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13章:任何人都休想抢去!
    cpa300_4();    天使般的美丽女孩,正斜斜地勾着唇角,噙着一抹阴险的笑冷冷地看着她……

    严甯满心的喜悦,在看到贝倩妮的那瞬,荡然无存。(◥◣看最◢◤新章节请上^^看お閣wWw.kаΝSΗuge.СoM)

    贝倩妮双臂环胸,以一种高傲的姿态睥睨着看起来狼狈又滑稽的严甯。

    而严甯在看了贝倩妮一眼之后,就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仿佛她不存在一般。

    对贝倩妮脸上那显而易见的鄙夷,她更是视若无睹,无关紧要的人对她有何看法,她从来都不在乎。

    贝倩妮冷冷盯着严甯看了一会儿,却发现严甯根本不屑搭理她,顿时怒火中烧。

    强忍着心里的怒火,贝倩妮扭着腰肢走到严甯身边,微垂着眼睑极尽嘲讽地打量着严甯身上的男士外套,笑得阴险狡诈又高深莫测。

    严甯面无表情,只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当贝倩妮是空气。

    对于不想见到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

    可偏偏,贝倩妮不想放过她。

    只见贝倩妮噙着鄙夷的笑打量了严甯一会儿,然后突然尖着手指头想去拎她身上的外套……

    严甯身子一侧,冷冷避开,凌厉的目光刷地射在贝倩妮的脸上。

    “哟!碰都不能碰,这么宝贝啊!”见她反应如此激烈,贝倩妮立马就笑了,阴阳怪气的语调充满了不怀好意。

    严甯脸色冷凝,黛眉微蹙,暗暗咬紧牙根努力隐忍着想要揍人的冲动。

    贝倩妮的身上有种让她见一次就想打一次的践人本色!

    严甯抿唇不语,贝倩妮笑得越加得意,“衣服不能碰……那人呢?”

    最后三个字,明显是别具深意,且充满了挑衅意味。

    严甯双眸微微一眯,一抹寒光快速闪过。

    而她的脸色越冷,贝倩妮就笑得越欢。

    “甯甯姐你知道吗?你越是这样看着我,越是说明你在乎这件衣服……的主人!”贝倩妮娇滴滴地说,唇角阴笑蔓延,“而你在乎的东西,最后都会变成我的!”

    严甯终于忍无可忍!

    勾唇一笑,她抬头挺胸,姿态倨傲清冷,气势上瞬时把贝倩妮压了下去,“第一,霍冬是人,不是物件!第二,他永远都不可能会是你的!”

    她咬字清晰,笃定的语气充满着自信。

    见严甯说得如此胸有成竹,贝倩妮脸上的笑容微僵,心里恨得咬牙切齿。

    “你这是在向我宣战?”贝倩妮不屑冷笑。

    “怕你啊!”严甯胸一挺,气势磅礴地道:“贝倩妮!我若想跟你争,你以为你有赢的机会?”

    “呵呵!我没赢的机会?别忘了你那些前男友有大半都移情别恋喜欢上我的!”贝倩妮冷冷一笑,得意又张狂地说道。

    严甯笑靥如花,立刻反击,“可他们最后哪一个不是哭着求着要跟我复合?”

    闻言,贝倩妮像是突然被戳中了痛处,目光阴狠地瞪着严甯,咬牙切齿,“那是因为你——”

    “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严甯笑容依旧,不紧不慢地抢断道。

    “你——”贝倩妮气结,脸色一阵青白交加。

    严甯都已经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和贝倩妮就像是前世的仇人一般杠上了……不!确切地说,是贝倩妮盯上她了。

    那时候贝倩妮才多大?十四岁还是十五岁?反正还是个未成年!

    当时有个比较优秀的男孩子在追她,她虽不喜欢,但因为觉得孤单,就想试着先做做普通朋友,然后不知怎地,没过几天贝倩妮就得意洋洋地领着那男孩子来她面前炫耀了……

    严甯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个心胸宽广的人,本来因为母亲的偏心她对贝倩妮就很不待见,见贝倩妮居然敢先向她挑事儿,她自然不会就这样算了。

    所以她很快就反击了,稍微使了点媚,就把那男孩子给勾了回来。

    当时的贝倩妮毕竟还小,加上身世背景不如严甯,诚如严甯所说,她若想抢,贝倩妮哪里又抢得过她。

    所以贝倩妮还没得意两天,那男孩子就又回到了严甯的身边,贝倩妮顿觉受到了奇耻大辱。

    她不服气,在母亲罗婉月面前大哭大闹百般哭诉,然后罗婉月就带着她去找了严甯,狠狠给了严甯一耳光。

    而严甯受到如此不公平待遇,彻底被伤透了心。于是从那以后,她不止抢贝倩妮的男朋友,就连贝倩妮闺蜜的男朋友,她都照抢不误。

    而且,抢到之后就甩!

