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11章:想要跟他过一辈子
    严甯唇角一勾,冷冷一笑,道:“那你还是别接受了吧!”

    “你什么意思?!”左鸿飞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料到她会拒绝。樂文小说|

    “那男的我不认识,所以你的要求我办不到!你也不用勉为其难接受我的歉意,你想咋样就咋样吧!悉听尊便!”严甯一边懒懒轻吐,一边转动着手腕,再次试图从他手里挣脱。

    可她越动,他就越是反射性地攥紧五指将她的手腕紧紧扼住。

    她狠狠蹙眉,腕骨被他抓得很疼。

    “严甯!你别以为你哥今天也来了就可以这么嚣张!”见她油盐不进,左鸿飞怒不可遏,阴冷的声音充满了危险和警告。

    闻言,严甯失笑地摇了摇头,傲慢又不屑地睨着左鸿飞,说:“左鸿飞,就算我哥没来我也可以这么嚣张好吗!!”

    都别惹她,她若真不高兴了,天皇老子都没用!

    她时常觉得,自己就是活腻了的那种人!

    谁敢把她逼急了,她就敢跟谁拼命!

    “你——”左鸿飞气得脸青面黑,几乎咬碎一口牙齿。

    正在这时,严甯的眼角余光瞟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空中花园的入口……

    双眸一眯,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狡黠的寒光,身影进入在那抹高大进入花园的那瞬,她倏地将左鸿飞抓着她手腕的那只手往自己的胸前拉去……

    不松手是吗?

    有种就一直别松!!

    “啊……左少你放开我,啊……你干什么?左鸿飞你……啊,不要……”

    在将左鸿飞的手拉向自己的同时,严甯放声尖叫。

    充满恐慌和求饶的尖叫声,凄厉又无助,突兀地打破了这个安静美好的夜晚。

    左鸿飞懵了。

    在感觉到严甯的异常时,他下意识的想松手,可更快的,却是被她先一步反抓住他的手往她胸口上摁去……

    她还顺势用力将他扯向自己。

    他一愣,忘了反应,直接被她扯得稳不住身体,整个人竟直直朝她“扑”过去。

    严甯身后是一张长椅,他将她“扑”在椅子上,手,毫无意外地摁在了她的……

    左鸿飞他头皮一麻,感觉有点不对劲儿,连忙撤手想起身,可突然——

    嗤地一声。

    布料破碎的声音灌进了他的耳朵里。

    他定睛一看,居然是严甯的裙子肩带被扯断了。

    事出突然,他竟分不清,是自己不小心扯到了她的肩带,还是……

    左鸿飞还来不及揣测,就突闻身后响起了一阵急促有力的脚步声,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他的后领就被人一把死死攥住——

    呯!

    他被人拎住后领提起来,紧接着一记狠厉的拳头就狠狠砸在了他的脸上。

    被击中的脸颊顿时一片麻木,左鸿飞的大脑有瞬间的空白,他甚至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晕头转向的当口只看见有拳头如同雨点般朝自己招呼过来……

    严楚斐脸如玄铁,双目猩红,浑身上下笼罩着一层骇人的戾气,阴森凶狠得如同再世修罗。

    将左鸿飞三两下就掀翻在地,严楚斐出手极狠,可谓是拳拳到肉招招毙命。

    很快,左鸿飞的脸上就挂了彩,眼角和嘴角都溢出了血丝。

    他倒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唯有本能地护住自己的头卷缩着身体,尽可能地将伤害降到最低。

    严甯双眼通红脸色苍白,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紧紧抓着断裂的肩带往上提,遮住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肌肤,怯怯地看着眼前的“打斗”,整个人瑟瑟发抖。

    凄楚可怜的样子我见犹怜。

    “住手!”

