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09章:我的事儿你就别管啦
    为妹妹穿好鞋,严楚斐站起身,无奈又气愤地瞪着妹妹。

    在哥哥起身之前,严甯就仰着小脸往上看,努力眨眼,让眼底的水雾尽快散去。

    所以在接收到哥哥饱含愠怒的瞪视时,她又能神色如常地对哥哥回以微笑。

    严楚斐气恼,在瞪了严甯一眼之后,冷着俊脸率先往外走去。

    严甯垂着眸,溢出一抹虚无缥缈的笑,然后默默跟上。

    三人上了车。

    严楚斐和严甯坐后座,霍冬开车。

    霸气悍马融入车流之中,车厢内静谧无声,谁也没有说话。

    一直到……

    “停车”

    在距离严家只剩五十米远时,严楚斐突然开口。

    霍冬二话没说,将车靠边停下。

    车停好,霍冬推开车门下车,一边从兜里掏出香烟,一边走向车头。

    他倚在车头,把叼在嘴上的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

    知道他们兄妹需要谈一谈,所以霍冬很识趣地把车内空间留给他们兄妹俩。

    严甯心情不太好,晚上喝了好些酒,虽然没有醉,但大脑已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她像是没有骨头一般,软哒哒地窝在后座里,在霍冬下车的那刻,她的目光就不由自主地追随着他。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会对这个冷冰冰的男人有那么强烈的感觉。哪怕他根本不爱搭理她,但她只要这样远远地看着他,心里就会变得安然宁静……

    虽然很莫名其妙,但有些事就是这么千奇百怪,她从他的身上可以找到安全感,甚至还有……归属感。

    当然,安全感并非他一人能给,在哥哥严楚斐的身上她也能得到。

    但归属感……

    却是在认识他之后,她的脑海里才对这三个字有了某种程度上的认识。

    归属感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而且没有丝毫道理可言。

    其实说白了,它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让她着迷……

    严甯一眨不眨地看着倚在车头的男人,看着淡淡的白烟从他的嘴里轻轻吐出,裹着一个个烟圈冉冉上升。他刚毅帅气的侧脸笼罩在白雾之中,在昏暗迷离的路灯下,显得更为神秘魅惑……

    严楚斐脸如玄铁,冷冷看着坐没坐相的妹妹,想起刚才苏如嫣那件事,奋力压制下去的怒火瞬时又被点燃。

    “你看看你都交的是些什么朋友?在你背后捅刀子的人你居然还能把她当闺蜜?”严楚斐怒不可遏,瞪着严甯疾言厉色地喝道。

    想到苏如嫣那副嘴脸,严楚斐就恨不得把妹妹吊起来狠狠打一顿,以惩罚她的有眼无珠,竟拿践人当朋友。

    如果今晚没有发现苏如嫣的真面目,那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严甯没说话,神色平静,默默地承受着哥哥的责备。

    然而,严楚斐看到妹妹这副不言不语甚至连为自己辩解一句的意思都没有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说说,你一天到晚脑子里都装的啥?在自家人面前你倒是精明狡猾古灵精怪,到了外面你的眼睛就被鬼迷了?是人是鬼你就分不清了?你就真看不出围绕在你身边的哪些是好人哪些是坏人……不我看你身边根本就没好人”

    严楚斐恨铁不成钢,爱恨不能地瞪着妹妹,骂得咬牙切齿气急败坏。

    严甯从霍冬那张朦胧的俊脸上收回目光,转而看向身边正对自己发飙的哥哥,“哥你没听过一句话吗?”

    严楚斐一怔,被妹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问得莫名其妙。

    “什么?”他狠狠拧眉,没好气地喝道。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她轻轻勾唇,淡淡吐字。

    “……”严楚斐倏然无语,心脏猛地抽搐了下。

    她笑笑,说:“我自己都不是一个好人,还要求朋友是好人,哥你不觉得太可笑了么?”

