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23章:你还没闹够吗?
    cpa300_4();    然而,她的运气似乎从来没好过,老天爷总爱捉弄她。(看最新章节请上看书阁-www.yuehuatai.com)

    所以,就在她下定决心要放弃,让这段单恋就此结束时,偏偏又峰回路转了……

    ……

    严甯是在健身俱乐部遇袭的。

    她在俱乐部的更衣室里刚把衣服换好,身后就突然伸来一只手,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张带有蒙汗药的手帕就捂住了她的口鼻……

    她甚至没看到害她的人是谁,就失去了意识……

    陷入昏迷后,期间严甯在迷迷糊糊中隐隐感觉到周围有轻微的晃动,像是在车里,又像是在船上……

    她很想睁开眼,可无论她多努力,眼皮都如同有千斤重一般,怎么也抬不起来。

    大脑昏沉得厉害,她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自救的问题,就又昏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当她终于醒来,大脑恢复神智可以正常思考时,却愕然发现自己已身处险境……

    距离帝都四五十公里外的一条封闭待修的环山公路,一处陡峭的山崖上,悬挂着一辆汽车,车子的后座里,躺着的人正是严甯。

    严甯醒来,狠狠皱着眉头,一边抬手揉着发痛的额头,一边想要缓缓坐起。

    可她刚支起上半身,突然就听见“吱呀”一声……

    她整个人顿时僵住,全身汗毛倒竖reads;。

    车身因为她的动作而轻轻晃动了两下,那发出的吱呀声虽轻,却足以让人毛骨悚然,让她混沌的神智瞬间清明过来。

    她睁大双眼,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无牌的黑色汽车,整个车头已经悬空,车子在寒风中微微晃动,看起来摇摇欲坠的样子有种随时会坠下山崖的危险……

    崖下是斜坡山林,山林下是河流,车子若是掉下去,就算不被摔得粉身碎骨,也会连人带车滚入河流。

    好像……必死无疑了。

    待看清了自己所处的局势,严甯第一反应不是惊恐尖叫,而是……笑了。

    唇角上扬,她笑得无奈又自嘲。

    前不久那场她自导自演的车祸,也是车子冲下山坡,山坡下也是河……

    难道,这就叫命中注定?!

    是不是老天爷一定要死她于车祸?而且一定要她连人带车滚入河流被活生生淹死才甘心?

    所以就算上一次被她侥幸逃脱,这一次也要用同样的方式让她去死?

    呵呵!老天爷还真是任性!

    换种死法又怎样?何必非要让她做水鬼呢?

    这么冷的天,掉水里该多痛苦啊……

    严甯想,今天她若命丧于此,不管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她都得好好问问玉皇大帝或者阎王老爷,当初她投胎时,他们批给她的这到底是什么命?!

    她严重怀疑自己是灾星转世,因为她这一辈子,活到现在,除了倒霉还是倒霉。她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才会让她这辈子遭受这么多的不幸和磨难啊?

    嗯,死了之后她一定得好好问问。

    否则,她太不甘心了!

    车窗外,悬崖边,寒风冽冽中,站着一个女人。

    严甯转眸,看向窗外的女人,“苏如嫣,你想干什么?”

    她没有尖叫求饶也没有恐慌害怕,平静淡然的语调仿佛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车子悬在山崖上,摇摇欲坠危险至极,她根本连动都不敢动。

    这样的情况,别说下车逃命,只怕车门还没推开,她就已经连人带车*下去了。

    “严甯,你为什么要做得这么绝?”