    贝倩妮自然也不甘示弱啊,但凡知道有哪个男人跟严甯走得近一点点,她都要千方百计地去把对方勾过来,不计一切代价。

    于是后来的几年里,她们就在你争我夺的道路上一条道走到了黑!

    她为了报复贝倩妮,不惜搭上自己的名声。

    而贝倩妮更拼,为了赢她,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做筹码。

    所以,别看贝倩妮外表清纯可爱,其实说她“阅男无数”一点也不为过。

    严甯看着被气得脸青面黑的贝倩妮,心里非常痛快。红唇一勾,她微微倾身凑近贝倩妮的脸,皮笑肉不笑地轻轻呵气道:“你以为我真喜欢他们啊?贝倩妮,我逗你玩儿的呢!”

    “……”贝倩妮狠狠一震。

    她什么意思?

    “贝倩妮,你说你小小年纪就费尽心思去勾、引他们,甚至不惜以身相诱,到底是为哪般啊?就为了跟我攀比?呵!你还真是蛮拼的!”严甯一边慢悠悠地摇着头,一边极尽鄙夷地讥讽道。

    贝倩妮脸色苍白,无言以对。

    严甯故作惋惜地轻叹一声,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妩媚又妖娆地将散落在胸前的发丝撩到背后,“只可惜啊,你卯足了劲儿把他们都勾走,可我却从未喜欢过他们!”

    “你——”贝倩妮意识到了什么,震惊得瞠大双眼。

    “一、个、都、没、有!!”严甯笑靥如花,一字一顿。

    嗯!她所交往的那些男孩子,她一个都不喜欢。

    因为知道贝倩妮喜欢跟她抢,所以她就故意到处勾搭男孩子,让贝倩妮去慢慢抢,然后等贝倩妮把那些男孩子抢走之后,她又去抢回来。

    如此反复,乐此不疲。

    在那些寂寞孤单的日子里,跟贝倩妮抢男人,便成了她最重要的消遣,没有之一。

    贝倩妮祸害她,她也毫不示弱地祸害贝倩妮,这些年来恶性循环,她们虽是同母异父的姐妹,却早已在心里结下了不可解开的怨恨,这一生,估计都不可能释怀了。

    得知真相的这一瞬,贝倩妮完全懵了。

    她真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这些年来居然一直被严甯耍得团团转。

    狠狠咬了咬牙,贝倩妮怒极反笑,用下巴点了点严甯身上的外套,“那他呢?”

    严甯脸色微变。

    “你也不喜欢吗?”贝倩妮捕捉到严甯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怒意和紧张,心里立马就有了主意。

    她就不信她会一直输!她就不信她会一次都赢不了她!她死都不信!!

    严甯冷冷抿着红唇,没说话。

    “如果你真不喜欢,那我就勉为其难把他收了吧!他身材那么棒,肌肉又那么结实,比以前那些男人man多了!”贝倩妮说到霍冬的身材和肌肉时,那眼神就像老鼠见了肉,闪烁着绿幽幽的光。

    看着贝倩妮那一脸花痴相,严甯心里一阵反胃。

    淡淡瞟了贝倩妮一眼,她不屑冷笑,“贝倩妮,我劝你别去自取其辱,他可不是以前那些不入流的男人可以相比的,不是我小瞧你,你勾、引不了他!”

    “是吗?”贝倩妮笑得意得志满,眼底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嗲嗲道:“勾不勾得了……试试呗!”

    贝倩妮放下豪言之后,便噙着得意的笑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严甯紧蹙着眉头看着贝倩妮的背影,双手一点一点地攥紧。

    很显然,贝倩妮已经看出她喜欢霍冬了。

    似乎,新一轮斗争又要拉开帷幕了……

    只是这一次,她似乎不能再用以前那种懒散的态度对待了,看来她得全力以赴才行。

    毕竟,她喜欢的男人,可不能被她讨厌的*害了去。

    她的霍冬,若被贝倩妮糟蹋了的话,那她真是会死不瞑目的!

    这么些年了,她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男人,拼死也得紧紧攥在手里,不让其他人抢去。

    嗯!任何人都休想抢去!

    严甯咬着红唇蹙着眉,微眯着双眸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暗暗思量着接下来该怎么应对……

    思来想去,她觉得当务之急应该是想办法尽快……

    把霍冬拿下!

    ……

    从洗手间出来后。

    严甯一边吃着霍冬帮她取来的蛋糕,一边时不时地偷瞄他一眼,一直瞄到他忍无可忍地转眸瞪她。

    在他终于肯主动看向她的那瞬,她对他咧嘴一笑,小小声地说:“霍冬,一会儿你陪我跳支舞吧。”

    “不会!”霍冬没有一丝犹豫,硬邦邦地吐出两个字。

    “我会啊,我教你!”她笑靥如花,冲他挤眉弄眼。

    霍冬直接把头撇向一边,懒得理她。

    正在这时,贝倩妮朝着这边走来。

    严甯立马收起懒散的姿态,脸上的笑容隐退,知道贝倩妮来者不善,下意识地绷紧神经严阵以待。

    贝倩妮径直走到父亲贝宗云和严谨尧的面前。

    “严伯伯,贝儿今天生日,有个不情之请想请严伯伯成全!”贝倩妮望着严谨尧,特别温柔乖巧地说。

    严谨尧挑了挑眉,随和地轻轻笑道:“既然是寿星小公主发了话,那就说说看吧!”

