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14章:不稀罕你的施舍
    然而,严甯终究是高兴得太早了……

    “既然我们小寿星如此盛情邀请,霍冬你就去吧!”

    严谨尧一声令下,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了严甯的心上,将她心里那些小小的得意和喜悦尽数浇灭了。

    在严谨尧答应的那瞬,贝倩妮立马对跟随在身边的女伴使了个眼色。

    那女伴接收到贝倩妮的暗示,当即便对着远处的乐队一挥手……

    灯光骤灭,紧接着一束强光射向舞池,同时悦耳的音乐声悠然响起。

    严甯心脏一紧,抬眸看向霍冬。

    霍冬没看她,而是面无表情地朝贝倩妮伸出了手……

    既然四爷下了令,他就必须服从!

    看到霍冬向自己摊开手掌,贝倩妮满心欢喜,抬头挺胸,趾高气扬地把手放进了霍冬的大手里。

    同时,她噙着得意又嚣张的笑容,挑衅地看了严甯一眼。

    严甯心里不舒服,极度不舒服。

    虽然知道他是迫不得已,可她还是很生气。

    心里酸溜溜的,她知道,自己这是吃醋了……

    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不喜欢别人碰他,也不喜欢他碰别人,哪怕只是牵个手或挽个臂,都不喜欢。

    原来爱情会让人的心胸变得如此自私狭隘,希望他的一切都是她的,更希望他的眼里心里统统只有她。

    想要把他据为己有,想让他完完全全属于自己,想不计一切代价蛊惑他的心,和身……

    他是她的,不能被人抢走!

    看来,得先下手为强了……

    看着霍冬和贝倩妮相携而去的背影,严甯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愤愤地想。

    怀着努力完成任务的心态,霍冬礼貌性地牵着贝倩妮走进了舞池。

    霍冬刚用不会跳舞做借口,这会儿贝倩妮就主动拉起他的双手往她腰上放,然后再抬起双臂勾住他的脖子……

    相拥的姿势无比亲密。

    严甯暗暗磨牙,看得眼底火星子四处乱溅。

    很快,舞池里加入了贝宗云夫妇,还加入了另外几对宾客。

    “怎么了?”

    严甯正苦大仇深地瞪着舞池,身边突然响起一道低醇磁性且饱含着关切的声音。

    是严楚斐。

    严楚斐刚才被贝倩妮那些乱七八糟的女朋友们围得水泄不通,直到这会儿才脱开身。

    “没有啊!”严甯立马回眸看着哥哥,神色自若地摇了摇头,笑得淡定从容。

    “走!哥陪你跳舞!”严楚斐牵着严甯的手就要往舞池走。

    他似乎还没跟妹妹跳过几次舞。

    严甯却嘴角抽搐,把手缩回来,笑得勉强,“呵呵,还是不要了吧。”

    “为什么?”严楚斐蹙眉,不解地看着妹妹。

    “我这个样子……”她摊开双手比了下自己的衣着。

    严楚斐顿时懂了,剑眉一挑,霸气十足地说:“怕什么?!谁敢笑你哥揍他!”

    严甯看着说得一脸认真的哥哥,心里又是一阵酸涩。

    她突然扑进他的怀里,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腰,小脸埋在他的胸膛。

    “咋了?”严楚斐一怔,蹙眉看着怀里的小脑袋,眼底泛起担忧。

    “没咋,就想抱抱你。”她轻轻摇头,在他怀里小声撒娇。

    闻言,严楚斐眼眶一热,展开双臂将妹妹紧紧一抱,低头在她耳边保证道:“七仔,哥以后会尽量多抽时间陪你!”

    “你多攒几天假期吧,然后带我去旅游,你都从来没带我出去玩过!”严甯抬起小脸,笑米米地望着哥哥。

    听着妹妹的话,严楚斐心都颤了,狠狠咬了咬牙,像发誓般用力点头,“好!哥答应你,等忙完这段时间,哥就带你出去玩!去很多很多地方,你想去哪儿哥就带你去哪儿!”

    严甯满意,勾起唇角笑得像朵灿烂的花儿,踮起脚尖就在哥哥的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

    严楚斐咧嘴一笑,一脸的幸福和满足。

    舞池里。

    “你在看什么?”