    苏如嫣脸色苍白神色憔悴,早已不见往日的时尚美丽,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狼狈。严甯的话音刚落,她就咬牙切齿地怒声质问,面目狰狞的样子像极了正处于癫狂的泼妇。

    “我做什么了?”严甯皱眉,大惑不解地看着昔日的“闺蜜”。

    “好歹我们朋友一场,严甯,就算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整我就好了,为什么连我家人也不肯放过?”苏如嫣双目含恨地瞪着车里的严甯,近乎歇斯底里地嘶吼reads;。

    年前,她企图对严甯不利,却被严甯和她哥哥严楚斐当场抓包,然后她给严甯准备的药就全被严楚斐的随从强行灌了她自己的嘴里……

    自食其果之后,免不了*荒唐,而她的荒唐,第二天又曝了光见了报……

    毫无疑问,这一切自然是严楚斐做的。

    她的丑闻,让苏家颜面扫地,成了整个帝都的笑柄。

    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没过几天,她的父亲和家里的叔伯就相继被查,且以极快的速度落马。

    整个苏家如同遭遇了灭门惨案,被严楚斐毫不留情地一锅端了。

    苏家没落,霉运当头,她成了苏家的千古罪人,不止被外界唾弃,甚至连家人都恨她入骨。

    她到了无路可走的境地。

    一夕之间,她从意气风发的官家小姐沦为了臭名远扬的一介烂民,她受不了如此大的落差,心里充满了怨恨。

    她本就妒忌严甯,觉得严甯什么都不如自己却偏偏大家都要对她阿谀奉承,包括自己。她觉得严甯是命好有个总统叔叔,否则自己一定比她强,朋友一定比她多,那样的话所有玩伴都会巴结她而不是去讨好严甯。

    所以一直以来,她的心里都很不平衡。

    而现在,她因为得罪了严甯而沦落到如斯境地,自然更是恨不得把严甯千刀万剐了。

    既然她难过了,也不能让严甯好过,就算要死也得拉上严甯垫背……不!她要让严甯先死!

    面对苏如嫣愤怒至极的控诉,严甯一脸莫名其妙,“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官场的事她没兴趣,亦从来不会关注,加上最近她被霍冬虐得整个人非常不好,根本没心情去注意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所以苏家出了如此大的变故,她倒还真是不知情。

    她知道哥哥不会轻易饶了苏如嫣,但她没想到哥哥会狠绝到一丝后路都不给苏家留。

    她不同情苏家,但也不太赞同哥哥这种做法,因为她觉得,凡事都不能做得太绝。

    “严甯,你不用装傻,你哥如此心狠手辣,把我们苏家逼上了绝路,我今天也不会放过你!”苏如嫣在寒风中吼得声嘶力竭。

    严甯失笑,“苏如嫣,你都说是我哥在对付你们家了,那有冤有仇你找我哥去啊,你找我干吗?”她轻轻勾起唇角,笑得一脸讥讽。

    “你是罪魁祸首,我当然要找你——”

    “呵!真的只是因为事情因我而起而不是因为我比我哥更好对付?”

    不等苏如嫣把话说完,严甯就噙着冷笑讥诮道。

    苏如嫣被严甯抢白,脸色瞬时一阵青白交加,恨得咬牙切齿。

    苏如嫣心中有恨,想报复,她倒是想过找严楚斐,可她很快就放弃了那个不自量力的想法reads;。

    严甯说得对,严楚斐是什么人物,岂是谁都可以接近的,别说报复,她连严楚斐的身都近不了。

    她跟严甯做了好几年的“闺蜜”,熟悉严甯的大部分生活习性,知道她喜欢什么时候去做什么,就如同她知道她习惯每周三去俱乐部健身锻炼。

    所以,她最后决定对严甯下手。

    而且她觉得对严甯下手是最正确的,第一,她最恨的是严甯。第二,众所周知,严楚斐最在乎的人就是他的亲妹妹。

    像严楚斐这样的男人,伤害他最在乎的人比伤害他本人更来得直接效果。

    一阵寒风吹过,车身轻轻摇了摇……

    严甯黛眉一蹙,心脏瞬时收紧。

    她表面镇定如常,但心里还是免不了恐慌……

    终究只是一介凡人,对生老病死也会心存惧意,哪怕她对未来已没有任何憧憬和期待,但常言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嘛!

    尤其是,死在自己不喜欢的人手上,想想都觉得憋屈。

    “你想怎么样?”严甯看着苏如嫣,淡淡问道。

    “要你死!”苏如嫣微眯着双眼,眼底迸射着怨毒的寒光,从齿缝里恶狠狠地吐出三个字。

    严甯不禁莞尔,“苏如嫣,我死了对你没好处的。”

    她若死了,她哥会让苏家所有人给她陪葬,何苦呢!

