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25章: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反正,无论如何也要先把她弄到自己身边来再说。

    他拼命把手伸向她,可她却迟迟不动。

    严甯深深看着眼底布满焦急的男人,唇角突然微微上扬,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如果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把手给你。”

    她不再恐慌,像是做了某种决定一般,变得异常的淡定从容。

    “问!”他却越加焦急,因为时间每多拖一秒,危险就会越增加一分。

    她噙着甜甜的微笑看着他,“霍冬,若这次我能死里逃生,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她笑得像个天真懵懂的孩子,单纯又可爱,仿佛从未受到过伤害一般不韵世事,只是执着地想要一份美好的爱情……

    “好!”他没有一丝犹豫,几乎是在她话音落下的那瞬,就一口答应了她。

    严甯笑靥如花,心里却如同死灰……

    “那你发誓,如果你现在这声‘好’是骗我的,将来你的太太会给你戴很多绿帽子!”她笑得越发狡黠,那坏坏的小模样让人想揍她。

    霍冬满脸黑线,“……”

    他明显的犹豫和沉默让她心里唯一的希冀终于完全幻灭。

    她的脸上依旧泛着笑,却夹杂着悲凉和苦涩。她深深看着他刚毅帅气的脸庞,像是要把他的模样永远刻在心上……

    “你说我谎话连篇,其实你才是最会骗人的那个……”她的目光充满着眷恋和不舍,像是自言自语般幽幽低喃。

    可不是!瞧瞧他现在,说谎都不带眨眼的!

    好?

    他难道不知道,他越是答应得爽快,可信度就越低么!

    其实他才是最高明的骗子,什么都不用做,就轻而易举地骗走了她的心,骗走了她的情……

    霍冬狠狠拧眉,竟无言以对。

    对,他是敷衍她的。

    他们身份悬殊太大,是永远都不可能有结果的,这个事实,他比谁都看得清楚!

    所以他刚才毫不犹豫地答应,不过是哄她把手伸过来罢了……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她从树枝上救下来!

    如果发假誓可以骗她把手伸过来,他愿意说这个谎。

    “我——”

    “别发誓了,我胡说的。”可他刚一开口,她就笑着阻断了他,然后她敛下笑容,异常认真地看着他,说:“霍冬,我愿你未来的太太生生世世只爱你一人,至死不渝!”

    像我一样……

    爱你,至死不渝!

    我可能没办法再继续爱你,所以我希望不久的将来能有一个温柔贤惠的好女孩代替我爱你……

    当爱不能继续,便唯有祝福。

    我之于你,或许只是人生中最惹你厌烦的一个过客。

    可你之于我,却是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虽然你并不爱我!

    霍冬心里咯噔一下。

    不好的预感刚起,却见她向他伸手过来,他松了一口气,暗骂自己多疑。

    然而,他并非多疑……

    见她伸手过来,他连忙尽最大努力地伸长手臂,向她的小手靠近。

    彼此的手,小心翼翼地伸向对方,他聚精会神地看着她的手,她则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像是此生最后一眼,深深看着。

    蔓藤随着他身体的倾斜在山崖的边缘上勒来勒去,绿色蔓藤本就不如绳子坚固,山崖边缘又略显锋利,如此一来蔓藤如同勒在刀口上,随时有被割断的危险。

    而严甯这边的情势也同样险峻,她已经非常小心地移动自己的身体,可哪怕只是一个轻微的动作,树枝快要断裂的咔咔声就无情地响起,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两人都屏住呼吸,一大一小两只手,在空中竭尽全力地向对方靠近。

    差一点……

    还差一点……

    就差一点点了……

    眼看着他的手就要触上她的指尖,眼看着下一秒他就可以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来,眼看着成功在即……

    可突然——

    她整个人毫无预兆地往下坠落。

    “严甯!!”

    她落入湍急的河流,发出咚地一声大响,水花四溅的同时伴随着他恐慌的嘶吼,响彻整个天际。

    寒风呼啸,天色渐晚……

    ……

    人死了是什么感觉?

    冷!

