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12章:你以为我看上他了?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这时,贝倩妮噙着一抹甜得腻人的笑容,径直朝着严甯走过来。

    严甯正依依不舍地退出霍冬的怀抱,一抬头就撞上了贝倩妮那张虚伪做作的笑脸。

    心里顿时一阵反胃,被狠狠恶心了一下。

    “甯甯姐,你裙子坏了,我今天有多带两条裙子过来,可以借你一条先换上。咱俩身材差不多,我的你应该也能穿的,我带你去休息室换吧!”贝倩妮的声音又甜又糯,乖巧懂事得像个小天使。

    “不用!”严甯悄悄攥紧双手,狠狠咬了咬牙,冷着脸生硬拒绝。

    贝倩妮的心思她最清楚不过,借裙子给她是假,想要把她骗去休息室,然后她们母女俩联合起来欺负她是真……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

    贝倩妮还是笑米米的,极力相劝,“裙子都是新的,我没穿过,你——”

    “我说不用!”严甯黛眉紧蹙,极不耐烦地阻断了惺惺作态的贝倩妮。

    一再被拒绝,贝倩妮嘴角的笑容变得有点僵,感觉面子挂不住了。

    见严甯态度如此恶劣,本就对她极其不满的罗婉月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顾不得严楚斐在场,当即就怒得失控地黑了脸。

    “她不换就算了,别管她!”罗婉月极尽厌恶地瞥了严甯一眼,说完拉了贝倩妮就要走,同时嘴里几不可闻地咕哝了声,“真是个扫把星……”

    罗婉月在说最后一句时,正好经过严楚斐的身边……

    “你说什么?!”

    严楚斐长臂一伸,挡住了罗婉月和贝倩妮的去路,拧紧剑眉冷声问道。

    他听得不是很清楚,不太确定母亲说的是什么,但直觉告诉他,可能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罗婉月一震,猛然惊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摇头否认,“我……我没说什么啊!”

    严楚斐冷冷抿着唇,眼底闪过一丝狐疑。

    “好了,外面风大,大家都进去吧!”

    罗婉月生怕严楚斐不依不饶地追问她到底说了什么,连忙转移话题,一边扬声招呼着看热闹的众人,一边拉着小女儿朝着宴厅里快步走去。

    而左鸿飞早就被家人送去了医院。

    很快,花园里就只剩下严家兄妹和霍冬。

    花园里重新恢复了平静,严楚斐走到妹妹面前,不由分说就伸手去扯她披在肩上的黑色外套。

    “哥你干吗?”严甯大叫,反射性地紧紧抓住衣襟,不肯脱。

    “把衣服还给人家,穿哥的!”严楚斐边说边作势要脱自己的外套。

    哪知——

    “不要!我就穿他的!”严甯用力摇头,毫不犹豫地拒绝道。

    “……”严楚斐挑眉,锐利的目光在妹妹和霍冬的脸上来回流转。

    严甯见状,连忙故作镇定地挽救,微微撅起红唇对哥哥嗲嗲地说:“天这么冷,你把外套给我了万一你被冻感冒怎么办?”

    闻言,严楚斐眼底的狐疑散去,心里顿觉温暖无比。

    他满不在乎地轻轻一笑,特别自豪的拍了下自己的胸膛,骄傲自负地说道:“就你哥这身体素质,感冒病毒见了我都会怕,你呀,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严楚斐一边说,一边伸手又去扯她肩上的男士外套。

    “不行!”她躲开,不给他碰,甚至干脆双臂一伸,把对她来说过于肥大的衣服穿在了身上,同时不忘对哥哥撒娇道:“你若是不小心感冒了,我会心疼的!”

    妹妹都这样说了,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严楚斐心里甜滋滋的,抬手在妹妹的脑门上轻轻戳了一下,笑容里是满满的*溺,“油嘴滑舌!”

    “哥。”严甯突然正色看着哥哥,轻轻喊了一声。

    “嗯?”

    她眼眶微红,用力咬了咬唇,才沙哑着声音特别认真地吐出三个字,“谢谢你!”

    谢谢你维护我,谢谢你帮我出头,谢谢你……那么爱我!

    她说,谢谢你……

    严楚斐心里一酸,突然就觉得心痛得要死。

    保护她本就是他的职责,他失职了十几年,今天不过是做他该做的事,妹妹却如此郑重地跟他道谢……

    “谢屁啊!”他佯怒瞪她,以此掩饰自己心里的难过。

    严甯挑眉瞅着哥哥,轻咬着唇角有些忍俊不禁,“你是屁啊?

    “……”严楚斐反应过来,一脸黑线,长臂一伸,勾住妹妹的脖子拉过来夹在咯吱窝,屈起手指作势要弹她的额头,“严七仔你这是在拐着弯骂我是吧?”

