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24章:真的是他来了!
    “我摔下山了,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儿,我现在卡在一棵树枝上,下面是河,我快掉下去了……”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下面湍急的河流,努力隐忍着急欲崩溃的情绪,紧紧捏着手机,对着彼端的他小声哭诉。

    彼端一阵沉默。

    “严甯,你还没闹够吗?!”

    她没有等来他担忧焦急的询问,而是阴冷淡漠的嘲讽。

    他不信她!

    “……”严甯心如刀绞,唇角泛起一抹苦笑,哑了好半晌,她才微哽低喃,“霍冬,我没闹……”

    “你觉得你的苦肉计还能骗到我?”霍冬轻蔑嗤笑。

    霍冬觉得,在被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戏耍捉弄之后,自己如果再相信她这种离谱的谎话,那就真是蠢到无药可救了!

    什么摔下山了,什么卡在树枝上了,还什么快掉下河了,她真是越来越夸张了……

    他一个字都不会再相信她的!!

    四爷马上就要回来了,她这是见you惑不到他所以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了吧!

    他们约定过,等四爷回来,她就要主动向四爷承认错误的,然后他便可以不用再保护她,回去自己原先的岗位。

    所以她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搞失踪,不是想耍花样还能是啥?!

    他的嗤笑声,如冷冽的寒风灌入她的耳朵里,冰冷刺骨。

    刮得她的心,又冷又疼。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骗你!”迎着寒风,忍着心痛,她认真而严肃地吐字。

    “严甯,别再做放羊的小孩了,否则将来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他依旧冷嗤,语气是一贯的冷漠无情,甚至还带着轻蔑和谴责。

    从电话接通那刻就溢满整个胸腔的期待和喜悦,终于被他的冷酷打击得所剩无几,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什么都已无法再取得他的信任……

    垂眸苦笑,她几不可闻地喃喃,“好吧,不用将来,我现在就后悔了……”

    她的声音太小,他听不清楚,也懒得听她啰嗦,自顾自地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和烦躁。

    “你若不想我把你做的那些事都跟四爷报告的话,就自己回来,马上!”他耐心尽失,在电话彼端咬着牙根切齿威胁。

    自己回去?

    严甯仰起小脸往上看了看,接着又垂眸往下看了看,唇角溢满苦笑。

    此刻的她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回去?她连都动都不敢动好吗!

    “我也想回来,可我回不来了……”她幽幽低喃,笑得极尽悲凉。

    “你说什么?喂……”

    信号不好,通话非常卡,严甯的声音只要稍稍小一点,霍冬就听不太清楚了。

    严甯狠狠咬了咬唇,实在不甘心就这样魂断此处,她忍着心酸强打精神,大声地对他说:“霍冬,算我求你好不好?你最后信我一次吧,救救我,我真的不想死在这里……”说到后面,已然哽咽。

    就算得不到他的爱,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好好活下去,毕竟,生命是那么的宝贵!

    所以,她求他,求他救救她……

    “不想死就不要作!不管你在哪里,马上回来!否则我立刻给六少打电话!”霍冬的态度又冷又硬,完全不把她的话当回事。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哪里,而且估计跟他说了他也不会相信,严甯心里所有想要活下去的期望瞬时就被他一盆又一盆的冷水给灭了个干干净净。

    一次次面对他的冷酷,严甯忍不住负气地想,死就死吧,反正也没人爱她……

    她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想法很不理智且非常幼稚,可她真的觉得很难过……

    她觉得自己……活得太委屈!

