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格格驾到!》第007章:你跟七格格不是闺蜜吗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霍冬进入底下停车场。

    里面光线很暗,能见度低,他紧锁着眉心,心里莫名地更加急躁了几分。

    尽可能地发挥自己敏锐的观察能力,他一边疾走,一边集中精力,眼观四方,耳听八方。

    他记得她说过,她不喜欢坐计程车,那么她就一定是自己开车来的,既然地面停车场没见到她的人,那她肯定在地下停车场。

    他一向对自己的推理和直觉很有信心,可这会儿,他竟拿不准了,总觉得也许自己猜错了……

    他忍不住想,她会不会因为太难过所以连车都不要而选择步行呢?

    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啊……

    越想,心里不由得越躁。

    昏暗寂静的宽阔空间,除了霍冬越来越急的脚步声外,再无其他声响。

    从停车场A区找到B区,依旧没有看到他想要找的人,他默默决定,找完B区再看不到她,他就去外面街上找了。

    而正当霍冬要放弃寻找,准备离开地下停车场时……

    “嘿!”

    突然,一个黑影张着双臂从一根水泥柱子后面跳了出来。

    几乎是本能反应,霍冬一记擒拿手袭向对方咽喉……

    他出手极快,不给对方丝毫躲避的机会。

    于是严甯就傻愣愣地僵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手带着狠戾的劲风朝自己抓过来……

    好在,千钧一发间,他看清了她的脸。

    慌忙收手,他惊出一声冷汗。

    他身手好,出手狠,面对敌人通常都是一招毙命……就算不是一招毙命也是一招制服,所以他这手如果卡上她的脖子,就算她脖子不断,也必然会让她难受之极。

    终于找到她……虽然是她自己跳出来的,但霍冬还是默默地松了口气,一直浮躁的心,总算恢复了正常。

    缓了口气,他拧眉看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会儿的她,不是应该躲在角落里难过哭泣吗?她居然还有心思跳出来吓唬他?

    她到底是少根弦还是太奇葩?

    见霍冬在紧要关头收回了手,知道危险解除,严甯立马跳到他面前,仰着小脸望着他,笑米米地问:“你找我啊?”

    霍冬眉头一皱,脸上泛起一丝红晕,眸光微闪,有种被拆穿了的尴尬。

    可惜停车场内光线太昏暗,严甯没发现。

    见他不语,她忍不住追问,“嗯?你是来找我的吗?”

    她眨巴着大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他,眼底布满希冀和欢喜……

    霍冬目光锐利地盯着严甯的眼睛,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所以他试图从她的眼睛看进她的心……

    他想看看,她到底是真不伤心,还是在装不在乎……

    他一直盯着她看,却什么也没发现。

    从她跳出来吓唬他的那刻起,她的脸上就一直保持着笑容,神色如常语调轻快,怎么也看不出伤心的痕迹。

    可是!

    只要是个正常人,在受到那样不公平的待遇之后,都不可能像她这般无动于衷。

    所以!

    刚才那样的状况,她从小到大到底是遭受过多少次才会变得像此刻这样习以为常?

    亲人的语言暴力对一个孩子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就算不曾经历,也可以想象得到的。

    依她现在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如此老实的挨打挨骂,想必,这是从小时候就养成的习惯了……

    就比如,一个孩子,从小被母亲责罚谩骂,内心必然对母亲有种讨好和惶恐的情绪,这种从儿时就积累在心里的敬畏,估计已经根深蒂固,就算长大了,也很难改变。

    其实,这样的孩子他们不是不想改变,而是改变不了了。

    因为每当面对母亲的责骂,他们就会不由自主地变得卑微、怯懦、慌乱无措……

    严甯刚才的表现,完全符合。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就觉得,她现在笑得越开心,心里就越难过……

    她是骄傲的,骄傲得不愿让别人看到她心里的伤痕……

    霍冬一瞬不瞬地盯着笑靥如花的严甯,心里五味陈杂。

    突然,他一把抓住她,撩开她脸颊的发丝,露出她与右脸颊完全不对称的左脸颊。

    “严甯!你没常识吗?有伤还扑这么厚的米分,你就不怕伤口感染吗?”他盯着她的脸,冰冷的语调里夹杂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愠怒。

    胭脂水米分能掩盖伤痕和五指印,却掩饰不了脸颊肌肉的肿胀。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她明显一怔,有那么一瞬间,她有挣开他的手撇开脸不让他看的冲动,但她最终却没有那样做。

    只见她眨了眨眼,依旧笑得明艳动人,“不怕啊,感染就感染呗!”

