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情深一世,爱你不悔》第11章:——完!
    cpa300_4();    她是失忆,不是白痴,他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如此明显,真以为她看不出来?

    像是怕她追根究底,他连忙转移话题,问:“你找我吗?”

    “嗯。^^^百度&amp;<a class="__cf_email__"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data-cfemail="b5532529f5520117">[email protected]</a><script data-cfhash='f9e31' type="text/javascript">/* <![CDATA[ */!function(t,e,r,n,c,a,p){try{t=document.currentScript||function(){for(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e=t.length;e--;)if(t[e].getAttribute('data-cfhash'))return t[e]}();if(t&&(c=t.previousSibling)){p=t.parentNode;if(a=c.getAttribute('data-cfemail')){for(e='',r='0x'+a.substr(0,2)|0,n=2;a.length-n;n+=2)e+='%'+('0'+('0x'+a.substr(n,2)^r).toString(16)).slice(-2);p.replaceChild(document.createTextNode(decodeURIComponent(e)),c)}p.removeChild(t)}}catch(u){}}()/* ]]> */</script><a class="__cf_email__"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data-cfemail="136df6a4b8f4b68df4a9b9386464643d46506b7a727c607b667c3d707c7efa8b96fbbca853f58fbff7aab5">[email protected]</a><script data-cfhash='f9e31' type="text/javascript">/* <![CDATA[ */!function(t,e,r,n,c,a,p){try{t=document.currentScript||function(){for(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e=t.length;e--;)if(t[e].getAttribute('data-cfhash'))return t[e]}();if(t&&(c=t.previousSibling)){p=t.parentNode;if(a=c.getAttribute('data-cfemail')){for(e='',r='0x'+a.substr(0,2)|0,n=2;a.length-n;n+=2)e+='%'+('0'+('0x'+a.substr(n,2)^r).toString(16)).slice(-2);p.replaceChild(document.createTextNode(decodeURIComponent(e)),c)}p.removeChild(t)}}catch(u){}}()/* ]]> */</script>#最新~章节^^^”云裳一边点头,一边继续用狐疑的眼神瞅着他。

    郁凌恒强忍慌张,努力扯出一抹讪笑,“有事?”

    “嗯。”

    “什么事?”

    云裳,“我想问问你是不是有辆法拉利限量版跑车?”

    郁大爷想了想,点头,“啊,有。咋了?”

    “你有开吗?”

    郁二爷说他不太喜欢,所以买来都没怎么开,她得问问是不是真的,如果他是喜欢的,那她就不问他要了。

    “不咋开。你想要吗?”

    “嗯。”

    见她点头,他立刻便说:“家里的车钥匙全在书桌右边第二个抽屉里,乖,你自己去找找。”

    他一不问她大着肚子要车去干吗,二不问她怎么知道他有这辆跑车……因为他没心情问!

    他现在心里又烦又乱,正火急火燎的,根本没有心思去管其他,一心只想快点把郁太太支走。

    云裳看了郁大爷两眼,转身朝着楼上书房走去。

    走到楼梯口,她忍不住又回头,看着双手叉腰紧皱着眉头一脸焦灼的男人,“真的不需要我帮忙?”

    虽然不知道他在找什么,但看他如此着急,必定是丢了很重要的东西。

    听到她的声音,他紧皱的眉头瞬时松开,立马又变成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转头对她笑,连连摇头,“不需要不需要,我真的没找什么,真的!”

    他一再强调没找什么,她问不出个所以然也就懒得再问,扶着墙慢悠悠地往楼上走去。

    然后,郁太太用法拉利的车钥匙,换了郁二爷的粉色钻戒。

    郁二爷吹着口哨,食指串着车钥匙甩啊甩,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试车,脸上荡漾着止不住的得意和喜悦。

    从花园回到屋里,经过客厅时,郁二爷和郁大爷差点撞上。

    郁凌恒满心焦躁,此时此刻看什么都不顺眼,当然郁太太是除外的。

    所以看到喜笑颜开的郁二爷,郁大爷心里不平衡,非常不悦,待看到郁二爷食指上串着法拉利的车钥匙时,下意识地想起刚才郁太太问他要车的事……

    于是,郁大爷更不高兴了,拧眉瞪着郁二爷,口气不耐地喝问:“你拿我车钥匙干吗?”

    在乍然看到大哥面罩寒霜的样子,郁晢扬是心虚的,不过转念一想,反正车已到手……

    “现在它是‘我’的!”郁晢扬勾唇,对大哥露出一个挑衅的微笑,刻意咬重字音,嚣张又得意。

    “什么你的?!”郁凌恒怒,伸手就要去夺他指上的车钥匙。

    郁晢扬连忙往边上一跳,身手敏捷地躲开了大哥,忙不迭地叫道:“你那车嫂子在五分钟前已经送给我了!”