    重重一叹,她目光空洞地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唇角泛起苦涩的笑,自暴自弃地他说,“好啊,你给他打吧,顺便帮我告诉他,我爱他……”

    “……”霍冬心脏一紧,倏然无言。

    她那类似生无可恋的语气让他心里泛起一丝怪异,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霍冬,不用给我收尸了,我想你们也收不到的……”严甯看着脚下波涛汹涌的河流,轻轻地说。

    一旦掉入这湍急的水流里,她也不知道自己会被冲向何方,运气好或许能浮尸水面,运气不好说不定就会尸沉河底。

    而她的运气从来就没好过,所以她今天若掉下去,有很大可能是他们连她的尸骨都找不到。

    霍冬狠狠一震。

    她刚刚说了什么?收……收尸?

    是他听错了吗?

    该死的!她的手机是坏了还是她故意搞的鬼,怎么她说话的声音那么卡?让他根本没办法听清楚。

    电话里出现杂音,严甯心知不妙,连忙哽咽着喊:“霍冬,跟我哥说,是苏如嫣害的我,让他帮我报仇啊……”

    “喂?喂!严甯!喂……”

    果然,手机信号突然消失,通话被迫结束。

    他的声音不见了,她的心也跟着空了……

    他们……就这样永别了是吗?

    看着变回主页画面的屏幕,严甯绝望地笑了。

    其实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是想对他喊一声“我爱你”的……

    可她忍住了。

    一是不想让自己都死到临头了还这么矫情,二是想到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三是她不忍让他背负感情债。

    试想一下,她死了,却在临死之前给他留了“我爱你”三个字,他该作何感想?

    他应该会自责内疚吧,应该会觉得愧对她的一片深情吧,应该会……记着她一辈子吧!

    按理说,能让他记着她一辈子,她也算是成功的。

    可她却不稀罕这样的成功。

    因为她没办法那么自私,她宁愿在她死后他把她忘得干干净净,也不想他因为内疚而思念她一辈子。

    她要的是爱,而不是同情或者歉意。

    所以,如果他给不了她想要的爱,那就什么也别给她!

    传说,人死后,若有亲人或爱人对其日夜思念,那么已亡之人的魂魄就无法超度,亦无法安然投胎,只能如同孤魂野鬼般在人间飘荡……

    这样的思念,对亡人与未亡人都是一种痛苦和折磨……

    所以,她不要!

    她若死了,就要无牵无挂地走,她要放下一切,重新去投胎,选个好人家,哪怕穷苦,只要美满幸福就足矣。

    垂眸看着没有信号的手机,她又是一声叹息。

    突然好后悔啊,明知信号随时会断,明知手机电量不足,她为什么要选择打电话给他呢?

    这是她唯一的自救机会,她为什么会把自己的命押在一个并不待见她的人身上呢?

    这个电话,她应该打给哥哥严楚斐的!

    所以生死关头,永远都不要去相信你自己爱的那个人,而要选择相信你的亲人或爱你的人……

    因为只有爱你的人,才会在任何时候都无条件的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

    如果刚才她把电话打给哥哥严楚斐,她就有救了……

    霍冬骂得对,她就是在作死,明明应该把这唯一的救命电话打给哥哥,她却毫不犹豫地拨给了那个对她厌恶至极的男人……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她……喜欢他啊!

    或许不止是喜欢吧,可能爱上了也不一定。

    因为只有爱,才会被他这样遗弃也对他恨不起来……

    其实在发现手机可以接收到信号的那一瞬,她是想过要给哥哥打电话的,可那样的念头刚在心里冒起就被她无情扼杀了。

    她想,如果她把电话打给哥哥,霍冬一定会被责罚,身为她的贴身保镖,她身处险境他却浑然不知,他严重失职,如果被四叔和哥哥知道,他的前途就算是彻底毁了……

    他曾气愤填膺地对她说过,他本有大好前程,却被她的任性毁了……

    她已经害过他一次,这次不能再害他了,尤其这一次如此严重。

    因为爱,所以内心深处第一反应永远都是为他着想。

    她知道自己傻,可她没办法,就是愿意为他犯傻,即便赔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她不想他被责罚,所以才没有选择给哥哥打电话。她是想,只要他信她,只要他能来救她,只要不惊动四叔和哥哥,他们都会没事的。

    然而,他不信她!