    严甯佯装害怕,夸张地哇哇大叫,“我哪有啊?明明是你自己说你自己是个屁……啊……”

    她话音未落,他就一个爆栗敲在她的头顶,以示惩罚。

    严甯捂着脑门费劲儿地仰起小脸哀怨地瞪着哥哥,嘟嘴咕哝:“疼……”

    “活该!叫你对你亲哥不敬!”

    “严楚斐你讨厌……”

    “半斤八两!你以为你不讨厌?!”

    兄妹俩一边你一句我一言地斗着嘴,一边也朝着宴厅里走去。

    霍冬默默跟在他们兄妹俩身后,默默地看着他们亲昵的嬉闹,目光总是会情不自禁地落在严甯那张笑靥如花的小脸上,明明胸口位置因被她的眼泪沁湿而冷飕飕的,他却诡异地觉得心脏里面……滚烫!

    当他们进入宴厅时,里面的气氛已经非常和谐美好,欢乐洋溢其乐融融。

    严甯穿着霍冬的外套,端着一杯果汁和哥哥严楚斐站在安静的角落,意兴阑珊地看着眼前热闹非凡的生日酒会。

    百无聊赖地看了一会儿,严甯眸光悄悄流转,四下搜索着霍冬的身影。

    看了一圈,终于看到了他。

    不远处,严谨尧和贝宗云惬意地交谈着什么,霍冬和迟勋守候在侧。

    目光触及那张不苟言笑却英俊帅气的脸庞,严甯心里一甜,嘴角情不自禁地往上微微勾起。

    “哥,我去跟他说两句话。”严甯目光灼灼地盯着不远处只着黑色衬衣的霍冬,一边说一边将手里喝了一半的果汁随手塞进哥哥手里。

    严楚斐见妹妹看霍冬看得那么专注,微微拧眉,“说什么?”

    “谢谢他的外套啊!”严甯转眸看着哥哥,理直气壮地说。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貌了?”严楚斐一脸不屑地瞥了眼妹妹。

    严甯立马抬头挺胸,不服气地反驳,“我一直都是个很有礼貌的小孩好么!”

    严楚斐嫌弃地撇了撇嘴,然后将果汁递回给她,“不用你特意去谢,哥一会儿帮你——”

    “我不要你帮!”她把双手背在身后,不接,皱眉嘟嘴地拒绝。

    严楚斐双眸微微一眯,锐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妹妹的脸上,抿唇不语。

    被哥哥看得心里直发虚,严甯猛然惊觉自己的态度似乎不太合适,连忙讪笑着解释,“哥,‘道谢’这种事哪能让人代替的,我又不是哑巴!再说了,以前我跟他不是有点小误会嘛,我想趁这个机会我和他可以和解一下呗!”

    娇滴滴的语气带着点撒娇的意味。

    “七仔!”严楚斐突然很严肃地看着妹妹。

    “嗯?”严甯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应得小心翼翼的。

    严楚斐看了眼远处的霍冬,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惋惜,默默叹了口气,转眸看着妹妹,特别认真地说:“在哥的心里,这世上就没有哪个男人配得上你!但你已经长大了,终究是要嫁人的,所以就算这世上没男人配得上你哥也不能把你留在严家当一辈子老姑娘!”

    “哥你在说什么呢?”严甯强忍心慌,故作羞涩地娇嗔道。

    “我严楚斐的妹夫,不是谁都可以做的!他不止得样样兼优,家世背景也不能输给严家太多!”

    严甯脸色一僵,唇角那本就不太自然的笑容怎么也维持不下去了。

    狠狠咽了口唾沫,她强装镇定,尽可能地用轻松的语调嗔道:“哥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我是想告诉你,身为严家的儿女,并非什么事都可以随心所欲!”严楚斐眸光深沉地看着妹妹,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像他们这样的身家背景,另一半必然得以门当户对作为首要条件,毕竟不是寻常百姓,可以想娶谁就娶谁,想嫁谁就嫁谁的。

    严甯眨了眨眼,倏地咧嘴一笑,俏皮地歪着小脸看着哥哥,“你以为我看上他了?”

    严楚斐没说话。

    其实他也不确定,但他就是忍不住担心……

    虽然妹妹一向贪玩儿,交往过的男孩也是数不胜数,按理说霍冬这款的应该不是她的菜,可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总觉得妹妹看霍冬的眼神有那么点不对劲儿。

    能被当今总统挑选到身边来的,那自然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才,可霍冬就算再怎么优秀,也只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他们之间身份悬殊太大,注定不可能会有未来!

