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15章:我矜持给谁看?
    “……”霍冬皱眉,默了两秒,“是四爷——”

    “是男人就别拿其他人当借口!”严甯唇角泛起一抹冷笑。

    被她冷冷抢断,也被她一语戳穿谎言,他暗暗咬牙,转头看向窗外,沉默。

    “霍冬,承认自己对我有感觉真有那么难吗?”严甯微眯着双眸,目光锐利地盯着霍冬严峻冷漠又帅气无比的侧脸,略带怨怼地问道。

    他的眼睫毛微微一闪,稳了稳突然加快的心跳,目光依旧看着窗外,冷冷道:“七格格!你想太多了!”

    “有种你看着我说话!”她倏然喝道。

    他似是犹豫了两秒,然后才缓缓转头看向她,冷漠的眼神平静无波。

    “到底是不是我想多了你我心知肚明,霍冬,自欺欺人和逃避都没有用好吗!”严甯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双眼,言辞间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

    霍冬状似无奈地轻叹一声,瞟了眼她身上的外套,说:“如果我今晚给你这件衣服让你有所误会,我向你道歉,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

    闻言,严甯忍不住在心里狠狠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他还能更没出息一点吗?

    逼急了就用“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话来威胁她?

    真想呵呵他一脸!

    “你喜欢贝倩妮吗?”严甯双臂环胸,微微歪着小脸,冷厉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他的脸上。

    霍冬淡淡瞥了眼严甯,觉得她真是太无聊了。

    “她很可爱。”他说,没有正面回答。

    不想正面回答的主要原因是想让她知难而退,虽然依照她这没脸没皮的性格,估计成效并不会大。

    他想,夸夸贝倩妮,让她误以为他对贝倩妮有好感,气气她,最好能把她气得以后都不理他了,他就清净了。

    “所以你喜欢她啰?”严甯微微眯着的双眼里寒光乍现,危险十足。

    她那眼神让他心里莫名发虚,让他有种自己若是敢承认今晚就会死在这里的预感……

    “并不是每一个长得漂亮或者可爱的女人我都会喜欢!”他很识时务地打消了先前要想她知难而退的主意,没好气地答道。

    严甯比较满意。

    舔了舔唇,她歪着小脸瞅着他,精致小巧的下巴微微一抬,冲他飞了个媚眼,声音又娇又嗲,“那你喜欢我吗?”

    “……”霍冬暗暗咬牙,瞪她。

    她微微挑着眉尾,笑靥如花,倾身朝他凑过去,俏皮又轻佻地追问:“嗯?你喜欢我吗?”

    “不喜欢!”他板着脸,几乎是恶狠狠地吐出三个字。

    “可我喜欢你啊!”

    她笑米米地娇嗲道,同时撑起身子长腿一跨……

    直接坐进了他的怀里。

    “严甯你——”他气急,心里蓦地一慌,本能地掐住她的腰想要将她推开。

    “霍冬,我喜欢你!”她的双臂紧紧勾着他的脖子,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的眼睛,霸气十足地宣告。

    她全身软不溜丢的,不管他怎么用力推,她都像只八爪章鱼般死死粘着他。

    霍冬觉得自己怀里揣着个炸弹,一不小心,就会把他炸得粉身碎骨……

    “下去!”他颊便肌肉突突跳动,厉声大喝。

    从她坐进他怀里的那瞬,他全身神经和肌肉就立马绷紧,有种随时会爆血管的危险……

    “我不!”她傲慢地一口拒绝,嘟着红唇对他说:“除非你也喜欢我!”

    她那模样和语调,完全就是个小无赖!

    霍冬恼火又着急,一怒之下,双手抓住她的细腰就要使用蛮力将她扔回副座去。

    感觉到他的举动,她反射性地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加紧双腿冲他嚷,“你别乱动!我可是穿的裙子哦!”

