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19章:你让我试试!
    接收到他投射过来的目光,严甯猛然回神,连忙对他竖起两根手指头,“两个。”

    霍冬凉飕飕地瞥她一眼,那眼神好似在嫌弃她真能吃。

    但他什么也没说,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手脚利索地煎成荷包蛋。

    十分钟后,一大碗香喷喷热腾腾的杂烩面就摆在了她的面前。

    严甯看着眼前的面,有肉片、香菇、西红柿、小白菜,还有两个金灿灿的荷包蛋,看起来特别诱人。

    她情不自禁地狠狠咽了口唾沫。

    馋……

    她垂涎若滴地盯着冒着热气的面条,却不动筷。

    “你瞪着它干吗?不是饿吗?吃啊!”霍冬收拾好灶台,回头看到她还没吃,不由拧眉轻喝。

    “给我做的?”她极尽艰难地把视线从香喷喷的面上移开,向他看去。

    她不确定啊,刚才他对她那么凶,她哪知道他是不是做给她吃的啊,万一不是,她岂不是又要丢脸了……

    虽然在他面前丢脸她都已经丢习惯了。

    但,终归是问清楚点比较好,她实在是不敢再自作多情了。

    闻言,霍冬狠狠瞪她。

    她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不是给她做的还能是给谁做的?不是给她做的他问她要不要蛋做什么?

    被他凌厉的目光一瞪,她吓得双肩一缩,瘪着嘴小声呐呐,“你不是讨厌我么……”

    既然讨厌我干吗还给我下面?既然讨厌我干吗不让我饿死算了?既然讨厌我干吗还要对我这么好?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这种阴晴不定忽冷忽热的行为让她很苦恼啊!

    “把你饿死了我十条命都赔不起!”霍冬瞥她一眼,没好气地冷哼道。

    他现在是她的保镖,不止得保护她的安危,还得保证她各方面都完好无损,所以即便他并非她的保姆,特殊时期也得填饱她的肚子,毕竟她若真饿出个好歹,他也难辞其咎。

    嗯,就是这样的,他给她下碗面,只是在执行自己应尽的职责。

    霍冬默默地对自己这样说,为自己对她的怜悯找了个特别冠冕堂皇的理由!

    哦,原来他是怕她饿死了他交不了差啊……

    她就说嘛,他明明那么讨厌她,怎么可能会突然对她这么好了。

    瞧,她又自作多情了!

    可是怎么办呢?他一对她好,她就忍不住心怀希冀……

    不管他对她的好是因为任务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她都会不由自主地沦陷其中……

    其实她也很懊恼,不懂自己怎么就会不知不觉的陷得如此深了。尤其他对她根本算不上温柔,还动不动就凶她吼她,她怎么就这么死心眼的看上他了呢?

    难道她是被、虐、狂么?

    严甯皱着眉,关于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他这个问题,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

    哎……

    在确定了面是给自己做的,严甯才放心拿起筷子。

    她早就饿得不行,面条闻起来又是那么的香,所以她拿起筷子就迫不及待地夹了一筷子面条搅啊搅,搅成一团后再往嘴里塞。

    面条刚要入口,她突然想起什么,抬眸看向他,“你饿么?我们一起吃——”

    大半夜的被她吵醒,还给她煮面,他一定也饿了吧。

    “不饿!”

    可不等她说完,他就冷飕飕地阻断了她。

    严甯垂眸看了看面前的大碗,然后又抬头看他,特别诚恳地对他说:“这么大一碗,我一个人也吃不掉的,你也吃点吧,我给你拿碗——”

    她一边讨好地说着,一边跳下凳子要去拿碗,准备分一半给他吃。

    “我看你根本就不饿吧!”他沉了脸,冷冷睥睨着她。

    严甯嘴角抽搐了下,无语。自己的好心被他当成了驴肝肺,心里不免有些委屈和气恼。

    不说了,她气鼓鼓地低下头,吃面。

    “呀,好咸啊!”

    面一入口,她就叫了起来,伸着舌头像只被热坏了的小狗似的。

    霍冬皱眉,咸?不能吧……

    “不信你尝啦!”