    到时,只怕所有罪孽又会算在她的头上,那她下辈子投胎又投不到好人家了,她这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呀?

    “我现在变成这样,苏家也已毁于一旦了,我要‘好处’有屁用!”苏如嫣面目狰狞,歇斯底里地冲她怒吼道。

    “你这是要跟我玉石俱焚?”严甯微微挑眉,淡定得过分。

    其实她并不淡定,她的心跳已经飙到了顶点,她是害怕的。

    害怕得指甲都抠破了掌心……

    面对死亡,谁能不怕?!

    只是她知道,现在就算是哭泣求饶也于事无补,苏如嫣今天是不会放过她了。

    所以,她又何必露惊恐无助的样子去取悦敌人呢!

    横竖不过一死,有什么好怕!

    反正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人会因为她不在了而活不下去,无论生死,都是她自己的事罢了……

    苏如嫣没有正面回答严甯的问题,而是噙着阴冷狠毒的笑容不紧不慢地走向车尾,说:“七格格,一路走好,来生再见了!”

    严甯的心,瞬时提到了嗓子眼。

    苏如嫣这是准备把车推下山崖了……她知道reads;!

    她死死攥紧双手,强忍心中惧意,努力扯动唇角,笑靥如花地懒懒轻吐,“还是不见了吧,你我到此结束就好。”

    到了此时此刻,严甯还是这样一副无畏无惧视死如归的模样,让苏如嫣内心无比挫败。

    她如此大费周章地把严甯抓到这里来,弄成这样的局面,就是想要看到严甯对她痛哭求饶的画面,她就好趁机狠狠羞辱她一番。

    可严甯不止没有向她求饶,淡淡的言辞间甚至比以前还更加高傲。

    她疯狂地想要看到她流露出害怕的表情……

    苏如嫣把手轻轻放在车尾上,并未用力,透过玻璃看着车内的严甯,阴测测地冷笑道:“七格格,你也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哥——”

    “我干吗不怪你啊?你要了我的命我还不怪你?你真以为我傻缺啊?!苏如嫣你从现在就做好心理准备吧,我死后啊一定会变成厉鬼回来找你索命的!”严甯笑着抢断,扭着脖子看向后面的苏如嫣,面上倒是笑靥如花,可眼底却透着阴森而诡异的寒光。

    “你——”苏如嫣被吓到了,背脊瞬时一片冰冷,脸白如纸。

    “记得晚上睡觉别关灯,也别照镜子,还有——”

    “去死吧!!”

    苏如嫣愤怒嘶喊,同时手撑着车尾狠狠一推。

    车头往前倾斜,然后*……

    ……

    严甯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她觉得自己一直很倒霉,然而每次在生死关头之时,却又都会有奇迹降临……

    死神似乎总是在她的身边徘徊,却又并不真正夺走她的命。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她却总是死不了!

    车子*山崖,在树林中翻滚,严甯在一阵天旋地转中失去了知觉……

    车子一路往下滚,最后“咚”地一声大响,砸进了冰冷的河流之中……

    水花四溅。

    然后,车子往下漂流,慢慢沉没。

    这一次,严甯没有晕迷太久,约莫十几分钟后,她就悠悠转醒了……

    她睁开双眼,看到的是绿油油的草丛,以及高大茂盛的树木。

    她躺在杂草丛生的斜坡上,头晕目眩,浑身剧痛。

    不幸中的万幸,车子往下翻滚时将车门刮掉了,把她从车里甩了出来。

    缓了好一会儿,待身上不再那么痛了,她才慢慢坐起来,试探着活动筋骨,检查自己可有骨折或内伤。

    身体没有难以忍受的疼痛,显然并没有受到很严重的创伤,只是手臂被划了一条口子,以及额头被磕破……

    总体来说不算很严重,至少暂时不会威胁到生命reads;。

    嗯,只是暂时。

    因为在这绿草丰茂渺无人烟的荒郊野岭,就算她不会流血而亡,最终也会被冻死或者饿死。

    额头有血流下眼角,她蹙眉,像个坚强的女汉子,抬手把血抹掉便是。

    只要不死,流点血又算得了什么呢!