    她说,我自己都不是一个好人……

    听着妹妹妄自菲薄的话,看着妹妹唇角那抹酸涩凄苦的笑,严楚斐的心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在狠狠撕扯,疼得不得了。

    他喉咙发紧,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知道她坏的呀,她不坏我还不跟她玩呢”严甯垂下眼睑,长翘的睫毛在眼帘下打出一片小小的阴影,像是漫不经心般抠着自己的指甲,用一种特别无所谓的语调笑着说道。

    “你”严楚斐呼吸一窒,气得大脑冲血,“你这是什么鬼逻辑?”

    坏女孩就必须跟坏女孩玩儿吗?坏女孩就不能变好吗?为什么宁愿跟坏人鬼混也不愿意积极向上地努力变成一个好女孩呢?

    “哥,你觉得整个帝都,会有好女孩跟我做朋友么?”面对哥哥的怒气,严甯唇角的弧度更加深刻一分,温温柔柔的语调,却饱含着浓浓的讥讽意味。

    “……”严楚斐的心狠狠一震,竟哑口无言。

    “好女孩不跟我玩儿,我不跟坏女孩玩儿,那我跟谁玩儿呢?”她笑得越发甜美,可一字一句却如锋利的刀刃,狠狠切割着严楚斐的心。

    那我跟谁玩儿呢……

    我跟谁玩儿……

    严甯这句听似云淡风轻的话,如同一记闷棍狠狠敲在严楚斐的头上,令他猛然发现……

    原来他的妹妹,是如此的孤单和寂寞

    严家的男人,都是做大事的男人,辛苦忙碌是必然的,所以从他懂事起,他就被严格要求和管理,自己都没有多余的时间玩乐,哪里还有空闲陪伴妹妹

    父母早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因多种因素离了婚,母亲罗婉月很快组建了新的家庭,父亲在离婚后更是常年在部队。

    所以从父母离婚的那刻起,妹妹就一直是保姆阿姨在照顾。

    他从未想过,妹妹会不会孤单,会不会寂寞……

    重重叹息一声,严楚斐深深看着严甯,难受地幽幽道:“七仔,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哥,你错了”严甯笑着摇头,“我早就是这样了,只是你们都没发现罢了。”

    她说,我早就是这样了……

    她说,只是你们没发现罢了……

    严楚斐心里又酸又痛,忍不住红了眼眶。

    他紧紧皱着眉头,不由反省深思,原本活泼可爱乖巧懂事的妹妹,变成今天这副模样,到底是谁造成的?

    她不乖的时候,所有人都责备她,可有谁,站在她的角度去想想她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

    这么多年来,他们都在忙碌着自己的学业和事业,竟忘了,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她需要照顾和陪伴。

    然而,在她恐慌无助的时候,竟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

    在她同时“失去”家人变得形单影只孤立无援时,还只是一个孩子

    严楚斐心里很难受,比知道父母要离婚时还难受许多许多……

    外面路灯本就昏暗,车内光线便更是模糊不堪,严甯没有去看哥哥的脸,但她能感觉到哥哥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

    她甚至能感觉到,哥哥的目光里饱含着浓浓的愧疚和难过……

    严甯转头看向车窗外,尽量不去感受哥哥向她传递过来的负能量。

    她知道哥哥心里很疑惑,不解她为什么非要跟坏女孩玩儿。

    答案是她太孤单,她需要玩伴儿

    其实……

    哥哥不懂

    所有人都不懂

    如果她真那么需要玩伴儿,为什么不选择跟女孩玩儿呢?

    其实真正的原因并不是没有好女孩找她做朋友,而是

    她不敢啊

    为什么不敢呢?因为她不敢交心

    曾经,她也有过一个很好很好的闺蜜,感情好得情同姐妹,她们分享彼此的喜悦和秘密,她掏心掏肺对闺蜜比对自己还好,而闺蜜对她,也同样是两肋插刀。

    可最终的结果,却是她连做梦都没想到的……

    她被伤得彻底,至此除了自己,再不敢相信任何人。

    从那以后,她有很多朋友,吃喝玩乐什么都可以,唯独不交心。

    友情跟爱情一样,只要不付出真心,遭遇背叛的时候自然不会觉得难过,如同今晚。

    苏如嫣以为自己很聪明,以为不知不觉就把她玩弄于鼓掌之中,可实际上她什么都知道,只不过是装傻而已。

    所以,坏朋友也有坏朋友的好处,就是既有人陪她玩儿,而哪天玩儿崩了也不用伤心。

    瞧一举两得,多好

    有时候想想,连至亲之人都能那样对她,她又敢相信谁呢?

