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16章:把你的保镖借一个给我吧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小心?你车子的刹车被人动过手脚,你再小心也没用!”

    严楚斐没好气地冷哼道。

    闻言,严甯一怔,仰起小脸一脸茫然地看着哥哥,“动过手脚?”

    “嗯!”严楚斐皱着眉,眼底杀气四溢。

    得知妹妹出事,他立马从部队赶了回来,去勘察过现场,且仔细检查过她的车子。

    然后他发现车子的刹车被人动过,只要遇上紧急情况猛踩刹车的话,刹车线就会崩断,自然而然就会出现事故。

    严甯垂着眼睑轻咬红唇,蹙眉沉思。

    “当时是怎么回事?”严楚斐在病*边坐下,看着一脸困惑的妹妹,正色问道。

    严甯回想了下,说:“我也没太注意,就是一辆车子突然从岔路口冲出来,我避让,然后刹车不灵,我就冲到坡下去了。”

    “什么车?看清车牌了吗?”

    “事发突然,我只看到是辆黑色的车,其他都没来得及看清楚。”严甯苦恼地皱着眉,摇头道。

    严楚斐,“你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得罪人?

    过年期间她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都没咋出去,哪有机会得罪人啊!

    严甯还是摇头,“没有吧。”

    其实这些年里细数下来她得罪过的人还真不少,可想想应该是没几个人敢报复她的,毕竟她是严家的小公主,想要她命的人除非是自己活腻了。

    见从妹妹嘴里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严楚斐放弃了,拍拍妹妹的手臂,柔声叮嘱,“你好好休息,这件事我会查的!”

    “哥你的意思是……”严甯一把反手抓住哥哥正要撤离的大手,蹙着眉盯着哥哥,“这不是一起单纯的意外?”

    “别怕,有哥在。”严楚斐见妹妹眼底泛着怯意,心疼地抬手揉揉她的发,特别温柔地说道。

    突然,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

    严谨尧走了进来。

    “呀,四叔你怎么来了?”严甯看到严谨尧,立马喜笑颜开,一扫刚才的愁苦模样。

    在看到四叔的那瞬,严甯就朝着四叔身后瞟了眼,没看到自己想见的人,眼底划过一抹失落和失望……

    担心被四叔和哥哥看出端倪,她只能一直保持甜美的微笑。

    “有没有伤着哪儿?”严谨尧大步走到病*边,拧着眉头上下查看着小侄女,看到她并没有缺胳膊少腿,沉冷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了点。

    “嘿嘿,没事,我福大命大,死不了——”她满不在乎地摇了摇头,没心没肺地嘿嘿笑道。

    “呸呸呸!大过年的什么死不死的?!你这张嘴就是太口没遮拦了!”

    然而她话未落音,就被哥哥严楚斐厉声阻断,还被一通斥责。

    不过这种饱含着关心的斥责,听起来并不会让人难以接受,只会让人的心里觉得满满的感动和甜蜜……

    严甯望着哥哥乐呵呵地笑。

    整个严家,最爱她的人,就是眼前的哥哥和四叔了。

    严楚斐剜了眼笑得傻乎乎的妹妹,然后转头看向严谨尧,“四叔,我看给七仔配个保镖吧!”

    “嗯!”见严楚斐表情严肃,严谨尧知道这个侄儿做事向来很有分寸,没有细问就点了头。

    “保镖啊?”严甯轻叫一声,微微睁大双眼看着哥哥和四叔。

    严楚斐以为妹妹又要拒绝,立马板起脸,“严七仔,这次由不得你,必须配!”

    很早以前,严甯身边也曾有保镖跟随,可她讨厌身后有尾巴,觉得有人跟着就等于被人监视一般。

    然后她跟哥哥说,她不需要保镖,让哥哥把保镖撤走,可她的要求遭到拒绝。

    无奈之下,她就各种使坏,整得那些保镖不得不主动请辞,搞得最后四叔手下那些兵听说要个七格格做保镖就吓得簌簌发抖。

    到后来,严楚斐见她那么抵触,拿她没办法,只能放弃了。

    “哦……”严甯垮下双肩,故作失望地哦了声,倏地又双眼一亮,满含希冀地望着四叔和哥哥,“那我可以自己选么?

