间内做这么多事,在她心目中已经堪比神人了,所以她崇拜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苛刻地要求食物有盐味儿呢。

    嗯,没让她饿肚子她就已经感激涕零了。

    感觉不那么烫了,她咬了一大口,津津有味地嚼着咽着,吃得一脸满足。

    “你也吃啊!”她抓着他的手腕,强迫他把手转向他的嘴边。

    这折腾了一天,他肯定也饿了。

    “不用!”霍冬摇头。

    她总是这样,自己吃过的东西还让他吃,不知道分食是种很暧昧的行为吗?

    “咬一口吧,万一你被饿出个好歹,那我也只有等死了,我可不想给你陪葬……”她却无视他的冷脸,坚持把咬了一半的鸡腿往他嘴边推。

    严甯话未落音,霍冬突然发了脾气。

    “你这嘴里就只会说丧气话吗?!”他拧着眉甩开她的手,倏地冷冷喝道。

    动不动就是死啊死的,刚过完年就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就不怕一语成谶?

    好!就算她不怕,可他怕!

    第一他自己不想死,第二他更不想她死!

    活得好好的,死什么死?烦人!!

    “我……”严甯轻轻眨眼,一脸无辜。

    “你就那么想死?!”他狠狠瞪她,疾言厉色地骂道。

    严甯愣了两秒,倏地咧嘴一笑,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鸡腿,亲自往他嘴边喂,讨好地娇嗲,“来来来,吃口鸡腿消消气,我不说了,以后都不说‘死’这个字了,保证再也不说了,你别生气嘛!”

    他一时不查,鸡腿被她强行塞到嘴里,他只得轻轻咬了一口。

    见他咬了,她笑得更开心了。

    她像个天真无知的小姑娘,哪怕他只有一点点的回应,也能让她心花怒放。

    回应……

    啊,她想起来了,她昏迷之前吻了他,而他好像……有回应她是不是?

    哎呀怎么办?!她不能确定,她只是恍惚记得他的手环上了她的腰,然后还反客为主……

    有没有有没有?他到底有没有反客为主?

    严甯使劲儿回想着,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确定几个小时前在岸边时他到底有没有回应她的吻……

    她纠结地皱着眉头,有一口没一口地咬着鸡腿,惆怅又懊恼。

    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了呢?要是她那个时候不晕该多好啊,那样就能清楚记得当时的一切了。

    哎……

    如果他有回应过她,那是不是代表其实他的心里也是有那么点喜欢她的?

    哪怕只是一点点!

    好想干脆直接问他,可她深知他根本不会回答,就算回答,也绝壁是矢口否认。

    所以问了也白问,还不如不问。

    瞟了眼她欲言又止的模样,霍冬什么也没说,见她啃完了手上的鸡腿,便又扯下另外一只递给她。

    她也不客气,接过来继续啃,就算没有盐,也吃得津津有味。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啊?”她一边吃着,一边问他。

    这个问题,从他出现在断崖之上的那刻,她就很想问他来着,不过一直没机会。

    “手机定位。”

    他的语气始终淡淡的,看上去有那么点精神萎靡的痕迹。

    在健身会所外面等了她三个小时也不见她出来,打她的电话又是无法接通,虽然他觉得她不会有事,但还是找人帮忙查她的位置,所以当她的手机有了信号,给他打电话的同时,他找的人就已经查到了她的位置。

    和她的通话在非正常的情况下断掉之后,他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一刻也不敢耽搁,他立刻打了电话去问有没有查到她在哪里。

    在拿到她所在的位置之后,他立马就驱车前往。没敢跟四爷和六少报告,因为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又一次恶作剧,万一是她胡闹,报告了四爷的话,她就会被惩罚……

    他没想到,这一次她居然没说谎,是真的出了事。

    也许是老天爷在暗中指引着他,废弃整修的盘山公路,他一路开上来,在看到有刹车痕迹的地方,便下车来看,竟看到山坡下一片狼藉,像是有什么重物翻滚过的痕迹……

    而且这些痕迹,是新的,明显事故刚发生不久。

    他心里顿时咯噔一跳,神经立马就紧绷了起来。

    毫不犹豫地跳下去,顺着痕迹一路往下搜索,且大喊着她的名字。

    越是往下搜,他的心就越是往下沉,因为那股不祥的预感已越来越强烈。

    我摔下山了,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儿,我现在卡在一棵树枝上,下面是河,我快掉下去了……

    这是她在电话里对他说的话,他当时不以为意,认定了她是在说谎,可这会儿,看着眼前的山坡和下面的河流,他猛然意识到,她说的很可能都是真的。

    那么,现在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她是不是已经掉河里去了?