    别说严家不会同意,就连他,也不会让他的宝贝妹妹嫁给一个连家都没有的男人。

    这或许对霍冬来说很不公平,但世事就是这么残酷。

    所以不管妹妹是不是对霍冬有意思,他都必须给她敲个警钟。

    防范于未然!

    他俩对彼此没感觉自是最好,如果有……

    那就必须在他们的情感还是萌芽期的时候就扼杀掉!

    “哎哟我去!哥你真以为我看上他了?”严甯“惊讶”地张大嘴,夸张地翻了个白眼,说:“拜托!哥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怎么可能看上他啊?他像根冰棍似的,脾气又冷又硬,我才不喜欢他这种类型的好么!”

    严楚斐挑眉,“真的?”

    “我发誓——”严甯立马举起手。

    “去吧!”

    不等她说完,严楚斐就对她挥了挥手。

    发誓什么的,是个很邪门的东西,常常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所以他不想听。

    不管妹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都不想妹妹用发毒誓的方式来证明什么。

    看到哥哥应允了,严甯二话没说转身就朝着霍冬快步走去,那急匆匆的脚步像是生怕哥哥又突然反悔不让她去了似的。

    在宾客们锦衣华服衣香鬓影的衬托下,穿着男士外套的严甯显得特别的滑稽和狼狈,然而她毫不在乎,唇角的笑容虽淡,却充满自信和骄傲。

    她越来越觉得,只要霍冬不嫌弃她,她就什么都无所谓!

    径直走到霍冬身边,严甯尽量避开四叔的目光,幽怨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撅着嘴小声对他说:“我饿了。”

    “我不是你的保姆。”霍冬淡淡斜了她一眼,压低声音用彼此才能听见的音量冷冷吐字。

    虽然她并没有明目张胆地使唤他,但她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已经充分显示出她内心的无理要求。

    从看到她朝自己走过来的那瞬,他就已经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知道他现在有任务在身吗?有事没事来烦他做什么啊?!

    万一让他分了心使得四爷出了什么差池,谁负责?

    “我想吃冰激凌蛋糕。”严甯像是没看见霍冬那张帅气的脸庞已经冷得犹如三九寒冰了一般,转眸盯着一旁的糕点。

    霍冬隐隐切齿,“我不是你的佣人!”

    严甯,“我要两块。”

    霍冬,“……”

    “我要抹茶味和草莓味的。”她不管他高不高兴,甚至也不看他了,就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要求。

    “……”

    “你不给我拿我就不走。”她像个小无赖,嘟着嘴气呼呼地说。

    霍冬颊便肌肉微微跳动,因为牙根咬得太紧……

    不由在心里愤愤地想,若不是众目睽睽,他真要……

    真要怎样?

    他能怎样?

    就算不是在公众场合,她要对他耍无赖的话,他也只能睁眼瞪着,根本就拿她没辙!

    算了,他是惹不起她的!

    霍冬默默叹气,妥协。

    恨恨地瞥了她一眼,他一言不发转身朝着糕点区走去。

    严甯轻抿着红唇强忍着笑意,目光灼灼地看着霍冬高大的背影,心里偷偷地唱着“我得意儿地笑,又得意儿地笑,笑看红尘人不老……”

    “啊……”

    她正在心里偷着乐,突然一个服务生从她身边经过时手中托盘不知咋地就晃了两下,眼看就要打翻了似的。

    出于本能的,严甯伸手去扶。

    托盘稳住了,但盘子里的果汁洒了一杯,果汁溅在了严甯……不!霍冬的外套上。

    “呀,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真是对不起……”那服务生见状,吓得忙不迭地点头哈腰,道歉认错。

    严甯蹙眉低头,看着被果汁侵染的胸口,虽说黑色衣服看不出什么,但被弄脏了感觉总会不太舒服的。

    “没事没事,没关系。”她抬头对服务生友善地笑了笑,挥挥手让服务生走。

    服务生连连道谢,然后端着托盘急匆匆就走了,像是生怕她突然追究责任似的。

    听到她压抑的惊呼声,正在拿蛋糕的霍冬转回头来看她。

    严甯便趁机给了他一个“给我留着我一会儿回来吃”的眼神。

    然后她就朝着公共洗手间的方向快步而去。

    进入洗手间里,严甯站在镜子前,低着头用纸巾擦拭着外套上被溅上果汁的那处。

    她一边整理着外套,一边回想着刚才霍冬那副恼她又拿她没辙的模样,想着想着,唇角就情不自堪地染上了甜蜜的笑意。

    想得太专注,以至于身后站着人她都没发觉,待到她把外套上的果汁擦拭干净后随意抬眸,即在镜子里看到一张甜美如天使般的容颜……

    天使般的美丽女孩,正斜斜地勾着唇角,噙着一抹阴险的笑冷冷地看着她……

    题外话:

    后面还有~~~~~~~~~&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