    “选什么?”严楚斐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保镖啊!”严甯说,然后目光专注地盯着四叔,半是乞求半是撒娇地问:“我自己选可不可以啊四叔?”

    严谨尧微微挑眉,“你有人选?”

    严甯眼珠子转了转,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狡黠,用力点了下头,“嗯。”

    “说说。”

    “嘿嘿,四叔,把你的保镖借一个给我吧!”

    严甯此话一出,严谨尧还没来得及表态,严楚斐就一指头戳在了妹妹的额头上,啐道:“你想得美!”

    四叔的保镖那是培养多年且万里挑一的,岂是她说借就可以借的?而且用保护总统的顶级高手来保护她一个无所事事的小女子,简直就是大材小用甚至浪费人才好吗!

    被哥哥戳得脑袋一歪,严甯不服,撅起小嘴儿抬头挺胸,“我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呀,一般的保镖根本就起不了作用,所以既然你们要给我配个保镖保护我,那当然就要配最好的咯!”

    然后她转眸望向自家四叔,谄媚地笑,将小无赖的本色发挥到淋漓尽致,“四叔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呀?”

    严谨尧想想,内心挺赞同小侄女的话。他至今未娶,往后也不打算娶,所以他一直把严甯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疼爱。

    她的安危,对他来说自然是非常重要的。

    “你想要谁?”严谨尧问。

    四叔这是答应了?

    严甯心里一喜,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但还好她及时忍住了。

    用力抿了抿唇,她将唇角那快要溢出来的笑容硬生生地压下去,然后装模作样地挑了挑眉,满不在乎地挥手道:“哎哟,这个无所谓啦,四叔你随意给吧!”

    严谨尧想了想,“那就……”

    “要不就那天给我外套穿的那个吧!”

    拿不准四叔嘴里到底会吐出谁的名字,严甯最终还是没能沉得住气,尽可能地用无所谓的口气赶在最关键的时刻说道。

    “……”

    严谨尧和严楚斐均默默看着她。

    不是说随意给吗?

    到头来还是要指定啊!

    即便顶着哥哥和四叔两道犀利的目光倍感心虚,可严甯还是硬着头皮装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一脸坦荡地看着严谨尧,眨巴着双眼尽显无辜和纯良,“怎么了?四叔舍不得啊?”

    若说霍冬和迟勋两人之间,严谨尧倒真还更器重霍冬多一点点……

    严谨尧没说话,似是在犹豫。

    严甯望着自家四叔,表面看起来一派悠闲自得,实则不自觉地攥紧了双手,紧张得手心冒汗。

    好怕四叔不答应啊,若最终四叔不肯把霍冬给她,那她这个“险”可就冒大发了啊……

    “好吧!”

    就在严甯紧张得心都快要跳出来时,严谨尧终于点头答应了。

    “谢谢四叔!”严甯立马脆生生地道谢,目光闪闪耀眼无比,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完了还笑米米地看着四叔特别不正经地补上一句,“放心吧四叔,我会好好善待你的爱将哒!”

    “多大了,说话还这么吊儿郎当的!”严谨尧瞥了小侄女一眼,听似责备,实则*溺。

    严甯咧嘴笑,得偿所愿,满心欢喜。

    ……

    一周后。

    严甯可以出院了。

    严谨尧日理万机,公务繁忙,严楚斐在确定妹妹没事之后,也回了部队,所以接严甯出院的事,就变成了贴身保镖霍冬的责任。

    在严甯住院期间,霍冬几乎没出现过,就算跟着严谨尧一同来医院,也是守在病房门外,并未进来看过她。

    对此,严甯心里怨气颇重。

    亏她那么喜欢他,她都差点死了,他居然也不肯进来看她一眼。

    上午十点,严甯整理好一切,乖乖坐在*边等着霍冬来接她。

    即便心里对他充满了怨气,可想到从今往后就能时刻跟他在一起了,她的心里就忍不住甜滋滋的,唇角便情不自禁地往上扬,心情大好。

    霍冬办好出院手续,走进病房,一抬眸就迎上一双脉脉含情的目光……

    心脏顿时狠狠一缩,心跳不由自主地乱了节拍……

    霍冬暗暗磨牙,很想给自己一拳。

    在进病房之前,他明明已经在心里对自己说好,不管她对他说什么还是做什么他都绝不再受她影响的,可她现在还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就只是这样看着他,他就……