    严甯是这么觉得的。

    她现在是被放进冰棺里了么?不然为什么会这么冷?冷得像是有千万根针在扎自己的身体,痛苦得让她恨不能再死一次!

    从未有过的寒冷,侵袭着她的神经,让她连死了都不得安宁。

    “严甯……”

    嗯?好像有人在喊她。

    可她听不清那是谁的声音,一切都太模糊了,那声音虚无缥缈得像是牛头马面在招她的魂。

    她什么也看不见,眼前是漫无天际的黑暗,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她怕黑,却只能承受,因为她无力挣脱这让她痛不欲生的一起……

    “严甯……严甯你给我醒醒……严甯……”

    那个声音又在喊她了。

    而且好像更大声了。

    “严甯……严甯……”

    伴随着一声声的呼喊,她开始感觉到有人在拍她的脸,接着压她的胸,然后又亲她的嘴……

    哦不!确切地说,应该是有人在给她做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

    她死了不是么?还做什么人工呼吸?

    “严甯醒醒……严甯!”

    正疑惑着,那道焦急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而且好似就近在耳边……

    还有,这声音太过熟悉,好像是……

    霍冬!

    反射性的,她嘶声大喊。

    “咳咳咳……咳咳……”

    可她喊出来的不是他的名字,而是咳嗽声。

    浑浊的河水,伴随着剧烈的咳嗽,从严甯的嘴里吐了出来。

    昏迷的她,终于悠悠转醒,意识一点一点地恢复过来。

    把河水呛出来之后,她依旧无力睁开双眼,胸膛剧烈地起伏着。

    “严甯?严甯!严甯你回答我!”霍冬不停地拍着严甯的脸颊,试图让她睁开双眼。

    看到她有了呼吸,看到她把河水吐了出来,看到她终于活了过来,他总算松了口气。

    心,终于可以不用再那么痛了。

    当看到她坠入河流,他发现他的心在那一瞬像是被斧头狠狠劈开了一般。那种陌生的剧痛,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痛得他大脑一片空白,痛得他抓不住蔓藤,痛得他忘了一切的一切……

    唯有跟她一起跳下去!

    河水冷得刺骨,可他的脑海里除了被河水卷走的严甯之外,其他什么都感觉不到。

    他在湍急的河流中疯狂找她,好在天未黑尽,好在他体力够好,很快就看到了在水中挣扎沉浮的她……

    他拼命朝她靠近,万幸老天有眼,最终让他抓住了她。

    将她拉进怀里,以命相护。

    他多怕她被冰冷的河水冲走,他多怕自己找不到或救不了她,他多怕她真的会死……

    还好,她没事!

    霍冬觉得,跟着跳下来救她,是自己这辈子做得最对的选择!

    耳边充斥着男人嘶哑颤抖的声音,严甯的意识终于慢慢恢复了过来。

    她缓缓睁开双眼,迎上他饱含焦急和担忧的目光。

    “严甯你醒了是不是?跟我说句话!严甯?”

    在她睁开眼睛的那刻,他低下头来,在昏暗不明的光线中,紧紧盯着她苍白如纸的小脸。

    “霍……冬……”她艰涩开口,喉咙里如同灌满了砂砾,声音嘶哑不堪。

    听着自己的名字从她的嘴里吐出来,霍冬顿时大大地呼出一口,这才真正放下心来。

    呼!

    真是老天保佑,她终于没事了。

    她都不知道,他刚才有多害怕……

    在河流中,他抓到她之后,漂流了好久才找到合适的上岸机会。

    托着她上岸,她早已昏迷过去,全身冰冷毫无反应,甚至连心跳和呼吸都感觉不到了……

    他当时真是三魂吓掉了七魄,不停地为她做心脏复苏,不停地为她做人工呼吸,不停地喊她……

    还好,她没死。

    霍冬在心里不停地庆幸着,一直绷得死死的神经松缓下来,双肩倏然一垂,像是突然耗尽了所有力气一般乏力地跪坐在地上。

    他喘息着,无奈又愤怒地瞪着她。

    严甯虽然清醒了过来,可她目光呆滞,像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跪坐在自己身边急促喘息的男人,没有半点反应。

    她……没死吗?