    严楚斐定定地看着妹妹没有任何表情的侧脸,强忍心酸,柔声轻叹,“七仔,你这样每天跟一群无谓之人鬼混不觉得是在浪费生命吗?”

    “浪费就浪费呗,我又无所谓。”严甯不屑地撅撅红唇,满不在乎地笑道。

    “你在生她的气?”他问,声音微微绷紧。

    严甯眸色一沉,抿唇不语。

    这个“她”指的是谁,彼此心知肚明。

    “七仔,有句古话,叫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嗯,听过”严甯低着头,不待哥哥说完就抢道,淡淡的声音让人听不出她的情绪。

    严楚斐,“你既然听过这句话,就应该对她态度好点”

    其实严楚斐此刻的意思并非责备妹妹,而是想要劝一劝妹妹,脾气别那么犟,尽量跟妈妈搞好关系,那样等她觉得孤独的时候,可以找妈妈谈谈心什么的……

    在严楚斐的印象中,每次妹妹跟妈妈见面,都是妹妹冷着脸不理人,所以很自然的,他以为是妹妹的问题,并未往别处去多想。

    “好,我下次会注意的。”严甯始终低着头,二话没说,点头应允。

    “以后别跟那群人玩儿了”

    “好啊”她豪爽得没有一丝犹豫。

    严楚斐倏然沉喝,“严甯你能不敷衍我吗?”

    “哥”

    几乎是立刻的,严甯猛地抬起头,用同样的分贝回喊道。

    前一刻融洽煽情的气氛,瞬时僵到谷底。

    兄妹俩互瞪着,脸色同样冷凝,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倚在车头抽第二根烟的霍冬,听到动静,不由微微拧眉,回头看了车内一眼。

    暗暗咬牙,深深吸了口气,严楚斐按耐着心里的怒气,放低语气试图跟妹妹好好沟通,“七仔……”

    “哥”可严甯却已不想给他说话的机会,冷冷喊了一声,然后在哥哥的目光投射在自己脸上的那瞬,她勾唇一笑,已然变回没心没肺的模样,“你这么忙,我的事你就别管了啦”

    她的声音又娇又嗲,与以往跟他撒娇时一模一样。

    以前他听着妹妹跟他撒娇,嘴上会矫情地嫌弃,但心里却是非常享受的,可现在……

    他的心里只有难受。

    严甯说完,伸手去推车门。

    她不想再谈了,再谈下去她不能保证自己不发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情绪已在崩溃的边缘……

    “七仔”

    在她下车之际,严楚斐大喊一声。

    “嗯?”严甯站在车外,回眸看着哥哥模糊的容颜。

    “你在怨我?”严楚斐艰涩开口,心脏抽搐得厉害。

    你这么忙……

    他突然觉得,从妹妹嘴里轻飘飘的吐出来的这四个字,居然是那么的刺耳……

    让他内疚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严甯揣在外套口袋里的双手,紧紧攥着,指甲深深陷入掌心,明明很疼,她却笑得格外的美,“哥,你想太多了”

    “真的没有?”严楚斐目光锐利地盯着妹妹的双眼,试图从她的眼里看出一点蛛丝马迹。

    因为妹妹越是笑得云淡风轻,他的心里越是不安,越是不敢轻易相信。

    严甯想笑着跟哥哥说“嗯,真的没有”,可她张了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这违心之论。

    不怨?

    怎么可能

    他根本不知道,她有多怨他,多恨他,多嫉妒他……

    可是,不管是怨也好,恨也罢,他终究是她的亲哥哥,是她最亲最爱之人

    “晚安”

    最终,她还是没有明确回答他,勾动唇角笑了笑,然后关上车门,独自朝着家的方向慢慢走去。

    严楚斐僵坐在车里,难受的心情半天都没缓过来。

    妹妹不肯回答他,就已说明了一切。

    他的七仔,的确是怨恨着他的……

    ……

    喝了酒,夜半时分,严甯感觉嗓子不舒服,起喝水。

    拿起玻璃壶往杯子里倒水,才发现壶里什么都没有。

    她只能拿着杯子下楼。

    进入厨房,走向饮水机,她接了水正要喝,眼角余光却瞟到屋子外面有一抹高大熟悉的身影……

    这么晚了还没睡?