    看着她这副眼含春眉含情的模样,他就完全忘了前一刻自己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你来啦!”严甯就像个乖巧的小媳妇儿,双手平平放在膝盖上,眉眼弯弯地望着进屋来的男人,声音轻快又甜腻。

    “嗯。”

    霍冬本不想理她的,可一不留神,他也不知自己怎么就回答了她,虽然只是淡淡的一声鼻音。

    “出院手续办好啦?”她笑米米地又问。

    “嗯。”有一就有二,第二声同样没有经过他大脑的同意就回答了出来。

    他微微皱眉,一边在心里狠狠鄙视自己的出尔反尔,一边走向她收拾好的两袋东西。

    “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回家了对吗?”她炙热的目光随着他的身影流转,一直落在他的身上,不曾移开分毫。

    “嗯。”他发现自己已经回答得非常顺口了。

    “霍冬其实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

    他差点下意识地“嗯”出声,万幸在千钧一发间反应过来,硬生生将即将出口的那声“嗯”给狠狠咽回了肚子里。

    这狡猾的小狐狸精!

    他转眸,冷冷瞪她。

    “‘嗯’啊!你怎么不‘嗯’了?”她歪着小脸,冲他笑得一脸欠揍。

    霍冬拼命告诫自己,别理她别理她,你越理她她就越来劲儿,你千万别理她……

    他一边在心里默默念叨,一边拎上她收拾好的东西,转身就往病房门口走去。

    都快走到门口了,身后却没有她跟上来的声音。他回头,却见她还老神在在地坐在*边,并没有要走的打算。

    “还不走?”他拧眉,不悦轻喝。

    “脚疼。”她扯起裤管,露出脚踝,憋着小嘴儿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她的脚踝缠着纱布,裹得厚厚的,看起来好像还蛮严重的。

    霍冬疑惑,刚才在办理出院手续之前,她的主治医生并没说她的脚踝还有伤啊……

    他将手里的袋子放地上,继续往门外走。

    “喂!你去哪儿?”严甯急了,冲他大喊。

    “轮椅!”他头也不回地冷冷吐出两个字。

    “不要不要!我不坐轮椅!”她叫得更大声了,极力拒绝,“坐轮椅多难看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残废了呢!”

    已到门边的霍冬停步,回头看她,“拐杖?”

    “……”严甯嘴角抽搐,暗忖,还不如轮椅呢!!

    她咬唇,楚楚可怜地求他,“你背我吧。”

    他扭头就往外走。

    “霍冬——”她大喊,情急之下要去追他,可脚一下地,她就惨叫着整个身躯往前倾倒,“啊……”

    严甯是豁出去想让自己摔在地上以博霍大冰山的同情的,可在她正往地上倒的那瞬,突觉眼前人影一闪,下一秒,她的腰肢就被一双长臂紧紧搂住……

    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整个人已经安全地落在了霍冬那温暖宽厚的怀里。

    她闭上眼,忍不住深深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一种叫做安全感的味道!

    他的怀抱真的太舒服了。

    若是能永远窝在他的怀里不出来就好了。

    “你背我吧,我不想坐轮椅。”她趁机紧紧抱住他的手臂,在他怀里仰着小脸可怜巴巴地哀求他,“你背背我吧,就当可怜我还不行么?我都差点死了——唔……”

    大过年的说“死”,她倒一点也不忌讳,可听在霍冬耳里却莫名地觉得刺耳,所以几乎没有思考,他抬手就用手背惩罚性地拍了下她的嘴。

    应该是拍疼了。

    因为她正捂住嘴哀怨地看着他。

    霍冬暗暗磨牙,表面虽冷,可心里已经软得一塌糊涂。

    暗叹一声,他妥协。转身,在她面前半蹲下来。

    严甯见状,立马欢天喜地地往他背上一跳。

    跳上他的背,她的双臂像蔓藤一般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开心得像个孩子。

    听到她在背上嘿嘿嘿地贼笑,他本是充满无奈的心,似乎还泛起一丝压抑不住的……*溺?