    “你就这么想毁容?”他脸色阴沉,气恼她对自己的不爱惜。

    她笑得越发玩世不恭,“也不是‘很’想啦,一个月也想就一两次吧,你不懂,有时间长得太漂亮很苦恼的——”

    “严甯!”他倏然冷喝。

    饱含怒气的声音如同平地一声雷,突兀地在寂静的停车场内炸响,尤为骇人。

    “哇!”严甯吓得往后一跳,捂住受惊的胸口哀怨地看着他,咕哝抱怨,“你小声点啦,吓我一跳。”

    “你就不能严肃点吗?”他语气冷厉,肃冷的表情与她懒散的态度大相径庭。

    闻言,严甯缓缓收起脸上的笑靥,她定定地看着他,一本正经地吐字,“我很严肃地问你是不是来找我的,你又不回答我!”

    是啊,为什么不肯回答她呢?她是那么的想从他嘴里知道答案啊!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表个态对他来说就有那么难吗?

    “我下午有空。”

    最终,霍冬还是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严甯听不懂的话。

    严甯挑眉,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搞得莫名其妙,她挠了挠有些痒又有些疼的脸颊,一脸困惑地看着他,“所以咧?”

    见她去挠伤口,他眉头一拧,连忙伸手将她的小爪子拨开,瞪她。

    她一愣,反应过来,乖乖地收回手。

    霍冬皱着眉头纠结了下,最终咬了咬牙,说:“你如果想找人说说话——”

    “我不想!”不等他把话说完,她就淡淡抢断。

    脸上的笑靥隐去,她平静淡然地看着他,无喜无怒,无哀无乐。

    霍冬,“……”

    他皱眉看她,一时无言。

    刚才那句话,是他鼓足了勇气才说出口的,哪知还没说完,就被她阻断了。

    她可真是不识好歹!

    霍冬尴尬又气恼,忍不住在心里默默腹诽。

    “霍冬,你是有话跟我说吗?”她端端正正地站在他面前,微仰着小脸看着他陷入昏暗中而显得晦暗不明的脸,很认真地问道。

    霍冬沉默。

    两人默默对视,严甯突然黛眉一挑,恍然大悟地轻轻一笑,“哦,我知道了。你都看到了对吧?”

    从他抓住她不由分说就撩开她的发丝查看她脸颊的那瞬,她就隐隐猜到他可能知道了什么……

    他没有否认,定定地看着她,“如果你难过——”

    “我不难过!”她立马摇头,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将敞开的外套拢紧,笑得没心没肺,“谁说我难过啊?你觉得我会为了那种无关紧要的人难过吗?”

    “她们真的无关紧要吗?”他冷笑反问。

    “是啊!无、关、紧、要!!”她毫不犹豫地点头,一字一顿。

    她说得认真又坚定,像是在说服他,更像是在说服自己……

    “那你为什么不还手?!”他冷冷质问,目光犀利无比。

    如果罗婉月对她来说真是无关紧要的人,那在罗婉月打她的时候,她为什么不还手?

    她不是骄纵任性吗?她不是蛮横无理吗?她不是嚣张跋扈吗?

    就那样莫名其妙挨了打,为什么不还手?

    不还手也就算了,毕竟罗婉月是她的妈妈,不管有什么天大的原因,还手终归是不孝。可为什么在六少出现的时候她要出声提醒罗婉月,又为什么要用头发遮住伤痕不让六少发现?

    说到底,其实就是她在乎!