    面对他饱含狐疑的目光,她立马搅了一筷子面放汤匙里,朝他递过去。

    霍冬犹豫。

    她已经吃过一口了,他再尝的话……

    好像太*了啊!

    “你尝啊!”她对他扬了扬下巴,催促道。

    他瞥了她一眼,想着反正都被她强吻好几回了,再吃一口她吃过的面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此一想,他接过汤匙就把面喂嘴里。

    不咸呀!

    他拧眉看她,即撞上她布满得逞的狡黠笑脸。

    霍冬顿怒,伸手就去拿她面前的碗。

    “哎呀,你干吗?”严甯吓得大叫,连忙丢了筷子用双手紧紧捧住碗,不让他拿走。

    “你根本就不饿!”他冷冷切齿。

    既然不饿,那他把面倒掉好了,说到底他就不该心软,像她这种谎话连篇又屡教不改的小混蛋,饿死也是活该!

    她死命点头,忙不迭地叫:“我饿我饿!谁说我不饿啊!我都快饿死了!”

    他不理她,一心要把面夺回来。

    “霍冬,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啊,人家只是跟你开个小玩笑嘛!”严甯急了,嘟起嘴气呼呼地叫着,整个人往前扑,把面牢牢护在怀里。

    “我不喜欢开玩笑!!”他眸色阴沉,一脸不善。

    “好啦好啦,我以后都不开了总行了吧?!”她像个讨饶的孩子般楚楚可怜地望着他。

    可不管她怎么求饶,他就是不松手。

    严甯没办法,突然头一低,伸出小舌头就去舔他的手……

    湿漉漉的触感从他的手背划过,惊得他的心狠狠一颤,几乎是立刻的,他像触电般猛地缩回自己的手。

    霍冬全身汗毛倒竖,整个人都不好了,像手背染了什么可怕的病毒一般,转身就打开水头,死命冲洗。

    这臭丫头真是太恶心了!

    他就感觉一股无法形容的痒,从手背快速蔓延开来,渗入他的血液、甚至是骨髓里……

    这种感觉,惊悚无比!

    霍冬一松手,严甯就立马拿起筷子开始狼吞虎咽,生怕他洗完手又回来继续抢。

    她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面,一边瞅着正在洗手的男人,看到他使劲搓洗着手背的样子,不由对着他的背影默默翻了个白眼。

    干吗啊?她的口水又没有毒,用得着那么夸张地洗手么?

    哼!若是她的口水有毒,他早就被毒死了好么,别忘了他们都已经吻过好几次了!

    严甯狠狠咬了一口荷包蛋,愤愤腹诽。

    等他终于把手洗好,她也已经迅速消灭了半碗面。

    霍冬回头,一边用力甩着手上的水渍,一边恨恨地瞪着正睁着美眸痴痴看着他的小女人。

    心里对她真是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她可怜的时候吧,让人心生怜惜,但可恨的时候吧,又让人恨不得狠狠揍她一顿。

    “你居然会做饭啊!”严甯满眼崇拜地望着脸色沉冷的男人,嘴里还有食物,口齿不清地说。

    霍冬冷冷瞥她一眼,“没人天生就会!”

    他那冷冰冰的眼神好似在说“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笨”……

    “哦。”又被嫌弃了,严甯低下头,怏怏不乐地哦了声。

    继续埋头吃面。

    看她吃得津津有味,霍冬满腔的怒火竟在慢慢消散,心里莫名就泛起一丝成就感。

    同时他也觉得惊奇,她刚才嚷着饿死了,所以他特意多煮了点,她看起来那么瘦小,那么娇气,没想到胃口居然这么好,一大碗面都吃掉了。

    见她这么给面子,霍冬正偷偷自豪,然而过了一会儿,把一碗面全干掉的小女人却捂着肚子愁眉苦脸地轻叫,“哎呀,糟了。”

    他心里一紧,拧眉看她,第一反应以为自己做的面有问题,让她肚子痛了。

    哪知她却瘪着小嘴儿哀嚎,“怎么办霍冬,我走不动了。”

    走不动?霍冬不解。

    她双手捧着鼓鼓的肚子,低着头有些难为情地咕哝,“我好像吃撑了……”

