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18章:你别管我!
    她一手抓一个,然后把先抓起的那一个往嘴里塞。

    真是饿极了,也无所谓馒头是冷是热了,就想着先啃两口垫垫底再说。

    不知是饿虚了还是啃太急了,馒头才咬两口,突然就从手里滑落……

    掉地上去了。

    几乎是本能的,她立马把手里的那个咬在嘴里,再蹲下去把地上那个捡起来。

    一阵拍打。

    企图把馒头上的灰尘拍掉。

    就觉得好不容易找到俩馒头,掉一个太可惜了。

    她都快饿死了,只吃一个肯定是填不饱肚子的,所以她才舍不得掉落的这个,想着捡起来拍一拍还可以吃……

    正在她嘴里叼着一个馒头,手里还不停地拍着另半个馒头的当口,突然一道黑影出现在她的头顶,将她整个人笼罩在阴暗之中……

    她抬头,目光茫然地仰望着来人。

    霍冬拧着眉头,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蹲在地上捡馒头吃的严甯,心脏毫无预兆地狠狠抽搐了几下。

    有点疼……

    她穿着卡通睡衣,蹲在地上只有小小的一团,那把冷馒头当成山珍海味般珍惜以及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像极了在外流浪了许久的小可怜……

    他高大如山,她娇小如兔,他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她,她仰着小脸叼着馒头就像只可怜巴巴的小狗……

    本是挺滑稽可笑的一幕,可霍冬看着那还傻不隆冬蹲在地上的小女人,莫名就恼得不行。

    她明明是集千万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为什么总是要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和可笑才甘心呢?

    装可怜?博同情?

    可这深更半夜的,所有人都早已睡下,她装给谁看?这装也装得有点不是时候吧!

    若不是他心里烦躁得睡不着,这会儿也不会知道她下楼来了。

    “咳咳嗯……咳咳咳咳……”

    当严甯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又在心仪的男人面前丢尽了颜面时,不由被嘴里没来得及咽下去的馒头给狠狠噎着了。

    她使劲儿捶着自己的胸口,撇开脸痛苦地闷咳着,不让他看到她狼狈的模样。

    霍冬的脸,阴沉到无以复加。

    大手一伸,拎住她的衣领将她整个人一把提起来,顺势把她放在小吧台前的凳子上,然后快速转身去倒了一杯水,折回来将水递到她嘴边。

    严甯两手都捏着馒头,只能用手掌下端捧住杯子,咕噜咕噜一阵猛灌,总算把卡在喉咙里的馒头咽下去了。

    即便差点被噎死,她都没舍得把手里的馒头扔了。

    她趴在吧台上,头埋在双臂间喘息了一会儿,待缓过那口气后,才有些难为情地抬起头来。

    “谢……谢谢……”她目光闪烁,不敢与他直视,声音因为咳嗽而变得有些嘶哑。

    他冷冷盯着她,一言不发。

    严甯想到自己刚才像个乞丐似的蹲在地上捡馒头的样子被他看了去,心里就懊恼得想死。

    这世上每一个女孩,都希望把自己最好最美的一面展现在喜欢的人面前,可她却完全相反,总是被他看到她最狼狈嘴丑陋的一面,也难怪他会越来越讨厌她了……

    寂静的深夜,厨房变得尤为空旷,在死寂般的沉默中,严甯觉得此刻的气氛真是超级尴尬。

    偏偏……

    咕咕咕……

    她的肚子还不甘寂寞地凑上一脚。

    严甯很后悔,如果早知道下楼找个东西吃都能碰上他,如果早知道会被他看笑话,那她真是宁可饿死在床上,也不下来丢这个人。

    哎,在他面前,其实她的脸也差不多已经丢光了,所以随便吧,他要笑话要嫌弃都随他了,他高兴就好。

    严甯低下头,自暴自弃地想。

    肚子一叫,她就下意识地把手里的馒头往嘴里塞……

    “别吃了!”

    哪知嘴刚张开,馒头就被一脸冰霜的男人一手夺掉,严厉的冷喝声,充满着不耐和怒意。

    她蹙眉,暗忖自己吃个东西难道也碍着他了吗?