    送给他了?

    郁凌恒一怔,紧接着立刻摇头,“不可能!”

    依他对她的了解,她可不像是这么慷慨之人……

    “不信你问嫂子去呗!”郁晢扬抛下一句,然后攥着车钥匙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郁二爷跑得比兔子还快,郁大爷来不及追,只能带着满腹疑问去了后花园找郁太太。

    倒不是去兴师问罪,他也不敢,只是有些好奇郁太太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大方。

    “郁太太!”

    “嗯?”正捏着钻戒欣赏着的云裳轻轻回头,看向正朝她大步走来的男人。

    他开门见山地问:“你把车给晢扬了?”

    “嗯。”她点头承认,见他出来问,以为他介意,便又轻轻补了一句,“你说你不怎么开我才给他的。”

    “我的傻老婆!”郁凌恒哭笑不得,走上前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头,说:“就算老公不常开你也不能把咱们的私有财产随便送人啊!”

    虽然郁二爷是他的亲弟弟!

    可他刚才笑得那么嚣张,他看着就来气!

    “我没有随便送人。”郁太太一本正经地解释。

    严格说来,是她赚了,因为这枚粉色钻戒比那辆法拉利限量版更值钱。

    “你不是已经送给晢扬了吗?”郁大爷被郁太太的话给绕迷糊了。

    “不是送!”她摇头。

    “嗯?”

    “是换!”

    “换?”他微微拧眉,不解,“换什么?”

    “这个。”郁太太将捏在指尖的钻戒举给郁先生看。

    郁大爷垂眸一看……

    俊脸瞬时黑如玄铁。

    他瞠大双眼,像是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他找个半死都找不到却莫名其妙出现在郁太太手上的钻戒,大脑打结,一时半会儿竟有些转不过弯。

    半晌后,他狠狠抽了口冷气,死死盯着钻戒,阴测测地切齿问道:“你说这戒指是哪来的?”

    他突然变了脸,让她狐疑又不解,眨了眨眼,如实答道:“用你的法拉利跟郁二爷换的。”

    郁大爷俊脸阴沉,颊便肌肉突突跳动,眼底开始酝酿着狂风暴雨。

    “怎么了?”云裳瞅了眼他正一点一点缓缓攥紧的拳头,感觉到他浑身弥漫着一股骇人的寒气,不由心生怯意。

    不待他回答,她突然想起他刚才在客厅里跪在地上找东西的模样……

    她眉眼一跳,霍然瞠大双眼,“难道这个……”

    “这是我的!我的!我的我的!!”郁凌恒勃然大吼,气急败坏怒不可遏。

    呃……

    真是他买的啊……

    云裳错愕地看着气得抓狂的男人,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继续吼,“这是我买来准备跟你求婚的!求婚的!求婚的!!”

    重要的事说三遍!说三遍!说三遍!!

    郁大爷吼得地动山摇,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不知死活的郁二爷千刀万剐。

    不管是上个礼拜的婚纱照还是今天的求婚戒指,都是他花了很多心思订制和准备的,为了不让她发现,基本都是他趁她睡着的时候熬夜设计和安排的。

    他如此辛苦,只为给他的郁太太一个惊喜,可现在,他准备了许久的惊喜就这样“胎死腹中”了!

    他非把郁晢扬那小王八蛋大卸八块不可!

    刚才,他去珠宝行取了戒指回家,刚停好车就接到严楚斐打来的电话。于是他就拎着装着戒指的精美小纸袋一边跟严楚斐讲电话,一边往心殿的方向走。

    然后他进了门,因为注意力都在与严楚斐谈论的话题上,便随手把小袋子搁在……

    搁在哪儿来着?

    他到现在都没想起来自己到底把袋子搁在了哪里!

    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一定是搁在了这个家里,而且就是客厅里。

    当他讲完电话,想起戒指的时候,却发现戒指不见。

    他翻天地覆地找,就差把客厅一片一片给拆了,却就是不见戒指的踪迹。

    不成想,居然是被郁二爷那臭小子给顺手牵羊了。

    云裳耳朵里嗡嗡作响,全是郁先生“求婚的”的回应,一遍又一遍,不停地回响。

    他说,求婚……

    她心悬一颤,莫名就红了双眼,痴痴地看着他,心里又酸又甜。

    她喉咙干涩,哑了好半晌才小声呐呐,“我们都已经结婚很久了……”

    “可是我欠你一个求婚!我欠你一个婚礼!我要把我欠你的全都补给你!郁晢扬这个该死的小王八蛋!!”郁大爷苦大仇深地瞪着车库的方向,吼得可谓是声嘶力竭。

    “你……冷静点啊!”郁太太小心翼翼地轻拍他起伏不停的胸口,有些同情地看着他,柔声劝道。

    从他愤怒的模样就可以看出,他一定是花了很多心血准备的。

    突然,一阵引擎声从远处的车库传来。

    “郁晢扬!小兔崽子你给我回来!我要剥了你的皮!!”郁凌恒大骂着要去追。

    云裳连忙伸手拉住他的袖子,“他已经走了……”

    从心殿到车库有一定的距离,再说他长的又不是飞毛腿,还能追得过限量版超跑啊?等他出去,郁二爷早就跑得没影儿了好么!