    突然,一道冷厉的怒喝乍然响起。

    听到花园里的打斗声,宴厅里的人都一窝蜂地涌了出来。

    最先闻讯而来的,是贝宗云一家子。

    喊住手的,正是贝宗云。

    贝宗云是左鸿飞的舅舅,贝宗云就左鸿飞这一个外甥,心里是比较重视的,此刻见外甥被自己太太与前夫的儿子揍得如此惨烈,整个人都快气炸了。

    眼见外甥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贝宗云连忙出声喝止。

    碍于此刻是公众场合,又忌讳严楚斐的身份,所以即便贝宗云怒火中烧,却也只能喝止,并不好在众目睽睽下发火谴责严楚斐或维护自己外甥。

    严家兄妹他一直看不顺眼,严楚斐竟然还敢伤他唯一的外甥,贝宗云表示非常生气。

    贝宗云也是位高权重之人,言行举止向来极有威严,往常只要他一句话,没人敢违抗他的命令。

    就算当今总统严谨尧,凡事也得给他三分薄面。

    可现在他那么响亮的一声“住手”喊出去,严楚斐却像是没听见一般,不止没停手,反而对左鸿飞拳打脚踢,揍得更是起劲儿了。

    左鸿飞扛不住了,忍不住凄惨地哀叫起来。

    贝宗云的脸色阴沉到无以复加。

    罗婉月瞟了眼贝宗云,目光触及丈夫的脸,顿时吓得狠狠一颤,忙不迭地朝着打红了眼的严楚斐跑去。

    “楚斐你住手,你别打了,楚斐……”罗婉月顾不得危险,冲过去紧紧抓住严楚斐还想往左鸿飞脸上挥去的手,尖细着声音喊着叫着。

    严楚斐不听,用力甩开罗婉月的手,挥拳就继续揍,有种非要把左鸿飞揍得生活不能自理的架势。

    “楚斐,求你了,快住手!”罗婉月急得不行,扑上去紧紧抱住儿子的腰,眼泪汪汪地哀求,“楚斐啊,妈求你了还不成吗?”

    除了女儿贝倩妮,丈夫贝宗云最在乎的小辈就是左鸿飞了,自己儿子把左鸿飞打得这么惨,宗云一定非常生气。

    而他生气了,她也休想有好日子过……

    所以,罗婉月怎能不急!

    严楚斐知道自己失控了,但他并不在乎,身为哥哥,他失职了十几年,今天他非得为他家七仔好好出口气不可!

    妹妹被欺负,他这个做哥哥的,那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若不狠狠修理欺负她的人,他都觉得自己枉为兄长!

    他甚至不敢想,这些年里,妹妹被多少人欺负过,而她被欺负时,是不是每次都只能像此刻这样红着眼睛无助颤抖,因为她的身边,连一个为她出头的人都没有……

    严楚斐一边用脚狠狠踹着卷缩成一团的左鸿飞,一边在心里默默发誓——

    从今天开始,他严楚斐的妹妹,谁特么都不能欺负!!

    罗婉月拉不开失控的儿子,急得泪如雨下,转头恶狠狠地瞪了眼站在一旁看起来委屈又狼狈的严甯。

    那眼神,凶狠得仿佛恨不得她从这个世界上立马消失!

    接收到罗婉月朝着自己投射过来的狠毒目光,严甯心脏一抽,脸色不由更加苍白了一分。

    “这是怎么了?”

    突然,一道低醇的嗓音,从花园入口不急不缓地传来。

    在场的众人像是经过彩排一般,不约而同地转头,循声望去。

    走在前面的,是当今总统严谨尧。

    严谨尧的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贴身保镖霍冬和迟勋。

    看到严谨尧的那瞬,贝宗云本是难看至极的脸色,连忙缓和下来。

    毕竟严楚斐是严谨尧的亲侄儿,就算他心里对严楚斐再怎么不满,也不能当着严谨尧的面表现出来。

    “四爷四爷,您来得正好,快让楚斐住手,再打下去会闹出人命的!”罗婉月自己劝不动严楚斐,只能哭着喊着向严谨尧求助。

    严谨尧锐利的目光将现场扫了一眼。

    “楚斐!”然后不冷不热地扬声喊道。

    严楚斐果然住手了。

    谁的面子他都可以不给,但四爷的命令他不敢不听。

    听到四叔的声音,本是垂着眸装可怜的严甯立马抬起头来,目光第一时间就锁住四叔身后左侧的那个男人……

    而霍冬……也正看着她。

    四目相接,两两对望,周遭的人和物仿佛全都突然消失不见,整个世界,只有他与她……

    严甯心脏狠狠一抽,疼得双眼立马就红了……

    这两个月来,彼此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加上她死命克制自己,即便在家里碰了面她也故作潇洒地不理他,与他匆匆一瞥就上楼躲回自己房间。

    她以为自己真的很洒脱,她以为自己真的可以拿得起放得下,她以为自己对他只是喜欢言爱尚早……

    可原来,她错了!