    心里一惊,他连忙停止胡思乱想,背上她朝着门口走去。

    不想被人看见,他选择走楼梯。

    他体格健硕,背着她像是一点重量都没有似的,脚步轻松毫无压力。

    严甯乖巧地趴在男人的背上,在寂静的楼道里,听着他踏实稳健的步伐,心里觉得特别满足温暖。

    其实她发现,他的内心,并不是表面那么冷酷。

    在楼道灯光的照应下,她近乎痴迷地看着他的侧脸,越看,越喜欢。

    他知道她在盯着他看,虽极力控制,可心跳还是不由自主地加快,怕被她听到,他只能加快步伐,企图用脚步声掩盖他混乱的心跳声……

    直到走出住院部,冷风袭来,才让他浮躁的心稍稍冷静下来。

    走着走着,背上的小女人在自己的口袋里东摸摸西摸摸,紧接着突然叫起来——

    “哎呀,糟糕!”

    他停下脚步,歪头看她,“怎么了?”

    她嘴角抽搐,讪笑了一声,怯怯地说:“我的手机落在病房里忘记拿走了。”

    果然,他冷下脸瞪她。

    “你别瞪我嘛,我又不是故意的……”她瘪嘴,可怜兮兮地撒娇。

    霍冬烦躁。

    将她往路边的长排椅上一放,他二话不说就往原路折回。

    “好像是压在枕头底下,亲爱哒你不用着急,我会乖乖等你回来的!”她伸长脖子对着他的背影没羞没臊地扬声喊道。

    她一声“亲爱哒”喊出口,本是走得好好的男人被惊得差点摔了一跤。

    霍冬狠狠咽了口唾沫,脚步如飞,转眼就消失在住院部大楼里。

    调皮的小女人看到向来冷酷的男人居然也有如此狼狈慌张的模样,忍不住掩嘴娇笑。

    哼!明明对她有感觉的,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

    “七格格……”

    突然,一道胆怯的声音在严甯的身边轻轻响起。

    严甯收回一直盯着住院部门口的视线,转而看向来人。当看清来人是谁,她的俏脸瞬时一沉,狠狠蹙眉,“你来这里干吗?”

    是前些日子想要讨好她的那个女孩子,好像叫Aimee……

    “对对对……对不起啊,我我我……我不知道……”Aimee脸色苍白,双目的红肿像是哭过,说话磕磕巴巴,完全是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

    “马上消失,以后都别出现在我面前!”严甯二话不说,直接撵人。

    Aimee一听这话,更是吓得不轻,忙不迭地哽咽着解释,“七格格,对不起啊,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我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我……”

    “我特么什么时候叫你剪我的刹车了?”严甯气急,狠狠咬着牙根压低声音对Aimee低吼。

    “刹车?什、什么刹车啊?我没有啊!”Aimee一脸茫然。

    “你没有?”严甯狠狠皱眉。

    Aimee死命摇头,“没有啊!我只是照你说的,在岔路口跟你故意擦挂一下伪造个小车祸,我我、我没想到你居然会直接冲到坡下去了……”

    严甯冷冷抿着红唇沉默了几秒,然后特别严肃地对Aimee说:“你走吧,离开帝都,从此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这时,严甯和Aimee都没有发现,住院部里出来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朝她们走来……

    Aimee急得掉泪,“七格格,你在生我的气啊?我知道是我没用,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还害你差点没命,对不起啊七格格……”

    严甯什么也没说,直接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夹在指间递给Aimee,“这卡里面有五十万,你拿着,如果不想被抓进去的话,就立马离开吧!”

    “为什么呀七格格?Aimee听说要被抓,吓得不轻,脸都白了。

    突然,横空伸来一只大手,将严甯递到Aimee面前的卡,一把夺走……

    题外话:

    /(tot)/~~/(tot)/~~/(tot)/~~&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