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08章:我跟她开玩笑呢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我做!你敢给吗?”

    一道阴冷的男声,宛若从地狱传来,突兀地响在空气中……

    正在预谋害人的苏如嫣和本就胆小的女孩吓得同时一颤,不约而同地转头循声望去。

    然而她们首先看到的,却是女人……

    几米之遥的转角,严甯双臂环胸,以一种懒散的姿态用肩头靠在墙上,正从转角后露出一个头冷冷地看着她们。

    苏如嫣和女孩的脸色瞬时苍白如纸。

    可是,这还不是最惊悚的,最让她们感到害怕的,是从严甯身后慢慢踱步出来的男人……

    这个男人,正是名贯九州、在帝都可谓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六阿哥——严楚斐!

    在突然听到哥哥的声音从自己身后响起时,严甯也吓了一跳,反射性地回头,即迎上哥哥阴沉无比的目光。她挑眉,眼底有着难以掩饰的惊讶。

    空气凝固,气压瞬时低得让人快要透不过气……

    当然,这种令人窒息的感觉只是针对苏如嫣和女孩两人。

    严甯在短暂的惊讶过后,又回过头去看苏如嫣,平静淡然的目光里无怒无怨,仿佛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般。

    严楚斐如同从地狱而来的修罗,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骇人的戾气,他还什么都没做,就已把苏如嫣吓得面无人色,整个人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

    在一片死寂般的沉静中,突然,那个胆小的女孩“噗通”一声对着严甯跪了下来。

    “不不不……不关我的事啊,七格格,我我……我没有……我不敢的……真的不关我的事啊……”女孩惊慌失措地申明着,以示自己是清白的,吓得语无伦次。

    就算再笨的人,也知道在京都这个地方得罪了严家的人将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严甯站在原地,没有前进,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就那样冷眼看着苏如嫣和女孩,一言不发。

    “甯甯,这……我……我跟她开玩笑的,你、你可别当真啊!”

    苏如嫣僵硬地扯着嘴角极不自然地讪笑着,在女孩说完之后也连忙对严甯喊道,且小心翼翼地向前,试图与她拉近关系。

    此时此刻,苏如嫣知道自己已是大祸临头,所以除了极力狡辩和努力忽悠之外,她已别无他法。

    严甯淡淡地睥睨着垂死挣扎的苏如嫣,唇角的弧度渐渐加深,冷笑更甚。

    “开玩笑啊?”她笑米米地看着苏如嫣,慵懒的语调像是聊天般漫不经心,听不出丝毫的怒气。

    依照常理,一个人在发现自己被最好的朋友伤害出卖的话,一定会怒不可遏或是伤心难过,可现在严甯既不生气也不难过,还和平常一样一样的……

    苏如嫣的心里顿时燃起一丝希望,忙不迭地猛点头,“嗯嗯嗯!我跟她开玩笑呢——”

    “好笑吗?”

    哪知她话未说完,严甯就冷飕飕轻飘飘地吐出三个字。她的声音虽冷,但笑靥依旧很甜很美。

    苏如嫣脸色一僵,搞不懂严甯到底是信她还是不信她了……

    “我……”苏如嫣狠狠咽了口唾沫,努力压抑着心底的恐慌。小心翼翼地靠近严甯,红着眼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委屈哽咽,“甯甯你别误会我好吗?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我是在帮你试探她!”

    “哦?”严甯挑眉,勾着唇角似笑非笑,一副愿闻其详的模样。

    “你看你每天身边围绕着这么多人,我怕有人会对你不利,所以我就用这个方法帮你暗中试探她们。我可是你最好的‘闺蜜’,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呢,你说对吧?!”苏如嫣连忙说道,眼巴巴地望着严甯,刻意咬重“闺蜜”二字,企图利用友情博得严甯的信任。

    严甯轻咬着红唇,淡淡地睨着脸色苍白的苏如嫣,没有言语。

    “甯甯……”苏如嫣声音颤抖,心里那股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害怕得真的哽咽了。

    “好像有点道理。”

    就在苏如嫣感觉到了绝望的气息已在自己身边萦绕时,严甯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句。

    七格格说有道理?

    她这是相信她是谎话了?