    全错了!

    没见着他的时候,她还觉得没什么,可现在突然看到他,她才猛然发现原来自己对他的感觉,已超出自己的想象……

    喜欢他,喜欢到想要跟他过一辈子!

    嗯,就是一辈子!

    霍冬一脸冷酷,刚毅帅气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仿佛什么事都不能让他动容一般,然而目光在触及严甯破损的裙子时,眼底寒光四溢。

    那晚在澜韵的后巷里,他亲耳听到左鸿飞羞辱严甯的那些难听话……

    他没想到,左鸿飞居然真敢对严甯下手!

    霍冬表面无动于衷,心脏却已经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揪住,几乎是在看到严甯红眼的那瞬,他的心就已经不似表面的那般平静了。

    于是他的双手开始不受大脑控制,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解开扣子,脱下外套。

    再拿着外套径直朝着严甯大步而去。

    恰在霍冬抬步向严甯走去的同时,严谨尧转眸看向霍冬。

    看到霍冬已朝着严甯走去,严谨尧微微惊讶,暗忖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懂他心思了,居然不用他暗示就已经知道他的下一步指示。

    所以在其他人看来,甚至连严谨尧自己都以为,霍冬是听从了他的命令才走向严甯。

    然而只有霍冬自己知道,他此刻的举动,完全是遵从自己心底的本意……

    严甯红着双眼,泪眼模糊地看着朝自己大步走来的男人,本来还不怎么难过,这会儿突然就觉得委屈得不行……

    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看她落泪,霍冬的脑子里瞬时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那就是去左鸿飞的身上狠狠补几脚!

    强行压制着心里的怒意,他一板一眼地将外套披在她的肩上,尽可能地让自己的举动不带私人情绪。

    为她披上外套,他正要退开,哪知她却突然脚下一崴,整个人往一边歪倒……

    她像是很虚弱,摇摇欲坠,惊得他本能地伸手去扶。

    她顺势就往他怀里靠。

    霍冬僵住。

    怀里突然就这样多了软软的一团,他推开不是,不推开也不是,左右为难。

    他一动也不敢动,像座雕像一般僵立着,垂着双手,在众目睽睽之下,连触碰她一下都不敢。

    严甯从靠在霍冬怀里的那瞬,两个月来死命压抑的思念就如同猛兽般倾巢而出,将她整个人疯狂席卷。

    他没来之前,她的可怜都是装的,可这会儿躲在他怀里,她突然就真的难过起来。

    就觉得特别特别的委屈,特别特别的伤心,特别特别的怨恨他!

    怨他,她那么那么喜欢他,他为什么就不能喜欢一下她?哪怕一点点也好啊!

    严甯的双手紧紧抓住霍冬的腰侧,将小脸埋在他的胸前,哭得有些不能自制。

    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很快就将他的衬衣沁湿一大片。

    感觉到心口的凉意,霍冬死命压抑着想要抬手轻抚她的冲动,全身绷得死紧。

    他不能给她安慰,他的身份,于理不合!

    胸……突然一疼。

    霍冬要疯了!

    她咬他!

    而且好死不死的,居然咬在他的……那啥上了。

    在他面前,她的个子太矮,加上她为了避开众人的视线而刻意低着头,所以她咬上的位置,该死的正好是最不能咬的地方……

    这死丫头!

    不会是故意的吧?!

    霍冬头皮发麻,呼吸都不稳了,拿不准怀里的小魔女到底是无心之过还是又在故意撩他。

    其实……

    严甯真不是故意的。

    她就是觉得这两个月自己想他想得太辛苦了,想咬他两口出出怨气,哪知……

    感觉到他瞬时紧绷的肌肉,她才发现自己咬着他哪里了。

    眼泪止住,脸颊滚烫。

    霍冬面无表情,严甯埋头“伤心”,两人虽然身份悬殊,但并没有明显的越轨行为,所以看在旁人眼里倒也没觉得有何异常之处。

    再加上大家的注意力此刻全都是严楚斐和左鸿飞身上。

    这边——

    即便严谨尧下了命令,严楚斐不敢违抗,可他心里终究是不痛快,所以在收手之前,他最后一脚狠狠踩在左鸿飞的肚子上,危险地半眯着双眼居高临下地睥睨着疼得整个人弓成虾状的左鸿飞,阴森森地切齿道:“左鸿飞你他妈是活腻了吧!连我妹的主意你他妈也敢打?!”