    他的不信任,在她的意料之中,又似在她的意料之外。

    手机突然响起关机铃声,电量已耗尽。

    得!

    彻底没希望了!

    严甯看着黑屏的手机,脸上泛着笑,眼泪却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手指松开,手机坠落,叮咚一声轻响,沉入河中。

    她想跟着手机一起跳下去,早死早超生,一了百了,免得独自在这荒郊野岭里承受恐惧和绝望的痛苦……

    可她试了好几次,却终究是做不到。

    她怕冷,她不想被淹死,不想……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半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过去了……

    三小时过去了……

    寒风呼啸而过,树枝咯咯作响。

    死神的脚步,似乎已越来越近……

    严甯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心里不由自主地想着自己死后会去哪里,以及自己死了会不会有人伤心……

    应该有的吧,至少她哥肯定会伤心的。

    那霍冬呢?

    他会伤心吗?

    应该不会吧……

    毕竟他那么讨厌她!

    眼泪默默流淌而下,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么没骨气,竟对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如此不舍……

    严甯就这样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安静地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不知又过了多久,突然——

    “严甯……”

    恍惚中,她隐约听见有人在喊她。

    而那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正是她恋恋不舍的那个人。

    立马停止脑海里那些胡思乱想,她集中精神侧耳聆听,神经顿时紧绷到极点,心,噗通噗通,狂跳不止。

    然,空气中除了呼啸而过的寒风以及汹涌湍急的水流,根本再无其他声音。

    没有声音……

    骤然晶亮的双眸,又慢慢黯淡了下来,心里头那猛然窜起的希冀和欣喜,也一点点地消散。

    她是快死了吧,是太想他了吧,所以才会听见他的声音……

    嗯,是的,一定是她出现了幻听。

    呵呵!

    她扯动僵硬的嘴角,自嘲一笑。

    她可有够天真无知的啊,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幻想着他会来救她……

    真是异想天开!

    她在心里狠狠嘲笑着自己,唇角绽放的笑,透着悲凉和绝望……

    他怎么可能会来救她呢,他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话!

    更甚至,他会以为她的失踪又是她的自导自演,连找她都懒得。

    等到明天,当她还没回家,他可能才会意识到她是真的出了事,而那个时候,她早已成了水下冤魂……

    “严甯!”

    又是一声焦急的嘶喊,乍然响起,夹裹着寒风狠狠灌入她的耳膜。

    “霍冬!!”

    几乎是立刻的,她用自己所能喊出来的最高分贝回应道。

    他来了他来了!

    真的是他来了!!

    严甯的心,狂跳,在确定是他的那瞬,快得几乎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萎靡的精神,顿时激动亢奋起来,狂喜的泪,汹涌落下。

    天哪天哪……

    他居然真的找来了!

    严甯泪如泉涌,就觉得,能在这个时候看他一眼,就算她死了,也无憾了。

    她一声“霍冬”喊出口,世界静谧了。

    几秒之后——

    “严甯?严甯是你吗?你在哪儿?”

    霍冬的嘶吼声响彻整个天空,不知是因为寒风的关系还是心情的关系,声音有着明显的颤抖。

    “我在这里!霍冬!我在这里!”严甯哭了,仰着小脸,泪眼模糊地望着断崖之上,泪水从眼角疯狂涌出。

    然后,她没再听到他的声音,听到的,是身躯快速滑下山坡的悉悉索索声……

    当他的脸终于出现在断崖之上时,她望着他,泣不成声……

    她倒霉了一辈子,这会儿却觉得老天爷其实对她也不薄,如果她今天注定要死,那么能在死之前见他最后一面,她也知足了!