    抬眸看着他疾言厉色的模样,她本意是想抬头挺胸理直气壮地与他据理以争,然而等她开口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态度竟与想象中的背道而驰……

    “我……我有点饿……咳咳……”她怯懦解释,或许是太紧张,舌头打结,说话都变得不太利索,甚至一不小心还被口水呛了一下。

    霍冬觉得自己有病,她嚣张跋扈他讨厌,可现在看到她自卑怯懦……他更讨厌!

    难道在他的心里,就真的已经讨厌她讨厌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吗?所以不管她是什么样子,他都讨厌?

    “冷的你也吃?!”他语带愠怒,面色冷厉。

    她扯动唇角,强颜欢笑,“馒头没关系啦……”

    “冰箱里那么多东西你不吃吃什么冷馒头?!”他没好气地喝道。

    “冰箱里的东西是冷的……”她愣了一下,声音变得很小,心虚又胆怯。

    “你不会热啊!”

    她狠狠咬唇,低着头沉默了半晌,才几不可闻地呐呐,“不会……”

    霍冬狠狠磨牙,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感觉到他正冷冷看着自己,严甯的头更低了,眼眶不由自主地开始泛红。

    因为她突然想起上午他骂她一无是处……

    嗯,他骂得对,她真的是一无是处,她连最基本的生活技能都不会,不会做饭不会洗衣,家务活她一样都不会,甚至从来没有接触过。

    其实,他说她一无是处都算是客气的,事实上,她根本就是一个废物!

    她使劲儿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不敢让他看到她眼底的难过,怕这样懦弱的自己会惹得他更加厌恶,只能默默伤心。

    “你不会叫阿姨帮你热?!”霍冬快气死了,真想敲开她的脑袋瓜看看里面是不是装的豆腐渣。

    就算自己不会,家里不是有帮佣阿姨吗?

    “这么晚了……”严甯咬唇,小声呐呐。

    这个点儿阿姨肯定已经睡熟了,大冬天的,她不忍心吵醒阿姨。

    霍冬又无语了。

    呵!敢情她还挺知道心疼人的,不想麻烦阿姨所以宁愿自己吃冷冰冰的馒头,可她也不想想,万一吃坏肚子,还不是照样得麻烦,甚至是麻烦一屋子的人。

    他算是看出来了,她呀就是个事精儿,就喜欢没事找事,一天不折腾人就浑身不舒服似的,饭点儿的时候不吃,到了半夜却说饿。

    霍冬皱着眉,极尽不耐地斜睨着无辜又局促的小女人,真是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了。

    打自然是不敢打的,骂了又没效果,所以跟她置气只会气死自己。

    严甯一直低着头,知道他正冷冷盯着她,刚开始她还能忍,可忍着忍着,她就忍不住了……

    她蓦地抬起头来,垂着眼睑也不看他,眸光闪烁不定,有点崩溃地冲他喊:“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自己没用,我就是这么一无是处,我连个微波炉都不会用,所以你别管我,就让我啃冷馒头就好了呀……”

    她一边自暴自弃地喊着,一边跳下凳子朝他扑过去,一把将他手里的馒头抢回来就塞进嘴里狠狠咬了一口。

    像是跟谁赌气一般,她咬了好大一口,红着眼使劲儿地嚼着,鼓鼓的腮帮子一动一动的,那委屈又幽怨的模样,看起来可怜又可爱。

    严甯突然就觉得自己受够了。

    嗯,受够了!

    受够了他嫌弃的目光,受够了他冷漠的言语,受够了他总是这样伤她的心。

    每次被他这样冷冷地看着,她就深深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废物……

    明明前一刻还算美味的馒头,突然就变得难以下咽,即便依旧饥肠辘辘,却已然胃口尽失。

    他突然把她手里的馒头再次抢走。

    且毫不犹豫地扔进了垃圾篓。

    “喂你——”

    她气愤不已,大喝着冲过去想要阻止他,可他长臂一伸,就让她无法再靠近垃圾篓半分。

    于是严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唯一的口粮就这样被他扔掉。

    心里怒火燃烧,她猛地抬头狠狠瞪着他,气得娇小的身子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不是不喜欢她吗?那就别管她啊!她饿了一天吃了馒头都让他看不顺眼吗?他就非要看她被饿死才开心吗?