    在这样的场合,他也敢对他家七仔不轨,简直是不把老严家放在眼里,如此色胆包天没把他揍得半身不遂都是便宜他了!

    “我没有……咳咳咳……”左鸿飞受伤颇重,咳得痰中带血。

    “楚斐你快抬脚,你这样用力鸿飞都透不过气了!”

    见左鸿飞咳得吐血,罗婉月吓得连忙冲上去将严楚斐狠狠推开,气急败坏地大叫。

    严楚斐被推得后退两步,左鸿飞终于得到解救。

    罗婉月那情绪激动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左鸿飞才是她的亲生儿子呢!

    严楚斐微微拧眉,神色复杂地看着罗婉月。

    罗婉月起先并没注意到严楚斐的异样目光,待到和女儿贝倩妮一起把左鸿飞从地上扶起来后,才发现严楚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

    那眼神……看得她竟心生怯意。

    “你……你干吗这样看我?”罗婉月心脏一颤,竟有些不敢与儿子对视了。

    严楚斐很想问一句——谁才是你的孩子?!

    七仔裙子都被撕破了,你作为母亲,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反而对欺负你女儿的罪魁祸首关怀备至?

    严楚斐脸色很不好,冷冷抿着薄唇看着罗婉月,一言不发。

    看着母亲如此冷落他的妹妹,他的心里,舒服不起来!

    “怎么回事?”严谨尧微微拧着眉,看了眼受伤不轻的左鸿飞,又看了眼依旧把头埋在霍冬怀里的严甯,问。

    贝宗云以为严谨尧这是要兴师问罪,脸色一变,连忙抢先说道:“没事没事,他们小孩子闹着玩……”

    “贝叔!”

    贝宗云话未落音,严楚斐就冷冷喝道,不顾长幼尊卑地阻断了他。

    气氛,变得僵凝。

    被晚辈生生抢了说话权,贝宗云脸上有点挂不住。

    罗婉月见到丈夫黑了脸就忍不住心惊胆颤。

    她眼露哀求地看向儿子严楚斐,希望他能别再说了。

    可严楚斐却对母亲投射过来的目光视若无睹,唇角泛着讥笑,直直看着贝宗云,冷冷说道:“楚斐知道,贝叔你对这唯一的外甥很是看重,但如果他嗜好这样‘闹着玩’,那楚斐要斗胆奉劝贝叔一句,该管教管教了!这次我看在贝叔你的面子上,饶他不死,再有下次……”他微微停顿,接下来声音变得更加冷酷阴森,“左家若是绝了后,贝叔可别怪楚斐没打招呼!”

    贝宗云脸色大变,“楚斐你——”

    “老六!不得无礼!!”严谨尧皱眉瞪着严楚斐,厉声喝道。

    严楚斐噤声。

    但表情却没有丝毫改变,依旧是一副嚣张到极致的模样。

    他说得出,就做得到!

    严谨尧又警告性地瞥了严楚斐一眼,然后扯动嘴角微笑着看向众人,以老大的身份发话道:“好了好了,今天是倩妮的生日,大家应该高高兴兴开开心心,不高兴的事就从这里翻篇,都不许说了!”

    终极老大都站出来打圆场了,谁能不给面子?

    “对对对,进屋进屋,难得四爷您赏脸,这么忙还抽空过来,真是让我们受*若惊啊!”贝宗云第一个附和,一边笑着说道,一边领着严谨尧往宴厅里走。

    “这是哪儿的话啊,老贝你这样说就太见外了,依咱俩的关系,倩妮的成人礼我再忙也得来庆祝的……”

    “感谢感谢,真是太感谢了……”

    严谨尧和贝宗云一边客套地寒暄着,一边往前走去。

    这时,贝倩妮噙着一抹甜得腻人的笑容,径直朝着严甯走过来……

    题外话:

    你们不爱我了~~~我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