    “霍冬……”她狠狠哽咽,本能地动了动身子想要调整一下姿势方便更好地看着他。

    而她一动,树枝就嘎嘎作响,像是随时会因为承受不了她的重量而断裂一般……

    “别动!!”霍冬吓得对她大吼。

    在看到严甯所处的险境的那一刻,霍冬的双眼瞬时一片猩红,心,提到了嗓子眼。

    胸腔里,在顷刻间充满了紧张和恐慌,还有一股让他无法忽视的……疼。

    “你……你怎么找来的?你不是……不是不信我么?”严甯特别伤心特别委屈地望着单膝跪在崖边的男人,哽咽得不能自制。

    她说,你不是不信我么……

    霍冬的心,像是突然被刺了一刀,痛得他猝不及防又剧烈无比……

    “霍冬——”她又动了动。

    “别动!老实呆着!!”他厉声大吼,看到托着她的那根树枝在巍颤颤地晃动,他就有种心魂俱裂的恐惧。

    情况紧迫,他左右一看,当机立断地对她喊,“坚持住!等我回来!!”

    “嗯……”

    严甯点头答应,流着泪努力扯动僵硬的嘴角,对他笑,好让他安心。

    可事实上,她已经坚持不住了……

    天冷,风大,她困在树上已是好几个小时,所以她的身体早已冻僵,手脚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她当然是想等他救她的,可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她屏住呼吸,侧耳细听,甜蜜又心酸地听着他在上面为了救她而疯狂忙碌着的声音……

    很快,由好几根拇指般大小的蔓藤编织在一起的“绳子”从崖上抛了下来。

    紧接着,他的身影再次出现。

    他脸色冷峻,神情严肃,如临大敌般无比谨慎。

    他抓着蔓藤,敏捷而小心地顺着蔓藤而下,一点一点地接近她。

    然而断崖陡峭,越到下面,越是没有落脚的支撑点,所以当他终于停下时,伸长了手却还是无法触碰到她。

    就差那么一点。

    再下面就没有落脚点了,所以他只能站在那里对她伸手。

    “把手给我!”他对她喊。

    严甯听话地把手向他伸过去……

    “啊……”

    “小心!!”

    她一动,树枝就晃,她手脚僵硬,差点掉下去。

    霍冬魂都差点被吓飞了,冷峻的脸庞瞬时苍白,大叫。

    严甯也吓死了,双手紧紧抱住树枝,急促喘息。

    “你慢点,别急,小心……”霍冬狠狠咽了口唾沫,努力压抑着心底那从未有过的慌张,使劲儿伸长了手对她颤声轻哄。

    他都差点忍不住要对她说“我求你了你给我小心点”了……

    他自诩心脏够强壮,可这会儿也被她吓得快要停止跳动了。

    严甯狠狠咬着唇,小心翼翼地再次向他伸手,可突然,她脸色大变。

    “霍冬,断了一根了!”她指着上面的惊恐大喊。

    蔓藤断了一根。

    虽是好几根蔓藤编织在一起,可断掉一根,承受力就会大大减弱,这也就意味着,蔓藤将无法承受他们两个人的重量。

    她本是要向他伸去的手,犹豫了……

    “快把手给我!!”霍冬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眼底划过一丝慌乱,使劲儿伸长了手对她大喊。

    “你快上去,别管我了,会越断越多的!”她摇头,把手收了回去。

    “少废话!手给我!!”他咬牙切齿双目猩红,恶狠狠地怒吼。

    托着她的那根树枝因为她刚才差点坠下去的那一下颤动,已经出现了裂痕,也快断了好吗!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再上去重新准备别的方案救她好吗!!

    他现在只能先把她从树枝上救下来,就算蔓藤承受不了他们两人的重量,但承受她一个人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她过来,他可以用蔓藤捆在她身上,让她自己慢慢爬上去,他则可以另想办法上去。

    反正,无论如何也要先把她弄到自己身边来再说。

    “如果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把手给你。”

    “问!”

    “霍冬,若这次我能死里逃生,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