    当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有点懵了。

    从未有过的恐慌和一股陌生的痛楚,从心脏快速向全身蔓延开来,如毒液般渗入四肢百骸,痛得他生平第一次有了不知所措的感觉。

    他很后悔,后悔自己不信她,后悔自己太大意,后悔自己对她的偏见……

    那一瞬,他猛然意识到,好像自己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她……

    好在,他没一会儿就听到了她的回应。

    寒风中,听到她喊着“霍冬”,他竟觉得她嘶哑破碎的声音比天籁还好听。

    “哦。”严甯轻轻应了一声,默默庆幸。

    还好自己命不该绝,还好给他打了电话,还好他并不是真的不管她。

    吃完鸡腿,她把两根鸡翅也吃了,然后差不多就饱了。

    舔了舔嘴,她满足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随意抬眸,却看到他紧紧皱着眉头,脸色比刚才更红了。

    “霍冬你怎么了?”她心里一惊,连忙问他。

    同时伸手探向他的额头。

    “没事。”他却把头撇开,不让她碰,完了还淡淡补上一句,带着命令的口吻,“吃饱了就去睡!”

    严甯很不放心,总觉得他现在的样子有点不对劲儿。

    可他不让她碰,那撇开头的样子像是在嫌弃她,她顿时想起他曾残酷无情地对她说过“你太脏”三个字……

    暗暗咬了咬牙,她强忍着想要给他量体温的冲动,缓缓起身,听话地朝着刚才睡觉的地方走去。

    这个岩洞,估计以前也有打猎的人在此留宿过,她刚才睡觉的“床”应该就是早前在此留宿的人铺好的。

    是由厚厚的一层干草铺垫而成,挺软和的,就是有点扎人。

    她穿着他的衬衣,倒还好,可腿上什么都没有,睡在干草上总有那么点不舒服。

    不过就他们现在的处境,能有这样的条件已经是非常好了,她也没脸挑剔。

    正要往草床上躺,却突闻他一声轻喝——

    “等等!”

    严甯回头,看他。

    霍冬起身,走向“晾衣杆”,摸了摸自己的外套,见差不多已经烤干了,拿下外套朝她走去。

    他将外套铺在干草上,“睡吧!”

    她从小养尊处优,肯定是没有经历过这样艰苦的环境,看她一身细皮嫩肉的,腿上好几处都已经被粗糙的干草磨红了……

    虽然她没叫苦,可他却莫名觉得不忍……

    严甯眨了眨眼,看了看始终面无表情的男人,又垂眸看了看铺平的外套,他这是让她睡在他的外套上?

    心里倏地泛起一丝甜蜜,她的唇角情不自禁地微微扬起。

    这看起来五大三粗的男人,竟有如此细腻的一面,还真是让人挺意外的。

    而意外的同时,更多的是心潮澎湃,真是越与他相处,越觉得他迷人。

    不知道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她真的觉得他是她见过最好最帅的男人!

    甚至比她哥还好,还帅,还魅力无边。

    她满心羡慕地想,将来哪个女子成了他的妻子,肯定会很幸福,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女人。

    他表面看起来冷冰冰的,实际上却是一个面冷心热的男人,他若真正爱上一个女人,必然会对其掏心掏肺,竭尽全力地保护疼爱,绝不会让其受一点点委屈和伤害……

    嗯,他一定是那样优秀稳重的男人!

    只可惜,他不爱她,所以他不会对她掏心掏肺,也不会疼她宠她,他一切的好,她都享受不到。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他们之间的鸿沟太大,终其一生,或许都无法跨越……

    是她太任性了,一心只想拼尽全力去爱一次,却根本没仔细想过,这段爱,合不合适……

    事实是,不合适!