    她的眼底火光四起,他的目光却平静无波。

    霍冬面无表情,淡淡地与她对视,神色自若的模样与她的愤怒大相径庭。他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起,似是在无声地冷笑。

    严甯觉得,他在嘲笑她,嘲笑她是个没用的笨蛋!

    眼泪,毫无预兆地滚出眼眶……

    她慌忙转身,用背对着他,手忙脚乱地抬袖用力抹掉不停往下滚落的泪水……

    霍冬狠狠拧眉,心,倏地一抽。

    “哭什么?”他盯着她的后脑勺,有些恼火又有些莫名其妙,被她突如其来的眼泪吓了一跳。

    “没……有东西飞眼睛里了……”她否认,犟脾气突然爆发了,仰起小脸使劲儿眨眼,非要把眼里的泪憋回去不可,哽着声音睁眼说瞎话。

    他抓着她的双肩想要将她转回身来面对他。

    她不肯,使劲儿扭着身子不肯转身。

    他怒了,手上用力,一扭,强迫她完全把身子转了过来。

    他身强体壮,力大无比,娇小体弱的她根本无法与他对抗,在被迫转身的那瞬,她只能慌忙低头……

    可他却偏不放过她,粗粝的手指霸道地捏住她的下巴,用力往上一抬。

    她的小脸顿时完全仰了起来。

    巴掌大的小脸,眼睛和鼻头都红红的,脸颊上还有没来得及抹掉的泪痕……

    霍冬皱眉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美丽容颜,心情复杂得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我没事,不用吹……”严甯歪头,将自己的下巴从他的手指间挣脱出来,强装坚强地说。

    她自然知道他并非要帮她吹眼里的“东西”,她只是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想要给彼此找个台阶下。

    然而她的下巴刚从他的手里挣脱,下一秒,双颊就被他紧紧捧住……

    他想干吗?是觉得距离远了不方便看她狼狈的样子所以捧着她的脸颊想要把她这副蠢样看清楚是吗?

    “我真没事……”严甯强忍着心里的酸楚和难过,低下头转动着脖子想要挣脱他的双手。

    可她越是扭动,他越是把她的脸颊捧得紧紧的,甚至把她的脸颊都挤变形了……

    她终于忍无可忍——

    “你烦不烦啊!我说了我没事你到底想怎样?!”

    她蓦地挥开他的双手,勃然大吼。

    他的回应是抓住她的双肩将她往冰箱上狠狠一抵……

    呯!

    她的背用力撞在冰箱上,整个人被困在冰箱与他的胸膛之间。

    她愣住了,睁大双眼呆呆地看着他。

    他他……想、想干吗?

    “你也知道烦吗?”霍冬没好气地瞪着明显被吓到的小女人,愤愤切齿道。

    如果她也知道烦,那么就应该理解他每次在面对她的死缠烂打和无理取闹时内心是有多么的崩溃。

    真是想揍她的心都有了!

    他的意思她听懂了,懂了之后心里就更难过了。瞧!他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自己是个多么令人厌烦的坏姑娘……

    从确定自己喜欢他之后,她发现自己在他面前,竟变得越来越自卑……

    想想也是啊,天天被自己喜欢的男人各种嫌弃,还自信得起来那才真是有鬼了!

    所以她的内心,终究是不够强大,并非没心没肺到可以容纳所有伤害。

    严甯咬着唇低着头,自卑自怜地想着,心里的苦涩如同泛滥的洪水,很快就将她整个淹没。

    突然,熟悉的男性气息在额头弥漫……

    心脏一颤,她蓦地抬头,即迎上一张近在咫尺的俊颜,以及一双深沉如墨的眼。

    不知何时,彼此的距离竟然已经近得快要贴在一起了,她呼吸进去的竟全是他的气息……

    严甯有点懵,心跳蓦地加快了速度,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迷茫地看着突然凑她这么近的男人。

    一股淡淡的暧昧,在彼此身旁围绕……

    看着看着,她的目光落在他的唇上,那厚薄适中的唇瓣,正抿成一条冷漠的弧线。

    她情不自禁地想,依他们现在的姿势,只要她微微垫脚就可以亲到他了……

    这个念头一起,严甯的脸刷地红了个透,羞愧难当。

    她不由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严甯你真的是想男人想疯了么?人家那么讨厌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说了N次不喜欢你,你还动不动就YY人家干吗?