    即便罗婉月对她很不好,她还是渴望从她身上得到母爱……

    还手……

    红肿的脸颊,倏地抽痛了两下。

    “……”严甯怔怔地看着面色冷厉的霍冬,无言以对。

    突然,她笑了。

    她勾起唇角,眉眼弯弯地望着他,声音轻轻的,软软的,“霍冬啊,你是在担心我吗?怕我难过,所以急匆匆的来找我?”

    “……”这下换霍冬说不出话了。

    他发现,每当她遇上不想回答的问题时,她就喜欢顾左右而言他。

    “为什么要隐瞒?”他的目光犀利无比,极具穿透力地射在她的脸上,不让她逃避。

    “霍冬,你喜欢我吗?”她又问,目光灼灼,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两人就像是不在一个频道上,你问你的,我问我的,谁也不回答谁。

    霍冬冷冷抿着唇,淡淡回视着她,沉默不语。

    她等了一会儿,知道等不到答案,便垂着眸轻轻地笑了。

    “你知道吗?其实我心里有很多秘密,开心的,不开心的……”她幽幽低喃,像是自言自语,再缓缓抬眸,对他绽放出一抹凄美又苦涩的微笑,“都有!好多好多!”

    然而,秘密太多并非好事,心,会很累……

    内心的苦闷,得不到宽慰,日积月累,终会变成一块永远无法治愈的心病……

    霍冬的心,狠狠一紧。

    她说她有很多秘密,有开心的也有不开心的,可莫名的,他却觉得她的秘密全是不开心的……

    她的心里,似乎只有苦,没有甜……

    严甯舔唇,润了润干涩的唇瓣,很认真很认真地看着他,很认真很认真地对他说:“霍冬,我的心事,我只想告诉我喜欢也喜欢我的那个人,如果你不喜欢我……”她微微停顿,然后更加坚定地对他摇头,“我不能告诉你!”

    喜欢我的人,会心疼我,不管我有多可怜,有多狼狈,他都不会看我笑话。

    他永远都会站在我这边,甚至不管对错。

    他更不会对我落井下石、嘲笑挖苦……

    所以,我的秘密,只能告诉真心喜欢我的那个人!

    迎着她灼灼的目光,他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不!他不喜欢她!

    首先,他们才见过几次面而已,说喜欢……为之尚早。

    其次,她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最后,他们身份悬殊太大,永无可能!

    他现在只是同情她,觉得她可怜,这跟喜欢完全是两码事……

    对!他只是可怜她罢了!

    霍冬面无表情,很认真地分析着自己内心的感受。

    他始终沉默。

    严甯灼灼的目光,一点一点地黯淡下来,她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溢出一抹无声的苦笑。

    其实在她的内心深处,很想很想把自己心里的那些委屈和难过统统都告诉他,很想很想把自己已经支离破碎的心捧到他的面前让他帮她治愈,真的很想……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着了魔,竟然疯狂的想要依靠他,只依靠他……

    可他,并不回应。

    既然他不肯回应,那么就算她一个人苦死,也不会把自己的伤疤揭给他看。

    因为她必须,为自己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轻吁口气,她咧开嘴角,重展笑颜,仿若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我没事,你回去吧,我约了朋友我得走了!”

    她对他说,语调轻松自然,且边说边在包里摸车钥匙。

    耳朵里回荡着她刚才说的那些话,让他意识到自己没有挽留她以及分担她内心苦闷的资格……

    他一动不动地伫立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她上了车。

    “啊,还有……”开车之前,她突然想到什么,降下车窗,微仰着小脸看着他,说:“霍冬,如果你对我一点意思都没有,就请不要管我的事,如果你管了,你就得负责!你懂我的意思吗?”

    她在暗示他,不要把他所看到的告诉她的哥哥,甚至是任何人!

    如果他多管闲事了,就说明他也是喜欢她的,那么,她就会赖上他……

    霍冬眉心一跳,不敢说话。

    严甯深深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明白她的意思,毕竟,他是那么聪明的一个男人!