    这威胁果然有效,霍冬立马就不敢动了。

    本来她这样坐在他的腿上就已经让他浑身都不自在了,而随着彼此的推拒和挣扎,她的腿渐渐地从裙摆下露了出来……

    她的身子软软的,她的腿白白的,还有她整个人都香香的……

    霍冬觉得自己不管是视觉感应还是嗅觉感应还是知觉感应,在这一刻,都受到了深深的刺激。

    他整个人僵住了,真的是一动也不敢再动。

    而他越是不敢动,她便越是放肆……

    严甯唇角微勾,赖在他的怀里坏坏地轻轻蹭动,媚眼如丝地望着他,笑得得意又妩媚。

    她蹭得他整个人都快疯了。

    霍冬怒极,紧拧着眉头狠狠瞪她,气得口不择言,“严甯,你就这么缺男人吗?!”

    他的话那么难听,她却一点也不生气,甚至笑得越发开怀美丽。

    “是啊!缺啊!可缺了!缺了二十几年了呢!”她大大方方地承认,娇声嗲气地说,低头凑近他的唇边,故意用唇瓣在他唇上若有似无地轻轻摩挲。

    唇瓣发麻,他连忙把头往后仰,咬牙切齿,“严甯!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矜持?!”

    “懂啊!不过……”她笑靥依旧,撅着唇微微停顿,然后转眸看了看四周,“现在车里就只有你跟我,我矜持给谁看啊?”

    他性子这么冷,她若再矜持,那他俩这辈子肯定没戏了。

    所以,从这一刻开始,她豁出去了,她要不计一切代价将他拿下!

    “……”霍冬无语。

    “给你看吗?”她像个无知的小女人眨巴着大眼睛望着他,然后一秒钟变成了妩媚妖娆的小妖精,红唇贴上他的耳朵,坏坏地往他耳廓里呵气,“可我都恨不得一口把你吃了……”

    霍冬狠狠一震。

    他的喉结情不自禁地上下滑动了两下,全身肌肉硬得像石头。

    “忍住!千万要忍住哦!”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女人,偏偏还不怕死地调侃,故意激他,“你不是说不喜欢我吗?既然不喜欢我,那对我就不可能会有感觉的啰,也就是说,不管我怎么逗你,你都不会有反应的哦……”

    她一边慵懒地娇嗲着,一边松开他的脖子,双手顺着他的脖颈抚上他的胸膛,然后是他肌理结实的小腹……

    一路点火!

    当她的手触上他的腹部时,霍冬终于忍无可忍。

    捉住她的双腕,他咬着牙对她恶狠狠地说:“你再闹我就把你扔出——”去!

    然而他最后一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她倏地捧住了脸颊,下一秒,她用唇,狠狠堵住了他的嘴……

    霍冬的呼吸瞬时一窒,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娇媚容颜,心跳,直线飙升。

    该死的!

    她、又、强、吻、他!!

    而这还不算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

    在他震惊的那瞬,她的舌,灵活地钻进了他的嘴里……

    胆大妄为的小女人,看起来熟稔又热情,其实她紧张得要死。

    她虽然交往过很多男生,可她从来没有吻过他们,所以具体该怎么接吻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俗话说得好,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毕竟都是成年人了,有些亲密画面电影里也还是见过不少的。

    所以她想,自己又不是白痴,只要一切凭着感觉走一定错不了。

    于是她就闭上双眼,在他嘴里一通胡搅蛮缠……

    霍冬觉得自己的心,马上就要破腔而出了。

    车内温度骤升,他突然就觉得全身如同火烤,可能下一秒快要自燃了……

    当她的舌还要更过分地作乱时,他终于回过神来,抓住她的双肩将她狠狠一推,硬生生将彼此的唇分开。

    她睁开眼,媚眼迷离,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他面红耳赤,气急败坏,目光凶狠得像是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两人都气喘吁吁。

    霍冬气得要死,气她的不知羞耻,更气自己的心猿意马……

    他俊脸阴沉,扣紧她的肩将她拎起来就丢到副座里去。

    他的动作急切又粗鲁,已经管不了会不会伤到她了。

    严甯被他丢得整个人歪倒在座椅里,脑袋一不小心就撞在了车门上,发出咚地一声闷响。

    那沉闷的声音,听得霍冬的心也跟着咚了一下。

    又忍不住转回头去看她。

    只见她曲着双腿坐在副座里,捂住被撞的后脑勺,瘪着嘴一脸哀怨地看着他。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似是在无声地控诉他的粗暴。