    在沉默中共舞了两分钟后,贝倩妮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

    这个男人,看起来很冷酷,而实际上……是非常冷酷!

    从踏进了这个舞池,他就没跟她说过一句话,更甚至,连看都没看过她一眼。

    她就像是在跟一具没有生命的木偶在跳舞似的。

    霍冬在看什么?

    他在看……

    其实他没有明目张胆地看,只是偶尔偷瞄一眼……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双眼突然就不受大脑的控制,总是忍不住往严家兄妹那边飘……

    在贝倩妮说话的前一秒,他看到严甯踮起脚尖去亲她哥,他的心里不由自主地想,他以后若是结了婚,就不许妻子跟大舅哥这样亲近,因为就算是亲兄妹,也终究是男女有别,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的难看死了。

    更何况还亲……

    霍冬脸色僵凝,性感的薄唇抿成一条阴冷的浅弧,冷酷的模样就差在额头刻上“生人勿进”四个大字了。

    他像是突然失聪了一般,对贝倩妮的问题置若罔闻,脸色一如既往的冷漠。

    “你为什么都不看我?”贝倩妮恼火地瞪着霍冬,气得想发飙,可众目睽睽之下又不能失态,只能咬牙隐忍。

    霍冬机械性地移动着脚步,一言不发。

    “对方跟你说话你却看都不看对方是种很不礼貌的行为你不知道吗?”

    见他就是不理自己,贝倩妮心里的火噌地冒到了头顶,熊熊燃烧。

    霍冬依旧不吭声,连眼神都吝啬于她。

    “我以为总统的保镖都很有素质的……”贝倩妮气得口不择言地讥讽,而她的话还没落音,就接收到霍冬阴冷的目光。

    被霍冬冷如三九寒冰的目光冷冷盯着,贝倩妮心里一虚,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下。悄悄咽了口唾沫,掩饰着心底的慌张,她强装镇定地勾唇一笑,娇嗲,“哟!终于肯看着我了?!”

    霍冬极淡极淡地瞥了她一眼,然后移开视线。

    贝倩妮简直要被霍冬的冷漠给气疯了,狠狠咬牙,她不服气地切齿逼问:“你干吗对我这么冷淡?我比不上她吗?我比她年轻!我比她漂亮——”

    “是吗?”霍冬淡淡抢断,终于肯用正眼看着贝倩妮,只是淡漠的目光里充满了讥讽和鄙夷。

    “……什、什么?”贝倩妮被他反问得愣了一下,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衡量一个人的美丑,不单单是外表,还有内心!更何况在我看来,就算外表……”霍冬不紧不慢地说道,微微停顿了下, 然后毫不客气地冷笑一声,“也不见得!”

    “你什么意思?”贝倩妮顿怒,脸色一阵青白交加。

    “贝小姐天资聪慧,霍某的意思已显而易见,所以贝小姐又何必装糊涂。”

    “你——”

    贝倩妮气得快要说不出话,霍冬说完之后又抬头看向别处,继续不搭理她。

    “你觉得她比我漂亮?你喜欢她?”贝倩妮越想越不服气,阴测测地冷笑道:“呵!如果你真的对她有意思,我劝你还是出去打听打听,这整个帝都,哪个不知道她的私生活有多混乱——”

    “霍某一直以为不能道听途说,要眼见为实,今日一见,发现有些东西就算眼见也未必是真,就好比……”霍冬是真不想理她,可她也说越过分,越说越来劲儿,让他忍无可忍地出口反讥,“我以为贝小姐真如表面看起来那般纯良!”

    真如?

    什么叫真如?

    他的潜台词是……她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般纯良?!

    他这是在讽刺她内心阴险?

    贝倩妮的脸色彻底难看了。

    简短的几句对话,足以听出霍冬言辞间对严甯的处处维护,所以若说他们之间没一腿儿的话,打死她也不信!

    呵!互生爱慕是不是?

    那正好!

    他们彼此有情,拆散起来才过瘾,才解气,她就不信,她这辈子会斗不过严甯那个讨厌的践人!