    郁凌恒停住脚,气得咬牙切齿,“郁晢扬!有本事你以后都别回来!!”

    “算了,戒指这不还在嘛……”郁太太柔声安抚,小手轻抚他的胸口。

    “可他毁了我的计划!”郁凌恒气急败坏,头顶都快冒烟了。

    他都已经想得好好的,今晚要给郁太太一个惊喜,一个难忘的求婚,可现在他婚没求,戒指却已经到了郁太太的手上……

    他完美无缺的求婚计划就这样泡汤了!

    “不行!我还是要去打死他!”

    郁凌恒越想越气,面目狰狞咬牙切齿。

    他一边说一边想走。

    她却拽着他的袖子不松手,“算了……”

    “不能算!我得让他付出——嗯……”

    他气愤填膺的声音,倏然被她堵住……用嘴。

    她见他那么生气,怎么劝说都没有效果,情急之下,她踮起脚尖就吻上他的唇……

    以吻封缄!

    郁凌恒满腔怒焰如同被当头泼了一盆水,咻地一声灭了个干干净净。

    唇上那温软而熟悉的触感,让他欣喜若狂。

    他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娇颜,心,噗通噗通狂跳不止。

    天哪!他不是在做梦吧?!

    郁太太吻他了……

    郁太太主动吻他了……

    郁太太终于又主动吻他了!!

    她想起来了吗?

    还是她又重新爱上他了?

    哎呀呀!不管是哪一种,他都喜欢,他都高兴,他都爱!

    唇与唇相贴,熟悉的悸动在心间蔓延,云裳的脑海里有什么在飞快地闪现,如走马观花一般……

    她微仰着小脸,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璀璨又深情的双眼,心底柔情荡漾。

    两人深深对视,她的眼中有他,他的眼中有她,目光痴缠,情意绵绵……

    “郁太太……唔……”他心情澎湃,好想问问她是不是已经恢复了记忆。

    可他一说话,她的舌趁机就溜进了他的嘴里,大胆又热情……

    郁凌恒激动得不行,不再犹豫,立马一手搂住郁太太肥硕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脑,情不自禁地反客为主,加深了这个他觉得暌别已久的吻……

    这个吻,终于又有了以前的感觉……

    是那种他们深深爱着彼此的感觉!

    当一吻完毕,郁太太软哒哒地依靠在郁先生的怀里,若不是有他搂着,只怕她已经虚软得站不住了。

    心,噗通噗通,如小鹿乱撞。

    脸,一片绯红,如彩霞映天。

    此刻的郁太太,明媚动人不可方物。

    郁先生简直都看痴了。

    双手捧住她的脸,在她娇艳欲滴的唇上又狠狠亲了一口,他委屈地叹了口气,懊恼忏悔,“郁太太,对不起,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可现在都被我的粗心大意给搞砸了……”

    若是他没弄丢戒指,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云裳却笑了。

    她深深看着他,善解人意地微笑道:“没关系,这样也挺别开生面的,我忘不了!”

    所谓惊喜,不过就是想要给彼此一个永生难忘的经历。

    虽然今天这场求婚不够浪漫,但换个角度想,倒也还挺有“新意”,足够让她记住一辈子了。

    “真的?”郁凌恒瞅着郁太太,不放心地问。

    “嗯!”她用力点头,然后把粉色钻戒递给他,“给!”

    “……”他一震,眼底立马泛起一丝恐慌。

    第一反应就是——郁太太为什么要给他戒指?这是要拒绝他的求婚吗?

    “给我戴上啊!”

    正在他心惊胆颤地胡思乱想时,郁太太看穿了他心里的揣测,啼笑皆非地瞪他一眼,娇声催促道。

    “哦……哦!好的好的,马上戴,马上戴!”他呆呆的,两秒之后才完全回过神来,忙不迭地接过戒指就执起她的手,小心翼翼地把戒指往她的无名指上戴。

    看着无名指上那抹璀璨夺目的耀眼光芒,云裳的眼眶一点一点地泛红……

    她缓缓抬眸,痴痴地看着他,双眼含泪,却眉梢带笑,心里溢满了浓烈的情和爱。

    她的双臂,像蔓藤一般轻轻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再次吻上他岑薄性感的唇……

    ……

    云裳完全恢复记忆时,是在产房里……

    两个月后。

    郁家、严家以及欧家终于等来了所有人都翘首以盼的那一刻!