    闻言,霍冬满脸黑线。

    “你抱我上去吧。”她蓦地抬起头来,笑靥如花地看向他,冲他撒娇。

    好吧!她就是这么没出息,只要他对她好一点,她就完全忘记他曾嫌弃过她的那些事了。

    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要对他撒娇。

    她说,你抱我上去吧……

    “严甯,别得寸进尺!”他切齿,冷冷警告。

    她眨眨眼,然后索性双手往吧台上一趴,小脸贴在手臂上,嘟嘴道:“那我就在这里睡好了。”

    看着她耍无赖的样子,霍冬火冒三丈,两大步走过去就一把揪住她的衣领,毫不怜香惜玉地将她狠狠提起来……

    “呕……”

    她倏地捂住嘴,甩开他的手就冲向洗菜池。

    她一手捂嘴一手捂胸,死命隐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

    她刚刚吃饱,衣领突然勒住脖子,所以差点就害她吐了。

    待缓胃里那阵翻江倒海般的难受,她抬头,愤愤地瞪着他。

    “都说我吃撑了你还弄我!”她两眼汪汪,捂住胸口哀怨又委屈地冲他嚷。

    说完,她像是很难受般又呕了两下。

    霍冬分辨不出眼前的小女人到底是真的难受还是又在演戏,目光淡漠地看着她,抿唇不语。

    见他一动不动,她又嚷他,“你害我这么难受你就不会帮我拍拍背啊?!”

    霍冬真想用胶布把她这张嘴封起来。

    暗暗磨了磨牙,他抬手,在她的背上轻轻拍抚,为她顺气。

    他默默叹气,边拍边想,她可真是个磨人精,太会折腾人了!

    见他妥协,严甯心中暗喜,抿着红唇偷偷地笑了。

    他难得对她温柔,她贪心地想要多享受一下,就继续低着头急促地喘息,装难受。

    倏地,身体一轻,他将她打横抱起。

    “啊……”她吓得尖叫。

    “你再叫我就把你扔掉!”他瞪她,恨恨切齿。

    他一边警告她,一边大步流星地朝着楼梯走去。

    她紧紧抱着他的脖子,愣愣地看着他冷峻的侧颜,心,噗通噗通一阵狂跳。

    一直到上了楼,进了她的房,她还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目光深情又热烈。

    霍冬努力忽视她炙热的目光,将她抱进房间,放下她后就要转身离开。

    看到他二话不说就要走人,双脚才刚落地的严甯连忙扑过去呯地一声把门关上。

    然后用身体靠着门板,不让他走。

    “你干什么?”霍冬狠狠拧眉,错愕地瞪她。

    她冲他笑,厚着脸皮对他撒娇,“我睡不着,你陪我聊会儿天呗!”

    “让开!”他脸如玄铁,疾言厉色地冷喝道。

    她到底有没有羞耻心?大半夜的居然强留男人在自己房间!

    “陪我一会儿嘛,一小时!就一小时!”她竖起食指,特别认真地保证道。

    霍冬咬牙切齿,声音冷如三九寒冰,“严甯,我警告你,别惹我!”

    他发现她真是个给她三分颜色她就能给你开个大染坊的主儿,得寸进尺得简直丧心病狂。

    “你别怕啦,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就陪我一会儿嘛!”她使劲儿娇嗲。

    霍冬狠狠磨牙,谁怕了?谁怕了!他五大三粗一大老爷们,还能怕她?!

    细细想来,好像每次她想要他做的事,就算他极力拒绝,最后却依旧被她得逞。

    就好比刚才她要求他抱她上楼,一开始他是拒绝的,可后来,却不得不无奈妥协……

    因为他渐渐明白,就算他内心极不愿意,最后还是会败在她的没脸没皮和软磨硬泡的攻势下。

    往往是怎么败的他都不知道。

    霍冬左右看了看,然后认命地走向一旁的沙发,坐下来后就从兜里掏出香烟,点燃,自顾自地抽起来。

    一小时就一小时吧!

    见他不走了,严甯满心欢喜。

    “那个……”用力抿了抿唇,她靠在门板上怯怯地瞅着他,斟酌了下,小心翼翼地问:“你没告诉我四叔吗?”