    严甯本来觉得委屈,可看到他又转回头来看她,眼底有着掩饰不住的担忧……

    她立马又开心了。

    她看着他,一点一点地扬起嘴角,一点一点地展露笑颜,心里像灌了蜜一般,甜得很。

    然后她就一手捂住后脑勺,一手抬起用手背抵着鼻端,眉眼弯弯地望着他咯咯地笑……

    银铃般的笑声,清脆又好听,响彻整个车厢。

    霍冬先是被她笑得莫名其妙,紧接着心里一阵恼怒,咬着牙根警告性地狠狠瞪她,哪知她却笑得越发开心,简直快要花枝乱颤了。

    严甯的确开心,因为她隐隐感觉到,眼前这个冷酷无情的男人好像拿她没办法……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对她,并非如他所说的那样毫无感觉。

    看着笑得得意张狂的小女人,霍冬气也不是恨也不是,真真是拿她一点辙都没有。

    恼火地冷冷瞪了她一眼,他转头,欲启动车辆离开。

    他越来越发现,跟她单独相处很危险,所以当务之急是赶紧把她送回家。

    嗯,把她送回家就好了。

    “霍冬,你有反应了。”

    突然,她轻飘飘慢悠悠地冒出一句。

    嗤!

    霍冬正在启动车子,脚才刚踏上油门,闻言吓得猛地踩了下刹车。

    他转眸狠狠瞪她,却发现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那处看……

    不知道是太生气还是太尴尬还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在他发现她正盯着他看时,那处竟耸立得更高了……

    然后!

    他看见她霍然瞠大双眼,夸张地张大小嘴儿,无声地做了个“哇”的口型……

    他想弄死她!

    扯起衬衣的衣摆往那处一盖,然后大手撑住她的小脸用力一推,将她整个人推得歪倒在座椅里,再将她身上的外套翻起来把她的头盖住,不许她再乱看。

    “哈哈哈哈……”

    他尴尬得耳根发烫,她却躲在他的大外套里哈哈大笑。

    霍冬觉得,再不开车走人,他真会忍不住把她一脚踹出车外去。

    她真的是……

    太欠收拾了!!

    在小女人张狂的大笑声中,他面红耳赤地狠狠踩下油门,让车子像箭一般朝前射去。

    降下车窗,让寒风灌入,将车厢内的*气息尽数吹散,也顺带吹散他一身的燥热……

    看来以后,真是坚决不能再跟她单独相处了。

    她真的……太危险了!

    ……

    霍冬还想着以后要尽可能地跟严家小魔女保持距离,坚决不再跟她共处一室,哪知半月之后,他却被迫成了她的贴身保镖……

    正月初十,严甯驱车前往寺庙祈福,却在半途出了车祸。

    事故发生时,她是正常行驶,突然一辆黑色小车从岔路口冲出来,她下意识地避让,车子便冲向山边的护栏,当她意识到危险猛踩刹车时,刹车却失灵了……

    护栏外是一处陡峭的斜坡,斜坡下是一条河流,车子撞断护栏,冲了下去。

    或许是她命不该绝,车子正好被一棵大树卡住,才没有翻下山坡。

    她被安全气囊弹晕,随后被送往医院。

    不幸中的大幸是,她没有缺胳膊断腿,只是受了一点皮肉伤。

    当她从昏迷中醒来时,睁开眼便看到哥哥和父亲正守在她的病*边。

    “醒啦,感觉怎么样?”

    在她睁开双眼的那瞬,严楚斐就忙不迭地凑上去查看她的眼睛和气色,着急担忧地小声问她。

    “还好……”严甯轻轻蠕动唇瓣,艰涩开口,声音有些嘶哑。

    她的脸色苍白,精神不济,刚醒来整个人蔫蔫的,说话都显得有气无力。

    检查报告显示,她虽未伤到筋骨,但全身有多处擦伤和扭伤,也是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的。

    严楚斐按下*边的按钮,将*升起来,让妹妹能半躺着,“大伯和二伯他们刚走,说晚上再来看你。”