    闻言,苏如嫣以为危机解除,顿时欣喜若狂,激动得一把抓住严甯的手,一个劲儿地叫着:“甯甯,甯甯你真好,我就知道你不会误会我的——”

    “嗯。”严甯轻轻阻断她,笑得特别友善,“我们是闺蜜,我不会误会你,不过我哥会不会误会你我就不知道了。”

    “……”苏如嫣刚刚放下的心瞬时又提了起来。

    下意识地,她惨白着脸,转头去看严楚斐。

    严楚斐那双岑薄性感的唇,早已抿成一条阴冷的弧线,在苏如嫣朝他看过来的那瞬,他对身边的随从安子使了个眼色。

    安子朝着苏如嫣走去。

    苏如嫣面露惊恐,吓得连连后退。

    安子不言不语亦没有丝毫表情,朝着苏如嫣步步紧逼,目标是她紧紧攥在手里的封口袋。

    苏如嫣也意识到安子是冲着自己手里的药片来的,扬手想扔,可封口袋还没来得及脱手,她的手腕就被安子狠狠扼住。

    “啊……”

    腕骨像是要被捏碎了一般,苏如嫣发出凄厉惨叫的同时,也不由自主地松开了五指。

    封口袋从她手中脱离,安子伸手接住。

    拿到了罪证,安子将苏如嫣用力一甩,直接把苏如嫣甩得狼狈地摔在了地上。

    安子将封口袋递给严楚斐,严楚斐接过去,微微举起袋子,危险地半眯着双眼看着袋子里的米分色药片。

    眼底戾气深重。

    “这是什么?”严楚斐看着趴伏在地上抖如筛糠的苏如嫣,脸色阴沉得如同地狱修罗。

    “是、是……普普……普通的钙……钙片……”苏如嫣知道严楚斐不好糊弄,可这种情况下她也不敢实话实说,只能怀着侥幸心理磕磕巴巴地将谎话进行到底。

    严楚斐又看了眼自己手里的药片,阴冷一笑,“不说实话我就让人往你嘴里塞一千片这种普通的‘钙片’!”

    一千片……

    “不要!六少不要!我我……我说!我说!”苏如嫣立马投降,死命摇着头哇哇大叫,涕泪纵横地老实交代,“是是……是迷……迷幻……片……”

    严楚斐浑身戾气迸发,如果眼神能杀死人,苏如嫣此刻只怕已经被千刀万剐尸骨无存了。

    “为什么要放我妹妹酒里?”严楚斐狠狠咬了咬牙,从齿缝里吐出字来。

    “不不……不是的,我没有……我只是试探她们,我不是……”苏如嫣死命的摇头摆手,流着泪极力否认。

    “若真如你所说的是试探,需要动真格的?”严楚斐摇摇手里的封口袋,冷笑更甚。

    “我我……”

    “谁指使你的?”严楚斐倏然沉喝。

    “没、没……没有人,真的没有人……”闻言,苏如嫣像见了鬼一般,脸色瞬时惨白到毫无血色。

    严楚斐将封口袋扔给安子,微垂着眼睑阴测测地道:“知道我的处事风格吗?”

    苏如嫣,“……”

    “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严楚斐缓缓抬眸,目光阴森地射在苏如嫣的脸上。

    意思就是,不管你是被人收买了,还是自己神经错乱了,还是真的为了试探别人……今天都会按照“叛乱罪”处置!

    “啊!甯甯!甯甯!七格格,救救我,甯甯我错了,我一时糊涂,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苏如嫣连滚带爬地扑向严甯,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抱住严甯的腿,吓得鬼哭狼嚎地求饶。

    严甯微垂着眼睑,目光淡漠,居高临下地俯瞰着跪坐在自己脚边哭得凄惨狼狈的苏如嫣,唇角若有似无勾了勾,然后抬眸看向严楚斐,淡淡吐字,“哥,要不——”

    “你给我闭嘴!!”严楚斐厉声抢断,恶狠狠地瞪她一眼。

    严甯勾唇一笑,对苏如嫣耸肩摊手,“你看到啦,不是我不救你,是我也爱莫能助啊!”

    “七格格,七格格,求求你,我们可是最好的闺蜜啊——”苏如嫣绝望哭喊。

    “闺蜜?呵呵!”严甯掩嘴轻笑,像是听见了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如嫣啊,你真是这样觉得的么?”