    这时,音乐停止,一曲完毕。

    几乎是在音乐停止的那瞬,霍冬的手就立刻离开了贝倩妮的腰肢,仿佛她的身上携带着足以致命的病毒一般。

    那样迫不及待撤离的举动,充满了嫌弃和厌恶。

    贝倩妮感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霍冬无视贝倩妮充满愤恨的瞪视,对其微微点了下头表示自己的礼貌和涵养,然后转身决然离去。

    贝倩妮站在舞池里,攥紧双手狠狠瞪着霍冬大步离去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齿。

    她本来对这个男人倒也算不上多喜欢,可在经过他一再的拒绝和嘲讽之后,她竟对他有了浓厚的兴趣……

    嗯,她决定了!

    她还就非得到他不可了!

    音乐一停,严甯精神一振,看到霍冬从舞池里出来,她立刻趁哥哥不注意时溜到四叔严谨尧的身边去。

    “四叔,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家可以么?”她轻轻扯着四叔的衣摆,小小声地请求。

    瘪着嘴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看起来我见犹怜。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严谨尧一听,低头看她,微微皱眉关切地问。

    “可能有点受凉了……”严甯握拳抵在鼻端,低着头轻咳了一声。

    “行,回去吧!”严谨尧点头应允。

    严甯抬头,用嘴努了努正阔步回来的霍冬,“四叔,让他送我回家吧。”

    “嗯?”闻言,严谨尧微微挑眉。

    “我把他的外套穿走了,这么冷的天万一他被冻感冒了那不就是我的罪过了么?让他送我回家,我再把衣服还给他,一举两得!”严甯一脸坦荡,神色自若地说道。

    严谨尧想了想,觉得小侄女的话也不无道理,点头,“嗯,去吧!”

    见四叔点了头,严甯二话不说就朝着霍冬迎面而去,然后与他擦肩而过,径直往宴厅出口走去。

    她冷着小脸,看都不看他一眼。

    气鼓鼓的样子明显是在生他的气。

    在严甯跟严谨尧提要求时,霍冬已近在眼前,所以他们叔侄二人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他有些犹豫,抬眸去看四爷。

    严谨尧对他点了点头。

    既然是四爷的命令……

    他暗暗磨了磨牙,有些无奈地暗叹一声,转身朝着严甯的背影快步跟去。

    停车场。

    严甯站在一辆黑色越野的副驾车门前,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冷着小脸等着身后紧随而来的男人。

    滴的一声轻响,霍冬用遥控开了车门,他径直走向驾驶座。

    他拉开驾驶座的车门欲上车,却发现站在副驾驶车门边的小女人一动不动,一点也没有想要上车的迹象。

    他皱眉,向她投去疑惑的目光。

    她冷冷瞥他一眼,还是一动不动。

    霍冬足足用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

    她是在等着他去给她开车门!!

    他暗暗磨牙,本不想纵容她,可这天寒地冻的,就算她穿着他的外套也抵挡不了这腊月的寒风。

    矫情!!

    在心里骂了一声,他妥协,无奈地向她走去。

    若此时此刻是别的女人用如此恶劣的态度逼他去开车门,他一定会认为对方是想使唤他,那么他决然不会动。

    可换成她……

    他的内心好像并没有太多抵触,因为他可以肯定,她并不是想要使唤他。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有这样的“肯定”,反正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地觉得了。

    他自尊心强,内心很敏感,所以总能敏锐地感觉到对方的真实想法。

    严甯的确不是想使唤他,她是心里不舒服。

    他刚才对贝倩妮的一举一动不都挺绅士的嘛,风度翩翩彬彬有礼的,可一点也不像跟她在一起时那么不耐烦!

    所以!她也要!

    看到他向她走来,看到他为她拉开车门,她心里的怨气和委屈才稍稍消散了点。

    两人都没说话,她上了车,他为她关上车门,然后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座。

    霍冬动作娴熟地把车开出停车场,朝着严家的方向疾驰而去。

    车子在沉默中行驶了几分钟后,窝在副座里的小女人终究是难以压抑内心的醋意,转眸睥睨着专心开车的男人,冷飕飕地开口,“你不是不会跳舞吗?!”