    倏然,她猛地弹坐起来,扑进他的怀里死死抱住他,带着劫后余生的狂喜,不由分说就狠狠吻住了他……

    他被她突如其来的一扑给扑得差点仰躺下去,还好他反应灵敏,双手及时反撑在身后,堪堪稳住了两人的身体。

    紧接着,她的唇就贴了上来……

    他看着她突然凑近的小脸,其实他可以躲开,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最终却一动不动地任由她吻上来……

    彼此的唇都是冰冷的,可一触上,迅速火热。

    意识到自己没死,意识到他们都还活着,严甯激动得不能自制,整个人狠狠颤抖着,双手紧紧捧住他的脸,疯狂地吻他。

    他没有推开她也没有制止她,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心情复杂地任由她“胡作非为”……

    “霍冬,霍冬……”

    她一边吻他,一边流泪哽咽,既难过,又欣喜。

    她带着一股飞蛾扑火般的坚定和执着,热烈地与他唇齿相嵌,气息相融。

    明明跟自己说好不再对他心存幻想,可在这劫后余生的时刻,她只想和他紧紧拥抱,最好永不分开。

    霍冬微微皱着眉头,眸光深沉地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苍白小脸,心跳,急促。

    他强忍着心里那一丝猛然窜起的悸动,没有回应,只是默默承受着她的疯狂。

    然而,他的手却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在不知不觉中,竟轻轻环住了她的腰……

    在这糟糕的一天里,严甯遭受了太多惊吓,受了伤,又溺了水,在生与死之间反复徘徊,来回经历了大悲大喜,她的神经早已脆弱不堪。

    所以,前一刻她还激动万分地捧住他的脸热烈地吻他,下一秒却毫无预兆地又昏了过去……

    而在再次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她隐约感觉到,他好像……

    回应她了?

    ……

    冰冷的感觉不再,围绕在身边的是一片温暖,四周很安静,只是偶尔会响起一两声噼噼啪啪的轻响。

    一切都很美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身下的床睡起来不太舒服……

    感觉粗糙得很,硌得慌。

    严甯累极倦极,很想就这样一直睡下去,可冥冥中,似乎有什么在牵扯着她的心,让她无法再安然沉睡下去。

    眼皮很重,她长翘的睫毛扇动了好几下才缓缓睁开眼睛。

    第一眼看到的景象,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她怔怔地看着头顶之上的岩洞,本就混沌的大脑不由更加迷糊了。

    这是在哪儿啊?

    噼啪……噼啪……

    火苗炸开的声音,又轻轻响起,将严甯游离的思绪拉回。

    她缓缓转动眸光,朝着发出声响的方向看去……

    一堆篝火,正在熊熊燃烧,火堆旁,正坐着那个嫌弃厌恶她却又奋不顾身救了她的男人。

    他赤着胳膊,正背对着她烤衣服。

    而且烤的是她的衣服。

    看看他们身处的岩洞,又看看火堆旁的男人,那些生死瞬间,那些心惊动魄的记忆,瞬时全都涌入脑海……

    “霍冬!”她猛地弹坐起来,对着他失声大喊。

    可她的声音嘶哑得如同蚊呐,因为喉咙疼得不行。

    听到她的声音,霍冬立马转头看她,但仅仅只是一瞥,他又连忙转回头去。

    “醒了?”他的语气听起来淡淡的,但若仔细听,能听出其中夹杂着一丝掩藏不住的担忧。

    严甯的心“噗通噗通”跳得又急又快,睁大双眼紧紧盯着他的背影,仿佛生怕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生怕自己一眨眼他就会消失不见。