    “再见!”她说。

    然后她启动车子,开出车位,油门一踩便朝着出口而去。

    霍冬看着红色小跑快速地驶出停车场,他怔在原地,半天没回神。

    耳朵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播放着她刚才说过的话。

    如果你不喜欢我,就请别管我的事……

    如果你管了,就得负责……

    ……

    中午严甯表现欠佳,中途还不告而别,惹恼了严楚斐。

    午餐结束后,严楚斐给严甯打了一下午电话,可严甯一个都没接。

    直到夜幕降临,严甯都没回家,也没给严楚斐回电话,更甚至等严楚斐再打她电话时,已是关机状态。

    于是,本是微恼的严楚斐直接变成了暴怒。

    拨了个电话出去,一声令下,给他全城搜人!

    而此时此刻,严甯却犹然不知自己已被全城通缉,正在一家娱乐城里与狐朋狗友厮混得不亦乐乎。

    偌大的包房里,灯光昏暗,乐声震天,一群男女在强劲火爆的音乐下疯狂地扭摆着身体,仿佛永不知疲。

    严甯一个人坐在沙发里,面无表情,垂着眸默默喝酒。

    玩伴们热情地邀她跳舞,均被她摇头拒绝,到后面再有人来叫她加入,她直接就冷了脸。

    众人见她情绪不好,都不敢再惹她,便留她一个人喝闷酒,各自玩乐去了。

    眼前的景象明明热闹非凡,她却像是置身空无一人的幽谷,双眼无视,双耳不闻,完全是一种灵魂出窍的状态。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喝的是什么,又喝了多少,只是机械性地拿起瓶子往酒杯里倒,然后喝掉,然后再倒,再喝掉……

    如此循环。

    直到,上次在澜韵想要讨好她的那个女孩来到她的身边……

    “七格格……”

    女孩喊了一声,然后凑过去附在她的耳边一阵嘀咕。

    严甯本是垂着的双眸,缓缓抬起,随着女孩红唇的快速张合,她的眼底渐渐泛起寒光……

    她倏然起身,朝着包房外走去。

    女孩忙不迭地在前面带路。

    不一会儿,她们来到阴暗静谧的楼梯口。

    楼梯口还一个年轻女子在看守,见到严甯,立马露出讨好的微笑,然后对严甯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接着指了指她的高跟鞋,最后再往楼下指了指。

    严甯面罩寒霜,踢了脚上的高跟鞋,赤着脚一言不发往楼下走去。

    想要讨好她的两个女孩连忙拎起她的鞋,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

    严甯一心只注意楼下的动静,完全忽略了……

    螳螂扑蝉,黄雀在后!

    下了两层,就隐隐听见了交谈声……

    “如嫣姐,我怕……”

    一道怯懦的声音,控制不住地颤抖着,极低极低的响在空气中。

    “怕什么怕!趁她不注意把这个丢她酒杯里就可以了,这么简单的事儿有什么好怕的?我叫你做就做!少废话!!”苏如嫣将一个装有两粒米分色药片的小封口袋递给眼前的女孩,以一种命令的口吻冷冷说道。

    “那可是七格格,要是被发现……”女孩一脸惶恐,抱着双手摁在胸前,不敢去接封口袋,怕得直摇头。

    苏如嫣怒,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骂:“你猪啊?一会儿我找她说话分散她的注意力,你再往她酒杯里放这个就ok了,神不知鬼不觉,怎么可能会被发现?”

    “我怕万一……”女孩声如蚊呐地喃喃。

    她真的怕,现在要害的人可是赫赫有名的七格格,事情一旦暴露自己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就算年纪不大,但“谁可以惹谁不可以惹”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你这也怕那也怕,怎么跟我混?!”苏如嫣气得恨不能把眼前的胆小鬼打一顿。

    女孩瘪着嘴苦着脸,近乎哀求地看着苏如嫣,颤抖着摇头又摆手,“我……我还是怕……如嫣姐,你跟七格格不是闺蜜吗?为什么……”

    “少特么跟我唧唧歪歪!一句话,做不做?”

    “我做!你敢给吗?”

    一道阴冷的男声,宛若从地狱传来,突兀地响在空气中……

    题外话:

    月票月票~~~跌出前十了~~~~你们这样对我真的合适么~~~哭给你们看~~~~~~/(tot)/~~&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