    那慵懒的语调,透着浓浓的讥讽。

    “……”苏如嫣浑身一颤,仰着头怔怔地看着从始至终都笑得云淡风轻的严甯,突然觉得通体冰凉。

    在外人看来,她们是感情甚好的闺蜜,可事实上,或许她们彼此都并不是那样认为的……

    一直以来,她只是利用严甯的尊贵身份,因为做七格格的闺蜜可以得到很多好处。

    身为七格格的闺蜜,她在外就可以耀武扬威,如果惹了什么事,七格格也会帮她摆平。

    她从一开始就觉得,严甯在帝都名声极差,根本就没有朋友,而她愿意做严甯的闺蜜,严甯肯定是求之不得的,所以时间一久,她就变得有恃无恐,有时候还会跟严甯大小声,严甯也不会跟她计较。

    于是她越来越坚定地认为,严甯会容忍她越来越嚣张的性子,是不想失去她这个唯一的朋友!

    可现在看来,严甯似乎……也并没有真的把她当闺蜜!

    当意识到自己在严甯的心里并没自己想象中的重要时,苏如嫣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而严甯在说完之后,抬腿一踢,将苏如嫣踢得往后仰倒下去,双手不得不放开她的腿。

    “搜身!”严楚斐一声令下,声音冷酷又残忍,“不管从她身上搜出什么,全塞进她嘴巴里,让她给我全部咽下去!!”

    安子听命行事,朝着苏如嫣走去。

    “啊!不要!救命啊……六少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饶了我吧……啊,不要……”苏如嫣惊恐大叫,吓得浑身虚软,眼看安子越逼越近,只得毫无形象地往前滚爬。

    然而没爬两步,就被安子抓住,首先被塞进嘴里的,便是封口袋里的两颗米分色药片……

    苏如嫣自食其果。

    严楚斐下了命令之后,一把拽了严甯就走。

    严甯没有反抗,亦没有说话,老实乖巧地任由哥哥拽着她走。

    走过转角,却看到一具高大挺拔的身躯正默默矗立在转角的后面。

    严甯挑眉,有些惊讶地看着面无表情的霍冬。

    哟!原来他也来了啊!

    她看着他,目光百转千回,可他却视若无睹,始终不与她对视。

    严楚斐的脚步没有停留,拽着严甯径直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向严甯高密的其中一个女孩,手里还拎着严甯的鞋,这会儿见严甯要走,连忙追上去,小小声地叫:“七格格,你的鞋……”

    或许是严楚斐太生气不想理,也或许是女孩声音太小他没听见,反正兄妹俩都没停步,走得头也不回。

    任谁都看得出六少此刻怒不可遏,一不留神可能就会被他的怒火波及,所以女孩顿时就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僵住脚步踟蹰不前。

    女孩停下脚步的位置正好是在霍冬的身边。

    霍冬垂眸看了眼女孩手里拎着的高跟鞋,再看了看前方的严家兄妹。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锁住严甯一步步踩在冰冷地砖上的小脚丫……

    “给我!”他对女孩伸出手。

    女孩愣了愣,下意识地抬头看向霍冬。前面还没注意,这乍然看清霍冬的脸,女孩立马就被霍冬刚毅帅气的模样给迷住了,心脏噗通噗通地跳起来……

    这个男人好帅好Man啊啊啊啊!!

    女孩在心里尖叫,脸颊瞬时一片绯红,像是被迷了魂魄一般,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直接就将高跟鞋放在了霍冬的手里。

    霍冬对女孩花痴般的目光视若无睹,接过高跟鞋,一言不发就朝着严家兄妹的身后而去。

    严楚斐和严甯进入电梯,霍冬紧随而至,兄妹俩看到他拎着鞋进来,均眼露惊讶。

    霍冬有些后悔,后悔刚才自己一时冲动要了严甯的鞋,尤其是现在接收到严楚斐复杂又锐利的目光,他才意识到自己这样的举动有多么不合适。

    但再不合适他也做了,他总不能又当着他们兄妹的面把鞋给扔了吧……

    那就更不合适了!

    电梯门缓缓关上。霍冬面无表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理直气壮。

    顶着严家兄妹俩同样犀利似箭的目光,他硬着头皮抬手,把鞋递到严甯面前,淡淡抿着薄唇没说话。

    严甯挑眉看他,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似笑非笑。

    她不接。

    双手往外套兜里一揣,她整个人往后一靠,姿态慵懒地背靠着电梯内壁,然后就对他轻轻抬起一只脚……

    要他给她穿鞋。

    霍冬和严楚斐的脸色不约而同地微微一变。

    一个女人,让异性为她穿鞋,蕴含着两种意思,一是羞辱,二是*……

    霍冬微微皱眉,盯着眼前巴掌大的玉足,没动。

    当着她哥哥的面,他不可能给她穿!