    没听到她的回应,霍冬拧眉,忍不住又转过头去看了她一眼。

    接收到他投射过来的目光,她连忙回神,如小鸡啄米般对他用力点头,表示自己没事了,已完全清醒。

    霍冬转回头去继续烤衣服。

    这个岩洞,隐秘性颇高,外面的寒风完全吹不进来,加上有篝火在燃烧,洞内温度非常暖和,感觉不到一丝寒冷。

    火堆旁搭着一个架子,架子上搁着一根树枝,树枝上晾着他们两人的外套。

    他拿在手里烤的,是她的贴身薄毛衣……

    贴身……

    严甯一怔,连忙低头去看自己的身上……

    她的身上,穿的是他的白衬衣。

    而全身上下除了这件对她来说过于肥大的白衬衣外,就只有黑色小内……

    大脑轰地一下炸开,她愕然盯着他结实有力的背部,脸,刷地红了个透。

    小内的干的,而且不像是穿在身上被体温烤干的那种。

    呃……

    猛然意识到什么,严甯这下连脖子都红了。

    晕晕晕!

    他不会是……

    这里除了她和他再无第三人,也就是说,她身上的这一身衣服,都是他帮她换下,然后烤干之后再帮她穿上的。

    要死了!

    那她岂不是全被他看……光了么!

    严甯脸红心跳,有种风中凌乱的窘迫。

    她承认她喜欢他,也不介意被他看,只是……还是会害羞啊!

    而且,他不是嫌弃她吗?不是厌恶她吗?为什么还要帮她把小内烤干?他都不嫌晦气的么?

    严甯红着脸低着头,双腿闭拢弯曲,尴尬局促地扯着衬衣把自己白晃晃的腿遮起来。

    难怪他总是匆匆瞥她一眼就移开视线了,她这幅模样……的确让人不敢直视。

    好半晌后,她才让自己急促跳动的心脏恢复正常,捂住脸用力搓了搓,企图搓去脸上因难为情而泛起的红晕。

    转动眼珠子往四周环顾了一圈,最后落在熊熊燃烧的篝火堆上,她不由默默感叹,受过特殊训练就是好啊,野外求生技能杠杠的,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能迅速地找到生存办法。

    如果今天只有她一个人被困在这里的话,那她就只有等死了。

    所以……

    怎么办啊?她真是越看他越觉得他好棒,简直是帅得不要不要的!!

    他怎么可以这么厉害呢?!

    不止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了她,还在湍急的河流中抓住了她,甚至在她没了心跳和呼吸的时候硬是从死神手里抢回了她。

    这么棒的男人,叫她怎能不爱啊!

    突然,一股香气扑鼻而来,让她的精神为之一振。

    是什么肉的香气。

    闻到肉香,严甯不由自主地狠狠咽了口唾沫。

    好饿!

    她噌地站起来,朝他走去。

    待走近他身边,她看到火堆上还烤着一只……什么动物。

    有翅膀的,不知是鸟还是鸡。

    严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散发出香气的野味,馋得直咽口水,肚子不由自主地咕咕叫起来,饥肠辘辘。

    “还没熟,再等一会儿。”

    霍冬看了眼身边的小女人,着重看了眼她的肚子,轻声说道。

    那轻柔的声音,竟有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温柔和怜惜。

    虽然她的肚子叫得很小声,但他还是听到了。

    他的衬衣穿在她的身上,衣摆直达她的膝盖,直接成了裙子,很好地遮住了她的大腿,他比较满意。

    可是!

    遮得住下面却遮不住上面。

    领口处太敞,就算把扣子全都扣起来了,可稍不留神还是能看到她的锁骨……

    “这是啥?”严甯问,越看越觉得饿。

    “野鸡。”

    她瞠大双眼看着他,“你抓的?”

    他淡淡瞥她一眼,那眼神好似在说“你这不是废话么难道这野鸡还会自己跑来让你把它烤了吃”……

    严甯当然也知道自己问了句废话,可她那不是太惊奇了嘛!

    她发现他真是太神了,简直无所不能耶!

    “霍冬,你怎么这么厉害啊?!”她在他身边蹲下来,一脸崇拜地望着他,一边像个小花痴似的赞美他,一边情不自禁地去抱他的手臂。

    然而,她的指尖刚触碰到他的手臂,就蓦地睁大双眼,大惊:“霍冬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