    “……”霍冬皱眉,从中央后视镜里瞟了她一眼。

    “跟别人不跳得蛮好的嘛,谦什么虚谦啊?不想跟我跳就明说呗!”她不依不饶,阴阳怪气地冷笑着,语气酸溜溜的哼哼道。

    霍冬专心看着路况,没理她。

    明知他是迫不得己,她这“秋后算账”有意思吗?

    再说了,他们明明什么关系都没有,这种*的话题不适合他们。

    严甯想到他和贝倩妮共舞的样子心里就酸得不行,这会儿他还不理人,妒火瞬时就燃到了头顶。

    她伸手就去扯他的手臂,“我跟你说话呢!你——”

    “别闹!!”他勃然大喝,狠狠一把挥开她的手。

    她被吼得一愣,加上他力气大,将她的手挥得撞在座椅靠背上,疼得她狠狠皱眉。

    而跟手臂比起来,显然伤得更重的,是心……

    她知道自己是无理取闹了,但她以为……自己可以在他面前任性一下的……

    原来不行。

    而且,她并不是真的任性,她只是想要他哄哄她而已,哪怕只是一两句好听的话,就够了……

    心里一阵抽搐,倏然就觉得很难过很难过……

    她连忙抱着被撞疼的手臂侧身面向窗外,不让他看到自己已然泛红的双眼。

    霍冬是在吼完之后才惊觉自己的失控,顿时懊悔得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可吼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想收回依然晚矣。

    放缓车速,他转眸去看用背对着自己的小女人,看着她落寞孤寂的背影,心脏不受控制地微微一抽,有点疼……

    默默叹了口气,他尽可能地将语气放柔,解释,“我在开车,你不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有多危险吗?”

    “停车!”她倏然喊道。

    冷冰冰的声音饱含着愤怒和伤心。

    “……”霍冬皱眉看了她一眼,没停。

    “靠边停车!!”她猛地转回头来,红着眼瞪他。

    她的口气太恶劣了,他向来自尊心强,是受不得她这种语气的,眉头一拧,将车靠边停好。

    他面无表情,冷冷看着她。

    气氛僵到谷底。

    车一停,严甯三两下将身上的男士外套脱下来,狠狠向他砸去,“还你!”

    然后伸手去开车门,作势要下车。

    “你干什么?!”他连忙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拧眉喝问。

    她这副衣衫不整的样子下车想干吗?就算不遇上坏人也会被冻死好吗!

    “不稀罕你的施舍!!”她回头冲他吼,颤抖的声音透着一丝哽咽,眼睛红得像是马上就要掉下泪来。

    霍冬紧紧抓着她的手臂,不管她怎么挣扎扭动,都无法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去。

    “穿上!”他面如玄铁,一手攥着她,一手将外套又扔回她身上。

    接着滴的一声,他锁了车门,然后才松开她的手臂。

    “说了不稀罕你的——”她抓了外套又要往他身上砸。

    “立刻穿上听到没有!?”

    他又是一声大喝,冷冷瞪着她,威慑性十足。

    严甯眨巴着湿漉漉的双眼,怯怯地看着对自己凶神恶煞的男人,委屈极了。

    原来他凶起来这么吓人,比她哥发脾气的时候还吓人,早知道就不惹他了……

    面对自己突如其来的暴脾气,不止严甯被吓到了,连霍冬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他性格冷淡,这些年来早就已经习惯喜怒不形于色,不管遇上什么大悲大喜的事他都能冷静对待,可偏偏是眼前这个让人讨厌的小女人,总能轻易惹得他发飙……

    在他近乎凶狠的目光下,她特别委屈瘪着嘴,可怜巴巴地低着头把外套重新穿上。

    霍冬连忙转头不再看她。

    因为看着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会让他有种自己是混蛋的感觉。

    衣服穿好,她抬眸看他,幽怨逼问:“你为什么要给我你的衣服?”

    如果他真的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在花园里看到她的裙子破了,他为什么第一时间就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

    “……”霍冬皱眉,默了两秒,“是四爷——”

    她倏地扑过去,狠狠堵住他口是心非的唇……

    题外话:

    大姨妈来了,肚子疼~~~~~~~/(ㄒo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