    “我没事,不用麻烦他们了……”严甯怯怯地瞟了眼站在*尾冷着脸一言不发的父亲,小声呐呐。

    严楚斐却不以为然,“自家人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他们可都挺疼你的。”

    严甯没再接哥哥的话,而是看向父亲严道东,“爸爸。”

    严道东就像是正等着她开口一般,她话音刚落,他就噼里啪啦一顿骂:“你怎么搞的?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开车要小心要小心,你看看你现在出点事要劳烦多少人,你大伯和二伯那么忙还要丢下一切来看你,你就不能让人省点心——”

    “爸!”严楚斐倏然大喊一声。

    父子俩均错愕地看着对方。

    严楚斐是震惊父亲对妹妹的态度。

    而严道东震惊的是儿子对自己的态度。

    愣了几秒,严道东率先反应过来,瞪儿子,“干什么?!”

    严楚斐心底一阵阵地发凉,狠狠拧着眉看着父亲,难以压抑心底的痛和怨,忿忿道:“大过年的谁愿意出事啊?现在七仔受伤了,你就不能安慰她两句,一定要用这样严厉的语气斥责她吗?”

    妹妹出了车祸,差点连命都没了,身为父母,一个到现在还没来看望,另一个一开口就是责骂……

    他们到底是什么父母啊?!

    他和七仔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啊?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们是这样对待七仔的呢?

    严道东有点尴尬,红着脸狡辩,“我……我这还不是关心她啊!”

    “爸,如果你的关心是用责骂来表达的话,那还是请你收回去吧!这样的关心七仔不需要!!”严楚斐非常生气,气父母,更气自己。

    如果在过去的那些年里,他能多关心一下妹妹,或许早就发现妹妹过得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幸福……

    严楚斐的话很不客气,让身为父亲的严道东很没有面子,当即就动了怒,“你——”

    “爸爸对不起,你别生气,是我不好,我以后会注意的……”严甯见爸爸生气了,吓得连忙忍着痛楚坐起身,红着眼跟爸爸道歉认错,然后悄悄去扯哥哥的袖子,小声哀求哥哥,“大过年的,别吵啊……”

    严楚斐低头,看着妹妹红着眼睛那委曲求全的模样,疼得都心快碎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还是他那个霸道嚣张、野蛮任性、张扬跋扈的妹妹吗?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怜了?

    妹妹叫他别吵了,他又怎么能让妹妹为难呢?

    严楚斐狠狠咬着牙根,冷冷抿着唇,不再吭声。

    “爸爸,我没事了,你忙的话就先走吧,有哥陪着我就可以了。”严甯努力扯出一抹讨好的微笑,看向父亲严道东,特别乖巧地小声说道。

    仿佛生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好又惹父亲生气。

    严道东抬腕看了看表,可能是碍于儿子,语气不再似刚才那般严厉,淡淡说道:“那你自己注意休息!”

    “嗯嗯,我知道了。”严甯忙不迭地点头。

    严道东没再说什么,又看了眼脸色不太好的儿子,然后就离开了病房。

    父亲离开,严楚斐却一句话都没说,很显然是还在生父亲的气。

    “严楚斐你干嘛呀?”严甯心里有些愧疚,扯了扯哥哥的袖子,难过地望着他冲他小声嚷。

    哥哥刚才那么大声的吼了爸爸,是她害得他们父子之间不愉快了,都是她不好……

    严楚斐还是一言不发,越想越气。

    见哥哥一直冷着脸,像是气得不轻,严甯委屈瘪嘴,小心翼翼地去拉哥哥的手,楚楚可怜地望着他,“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啦……”

    “你知道错了?你错什么了?!这样的意外怎么能算是你的错?!你这丫头脑子被撞坏了是不是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严楚斐怒不可遏,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妹妹。

    他还是喜欢那个嚣张跋扈谁也欺负不了的妹妹!

    他讨厌看到她这副柔弱无助谁都可以踩她两脚的样子!

    严甯咬着唇小声说:“我有错的,如果我小心一点,也许就不会出事了。”

    “小心?你车子的刹车被人动过手脚,你再小心也没用!”

    题外话:

    你们果然不爱我了~~~~订阅一直掉是几个意思??是逼我早早了结冬瓜和小七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