    郁家大少奶奶要生了。

    产房里,云裳声嘶力竭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产房外,所有人都在焦急又煎熬地等待着。

    而这“所有人”里面,并不包括郁凌恒……

    当然,这样的时刻,郁凌恒比任何人都焦急,只是他不在产房外,而在产房内。

    嗯,他在陪郁太太生孩子!

    孕育下一代,是女人的天职,虽痛苦,却甜蜜。

    所以即便此刻云裳痛得死去活来,依旧觉得甘之如饴。

    可陪生的郁凌恒却快要崩溃了。

    亲眼看到心爱的妻子为了给他生孩子而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他的心,如同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撕扯,痛得简直快要无法呼吸。

    他一直红着眼,不停地轻吻她汗津津的额头,不停地跟她说话,不停地夸奖她鼓励她,告诉她,他会寸步不离地陪着她……

    “宝贝儿,很痛是不是?”他声音微哽,一边心疼地吻掉她因为疼痛而落下的泪水,一边把自己的手腕放到她的嘴边,对她说:“痛你就咬我,来,你咬我!”

    云裳撇开头,痛得浑身颤抖,却就是舍不得咬他。

    “啊……呼,呼……啊……”

    她除了叫喊,就是死死咬住自己的唇,或者大口大口地呼吸,惨白着小脸,冷汗淋漓。

    当看到她咬破了自己的唇,郁先生心疼得受不了,强行将自己的手腕塞进她的嘴里……

    他让她承受了这样的痛苦,却不能替代和分担,至少,他也该陪她一起痛!

    虽然他的这点痛,比不上她所承受的万分之一。

    五个小时,对关心云裳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种难以忘却的煎熬。

    当婴儿的啼哭从产房里传出来时,守在产房外的众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紧接着便是大伙儿的欢呼声……

    嵘岚第五代接班人,终于诞生了!

    ……

    病房。

    在孩子降生的那一刻,云裳就因为疼痛和精疲力竭而昏睡了过去。

    郁凌恒寸步不离地守在病*边,一直紧紧牵着郁太太的手,薄唇则贴在她的手背上,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心里默默祈祷她能快点醒来。

    她已经睡了好几个小时了。

    “阿恒啊,你饿不饿啊?去吃点东西吧。”欧晴小声地问着不修边幅的女婿,有些担心女儿醒了,他却垮了。

    郁凌恒一如既往地摇头,目光一直锁着闭眸沉睡的郁太太,嘶哑着声音回答,“谢谢妈妈,我不饿,我等裳裳醒来再吃没关系的。”

    “那你去看看孩子吧,我在这儿陪着裳裳,不会有事的。”欧晴又说。

    孩子出生后,他一直陪在郁太太身边,还没看过孩子一眼呢!

    他还是摇头,“没关系,那臭小子以后天天都能看到的,我等裳裳醒来!”

    刚出生的小家伙,这会儿正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待遇,不差他这个亲爹去看。

    现在最需要他的人,是郁太太!

    欧晴摸摸鼻尖,“那好吧,我还是继续去看我的小外孙好了……”

    本来还怕大家只顾着看孩子而冷落了伟大的新妈妈,所以欧晴才来病房陪女儿,哪成想女婿是个爱妻狂魔,守在女儿身边一步都舍不得离开。

    女儿能得此良婿,欧晴欣慰。

    欧晴走了没多久,云裳终于悠悠转醒……

    她长翘的睫毛刚刚一动,他就立刻凑到了她的跟前,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唤她,“郁太太,裳裳,你醒了吗?”

    云裳缓缓张开眼,看到郁先生布满血丝的双眼,他的眼底盛满了担忧和疼惜。

    “老公……”她艰难开口,声音嘶哑破碎。

    “饿不饿?渴不渴?还痛不痛?”他焦急地问,温柔至极地拨开她额前被汗水湿透的发丝。

    “我……”她气若游丝。

    “什么?”他连忙低头,把耳朵凑近她的唇边。

    “我有句话想跟你说……”

    “什么话,你说,老公听着呢!”

    “我爱你……”

    其实她是想告诉他,在生宝宝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一切……

    她是想说她恢复记忆了,哪知一出口,却是对他那发自肺腑的爱意。

    闻言,郁凌恒的唇角一点一点地往上勾起。

    他噙着笑,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她,俯首,轻轻吻上她的唇……

    “我也爱你!”

    ——完!

    题外话:

    更新完毕~~~~~~~~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正文《情深一世,爱你不悔》第11章:——完