    这世上的男人都死绝了么?你就非要这样恬不知耻地肖想他?!你就不想想,你越是这样稀罕他,他就越是看不上你……

    似乎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劣根性——越是容易得到的,越是不会珍惜!

    气氛有点不太对,她害怕自己沦陷,连忙低头转眸看向别处,努力忽视他给自己造成的影响。

    她的脸刚撇开,他的大手就抬了起来,掌住她的脸颊用力一掰,竟将她的脸又掰了回来。

    他非要她看着他不可!

    严甯心如打鼓,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吗,见他极缓极缓地低下头来,她吓得连忙屏住呼吸……

    他他……他不会想……想吻她吧?

    霍冬也不知道自己这会儿到底在做什么,反正一切举动都没有经过大脑的同意,完全是凭借着自己心底的意愿在做。

    他垂着眼睑凝睇着她,将她怯懦委屈的可怜模样尽收眼底,看着她红着眼睛红着鼻子,连小脸都是红红的,本是气恼的心竟诡异地软了下去。

    两人深深对视,暧昧的气氛越加浓郁……

    突然,他朝着她的小脸极缓极缓地靠近……

    严甯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双眼紧紧一闭。

    她紧张又期待,以为他这是要吻她……

    然而——

    “择菜!!”

    冷飕飕的两个字,硬生生将她心里的涟漪打破。

    原来,他向她靠近只是为了拿她身后流理台上的小白菜……

    “……”严甯低头,怔怔地看着被塞进怀里的塑料菜篓子,尴尬得恨不能挖个坑把自己活埋了。

    瞅瞅她都在想些什么啊!

    他都讨厌死她了,怎么可能会主动吻她啊?!

    她居然还闭眼期待……

    艾玛!丢死人了!!

    “择菜都不会?!”

    见她苦大仇深地瞪着菜篓子没反应,霍冬忍不住用无药可救的目光看着她。

    严甯不敢抬头,因为脸已丢光,没脸见人了。

    霍冬深深吸了口气,极力按压着心里的暴脾气。一把从她怀里夺回菜篓子,一手抓着她的手臂将她往小吧台拉去。

    “看着!这样!把嫩叶子掐下来,老叶子扔掉!”

    他把菜篓子搁吧台上,把小白菜拿出来,一本正经地教她择菜。

    他这是……要干吗?

    严甯用力咬着红唇,不解地看着阴晴不定的男人,大脑有点转不过来了。

    “还不会?”

    他教完了,她却还不动,他不由得拔高了音量。这样手把手的教她都还不会的话,他真的会揍人了。

    她低头,沉默地拿起小白菜,听话地把能吃的部分掐断,不能吃的丢一旁。

    看她择菜的样子,还算有模有样,霍冬的面部表情柔和下来,满意。

    打开冰箱,他将里面的食物扫了一遍,在短暂的衡量之后,他拿了一块精瘦肉和一个西红柿出来。

    严甯一边择菜一边看着在灶台前忙碌的男人,又扫了眼他从柜子里拿出来的面,终于后知后觉地明白他要做什么了……

    他这是要下面条给她吃?

    她的工作做好之后,便老老实实地坐着,等吃。

    她的手肘撑着桌面,手掌托着下巴,近乎痴迷地看着他的背影,前一刻还被他惹得伤心欲绝,这一会儿又觉得满心甜蜜……

    爱情真不是个玩意儿!

    让人一会儿天堂一会儿地狱,若是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话肯定得被这跌宕起伏的情绪逼疯了去!

    都说女人难捉摸,可她却觉得,她喜欢上的这个男人才是世上最难捉摸的人。

    “加蛋吗?”霍冬突然头也不回地问道。

    身后没回应。

    霍冬拧眉,回头看她。

    接收到他投射过来的目光,严甯猛然回神,连忙对他竖起两根手指头,“两个。”

    他瞥她一眼,那眼神似是在嫌弃她真能吃。

    十分钟后,一碗香喷喷热腾腾的杂烩面就摆在了严甯的面前。

    可吃饱之后,她却捂住肚子对他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