    突然,她双眼一亮,在目光随意流转之际,她竟看到了“救星”……

    她的手机,正躺在不远处。

    心,猛地狂跳起来,她激动得立马朝着手机爬过去。

    “啊!”

    在她扑过去一把抓住手机的同时,脚下倏地一滑,整个人往坡下滑去……

    乐极生悲了。

    坡下几米处,是个十几米高的断崖,断崖下便是波涛汹涌的河流。

    她尖叫着,无法阻止自己不停下滑的身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滑向断崖……

    对死亡的恐惧,排山倒海地涌上心头,她吓得紧紧闭上了双眼。

    已无力自救,她唯有闭眼等死……

    身体的失重感如期而来,她感觉到自己在*……

    严甯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心里绝望地想,看来自己今天注定是要掉进水里淹死了。

    咔嚓……

    突然,她的身体被什么网住了,出于本能的求生意识,她挥动着双手紧紧一抱……

    她似乎抱住了什么。

    当感觉到身体没再往下坠,她猛地张开眼。

    树枝树枝!

    她竟抱住了树枝!!

    原来这断崖上竟长着一棵树,而自己如此幸运地卡在了树枝间。

    严甯惊魂未卜,三魂吓掉了七魄,好久之后才缓过神来。

    看了看树枝,她默默地估算着这树枝可以撑她多久不断……

    树枝没有粗到可以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她稍稍一动,树枝就会咔咔作响,感觉像是随时都会有断裂的危险。

    她不敢再动,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这树子长得奇怪,竟长在半崖上,让她上下不得。

    紧了紧手指,感觉到手里还捏着东西,她大大地松了口气reads;。

    还好还好,手机还在她手里,即便在刚才那么危险的时刻,她都没有松手。

    真是万幸!

    现在,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这部手机了。

    严甯屏住呼吸,轻轻一摁,手机屏幕亮了。

    可她一看屏幕,满怀希望和激动的心,瞬时跌入谷底。

    变成满满的绝望。

    这是天要亡她吗?!

    竟然没信号!!

    还有,电量也不足百分之十了!

    严甯欲哭无泪,真是快被这反反复复的激动和绝望搞崩溃了,不懂老天爷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捉弄她,总是在绝望时给她一点希望,然后又在希望中让她再次感受绝望……

    可她不能放弃自己啊,哪怕只有一线生机,她也得努力争取。

    于是,她举着手机,变换着方位,试图让手机能接收到一点信号。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她举着手机不停地换了十几分钟的方位后,手机终于有了一点信号。

    她立刻拨下一个号码。

    只响了一声,电话就被对方接起。

    “霍冬……”她气若游丝,一是惊吓过度,整个人已虚软无力,二是不敢太大声,怕震断了树枝。

    “你在哪儿?!”霍冬一开口,就是充满着浓浓火药味的质问。

    自从那晚他用难听的字眼伤了她之后,她半个月没理他,所以今天她去俱乐部,他也只是在外面等她,并没有跟进去。

    他在车上等了她快三个小时都没见她出来,便进去俱乐部找她,可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她的人,就给她打电话,然而她的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

    他这会儿正一边到处找她,一边不停地给她打电话。

    接到她主动打回来的电话,他焦躁的心才总算好了那么一点点。

    “霍冬,我出事了,你快来救我……”严甯哽咽着,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面对他就会变得如此脆弱,明明刚才那么危险的时刻她都可以坦然处之,可这会儿听到他的声音,她就立马由女汉子变成了一个懦弱无用的小女人。

    “你说什么?你现在在哪儿?”信号很不好,霍冬没听清,不由拔高音量问道。

    “我摔下山了,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儿,我现在卡在一棵树枝上,下面是河,我快掉下去了……”

    “严甯,你还没闹够吗?!”

    题外话:

    很快就是两年后了哈~~~~~~~~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正文《格格驾到》第023章:你还没闹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