    他们真的不合适。

    严甯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莫名其妙就想到这里来了,心里徒生悲凉,慌忙低头,掩饰着自己已然泛红的双眼。

    霍冬没看她,所以也没发现她的异常,他说完,转身想要回到火堆旁。

    可不知是不是转身的动作太急,突然就感觉眼前一黑……

    高大的身躯不受控制地轻轻摇晃了下。

    “霍冬!”

    严甯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扶他。

    或许是心里一直担心着他,便总会不由自主地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看到他突然晃了晃,立马就紧张了起来。

    触上他的手臂,严甯眉心一跳,手心里一片滚烫。

    这一刻,她已经完全可以肯定——

    他发烧了!

    “我没事,你去睡!”霍冬紧紧拧着眉头,不知是厌烦她的啰嗦还是身体很难受,神色显得很是不耐。

    严甯哪里放得下心自己睡,她紧紧抓着他的手臂,不肯松手,眼底尽是担忧和心疼。

    感觉到手臂上的压力,他垂眸看了眼她的小手,然后抬起头来瞪她,想要喊她放手。

    迎上她饱含忧虑和关切的目光,他已到嘴边的呵斥顿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终究是不忍再凶她,他只能皱着眉头拂开她的手。

    然后继续往火堆边走。

    可他刚抬步,一股强烈的晕眩感袭上大脑,他高大的身躯便不可抑止地往后倒去……

    “啊,霍冬!”

    严甯吓得大叫,连忙扑上去扶他,可他又高又壮,她根本扶不住,情急之下,她只能用自己娇小的身躯去抵着他往下倒的身躯。

    在他倒下时,她“背着”他往前奋力一扑,两人就双双扑在了厚厚的草床上。

    还好他们距离草床很近,不然地上全是奥凸不平的坑和石头,他摔地上还不得磕得满身包啊!

    她面朝下,而他仰躺在她的背上,他重死了,压得她差点背了气。

    费了很大的劲儿,她才从他的身躯下爬出来,跪坐在他身边,焦急地喊他,“霍冬,霍冬?”

    霍冬闭着眼,没反应。

    “霍冬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霍冬,你醒醒,霍冬!”严甯被吓到了,眼泪刷地掉了下来,害怕得声音都发颤。

    怎么办怎么办?他若倒了,他们俩可怎么办啊?

    她没有他那么厉害啊,她什么都不懂啊,她不会救他啊……

    “霍冬,霍冬你醒醒……”她狠狠哽咽,小手不停地轻拍他的脸颊,眼泪如下雨一般,啪嗒啪嗒地滴落在他的脸上。

    好在,他只是短暂的晕厥,很快就恢复了意识。

    “嗯?”听到她的呼唤,他紧皱着眉头一边缓缓睁开眼,一边下意识地回应她。

    见他醒了,她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回归原处。她噙着泪,委屈抽泣,“你发烧了!”

    他吓死她了!

    霍冬抬手用力捏了捏发胀发痛的额头,缓缓坐起来,淡淡吐字,“我没事,你去睡你的。”

    “可是你——”

    “我叫你去睡!!”他蓦地抬头瞪她,勃然大喝。

    没见他现在头痛得厉害吗?还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烦死了!

    然而——

    “现在该休息的是你!”她一反往常在他面前的小媳妇儿模样,像只凶悍的小老虎,用同样的分贝冲他回吼道。

    他皱眉。

    不想跟她吵,也没精力跟她吵,他敷衍地对她挥手,“我没事……”

    “你都烧得快自燃了还说没事!!”她愤怒大叫,凶巴巴地吼他。

    好吧,他的确很想睡会儿。

    他现在头痛欲裂,整个人晕晕沉沉的,真的快坚持不住了。

    霍冬妥协,一边点头一边起身,“我去那边——”

    火堆旁有块大石头,他准备去石头上睡。

    “就睡这儿!”严甯伸手抓住他,不许他走。

    “不用……”他摇头。

    他若睡了这里,那她睡哪儿去?

    总不能他们俩睡一起吧?!

    他不能跟她睡一起,太危险了!

    他一边摇头拒绝,一边把手从她手里挣脱出来,抬步欲走。

    “我叫你就睡这里!!”

    她勃然大喝,小手抓住他腰间的皮带就狠狠一拽。

    他猝不及防,本就头晕目眩,被她一拽,高大的身躯便不可抑止地往后倒去……

    而他仰躺下去的下一秒,她就整个人趴在了他的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