    严楚斐也皱眉,饶是他聪明睿智,也猜不透妹妹此举之意。

    她这是想要羞辱霍冬呢,还是想要勾、引霍冬啊?

    应该……羞辱的可能性更大吧!

    毕竟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霍冬把他家七仔气得暴跳如雷的。

    他这亲妹妹刁蛮任性睚眦必报,霍冬得罪了她,她应该是想趁机报复才对。

    严楚斐看着眼前的两人,默默猜测。

    严甯和霍冬都保持着各自的动作,僵持不下,她不接鞋,他也不肯为她穿。

    直到——

    电梯到达了底层。

    霍冬可是一名铁铮铮的军人,要他弯腰屈膝给一个女人穿鞋,那简直等于是把他的尊严踩在脚底践踏。

    换位思考,若今天哪个女人敢让他严楚斐给她穿鞋,他非得把鞋砸那女人脸上不可!

    所以妹妹此举,太过分了!

    于是在电梯门缓缓打开的那刻,严楚斐劈手夺过霍冬递在半空的高跟鞋,随手就朝着电梯外丢了出去。

    “别理她!不穿以后都别穿!”

    同时,他怒不可遏地厉喝道。

    妹妹今天一天的表现都让他非常不满意,他憋着一肚子火,正想狠狠修理妹妹一顿。

    手里一空,霍冬一怔,脑子里第一反应竟然是……

    这大冬天的她不穿鞋……会冷。

    而严甯……

    看到哥哥粗暴的举动,她不气也不恼,缓缓把脚收回,对哥哥轻轻一笑。

    然后什么也没说,率先走出电梯。

    她就那样赤着脚,朝着大楼外面走去。

    霍冬看着她光着脚丫踩在冰冷的大理石瓷砖上,眉头越皱越紧。

    心里竟莫名地泛起一丝寒意……和怒意。

    她是真的不冷,还是根本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严甯你给我站住!”

    严楚斐勃然大喝,气得吹胡子瞪眼,对如此桀骜不驯的妹妹简直是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严甯停步。

    她挺直背脊,咬了咬唇,缓缓回头。

    严楚斐脸色铁青,气得心肝脾肺都隐隐作痛,狠狠咬了咬牙,弯腰把刚才自己亲手扔掉的鞋又捡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向妹妹。

    “穿上!!”

    把鞋扔在妹妹脚边,他厉声命令。

    严甯抬眸,看着怒发冲冠的哥哥,心酸又难过。

    哥哥亲手扔了她的鞋,现在又亲手捡回来……已是在给彼此台阶下了。

    那么骄傲的哥哥都先跟她低头了,她还有什么理由再任性呢?

    蹙眉看着脚边的鞋,严甯极淡极淡地笑了笑,欲弯腰……

    可就在她要弯腰下去自己穿鞋时,哥哥严楚斐却先一步蹲下了身子。

    大手抓住她的脚踝,往上轻轻一提,鞋子利索地套在她的脚上……

    另一只如法炮制。

    看着哥哥的头顶,感觉到哥哥在为自己穿鞋,严甯忍了一天的伤心,这一瞬在心里猛然炸开,眼眶立马就红了个透……

    她知道,哥哥即便是在盛怒之中,也还是心疼她的……

    霍冬默默看着几步之遥的兄妹俩,看到严甯红通通的双眼,心竟微微泛酸……

    严楚斐刚才还在心里说绝不给女人穿鞋,这五分钟不到就啪啪打脸了。

    但他想,别的女人他肯定是不愿意的,可严甯是他的亲妹妹,他不疼她还能疼谁啊!

    为妹妹穿好鞋,严楚斐站起身,无奈又气愤地瞪着妹妹——

    “你看看你都交的是些什么朋友?在你背后捅刀子的人你居然还能把她当闺蜜?”

    题外话:

    【好吧!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了,你们不喜欢七仔和冬瓜!所以都不给他们月票!看来我下个月可以不用熬夜写他俩谁扑谁的细节了/(tot)/~~】&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