    巡夜?

    从她所站的位置,透过窗户看出去,正好可以看到门口的屋檐下,半倚在柱子上抽烟的霍冬。

    可能是厨房的灯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所以当她发现他时,他早已看到了她。

    只是当她朝他看过去时,他却又立马移开了目光……

    匆匆一瞥,她似乎从他的眼底看到了……

    慌张?

    心虚?

    严甯站在窗前,单臂环胸,另一只手举着杯子递到嘴边,一边微微仰着小脸慢条斯理地喝着水,一边若有似无地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屋檐下的男人。

    明明屋外寒风呼啸,霍冬却突然觉得心口发烫……

    即便不看,他也知道厨房里的小女人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看。

    刚才,他见到厨房里突然亮起了灯,便转头去看,不其然地,一抹嫩黄的小身影就那样毫无防备地进入了他的视线。

    她穿着色彩嫩黄的睡袍,趿着棉拖披着长发,像个未成年的小姑娘,手里拿着玻璃水杯,懒洋洋地走到饮水机前接水喝。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看着她边接水边掩嘴打哈欠,看着她吸了吸鼻子用力眨了眨惺忪的双眼,看着她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看得竟移不开眼

    直到,她抬眸朝他看过来。

    心脏莫名其妙地颤抖了下,他心虚得立马转头,生怕被她发现他正盯着她看……

    还看得那么聚精会神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虚,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这种情绪,就如同他控制不住自己越来越快的脉搏跳动,以及莫名其妙就变得滚烫的心……

    指间突然一疼。

    他连忙丢掉已经燃到尽头的烟。

    狠狠蹙眉,看着地上的烟头,他愣了足有五秒,才用脚尖将烟头碾灭。

    眼角余光里,厨房里的灯突然熄了。

    霍冬反射性地转头去看了眼已然变得黑漆漆的厨房,心跳蓦地漏了一拍,分不清自己心里的感觉到底是松了口气呢,还是有些失落……

    她应该是上楼继续睡觉去了。

    惊觉自己内心的纠结和异常,他很烦躁,皱着眉头从兜里掏出烟,又点了一支。

    烟点着,他狠狠吸了一口,正要往下咽……

    咔……

    一声轻响,门突然由内而外被轻轻推开。

    他下意识地转头去看,便迎上一张似笑非笑的俏脸……

    “咳咳咳咳……”

    霍冬抿着嘴闷咳,连忙把脸转向一边。

    居然被烟呛了。

    严甯见状,唇角的弧度不由更加深刻了一分。

    那么沉稳内敛淡漠冷酷的男人,居然也有如此慌张的一面,真是……可爱

    她慢悠悠地走到他的身边,垂眸看着他夹在指间的烟,“你很喜欢抽烟?”

    她的声音低低的,柔柔的,如羽毛般轻轻扫着他的心……

    霍冬喉结上下一滚,狠狠咽了口唾沫。

    他没理她,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手握成拳抵在唇边,时不时轻咳一声,还没从呛咳中缓过来。

    她像是感觉不到他的冷淡一般,炙热的目光从他的手移上他的脸,“不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吗?”

    她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盯得他心浮气躁,拧眉,转头冷冷睥睨着她。

    像是故意跟她作对一般,她越说吸烟不好,他越要抽给她看。

    他抬手,把烟往嘴边送……

    哪知,她却将他的手半路拦截,勾唇一笑,“不过我也喜欢”

    说这话的同时,她的唇凑过去,就着他的手,狠狠吸了口他抽过的烟……

    霍冬立马觉得口干舌燥。

    她这样的举止太过轻浮,带着明显的勾挑意味,霍冬俊脸一沉,当即就动了怒。

    “你”

    可他甫一开口,就被她踮起脚尖吻了个正着……

    题外话:

    谢谢菇凉们的月票和红包,感谢感谢,等七仔和冬瓜水到渠成时,少不了谁扑谁的细节,嘿嘿~~~大家耐心等候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