    她说的是车祸的事。

    一整天了,四叔和哥哥都没回来,甚至连一通电话责骂她的电话都没有,足见他们还不知道这件事。

    否则不可能这么风平浪静。

    “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自己跟四爷坦白。”霍冬瞥她一眼,淡淡吐字。

    “我不坦白!”

    他的话音刚落,她就坚定地一口拒绝。

    “……”在淡淡的烟雾中,霍冬无语地看着她。

    她双手背在身后朝他慢悠悠地踱步过去,目光哀怨地看着他,嘟着嘴破罐子破摔地说:“你要真忍心,你就去跟我四叔打我小报告,让他惩罚我好了!”

    什么叫“真忍心”?

    霍冬啼笑皆非,冷冷瞪她,“是你不对在先,我为什么不忍心?!这件事他们必须知道!”

    呵!他都烦死她了还不忍心!

    “那你去跟我四叔说呗,反正我不说!”严甯一屁股坐在茶几上,翘着二郎腿与他面对面,双臂环胸拽拽地说。

    霍冬嘴角微微抽搐,她可真是冥顽不灵加死性不改!

    狠狠抽了口烟,他淡淡地睥睨着她,“四爷有要事缠身,要一个月后才会回来,所以你有一个月时间的考虑——”

    “我不考虑!你去说吧!”

    不待他把话说完,她就气呼呼地抢断道,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模样。

    “你——”霍冬气结,差点一口气没顺过来。

    她痞痞地抖着腿,高傲地支着下巴,无视他充满恼怒和警告的目光,仿佛吃定了他不会揭露她一般。

    她若真以为他不会揭露她的话,那她就大错特错了!

    他会!!

    因为他是绝不会把自己的前程断送在她的手上的!

    所以如果四爷回来,她不去承认错误,那他就会把一切都跟四爷报告。

    当然,从他内心来说,他还是希望她能亲自去跟四爷说……

    毕竟有句古话说得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指间的烟快要燃尽了,他朝着只露了一条约莫五公分左右的缝隙的窗户一弹,烟头便精准无比地从缝隙间飞了出去。然后他看着她,好言相劝,“你主动去跟四爷认错,我可以帮你求情……”

    扑哧一声,她笑了,“霍冬,你还不懂么?如果我怕惩罚的话,我就不会那样做了。”

    霍冬皱着眉,发现自己一贯引以为傲的洞察力在她面前完全起不了作用。

    他看不透她!

    “严甯,你到底想要什么?”他知道这样的问题问了等于白问,可他就是想不通。

    “你啊!”她毫不犹豫地答道,看着他的目光炙热又执着。

    “我们不合适!”

    “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不合适?!”

    “你要我说多少次?我不喜欢你!”

    “你说谎!”

    “……”他无语地瞥着她,觉得跟她没办法沟通下去了。

    她的脸皮真是比城墙还厚,换做其他女孩子,被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只怕早就难堪得去跳河了,可她居然还能这样不屈不饶地缠着他。

    真不知道是该佩服她的坚持还是该唾弃她的无耻。

    突然,一只小脚丫轻轻地爬上他的小腿……

    霍冬猛地一震。

    “我不信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剪水双瞳,向他频送秋波,她的语调又娇又媚,勾挑意味十足。

    同时,调皮的小脚丫,慢慢地往上爬……

    啪!

    他一巴掌将她的脚狠狠拍掉,厉声怒喝,“没有就是没有!”

    他手劲大,拍得她脚背一麻,疼得龇牙咧齿。

    被他打疼了,她也恼了,抬头挺胸与他互瞪,“我不信!”

    “你爱信不信!”他没好气地冷嗤一声。

    “就不信!!”她犟得像头牛。

    两人互瞪着,僵持不下。

    霍冬觉得再这样不清不楚下去不是个办法,他必须趁四爷和六少不在家的这一个月跟她把话说清楚,且必须让她死心,不能再让她这样胡闹下去。

    “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沉默半晌,他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无奈又愤愤地睨着她,问。

    “你让我试试。”她眼尾轻挑,模样又娇又媚。

    他微微拧眉,“试什么?”

    她轻轻咬着唇角,似笑非笑的模样透着一丝狡黠,眉眼含春地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然后轻启红唇,缓缓说道——

    题外话:

    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