    “贝儿想跟严伯伯借个人。”贝倩妮的目光直直射向一旁的霍冬。

    霍冬面无表情,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仿佛感觉不到贝倩妮如狼似虎的目光一般。

    倒是严甯忍不住变了脸。

    贝倩妮有个对她百依百顺*爱至极的爹,只要是贝倩妮想要的,贝宗云都会尽全力满足她,这一点,贝倩妮赢了她。

    她没有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爱的父母也就算了,更糟糕的是,连唯一疼爱她的哥哥,都不赞同她喜欢霍冬……

    不赞同都罢了,更甚至,很有可能还会极力阻止。

    所以,在外力支援上,她完败贝倩妮!

    看到贝倩妮如此明目张胆地上来抢人,而她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也做不了,严甯立马就心情不好了。

    嘴里的蛋糕,也不似刚才那般美味可口了,心里顿时充满了委屈和气愤。

    垂着眸,冷着脸狠狠戳着碟子里的蛋糕,残暴地把蛋糕戳了个稀巴烂。

    霍冬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忍不住淡淡瞥了严甯一眼。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在他瞥向她的那瞬,她也正抬眸看向他……

    她气鼓鼓的,狠狠剜了他一眼。

    那幽怨又委屈的小眼神儿,像个生气吃醋的小妻子……

    匆匆一瞥,霍冬立马移开视线。

    装作没看到贝倩妮看向霍冬的眼神,严谨尧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嘴角,笑得讳莫如深,“哦?借谁?”

    “他!”贝倩妮毫不客气,抬手直指霍冬,“我要他陪我跳今晚的第一支舞!”

    贝倩妮的语气,老大老大的,真像公主似的。

    霍冬依旧没有丝毫表情,仿佛天塌下来都跟他无关一般。

    严谨尧轻轻一笑,婉拒道:“贝儿,他是严伯伯的贴身保镖,不能外借的!”

    “只是一曲舞而已,今天是贝儿的生日耶,严伯伯您真忍心拒绝贝儿啊?”贝倩妮立马撅嘴撒娇,楚楚可怜地望着严谨尧。

    贝倩妮一再拿生日说事儿,严谨尧微微拧眉,好像有点不好拒绝的模样。

    于是他转头看向霍冬。

    在严谨尧看过来的那瞬,严甯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地转头看向别处,一边偷偷在霍冬的后腰上狠狠拧了一把。

    警告他不许答应!

    霍冬看向严谨尧,微微低头,道:“我不会跳舞!”

    严甯满意。

    她垂着眼睑,抿着唇掩饰着快要流淌出来的笑意。

    严甯以为是自己的警告起了作用,可其实这本来就是霍冬准备要说的。

    “很简单的,我可以教你呀!”贝倩妮立马说,笑米米的样子清纯又可爱。

    霍冬看都不看她。

    贝倩妮凑上热脸却贴了个冷屁股,嘴角的笑容僵冷了下来,面子严重挂不住了。

    气氛变得尴尬。

    “你这个小没良心,往年你生日的第一支舞可都是跟爸爸跳的。”贝宗云见势不对,连忙出声打圆场,一边调侃着宝贝女儿缓和气氛,一边冷飕飕地瞟了霍冬一眼。

    那眼神自然是不满霍冬的给脸不要脸。

    “爸爸,你可冤枉我了,我这还不是为了妈妈啊,妈妈想跟你跳第一支舞都盼了好多年了,我今天成年了,可不能再霸占她的幸福了。”

    贝宗云乐呵呵地笑,看向严谨尧,又无奈又开怀,“你瞧瞧她这张小嘴儿,就知道狡辩。”

    “爸爸——”贝倩妮害羞地抱着父亲的手臂,拉长尾音娇嗲。

    贝宗云*溺地拍了拍女儿的脸蛋,然后转头看向霍冬,“怎么?不肯赏脸?”

    冷冷的语调,压迫性十足。

    贝宗云位高权重,几乎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向来也是容不得别人拒绝的。

    先不管女儿对这保镖存着什么心思,反正在这样的场合女儿若被一个小小的保镖给拒绝了的话,传出去他颜面何存?

    所以贝宗云想,无论如何也得让女儿跟这保镖跳一曲不可。

    可偏偏,霍冬不言不语不卑不亢,以沉默拒绝。

    他和迟勋是总统的贴身保镖,只听总统一个人的命令!

    见霍冬居然不理自己,贝宗云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严甯心情大好,看到贝家父女吃瘪,比中了超级大奖还开心万万倍。

    她觉得自己更喜欢霍冬了!

    然而,严甯终究是高兴得太早了……

    题外话:

    一万字更新完毕~~祝大家www.yuehuatai.com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